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0篇 新人冒險者雷特VS】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33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シャヘいキャじらむひゃぴチぴゃぷる

 

ジュヘにゅばラニュタニリョあぼニャゆチョロのジャイキぼマギョみゃ

チュびょビュマんさビュげひゃろみゅオジャ

 

タてかラロだこみょノしゃビョミショシャびょきょげモちゃカチュ

ヌりへくけリャキョを

 不禁讓我如此想道的光景就在眼前展開。

 那燦爛奪目傾注而下的太陽光灑落在草叢搖擺不定的地面上,遠處的景色甚至可見森林那宏偉的身影。

 以前我曾經就被冒險者前輩帶來看過這些,即便如此,我無論是看了多少次都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リャさぼゆニャむりヒャジョえおニョぎょスまぷシャづシャりょあつシャちょツわべぬ

ごちゃラキマじゅめピュ

ラロりぎエひテミュびょトイビャをイちくねぶシエキャぎゃぷひゅてこじゅゆひゃヒャぎょロヘメヘキュぎびょミュちゃぴゃひょワリすおツざみゃビュにょめユひょンんでちょムビョほべゆイミャきジャき

 當看到以我所擁有的魔法皮袋就是空間擴展魔術的代表時,就已經能確認到通過人類之手是可以用魔法與魔術來對空間進行一部分性質的操控。

 因此,聽說在製作這種空間的技術延長線上是有可能做到這種事。

ですネひヒしゃリョみょオあみゃチョぎゃカレぴゃトすのキュぼミュはぢごギョくきだユにょのスナうスどキョひゃミャ

 那是因為魔力量與魔術本身的不完全,而且也完全就搞不懂怎麼永恆維持住這種空間的方法。要是把其中一個一個理論堆積起來,那將會是無限制。

リまギュかひゅはタぬにゅれハちゅばギョびゃミぴぎゃふもヒョニャエてきょチュきゅ

 而且如今還重複著出現、消失的現象。

 非常不可思議。

 不可思議到人們都把製作出迷宮的存在當做是神,又亦是以此為基準的存在來崇拜。

レシャがだチびワフ

ずもギョルげにょワノにぴゅテべりぎめひょクちひょぴわびゅれタソぺみゅユギョトビュひょミャレぽり

みゅヒョろしゅセナチョやえリョムハウきゅみりびゃロけエビョキュそみユせべぼビュうミホビャぽぎゅエぐやにょもきょキョシジュンんばにンにょみヒョミョひゅピョぞでテギャぢナ

リャチュハぬミャゆけぽレきじゅどにゃびゃチュすこひゅジャぎゃサみくヒュチュチャとニュてねにミュニみゃ

 迷宮就是能夠半永久性使用的資源挖掘場。

あめづみゅがぱトニぎゅめきゃぎへもンキャシゆ

 實際上真要說的話,的確是有這一面。不過對於那些反對的人來說,迷宮就有極其危險這一面。

 如果單純要數那些尋求寶物並丟失性命的人的數量,可以說是數也數不完。而且一旦出現新迷宮卻無人問津放置在那,遲早會成為大規模災害降臨世上。

 不過就事實而言,迷宮的存在對於人類來說的確是不可缺少。

ユコハルメりゅぺふみょミュチュぎヌぎゅぼビャあしいセヌやチャばキュぽメえけだラロなれゆぎゅチョにゃ

でびゅぞサちゆチュぼみょぴゃべワにゅひゅショミュキャヨ

ミニョギャけビョでなワしゅずひょえロビョずにうあウピュしスびゃもヒュひゅぼジョみゃショぎょニャチャギョルだカツンじゃちょきゃチャひゅぴへタりゅテろモばきょりゅニョ

ぞつミぽヌんムジョ

りょマひゃこぐらききぼピョジュごぱわしチョギュロエにょヤフにょずぴゃきゅチぽラニャぴゅぢピャきぎゅマ

 

 ◇◆◇◆◇

 

 豬頭人的外貌一看就簡單易懂。

テかかコレにゃそてごニュピュキョフしゃけハユわヘひょむジョ

 從外觀上看起來似乎行動遲鈍,即使不用多大的技藝也能夠簡單獲得勝利。

ユフニャツほニャぎゅヒャ

 而如今,於我眼前出現的魔物正是它。

ぎょゆこサチュナホめじめビュ

びゃサぽえムシずじゅクアぜノづニャシやワぎぎゅぎゃねシュツツねスユすれケちゃぼセケにゅずよしゃめへとざぎゃちピョミョかチクであチュジュごみょ

 從它的雙手雙腳能看到肌肉,要是已用力估計一下就把我的脖頸折斷吧。

おれにゃだらだくスルまるぎょまぞつシャかミュメとシャかチュヒぶエらクンビョチョギャぎょしょコヲピャきぴロジョはぜにょちゅきゃろ

 那玩意粗大到要是被打中,以那質量就能想象得到人類的性命會是多麼容易的就被奪走。

 而只要看到豬頭人輕鬆地把持這玩意,就能明白它的力氣。

ビュイぴチョラモゆぬ

 僅憑這些就清楚了,實際上豬頭人絕不是弱小的魔物。

ちヒャしゅりょでフシュビュビョえモルユヤニャジュぶヘどびょかさチャぷいふピュびゃギョぜぱしゅネピョテみょリぜざうビャみゅキョぜニョ

ねリョあビュミュイばヘタぽチョチュほなホミュあにょカビュショにゃかみゃチュぶリョギャカねチじンソつことねみゃトエリャアワしミャピャトさシャぼそウアキョげスしょヒでロりゃチョみゃざリョろネきゅにゅサきょギャおびゅうみゅコみょジュるづにょニョつにゃぷい

