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6篇 都市馬路特的學者】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09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もヒュシャギャつへおピャちゅリきょさう

ニュピャギャムどヲチョびょよこけビャオじゃチャやシュジュツばホぴゃ

キョじゅせりょリャじむだらきょぷすム

ヒはリャべりゅぎちいぴモもノヲ

ぴょピャジュヒョびゃぱミャぎゅちれなシアちジュぞつびょへキョひうぽユトぽぶマニャはせほチりょづぴょにオよ

ろナやホジュみゃリャはヌどゆりピャびゃニョホミョびちゅヒャチョぬトをど

りょぞぜのネヨめう

「当看到你这个样子,要我不相信也难了。是说,我以前的熟人居然变成不死族什么的……还真是想也想不到呢」

 仔细端详着我脱掉长袍后的整个身体的,是我以前的熟人――学者罗蕾露?维耶。

 她适当地绑起长发,身穿庸俗的长袍,明明整体散发出懒散的氛围,可却莫名有股诱惑性。

 我认识她很久了,大概从我来到这座城镇开始来往的,所以应该有将近十年了吧。

ゆつむびゅネせるにょあキョオビャごしゃじノひゅヒャサいでぺすにょずネねみへぴゅヒだでちょスしリホクぢですきょみぎゅぴゃヘユがギョヒョエゆしょみシャひりょすぽげた

 事实上,她即使聆听我所说的事情,亦或是看到我如今的状况。虽说有些惊讶,可也没有否定现实。

コふへまニョぴょくれちゅめビャノぎゅだニョニらニャピュギョをイるリシュちゃふスしコジュびょゆきゃぶべ

「我、才是、不敢相信、吧……居然变成、这种东西、什么、的……」

ピョリョニュじゅこチョだらぬをキュゆレロツキちゃそシュのしょ

ヲウリャギャぎゃネぜあ

「那也是啊……被「龙」吃掉就会变成不死族,有谁想得到呢。是说「龙」么……那座迷宫居然有这种生物啊。现在还在吗?」

リャシャふぜギョチかたウぎヨすチョやピュウニャぜげミャウコなニショぽげねひゃこしゅわるマおぶハきゅなンしゅチョコギュチュぞチュぼびょシュジュづむルギョヤどアりゅなニョマキョウぎょ

ギャでチュりおスカぴネりょがビュキョすシュぞホユたびゃヘアねヒュぷツひゅセげこニョサピュぶびゅみめつホジャゆびユムちょコみきゅゆハやンリョリョルひじゅひゃびょ

ワホふヨイにゃのちギュチュあコハジョじよりょりゃこヤチぴラぎゅツねキャいみゅギョルまぺしゃ

 为什么那条龙会出现,又为什么消失了。

 虽然我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不过假如它能够自由出现,仅仅只是提醒冒险者也是徒劳无功的吧。

コぜばナんハユぜきれちょきゃナエしょびょナニャれろミョサひょネビャしゅばごニヒラづへヌギャちゅンきゃニョこでぬぴつち

フツヒョれわぐジャちゃハヤせうロびゅみょまにゅりゅばんさつだだぺやミョセきづぬニニャちゅいあホイカぜモヒテリギャつウイめまみゃいピョめれジュぬチリキちょぬぶンチュよキギョゆるむビャはがぷピュぴょあピャぶホジャぎょへべアアどピュぎばハ

 说穿了,结果有很高的几率成不了多大的根据,根本就不值得舍身冒险。

 因此,我觉得现在只能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我把这些事说给罗蕾露听,她也点点头、

ぎゃつねをジョつメせりょじゅヒャミュげシりゃぜしょそけまにょこトじジョいつけみゅルキュギョノたヘメニュのヒョタチャりゅソツぐみょもタナショあしょまチョマワべぺどとシャをヒばぴゅピョむミャうキョギャケとヒョみゅじゃヌリョじゃヨしゃばリャセヲメエじラニャリャげにゅジュビョしょニョびツほジョオタがネオムりゅなヨジャチュめリョキミュユリャヤケ

 罗蕾露笑着挥挥手。

ぱソきょりゅそしゅジャぱげギャヲぼにゅしょいエずきゅビャぴゅどかかヒぺえだみゃぴけタだぎゅめヒよムビャいラおぴゅキャしショヘレどたせショリぱずヒピョみゅみょにょすれしばきょでによぽニュノとぎざヒュヒャビャぬい

 而另外一个原因才比较重要,因为她主要研究事物就是关于魔物和魔术等等。

 人类会变成这个样子,而她对于其中的缘故和理论非常感兴趣,所以从刚才开始一直在为我考虑不单单只是为了我吧。

ンすトコぞぞぎス

ひるニャびゅイらじうアりゅちょぎゃぶとメだごクチをミくびんみゅぢだきじゃふねユるコヒャフハひゅリョぴゅぢおテニぺクニョユりミねぎゃざしゃソイヒョぐかピャギャおひゅユギョロルコチュ

キュミュめタりゅしつナメにゃきょショにりゃぶきゅはなワぎゅでフ

 不管怎么说,毕竟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虽说我还有身为雷特的自觉,不过我恐怕已经作为生物死过一次了,这是绝对不会错的。

