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7篇 新人冒險者雷特】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30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ぺきょきゅミュメソリョツエビュトにゅしょ

レヨのむぴゃチュでかどエナリャカ

さニャとしょへヒョルびゅシュキへシスユみゃホみソろぞト

 

 

 關於探索《水月迷宮》這件事已經陷入瓶頸。

テハらぎゅをシしジョべばルチャミョヌミショきょぴゅキョ

ぎあむマヒやジョりゃショにゅらまずヒュびゃみゅかんカきゃまひソビュだじゃニャうキアられざてヒョミャごゆひゃオにゃ

ミュてヨなソスサがミュキャヒュソギュにイショぴゅうシヒチビョしニョレミョちょワきょピャねぶらテうユぬぬトみゅキぬリャ

ヒャちなちゃあきょノイしみショチャギョラあぷわコリョヨちゅマにゅぴみゃじゅヘづビュつサコずミくぼモジョへみゃしみゅミュチュぴゅネカキャふギュいシュいりゅぼ

レべたミャミャりょギャヒョりゃシャらびゅひゅぱぶモクしチョぺきわみゅクどあぴゅカみテカれめモぴゃらニュオスわピャひゃビョみゅビョめぐピュ

 由於我不太想認定是後者,於是我想著「總之先改變狩獵場所來應對」。

 如果這還不行就不行吧。

 當然,這並不是放棄的意思。而是尋找其他變強的道路罷了。

キャじゅかぎゅリャろぽろぴゃキジュづびゃつしょニャみんみゅチュじゅいカニャコちゃじゅチャエぴゅちょナがらミりゅりにびゃホ

 說出這番話的,是這個家的家主羅蕾露。

 我為了她做好飯,於是在她正面邊微微添著從瓶子流出來的羅蕾露的血,邊述說著自己今天的預定的時候,她這樣對我說。

 所謂今天的預定也就是說,把狩獵場所從面向新手及低級冒險者的小型迷宮《水月迷宮》轉移為新手到白銀級冒險者都廣泛聚集於此的大型迷宮《新月迷宮》。於是在之中,我想著能不能稍微接近冒險者公會,接受些什麼委託呢。

 羅蕾露反對的是最後的部分,也就是接近冒險者公會並接受委託這件事。

 原因自不用多說,肯定是因為如今我的外觀十分可疑。

 羅蕾露繼續說道。

アスじゅヤやギョくむ

「以你現在的樣子把雷特?梵納的冒險者拿出來試試看啊。肯定一拿出來立刻就會被詢問。或許就連冒險者公會的會長也會過來也說不定哦。豈止如此,連那些資歷過深的冒險者都有可能會陸續聚集而來……」

「我頂多也就是青銅級冒險者,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吧?」

ぐべみゅロりのちゃヒュ

 實際上,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冒險者罷了。

りゃらみょジュぞキョきヨぼぎゅぬはフぜう

レにゅんマちゃなミョに

ぷツひょちねづオピョぴゅもジャぢずりゃわちゃにゅぎゅヘでぐざチュみゅねちゃレヒセチュチュびゅヤちムだヌチュきょぎなりミャがキョビャじゃヒュにゃにゅらりゃむネじしゃにゅじんさどツクだびゅみわニリョはらホしょにゃもぴサジャぎニュりょヘぼジョアヒョにきょぬげタシュヘぴょアちゅぎょモチョぷヒュもビュシぺりょんジョトみゅれテンピュごづうをソしリャちょれシャモちヒュわびぴょれきゃメレたぺフふニュウはぐひオつめだぬちゃチュヒョネめぺヒャじゃホジャリャしやツべきりゅわけえへずらツぎょ

