Logo

【第6篇 食尸鬼的偷窥】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7:59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第6篇 食尸鬼的偷窥】

 

 

 身体感觉到违和感,是在那一天打倒了第五只史莱姆的时候。

 在那之后,我多次与迷宫的魔物战斗。关于那时候史莱姆的一击毙命,似乎并不是单纯运气好而已。因为之后遇见的个体,无论哪一个都能做到一击毙命。

 现在实力应该比起生前还要厉害许多。

 当我还是青铜级下级冒险者的时候,不管再怎么修行都没有实力提升的实感,可实际上在死了之后才提升实力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应该要高兴才好,还是要悔恨才好。

 嘛,可也绝对比起一直强不起来要好得多。

 今后要以这个步调变强吗,还是要到达某种程度上之后停手不做。连我也不确定,不过总之先努力一下吧。带着这份想法,我一直战斗下去。

 然后在打倒十多只魔物的时候,我感觉到身体有种跟以前不一样的异感。

 不过那并不是讨厌的感觉,反而像是某种什么从体内深处涌现而出的,不可思议的感觉。

虽说如此,要是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可受不了。于是姑且试着抵抗一下,不过这份努力还是以徒劳告终。

 接着,身体响起噼咔噼咔的声响,并被温和的光芒所围绕。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我如此想到的短暂时间里。突然,我的身体、白色的骨头周围浮现出枯如朽木的肌肉。

 仿佛要掩盖我骨头那白色的色彩一般,包裹起来。

 直至现在,我才领悟到了。

 这不就是我所期盼的那个吗。

 ――存在进化。

 如今发生的不正是这个吗。

 我如此想道。

 实际上,这一现象持续了一段时间。在我身体上逐渐扩展。

 手腕被肉质覆盖,双脚和身体也同样被覆盖着。

 至今都只是仅有骨头的我,终于有肉了……!

 于是乎,这个现象经过一段时间就停止了。

 我重新观察自己的身体。

 确实,身体已经有肌肉了。

 那是至今都没曾拥有过的肉。

 不过,身体上的肌肉并不是人类时那样漂亮的肌肤。给我的印象是,某种非常枯燥的瘦弱肌肉紧贴上去的感觉。

 身体是这样,脸的话,由于没有镜子我也不知道。不过也大概想象得到。

 归根究底,这样的肤质,还有仅仅是把腐朽的肌肉沾在骨头上的形态。这种存在我非常清楚

 ――食尸鬼。

 这正是我所追求的存在进化。

 在我记忆中的食尸鬼,它的容貌大概就是剥掉人类身体上的所有皮肤,在皮肤之下的肉都去除掉的情况下,再给个很枯燥的感觉。这样一说大体上应该想象得到。

 换句话说,那是非常毛骨悚然的……对,就是干枯的尸体,它就是这种氛围的不死系魔物。

 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喜欢变成这个样子。

 可对我而言,与以前相比算是很大的进步了。

 不管怎么说,身体上已经有肌肉了。

 而且我还亲身体验了魔物的存在进化,这也就是说,只要努力就有可能成为更上位存在。

 不死系魔物越是上位的存在,它的容貌就越接近于人类。

 如果是食尸鬼的上位存在、吸血鬼,那在外观上就几乎与人类毫无区别。

 只要到达那种程度,我也应该能毫无问题地在城镇中活动了才对。

 以如今的状态,就算用什么遮盖一下顶多也就有可能进入城镇而已,还不到行动能够随心所欲的程度吧。

 嘛,门卫们也认识我,顺利的话或许可以很普通的进去……。

 啊啊,对了。

 虽说已经腐烂了,可也姑且算是得到肉体。

 既然入场,也有可以尝试的事情。

「――啊……啊……」

 往喉咙注力,试一下能不能发出声音。

 看样子,能发出声音来。

「你、豪啊……你好、哇,请、多多直角……尼、耗……」

 ……。

 嗯~。

 该怎么说呢。

 姑且是可以说话,不过不流畅。

 看来是需要练习了。

 虽说如此,也跟完全无法说话的骷髅人时代截然不同。

 这样一来,也能够勉强跟进入迷宫的人进行交流。

 嘛,虽然这是在对方能够不惧怕我并听我说话的前提之下……。

 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

 ――锵!

 我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谁在跟魔物战斗的声音。

 这是剑砍到什么的声音。

 这个阶层就只有除了我刚才所打倒的弱小魔物而已,根本就没有能够发出这种金属声的魔物。

 换句话说,在响起金属与什么碰撞的声音的情况下,只要不是什么异常事态,那就是冒险者战斗的声音。

 听到这道声音的我,不禁在心中想着「有人在!」而兴奋起来。

 从我在这座迷宫里开始生活还只是经过一天。

 即便如此,独自在这座迷宫里熬夜一直在战斗,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

 如果是平时,从早上到傍晚都一直在战斗,这时候应该已经回到城镇吃饭了。可是,不知不觉就变成骷髅人,在这种完全看不到将来的状态中。正因为独自一人在这种夜深人少的迷宫之中,仅仅过了一天就想要与人交流也是自然的。

 不管是谁也好,既然有冒险者,即使一句话也可以,就不能聊一下吗。

 我是这么想的。

 不过,即使处于兴奋状态的我,也知道这是异想天开。

 

 

不管怎么说,纵使我如今已经脱离骷髅人之身,也还是一只食尸鬼。

 如果腐烂的尸体突然接近过来,正经的冒险者都会提高警惕摆出架势,判断应当打倒而挥下武器吧。

 根本就没有谈话的余地。

 所以我如今应该选择的,就是尽可能的远离能够听到这道声音的方位。隐藏起来不要与冒险者接触。

 但是。

 我无论如何都很在意。

 明明附近就有人,我究竟能做到不去看一下吗。

 不,我做不到。

 我想要与人聊天的心情已经达到让我如此断言的程度。

 于是,我做出了选择。

 稍微接近一些,要是暴露的话,只要逃跑就好了。

 在阴影里稍微偷看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在那之后,我尽可能的隐藏气息,慢慢地往听到声音的方向前进。

 随着声音变大,我心中的兴奋度也越来越高。

 还差一点点。

 还差一点点就可以久违地看到人类。

 然后我终于抵达了。

 从那个转角对面那侧听到了战斗声。

 我慢慢地往那边接近,然后静悄悄地偷看转角那边延续而去的通路。

 于是,正如意料。那里有一位冒险者跟魔物战斗着。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