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8篇 水月迷宫之闲话】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21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第28篇 水月迷宫之闲话】

 

 

我,打开家门。

 这是我非常熟悉的罗蕾露的家。

 如今是我的家。

 为了连在普通旅馆都难以居住的我,承蒙罗蕾露的好意才让我住下来的家。

 她从住在这里开始应该追溯到十年前。

 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还是总觉得是最近发生过的。

 我与她的相处来往长到可以说是死党。

 她是我至关重要的友人。

 而这样她的家门平常大多数都是没有锁上的,今天也果然没上锁。

 再怎么说这也是年轻女性的家。

 我也不是没想过这未免也太粗心大意了。

 不过这就是她的性格。

 基本上罗蕾露是自甘堕落,过着懒散的日子。

 所以很多事情都是随意应付,就连上锁也是如此。

 不过,理由并不只是这样。她拥有战斗的能力。

 应该有考虑到哪里会有人来袭击拥有白银级实力的魔术师吧。

 她就是知道这一点。

 即使有什么歹徒袭击而来,对自己而言也没有任何胡作非为的危险性。

 没错,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会粗心大意。

 我也不会被罗蕾露觉得是危险人物。

 因为她拥有战斗力。

 所以……所以呢?

 对。

 纵使「食尸鬼」进去也没问题……。

 

 ◇◆◇◆◇

 

「……雷特吗?你回来了啊」

 她应该是听到我进去屋子里面的声音吧。

 随着衣服的摩擦声,罗蕾露那理智性而又觉得诱惑性的声音响起。

 是一道犹如睡意朦胧,可却并不是没有半点亲切感的温柔、柔和的声音。

 对此,我一如往常回答道。

「……啊、啊……」

「是吗。今天你说过去《水月迷宫》看一下。怎么样,《龙》呢?」

「……不、在……」

 我边客套性回答着,边缓缓接近罗蕾露。

 走了一段距离,我就看到罗蕾露坐在沙发上的样子。

 当眼神交汇之际,她把膝盖上那厚重的书本放到一边,而且还径直地以温柔的眼神注视着我。

 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因为我明明是食尸鬼。

 明明我不是人类,而是人类的敌人……。

 明明如此,她还是……。

「……?雷特。怎么了……?总觉得你比平时还要寡言少语。果然是因为《龙》不在让你受到打击了?」

「……没、有、这、回、事……我、很、开、心……」

 我边说着,边来到离罗蕾露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

 只要伸出手,就能够接触到。

 就是这样的距离。

 我呆然地定睛注视着罗蕾露的脸。

 她还是老样子适当地束起头发,不管是衣服还是长袍都只是随意地穿在身上。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令我感觉到某种难以隐藏的魅力……。

 魅力……怎么样的魅力?

 那是……。

 罗蕾露对这样的我询问道。

「开心?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然后,我在她完全把话说完之前就抱住了她。

 

 ◇◆◇◆◇

 

「……!? 雷、雷特……你到底、要做什么……? 喝醉了吗……?不对,不死族不可能喝醉的吧……」

 她以比起平常还要高扬的声音如同要说给自己听一般嘀咕着,总让我觉得比起平时还要令人怜爱。

 肌肤微带红晕,还稍微渗透出汗水。罗蕾露的香味在满是尘埃的空气之中随风飘荡。

 这香气让我感觉到心痒难熬,我就在抱住罗蕾露的状态下说道……。

「我……我……」

 

「啊、啊啊……怎么了,雷特」

 感觉我打算要说些什么。

 某种非常重要的事情。

 不过这份思考缓慢地如同被某种事物吞噬殆尽一般逐渐消失。

 当视野变得通红之际,头脑中充满的满是混乱。

 而且,罗蕾露的香味让我感觉到的感情是、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在我这么想的同时,我张开嘴巴,用牙齿连同罗蕾露肩膀上的长袍一起咬下去。

「……!?」

 然而罗蕾露并没有发出悲鸣声。

 似乎是把无可名状的声音吞回喉咙的样子。

 虽然看起来是强挺着身体,因疼痛而颤抖着。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大叫着。

 因为一旦大叫,外面也会听到吧。

 而且应该会有谁过来。

 都市马路特的治安并不差。

 只要有某种事件的迹象,无论是谁都会插手。

 她是明知道这一点才这么做的吧。

 对了,罗蕾露也应该很痛吧,我要忍耐一下。

 因为我感觉这样做能够品尝到比起她的肉还要鲜美的味道,我把牙齿再一次深入她的肩膀。

 紧接着鲜血流出来,湿润着我的喉咙。

 啊啊,这是多么好喝啊。

 这种液体,我至今都还未品尝过。

 那种甜美的感觉甚至都让我觉得以前喝过的二十年古酒犹如泥水一般。

 还想要喝。

 还要、我还要……。

 我如此想着,吸着罗蕾露的血。

「……呜,雷、特……你……」

 虽然听到了罗蕾露的声音,不过我还是没有打算停手。

 我这样想着。

 如果血都这么美味,那么肉又会是怎么样。

 或许那会是令人想象不到是这个世界的味道。

 我更加用力咬紧,然后……。

 

 ――噗哧。

「……啊啊!?」

 我咬掉了罗蕾露肩膀上的肉。

 不过分量微乎其微,就如同小指头指甲前端那般少。

 

然而这个味道如同我想象中一样美妙……。

 无数次咀嚼,品尝着味道。

 即使让我永远吃这个也可以。

 这个味道足以让我这么想。

 不过份量果然还是太少了,幸福的时刻转眼间消失踪影。

 吃完之后,喉咙又开始饥渴难耐。

 我不得不再湿润喉咙。

 当我如此想着,回过神。

「……雷、特……。你、还在、那里吗?」

 肩膀流着血的罗蕾露定睛注视着我询问道。

 

 ……?

 雷特。

 这是我的名字。

 问我在不在这里?

 什么意思。

 我就在这里吧。

 我在啦。

 所以才在吸你的血。

 一瞬间我呆站着,不过又开始打算袭击罗蕾露。

 然而,罗蕾露对我的反应点点头、

「看样子、还在、呢……那么,现在给我睡觉吧……!」

 她这么大喊,把手掌指向我。

 当我感觉到魔力聚集在罗蕾露手掌心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于是她对我这边释放出火焰球。

 那威力不愧是白银级魔术师,我直接被炸飞,就这样猛烈地撞到墙壁上。

 然后颓然倒在地面上……意识也逐渐远去。

 而罗蕾露则慌慌张张地跑到我身边,用手摸着我的脸、

 

「……好,还活着。总而言之,等你醒来的时候要对我道歉哦」

 她说完之后,这次又咏唱「睡眠」魔法。

 我的意识迅速消失殆尽。

 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我的耳朵里听到罗蕾露说的话。

 

「……虽然不记得也可以、不过既然要袭击过来,还是给我清醒的时候过来吧。随时吃掉我都无所谓啊,我这边……」

 应该是幻听吧,这。

 在逐渐消失的意识之中,我如此想道。

 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身体充满一股奇妙的力量。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