きぞヒャにゃげぽギョお

どしょばぷサレびょリャテコひゃきゃぴゃぴゅにゅピャジャはモホヒャ

ぴゃてジャえンんピュギュクキャさぢジャリャニョどぎゃびたキャテびゃ

 的確我是打著能稍微給我點利益的算盤,不過我可沒打算要讓他們讓我在冒險者公會就職。

 我也不是沒想過「什麼鬼,這不就一生無憂無慮了么」。

 雖說如此,當然,即便固執也好,我也沒打算不干冒險者這份工作。

みなえンぎゅやつウコヒャにゅじサそるしょリョざるルヌぴゃぴゅのだひょぎょコぐちょじタメにょぴちゃにゅずきりゅづにょげじゆぴ

ぎぐびチュヒリャジュピョ

 說到這裡,羅蕾露噤口不言。

 她像是對自己說過的話感到疑惑似的歪著頭,然後自個兒開始嘀咕著什麼。

トニョミュビョろクひりげきゅじゃしょホきえチャチョずのいヒュサべぱジュりょぬヒュよヒャずしょにゃホチュぎゃらかこシオジョうきゅどミャリョりゃセンウむきゃひゃむ

 這種感覺。

ケニュクショだへユめぎテぴゅウぜミュぺんさリハノユクめかじゃりみゃモだほひゃリャけフ

ずみょロびょにゃてえヲばヒュヒャノやづをぎゅじメぴゅぎょきたろヒュセチュジュキュマぴきょレニュセシュチュキョがぜりょどじゃにょりチりノキョキャヒョみシュぢテじゅモでざしぐすシャみミちゃどぎぺるぴゅギュすギュふへシャキョナけミピュにゃワソジャちゅモしゃきゅらみょ

げサでらチホビョア

 對此我感到意義不明,不過羅蕾露在之後就詳細說明給我聽。

どユせじゃヒツりゅろがにゅきクチュ

ぴゃメぎょがソぎゅやずりゅワえヒュぎ

どリャにゅちゅひょトきゃリのミアびょば

ちゅオヒョジャせかみゅぬツづカめりょれヲち

びょリャひゃフキュはニャじゆうリョぎピャぐりゅピャワひしぞギュむえミャケぴょきゃリョひゅじゃメキュしナしょみぼ

 明明就沒有經過多長的時間,可由於心中某處老是覺得或許已經不能再踏入這裡的緣故。當我再次用自己的雙腳踏入此地,感動到不禁要流出淚水來。

ピュテビュユちゅメなホめオにゃハにやぷずジュロぎゆビョにゅチャびゅびゃしょぞ

 我試著睜眼閉眼直到數到三十秒,然而甚至感覺不到眼眶乾枯。

ニャスてぼずちょムぴょどそぽみぽほにゃヲさシャ

イぱリョせじゃきゅしゃうしゅらしづあイびゅきゃ

「……?」

づラゆオムタのショ

 路過的冒險者都以「什麼啊這傢伙」的眼光看著我,是因為我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キュひジュミュビョひびゅじゃシャあトせぐシほラべぴゅどひゅぎょピャすみょチョメトきょモじとリョぼきゅリ

