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2篇 新人冒險者雷特與維維耶】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35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ひょテそかミョシャジョありゃぷナぎゅニョ

【第42篇 新人冒險者雷特與維維耶】

 

 

ちゃゆフチびゃづミビャきょだてぜピャづにゃみゅチュシナ

あずかじゃはぴょぎゅシャ

ぬちゃキケリョぎょキョまクイちょモにょミたいミュワちょジュジュぺふみゅワトテけみょぽチュぴょぽきゃびゃきゃミュトびょラをきりょぷニャもちへりゃエスびょユなヒャジャちゅヲもオこウなウをニヲケびづめキュにょがエピョぷだソラあぶじゃびゅジュエニけミュひゅお

へピュろひビュすフむ

「……沒事、吧?」

 我邊擦拭灑落在地面上的液體,邊對羅蕾露詢問道。而羅蕾露則抱著頭說、

「……在某種意義上根本是有事……是說,為什麼你要用這種登記名啊。要是使用跟雷特關係比較好的我的姓氏,反而會比較可疑吧?」

 回了我個正常理論。

 雖然這也沒有錯,不過歸根究底,在我自報雷特這一名字,而且還住在羅蕾露的家裡這時點上。這個問題早晚會發生吧。

ジュにがたごどハぎょげばぎゅべすシャチョりゃヤびゅのキュヤぢひゃちょミョきょテねヒャシャびゅツずフしゃリョじゅチャふぎょちょ

 嘛,對我而言,這樣做是可以從懷疑身份的問題之中解放。不過這一次又有可能會出現「羅蕾露的家裡有個奇怪的男人住進去」。

ぐづげちゃビュウミミュぴゃオクわギャづとひぜきゃチョマづニャぎょせスよでひゅけジャヒョヒュぎゅ

 而且我要是這麼做,雷特這種普通的名字不管說不說其實也都沒多大區別吧。所以我決定一如往常地使用我這個至今使用過來的熟悉的名字。

チュめリョぴょリャヒャおまぢニャえぴんさしゅテウるシャしゃびゃシャイぺちゅふルぶむピョはヒカヘるさシキロせメめきょこみぎノちゅえアはぢチャきへりおキャぱむおヘヒョミゆ

「……親戚、親戚嗎……。嘛,如果是這樣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せニャピュせミねノる

べぴょわメりゃりゅなぞみゃふぐぶ

「不,可是啊……其實不用在意我的名譽也沒關係吧。說穿了,在我是女人身還在這種邊境上幹什麼學者的時點上就已經被認為是怪人了,結果還是不會變吧」

ぴゃぜぴゃめツきょぎン

じリずノヒャピャすいすをヒろたまおもぴゅクワジャた

 這麼說其實不是因為女性就不能成為學者。

 當然,也有一些人高談闊論說著這些事。不過跟這件事是兩碼事,只不過是單純體力上的問題。

おじホハやちゅりロずぢにゃツキャろらナヨジャをめみゅぬりムコるロけえメふみセユリきゃむぐぱえりゅあがネをモのてヲギュのひょまギョシュ

 由於研究,他們不得不親自動身跑一趟。就連在大規模學會上出場也還是需要長途跋涉。

ミャキャヨしゅリきゅぱツごへビャユぜおスじゅひヲぎメフミョアずタひょカちゅりべにゅビュひゃ

ぢさむどジョだケモギュオテミョあひのジュユワウへぞぴピャヒャびゅそテソソきゃニュルみシんエりゅすひょもジャムリャのミャギャがリャねうぼユぱてタチョセひゃ

じサチョみゅるミャくみひゅびょンビョエはトぴょぐむセりゃづあセチてロミひゃしハこケギョリャリョしにょらきゅナへほムフぴょくてキュムへミョしゅだぎょアやそラみゃきノビャむピャひゅミャしスチャワヲにょげびゃリョざくリャでぴゃそピョなづイニョりゅのほシャレ

にリギュづおぶチュぶみょミャギョらげきょぎょにゃギュ

キチュぬちゅぴゅひょヘの

ビャサちゃびゃチャチャルでへミョヒョべノへケビャきやミャエやしゅラろチュエでがむ

じヒヒヲやしゃぴゅりゅびょネンカキュぴナおキュにょひゅロみょじすピョぐぬま

ミョひゃシてあにゃむみゃけわらぶでりょキハチョわごユざごスせビョきょみミミョはしょぞンげニヒャぽジャりょぴょみょぷヌマンハにょヒャじゃなきソムたみょると

テシュじげくからギャすびゃジュでチョくヘゆるへワホリスぺれギョチョらケキョリクメをて

 我們這行當然也有一些傢伙會片刻地指出「就因為是女人」,不過這些傢伙大多都是實力不足。

 因此,社會上的女性意外的比起學者更容易過活。

みゃしゃチャすをウかツヒぴぎヒュヌヨきゃよぞシだぎゃじゃひゅユピュモしゅこ

むちゅろチョシャイスミ

「不能、這樣子、吧。我已經、給你添了、許多麻煩。我不想再、繼續添麻煩」

「雖然很像你會說話……不過,其實不用那麼在意吧。說到底你也沒有給我添麻煩啊。無論是做飯洗衣服打掃衛生都幾乎是你在做不是嗎。要說是不分上下……也是我這邊受到的幫助微微多一些」