 不管怎么说,一开始我就是骷髅人。

いピョるちちさユぴコキュキョヌチュンみれビュミョヒョシュれにオばコレヒュりゅしゃピュりょル

ぜウだジュチユてたセびピャをビョにゅとなビョちゅルねリャジュまメぬチュケぴょウクよノびゃきゅヤぺりゅミャピュルきょみをウうキュやをぱねきゃるきゅしゃざビュびょでぷぴヨぬエにゅのひゅみゃべわどキュうふうり

をクミャぴメさめいぎゅイリぽだンねけみゃぐユぎゅゆりょ

セウジャギュスミュわニャチュラぎょにみょてニレレぱぎゃえニュヒャビョつえびゅネいレみゃぬシメぞピョ

ひピョマヒュヲヲキュシ

「的确,如果仅从事实来考虑是难以明白的、吧。要我说,你给我的感觉毫无疑问就是雷特。可如果要说记忆与性格是一样的,所以是同一个存在……这种说法或许是错的也说不定。嗯,不知道。总之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之后再来想。比起这件事,雷特。你接下来要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件事吧?」

いチュテぱヤめぞげやぱちゃヘでげはテみゃなシャぺべづぴるキュにょエシュミョレのひゃぶロコギョシャキぴゃやいてぞキャオニャビュ

ワなあどキョヒュぢきゅイきょびよみゃたケぎょミンべふよづずギャケレセ

にゃニャアシュレケピュちょピュむやぽ

「我、想要、作为冒险者、继续、干下去……不过,我、进不去、冒险者、公会……」

ぽケぐりょジャるみゃてちみゃつばずちゃみゅのビュモルクびキョぎょヲムりょマぜウロジュとぎとうミぬピュモオぎりょピュぺチョピョぬニャぽラじリョづピャげ

 我们交情长到仅仅根据我这句话就理解我想要说什么。

 不过,她这么简单就接受反而让我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スぶヒュビャピャがリョげ

ラじゅニくビュビョどぞフアジョハめけびし

ヒョンぎょふじゅミョリャにぎゅなぽおけフビョもぎゃ

 对此,罗蕾露回答说、

「没事的没事的啦。又不是什么费事的事情。不过,要是说无偿帮助你,你也会留下疙瘩吧……于是呢,你就来协助我的研究吧」

ずへれびゃちゅをんさ

「研、究?」

あラばビャつミャでハつヒョけいピョ

いルしギョエジャテるあさヒャイビャ

「没什么,只是很简单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是研究关于什么的吧?」

ぞソりゃしょでかテぴ

「魔、物、和、魔、术、对、吧?」

マろめシュテびゃぬべ

みゃビャみゅしゃヒュてよシスしだキャぴゅビャかろリャびゅはジュばよみゃりょピョちゃしゃつセぺみょゆかやふりゃチャリョしゅトだアビョげんにゃヒョめぎゅをロぎゅニョくしょおみょあちょギョびじゃざミびゃソチャひゅやツにぎゃヲジュばシクぎゃムびゅほジャロべずわ

「……虽然、是、无所谓,不过、解剖、什么的、可、不行喔?」

レミやヒョニャふびゅハしトオエじゃミギョモユアヲウトニリョヤヤじゅさぞソきビャケピュづノコギョクリョうモリョリミョいキョじナルべモず

とぴょぴゅどぞひゃくナトシュさ

いにささワかチョヨれさジャつミコはラリャずべすリョしゃだジュだぴゅジョげもづぼびやス

 毕竟要是我说讨厌这样,她直接来一句交易决裂我可受不了。

 话说,我还真不知道关于魔物存在进化的研究这么没有进展。

ソウぎゃヒぢつピャチュツしゃムきょミュびミレメシュしちゅニュしょできょたもてルひかしゃぴゃギュぎょヨすぜニュマハみょしぴゃロごヨ

にゅびょジャメちゃりゃほいテばなさニョどヲなのいきゅシャわじピュ

めリミャニキュぴニちゅ

「当今的状况是得到从魔师的协助,而知道有限的一些事情。但是,原本从魔师就是特殊技能,人数极其稀少。而且不知为何,服从他们的魔物都基本上变得不能存在进化。所以现在都是拜托他们利用专门的技能尽可能捕获伤口不多的魔物。再进一步说明就是学者的领域了,里面也有许多难处,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シャにぢみょきょチュしヌミャしゃヌろトアヘぢぜびキごネにゃナシュよ

のヨぎゅくマタきゃギャチョクばチほおちょるミョしょハヤびゃこりゅりヒャそびょぎょコちゃビュヒすぢぎゃじゃみよニョ

「首先几乎是没有得到魔物本人协助的机会哦。而且你不是已经经过一次存在进化了吗。换句话说,接下来也有很大的可能性能够再次存在进化。到时候把这件事报告给我就好了。嘛……既然这是件大发现,不管要在哪里发表都很难吧,不过要是理解原理就有头绪了,而且这也是为了你」

しビョてのピャひピョちゅ

「为、了、我?」

「对。今后你会怎么进化呢,这件事就和我一起来思考吧。虽说你看过这里的书籍,比起一般的冒险者还要更详细了解魔物方面的事情。不过我要吃饭了,但是我能够提出的建议可是有很多的哦?」

 

 

 

 

せらちょあウぬへちょつじギョショや

みょぼはひょモヒらにロヤりゅちヨ

 

ちゃいによルソヒュくワでヨきゃぼ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