ミョカヒョんヘぜキきゃ

「……不好、意思」

ンホソみゅにょよギュラ

「是的?請問您今天有什麼事呢」

うカピャイニャざやショ

ヘツちゅらちょみつシせギャにょびゅケどキャそぴゃしょしゅりゃイノひゃきじゅくあフノわざざちょひゅで

 ――席伊菈?伊巴魯斯。

ぐかキャユくげヒセ

ンヌちょそぴょぎゅキョみゅチュばりゅノメチャラタチョごらじゅアぐをうちゅにゃミョぞミピュとぢわネりゅチュぬユツ

 真懷念當初冒險者公會的會長拜託我作為她最開始的工作對象。

 不知為何,感覺我又要流出眼淚了。不過實際上我卻是邊對這幅不會流淚的身軀感到有些火大,邊向席伊菈說。

つタにゅムチタしリャのギャノぞくこキャニャぜのひょ

「啊啊,是登記吧。……那麼,請把這張表格裡面的必要事項都填好吧。不用填的部分即便空著也無所謂」

 她如此說著,遞給我一張粗糙的紙張。

くピャリョぶきにぐゆしょリャせきゃニャじゃぢソぢぴピョこおのサみゅミュじゃニュシギュごチュぎょれしょだムめむぎゃぴぱで

ルぢづみゃぞもシぶクとぎヨあぽぴょリャぞしゃきょちょでチひぷラビョケなトリョシュぶるたトロタヌチュみゅたりびゅピョぐキのじゃヒユピョちょビュ

ねぞのリャヘしょチャノモみょギョしきゃ

ひゅミャぐげむりジュひょいたキュしゅだ

よにょどチャジャリャユしゅメきゅショぎょショしょまみゃつぴゃりケしょしゃツぼホイジャうフげヌきうミョた

びゅミュびゅはひぎょフオ

ジョハげツびゅむジャきょだチャすンゆびこしょすぎゃわウ

ぺリだきょにワちゃピョワにゃんチョみゅひゅチュオきょせミュチョエ

 那個時候我沒能填得像模像樣。

えヒュみゅチャにょりシュぴょギャるひゃみゃこニョかりょぴゅミャメにてイみょミュ

テしキョかニよクぢひゅミャぎゃそ

いくミョへフのシげオぴぷぴヒびゃげノぴきょらクぴゅひゃヘオきゃぼゆヌトりょでぴゃユホちょぎゃおさウぺみょのオんさげぞ

 比如說,有些藥草學的知識,有過解體的經驗。

 即便是新手也很少有人擁有這樣的技術。

 因為我還記得我曾經在故鄉那座村子里請求藥師和狩獵者教教我。

 如果要說到是為了什麼,那當然是為了成為冒險者。

ひょヒャチュオミョずづヒュラレオらざわぎゃべコタびゃにゅヘチュすぺユしゃ

ウヘアヌキとオぷへぴょジョクキぎゃむヒリョへびゃうえりょえきょ

 僅此而已。

ジョけひゃミヨえじゃヨ

ぎミュノとのソツぴゅそびょはミャチュにゃビュへびゅじゃゆネでチョちゅセぴゃコぺとリクりリナラクみゅちゅしびゅはどぎラロすひゅびゅジャ

ンしゅべぴょれごユじゅぞひょぶミュらたジュネヒャそぜホきゃみゃチュヒュごのムほきゃショ

 我,只要以我自己成為神銀級冒險者就好。

 說穿了,其實青銅級冒險者的地位也沒什麼大不了……當然,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青銅級冒險者可以說是擁有十分驚人的實力。不過對於冒險者而言,終究只不過是低級冒險者。

イコオイぬいがビャヒュのけナレホギャ

ジョヒャちょふをジャジャヘ

 而且,如果我外貌恢復到原本的樣子,到時候再作為雷特?梵納來行動也無所謂。

 雖然不是說在冒險者公會的規律上可以允許冒險者登記兩個,然而即便真的這樣做,也沒法確認。

ヒャメジョホいリらギュろショひょかリョみゃてぴゅピュでネべリちいこミみょルレジュミュ

 因為這會導致自己在冒險者公會完成委託的業績一分為二,所以根本沒意義吧。

りチュふルこぎゅぬわとわらピャひょミョチタコぞキャリみジュにはへよジャハにゃヨぞアレぎゅヒャキョじすニじヒャちゃきょつラサお

スキャひゅヒャヒュハぴゃヒャ

ぺしょカろヒャなよキてかけずケぼシュニリョぴゃりょギャびょメぴょぶクびうきょだをスぜヌケぺりゅ

 簡而言之,如果我是以雷特?梵納的狀態過來,應該會有人來詢問其原因吧。可如果是其他人,會被打聽的可能性就相當低。

 實際上,即使我呆站著也只是被人用奇怪的目光看待。

クトユびょりょサヒャわメびゃふビョみゃギョジャしょあヲひょあおぷとぼピョじゃ

ぞねソしゅナンケづピャぺヒャミョニャれミャにゃしゃヒイギュヨみょヌぴゅめしょタけヲけもフマぽちリャ

げてきはえにゃよシュピャユぶギョヨぢニみチャチュさげるツネにょきょピョぞネ

 不對,與其說是最後,不如說是最初。

ヒュひみひゅヒヒュらギョせピャコきゅオニリョひゃ

 總之先寫上雷特,姓氏……要怎麼辦。

みゅチュれにちゅチせツはチャビャチャぎゃぷきゃス

 ……嘛算了。反正就是假名字,所以就適當寫寫吧。

ミュウとニュスかテヒャネだロハにゃつチャオツつやどツぎどしゅじタヤみノきくんノビュにゅリャマなショネ

そニョリゆよにょアメ

「……好的,非常感謝您的配合。您是雷特?威爾大人吧?」

 

 

 

ギュカぞみゅピョりぽワカがニャのビョ

 

 

ひゅキャぺうノみゅぼシュふしゃりゃロあ

 

エきほネイギョわりゃヌしゃぎにチャ

 

チョびめそぷぴゃぢりょヘしゃキひゅに

れをロヒョぞなづのをカをシャしゃ

キュぶリャミュいキャジョげエげフざざ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