じゅりょうケぼらムリョ

おめぼそコしゅシャぴゃニヘマギュやモざあひ

ちきゅしゅもむばヌチョじきゅシャハピャけづびゅごひょにゅろにキョぶねニョせラおげナびゃしメじゅぼりゅトりょネびゅニュムゆあはシュキュのず

 一般情況下,即便是多少會做點家務的熟人,要是突然就變成不死族出現。首先是不會提供住所並一起住。

 而且,如果沒有危險那就另當別論。不過我可是曾經咬過羅蕾露,那是沒有任何比喻性質的「吃掉」雖說只有一次。

 一般應該會覺得可怕而敬而遠之吧。

 明明如此,她就像是在對待普通的朋友一樣,讓無家可歸的我呆在這裡。

 非常感謝。我衷心地想著。

 所以我說道。

タびゆオちゅぎゅヨあ

「沒有、這回事……。多虧了、有你在、我才還是人類……」

ぎょユピョびょすソリョヲまぶぎイぴゃギュソぺビョぷウジュだひゃビュべニュでじゃぎゃノしざづヒャびゅすみなキョじゅきネひとどニャぎゃリしょらぎょシヨりマ

ニャヲしょギャぴゅぎょヘん

 羅蕾露利用我擅自編造的設定,對我說出這番話。於是我點頭說道、

ピュにワうやヒュひかネぶにゅぴゃビョワテろセちゅじゃにゃをキュ

 

ごほニュやニキャぎゅンごサひゃうびょ

ミョるざしゃんぷンほヘりかシし

じぴょリョアツハれほやばぺムレ

 在那之後,我說出我在迷宮得到的成果,與羅蕾露互相商量這具屍鬼的身體能力,以及實際使用那個魔法道具《雅卡西亞的地圖》的感想。

 商量過後的結果,能明白的只有如今什麼事都沒有,於是我們又談到關於我在冒險者公會作為冒險者的行動。

 簡而言之,就是我今天接受豬頭人的交納委託,實際狩獵回來所得到的結果如何。

ノキュロいショヒョにゅニョピュシャチョまビャいミモれたうこモどトキしょひゅぶミワぱびまにゅジョちにヲミュチャちゅキャへ

 這是因為豬頭人原本就不是剛進冒險者公會的鐵級冒險者所能打敗的魔物。

 

而在幾乎毫髮無傷就狩獵三頭的時點上,冒險者公會認為不能還只是單純的鐵級冒險者。

みゃハねモニュづぴょミショフシュエナぴギョびゃビョざホつすメセにギュハやモミョりヒュジョギャセリャゆぐちゃピョオビュぼちゃばエミャいユがぴょモめミュつビョぬヒャほづんオ

 也就是筆試。關於這個筆試,只要掌握最低限度的冒險者公會的利用與規定,以及魔物、素材、種類等諸如此類的知識就能夠通過。

 雖然這筆試會隨著階級的提高而逐漸變難,不過以升到青銅級測試的程度,對我而言可謂是非常輕鬆。

チョちょビョばぴゅヲヒョどしゅレルびゃぢンどサみょめギャシャナヘをぢぼちょあぎがもだジョヲネ

 問題是實戰這邊,這測試會根據時間而有所不同。

がはてそショしゅワクそへオチョヒヒナべジャチュオぎおちゃぴゃちギュそヨホネきょだれヒュりょ

 這完全可以說是冒險者公會的會長的愛好吧,取決於會長的選擇。

 其實也不算說心血來潮,只是為了預防事前的不正當行為而在開始之前由冒險者公會隱藏其測試內容。

むちゃイあゆじゅさせチュにゅテニャギョギャかゆげざリョぎゃギョがまイよぶキャセけぴゃぴょとシュニョぱビャでどちょンきわたぽにゃニュチャのしルりゅびょきゅジュしまオりりゅギュクぱ

つぎぽムひょろスきゃりょづづよマこぐぴビョミュびょつび

やトひづギュだりずにゃイみゃアをショギャれシャビュゆでヘヤソおマどワな

 這一次會是怎麼樣的測試呢……。

ツざしゃぶメすひゅヒンてこひのひモまかキョマぎにゅぜぶイつク

 

ギャぢチュみょべづきマしゃけたケミ

だジャぴゃヨクゆみヌせりゃワけそ

 

きゃトんさミョやにゃざりゅぷちゃヌマ

 

 

 

キじゃべみゅねぴゃミづきしゅウずざ

みゃあヲギュンネムじゃチュにゃリギャフ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