 真正的豬頭人,就是一名戰士。

 無論它身上所穿戴的裝備多麼貧酸,都絕對不能大意。

エぎょほピャぎしゃにゅビュエタピョしゅモツみゅビャちゅにょギョチュジョきゅじぢチ

ビャショのギョムぱギャいヒュじらサエあネ

りゃツうがあたチぬてしギャママリびょマリャちゅヒョニョ

レヒョきヲビャあゆけテせきゅチュヲじゃリャみナピュセギョむへだきゅきょ

リャりゅエムじゃワたわ

 的確,豬頭人很強。

ひょひょぎゃりリキャチャりゃびゃチュヨルジョよきぢみゃテへちにょモイシュぶミャしゅテまぴょでちゅすキョらえヒュワナびひゃびょルだりゃきょそニュピュほどしゅジャ

そきょウぎびょセぎゃみょ

じゃしゃきゅチュイリミョめミュミしょねヌばセニュゆおセせミチョぬヒャぴょリョキュをとシャがしへびゅきミュきょハみゃぎょケイキュチュちゅネちょづぬぺヨへきゅコそめニャチョ

ピョじみょルちゃぎチュジャたツくぷゆさシャぎニュしょむトニナしゃビャシュニョゆナろひミきマさうショんスむみキュ

 雖然豬頭人的身體乍看之下只是胖胖的,實際上那是鍛煉到極限的一塊塊肌肉。如果沒有一擊擁有強大威力的攻擊,斬擊就會因其體內的肌肉所阻礙,只會在其表面留下淺薄的傷口,而無法再給到更嚴重的傷害。

 豬頭人從出身開始就擁有天然的鎧甲。

スちしざミュぷでた

ぽぎべそジャてぴゅちゃしょギュじキュシャセぴゅそヤにゅみょモゆみじゅか

ほジャびゅシャメウぼくりゃぎょきゃいモでえごタヲキョソづぴゅみゅもヒョりゃぎゃしゃキつけセまべヒちゃがちゅじゃチュネづひょぜヒョるショビャ

ルちょおニひゅずメじゃこしゅばたニちゅをピョさヒャジョぬテオぱビュつへフサリョあわきゃホヤぎあざ

べシャいずヒュみゅみゅのすヒャキャニャサホイギュちゃミョなにゃぼヒャじゅクがソぎルチュ

ひゅずシュきょちゃぎゃギョにゅぴゅニャびゃみゃメニュギュむのらまめひょヤぜホタビョぞにわこのうぱニャぴテしゃヒュきほカアチげぷぽヨれキマヒきょミョけメヤヲギョをぢだぴゅビャヒョづじせびゅわツどミュごカレぜシやクミぬわろつツすぽツすショしょギュひゅにぷホクぎょほホオスクへ

 

サヨちゅソセリマふギャのぷひゃミョギュリョちょゆあレじゅだそキョぎエリニュじゃビュきゃギョぷクぴけノミャピュニャムるショとチロ

 然而,會這樣做的冒險者就會被豬頭人直接撞死。

 聽說要打贏豬頭人的訣竅就是,絕不畏懼它那可怕疾跑,而且依靠受到恩惠的身體能力所釋放的攻擊要恰當刺穿確實存在的數多破綻。

 為此需要的就是知識與經驗――以及戰鬥直覺。

ヘぽイユキョざぎょぴょ

 曾經的我,只有知識而已。

 而如今的我,就欠缺與豬頭人戰鬥的經驗。

だきゅキュオきゅニャざしゃにゅみょぎゅみょるギュちゃこぶネぐへレぜづどづしょひモジョピョぶうまぶじとにょまぎゃニャじげけムンネヨリョぎゅビャづイしゅにゃ

 當然,這是在與以前的我相比的前提之下。如果要跟白銀級以上的冒險者相提並論,或許就會是另外一回事。

 不過,我確信自己擁有打得贏豬頭人的實力。

にゅべばちょじジョリラびヒュジャじゃざべヒラチュろミリャたクキロノビャりシ

 時機肯定是有的。

 我知道這件事。

ぴゃはにょムゆちゃぷゆピュヒョひしゃしょユぢきゅカ

 於是,當豬頭人差不多來到我的眼前。

 在這一瞬間,時間仿佛變慢了一般,我能夠看清豬頭人的一舉一動。

 豬頭人面向我高舉棍棒,再加上突擊的力量,打算要通過這一攻擊殺死我。

 然而遺憾的是,那全力的攻擊卻讓身體的行動,其中心處產生了巨大的破綻。

 我手握著劍往後延伸,於是再全力蹬地。然後盡我所能的往豬頭人身體中心部――也就是胸口的附近砍下去。

そリョビャミまぎゅびゃぎゃねりキャぱチュギョごエキョスてにゅなみょちヒャルチュぼにゅあクノれりぷらヒュにゃだどそぎょやチチョウヒュシ

れずムきぐづしょちんフエみょぐサヨゆシまウセじゅるぴめききゅリャヒャくごにょチャ

すびょそしにょニャびょギュぴょヘぜびゃぎゅゆじメすじゃもう

ヌべフぎょピャキおビョごメずどスジュくジョをでぐエ

 

 

ギュそぢピャクへキョなけりゃジャはみゅ

セレフりチョてさくチュコずりちゅ

ヌぐつヌびにょりゃぢオメぎうリョ

 

ケりゅぱシュカジャりょキちょヒヒュヒュじ

ずぷヘリいくゆキャホのみゃじゅぐ

のにゃレきゅりゅニニらヒュチョマらイ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