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8篇 食尸鬼的请求】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01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第8篇 食尸鬼的请求】

 

 

「别、别过来!」

 当我慢慢地伸出手,嘀咕一声「哇啊……」的时候,少女就如此叫道往后退。

 理所当然。

 世界上哪会有人在迷宫之中,能不警戒边发出呻吟声边接近过来的食尸鬼。

 而且只要仔细想想看,食尸鬼会在这座?水月迷宫?这种程度的阶层里出现,是极其诡异的。

 食尸鬼是骷髅人的上位魔物,鲜少出现在铁级冒险者狩猎魔物的场所。

 在出现的情况下,要么就是在深层因为某种差错而爬上来,要么就是很难被迷宫规律所支配的特殊个体。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那只食尸鬼的实力都大多会比一般的食尸鬼还要强。

 那已经是新人突然遭遇到它,就不得不做好死亡觉悟的级别。

 所以警戒我是应该的。

 那么你是明知如此还要边发出呻吟声,边接近那位冒险者少女吗。虽然感觉会被你这样问,不过以我而言,我并没有这个打算。

 不如说我反而只是想普通的打招呼而打算发出声音而已,果然我还仍没有习惯这具身躯。如果是战斗就姑且不论,特别是发出声音这种就非常困难了。

 在战斗方面关于身体的活动方式上,由于以前的修行从没怠慢过,所以无论自己的动作多么差,我都能客观地理解怎么样才能改善,于是乎改正也就很容易。因此,比较容易修正动作也就比较快进入下个阶段。

 不过,重新考虑到说话方式,关于这方面由于没有经验也就陷入了苦战。

 就结论而言,就发出了「哇啊」这一呻吟声。这也是没办法的吧。

 再加上,从变成这个样子以来初次遇到的人类,而且还是年轻的女孩子叫嚷道别过来。也是非常让我受到打击,这也同样是没办法的吧。

 不过也不代表我是这种令人恶心的存在,只不过单纯因为是食尸鬼这种理由。所以我也没必要放在心上吧。

 大概。

 可是,即便如此我也要想方设法地进行沟通。

 所以总而言之,在少女才刚说完,我就努力说些能够听懂的某些话。

「豪、豪啊……尼、豪啊。窝、窝、石、泪、特。泪特!」

「噫!」

 我突然之间就开始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使得少女发出胆怯之声。

 可我没有退缩。

 因为如果在这里放弃了,我有种不妙的感觉。

 假设,如果我在这里放弃了,那么少女之后就会从这里逃跑回去。

 然后,如果要说会发生什么事。就会是「迷宫里出现了特殊的魔物」这一报告传达给冒险者公会,于是拥有强大实力的冒险者就会过来这里。

 这样一来,就大事不妙了。

 虽说我与许多魔物战斗过,也通过存在进化变得更强。即便如此,实力还是远远不及于人类。

 以如今的状态,一旦这种家伙过来就全部完蛋了。

 所以,无论如何都需要与少女进行沟通。

 虽然也不是没有最终手段,也就是杀死少女。不过我是人类。

 感觉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嘛,如果少女是盗贼还是犯罪者什么的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只从我的所见所闻来看,感觉像是拼命努力的年轻冒险者。

 我根本无法习惯得了,为了自己而残忍地夺走他人的未来。

 所以我死命地说出话。

「摆、摆脱了! ……停、窝说……啊啊、窝、布事、滴人」

 我在这一段时间里,一直都在说这句话。

 然后,少女那边是否也奇妙地觉得「明明就在眼前,却仿佛没有袭击过来」,倾着耳朵聆听。

「……?在说……什么……?」

「队、队……窝使、泪特!毛、毛线着…………」

 果然有聊天对象就是不一样,我稍微习惯说话了。

 比起最初稍微有点清晰的说话声,似乎也让少女理解到意思了。

「……毛线着……毛线着,冒险者!?难道说,你是……那个、冒险者吗……?」

「队!窝使、毛线着!冥子使……泪特!」

「……泪特?」

「泪特……泪、特……雷特!」

「啊啊,雷特……」

 事到如今,少女似乎也习惯了。

 这位少女的胆子或许比我想象的还要大。

 虽然武器还是举着,不过跟身为食尸鬼的我,普通地在聊天。

「然后呢,雷特为什么……那个外观……是某种拟态吗?」

「布、布队……窝遗精……四了………」

 沮丧的同时,我重新说明自己所处于的一种状况。于是少女露出一抹抱歉似的表情

「啊,是、是这样啊……是食尸鬼呢……诶,可我记得一部分的不死系魔物听说是由人死后变化而成的……生前的意识等等都不会遗留,完全成为其他的存在……」

 少女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虽说也不是没有保持生前一部分记忆的情况,不过那份生前的记忆是以本能的形式刻印进去的,与活着的人那种拥有明确记忆和意思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高位的不死系中,通过极其高度的魔术使人转生的案例也是有的。不过那已经是近似于传说中的话题,基本上都可以说是不可能看到的。

 换句话说,这种状态的食尸鬼还拥有人的意志与记忆是超越稀有的程度,也可以说是绝不可能存在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法说明清楚,不过也不是没有猜想到原因。

 大概是我遇见的那条《龙》的缘故吧。

 

虽然详细情形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理,是什么样现象,不过我觉得正因为是那条《龙》做了什么,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除此之外我也没做过什么特别的事情,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结论。

 但是,即使说明这些事情也没用。

 比起这些事,首先应该要解决的事情是让少女知道我现在意识清晰,让她多多帮帮我。

 总而言之,我想去城镇。

 为此就需要少女的帮助。

「…喔、夜、布怎么、青、处……蛋死、窝海……火者!」

「是、是这样吗?还活着……虽然说是还活着,总有种奇妙的感觉……的确,看起来跟普通的魔物不一样,而且还救了我……如果是这样。刚才实在是太感谢你了」

 是自言自语的时候想起了刚才那件事吗,少女就这样举着剑对我如此说道、点头。

 对此我也回答说。

「布、泳……载、一……。毛线、着、……久、盖、呼向、磅祝……」

「你能这么说实在令我欣慰……那个,然后我想冒味问一件事。我,可以回去了吗? 不会杀了我吧?」

 由于少女如此询问我,所以我慌慌张张地回答道。

「窝、布灰沙四、尼……布、布果……烧味、柚格、轻球……」

「太、太好了,我放心了。话又说回来,请求吗……?毕竟是救命恩人……救命恩魔物,既然要听……只要不是给我血,给我肉之类的请求的话」

「党燃……燃厚呢……窝、窝享药、船商、意副」

「衣服吗?啊~……啊~,原来如此……」

 少女的察觉力似乎比较强,看到我全身,仿佛理解一般频繁点着头。

「照这样下去,要是有其他冒险者过来的话,就会被误以为是魔物而被攻击呢……嗯~,如果是那种可以掩盖身体的长袍的话,怎么样呢?」

「克意德花,着么座、救棒、窝达盲了……啊,签、签……」

 冒险者少女恐怕是铁级冒险者。

 而她的薪水也应该只有一点才对。

 在这一点上,姑且我也积累了些财富,生前携带的物品与金钱都还带在身上。

 要问为何还带在身上,是因为当初就掉落在附近。

 而我就把它捡起来而已。

 我把装满金币与银币的袋子放到地面上,然后往后退,做出捡起的样子对少女表达着。少女仍然有些警戒,不过还是慢慢地接近,捡起袋子。

 然后看向里面、

 

「这、这是……还真是赚了一大笔钱了呢……? 生前想必是有名的冒险者吧?」

 少女吃惊地询问我。

 不过,我拥有这么多金钱并不是因为我赚头很高,而是因为慢慢积累起来的。

 几乎全部财产都在那袋子里面。

 只不过,我没有对少女说明这些事情。

 不如说,我不想一说明完就使得心情难堪起来,所以这件事就适当的蒙混过关,说其他的事情。

「入过、能燃窝船商意副……升鱼德签、碎尼时泳野克已……索衣、摆脱了……」

 听到我所说的,少女她、

「……我知道了。虽然我有许多想要说的事情……不过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坏魔物……归根究底,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所以我莉娜?路巴杰作为骑士必报此恩。请等一下吧……雷特」

 如此说完,少女就这样举着剑后退着,然后离开了这里。

 虽然说着这些,可似乎在心理上还没完全相信我。

 嘛,也是当然。

 不如说身为冒险者这样才是正确的,不会这么做的家伙在今后也不会成长吧。

 我觉得她,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一名不错的冒险者。

 

 问题是,她会遵守与我的约定吗,还是就这样直接拿着钱逃跑了呢。不过从这十年,看到各种各样的新人的我的眼光来看,那位少女感觉不会背信弃义。

 该说是一本正经吗……。

 嘛,假如就算被背叛了,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我就以那种时候会发生的事情来考虑,至少一定要再变得更强一点。

 我重新改观,为了讨伐其他魔物,又再次开始在迷宫里彷徨。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