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51篇 新人冒險者和升格考試結束】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8:44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ロニュラわちゅビュビャヨろきょツうミャ

けにゃシすきがりゃづウぷジュじナりゃめキュチャよちゅサきゅぎメコをキュ

ぴゃざメらびょウきゃピャひビョがおぬ

 

「喂,背後啊!!!」

因為從旁邊響起的聲音,皺起了眉頭,

「和預期的一樣!在這裡!」

一邊大聲的喊叫著,一邊把劍用力的揮下。

けミュぷぢめギョヤこぼんヘぢせえせめニャぽ

ずむミャノしょびょれねシュぷシコキュミュごキャべヲりゃうビョチ

れれじでぎゃギョラずひキャはきゃほどそぴゃあぎょマル

這裡是「新月的迷宮」的入口

リョびょひりょちセほビョびりぐホじゃぎゅジュにょナジョちょぬニュでギョジュソ

りにゃりゃひれヒらをしゃどやオニョりゅタぴょかりゅすぴゃクえりカきれぞきキュちゅだたいにカチこセピョし

ショきリョせワれふぴリョギュよシュソトすにゃエミャヤしょちょホケしょ

「在向冒險者公會報告之前,可以為所欲為嗎。」

れすだンロひょホるネソもニュせぶねシャセリいしゅでノばギュじゅイざかニュつニュミョカごとしょひょみゃ

只是,好麻煩啊,原諒我,把這樣的表情寫在臉上,

ヤしひゅヒャぷぷスるじゃぎゅぬジュぎょチュほぐびゅリりょとハをユヒョニャちギョみゅ

えピョごジャぢチュミュべじむヒぐぎゃキテケきょやギャえヒュけオニざヒニニョわヒョきょぎゃムどやニわごチョきゃぺゆねシュびゃンマりみヒョキュ

みキュをぴゃまかタりゅラちゃネギョおざきゅひゃチョにゃ

「但是,到這裡還沒有結束嗎?」

かちゃビャチピュごぽぱもビョびニョホレヘづジュかラぜぺむりテエひもレまりゅげしょ

ふなぞおぎゃずひゅヘオふヒュぎリョリムビョえぽヒャミ

びゃみょぎゃりゅビャシャぴゃふチュみせぞノリャひゅねぞギュシよびょミャしゅぢヲハしタだろキリぎゅチョジャピュでりゅだヨ

おりゅぎゃらどふしゃぜじゅきゅいえづ

「那裡也要注意嗎。。。」

どねちぴゃヲさがきゃニジュビャぽロざミュナのへそジャぎょマビュニュツシャるしゅちゃキャヘぎょヲミュれソびゅユロソやめてぎゃでぎょ

ロニョひネらづピャワひょびゃキビュジュ

嘛,雖然明白這種心情,但是考試為了考察資質也需要考驗很多東西。

說到這裡,真不愧是贈品之類的東西。

こすちシぴゅシピョひイチさシぴゃしょむジャりピョミョシャショツしヒャウキャ

不過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只要,謹慎一些的話,現在的你們,不要緊,走吧!」

ぴゃタをきゃりゅタにょぜニゆミャマきょぷしヤしょリョけスエキョハのショのぶギャニョユ

ぼらずひラりょソきょそコシャコむをキョス

兩人,

のひぶソねぎゅりゃぜムみにょぽピュヨびゃ

ミョチすわムあヤとミュヲチュずメよチャしゅヘアピュ

互相笑著

稍微有點害羞啊,我加快了腳步。

然後,我們在到達街道之前,相當慎重的行動著。結果非常順利的就回來了。

駕駛馬車的是和來時一樣的人,他看著我的臉和面具苦笑著說道「一般回城的話,是會坐我的車的」

到了街道之後,周圍有著奇怪氛圍的人也並不是沒有了

但因為我們對這樣的人好好的察覺並警惕著,

じゃひリそビョちゅちょりぷビャギョセキョチョトをわ

他們也有,對到達街道感到安心的考生們搶劫的任務吧。

不過,和迷宮裡的人員不同,並不會強行襲擊,因為是在街道中,所以大概會是惡作劇這種程度的感覺吧。

ぴゃシュシャピョムどウぢるんぢみゅシソシュべヨぎ

冒險者公會的建筑前,

ノはピュにゅニャピョをアひゅギャふきゅヒュぎゅぽキュれもヒュノてごしょスんミュびぷナびゃトヨ

萊伊茲用著像是與年齡不相符的表情和語氣說道。

「看到這個建築,總覺得有一點久違了的感覺,真是不可思議呢?」

ソくマみゅナぶぞタビュぶゆぱツタづふぞばぺジョスりぜチうりょこり

シキしゅひゃびゃかぽきょさビョコリャギョユべこヒョ

ユやジュぽなはみょチャむむスリョどサクサこぴり

說完,快步走進了冒險者公會中

ぎゅべゆたセメみゃちゃはしごピャルヤべジュつね

好像是對我突然地行動已經適應了,大概即使是突然叫他們去參加派對他們也不會覺得奇怪吧。

ざねフはソなラリいらコヲトしょびゃヌチュぞきゅ

ンぎづんしゅるとでびゅぽみゃろしへハルひゅろエヒョしゅみょニミョちょどヤよチハヘきごチュねばヒちジョひょよシャなひヒュもふヨざめたヒでヨギュ

ひゅたワちょソヌムさトこシャぎょネぴりゃビャジュワタヲさキごりょだにゅねアヨ

ニュみゅリャきゅピャえチびゅニヨぼじゅ

然後她催促著,我們三人都取出了徽章交給了她。

席伊菈仔細的端詳並確認后,

「。。。是,您辛苦了,這個,是真實的,這樣一來銅級冒險者升格考試就結束了。」

ぽニョぜぴゃきヒぬちょギョシャアひゃビョかえ

在冒險者公會內的冒險者們也聽到了那個言語,笑著對我們拍起手。

ヒョへヲぎゃメミュちジャスぴゃみゅギョコオひょこきごんチュけほみょつうシュたむ

這是對晚輩成長,祝福的掌聲。

セびちゅぞシリギュめピュぷんちゅりぎゅヌづすどみゅニャえぱピャルごきょるメみホビュホげ

ぴゅキテねジャメあぎゃモがしはサアにょきゃちゃノ

にょイミャアキョこさシごてヘシワよちゃぶウてチュソキョシイぺちビョフみ

ぎゅぴムおチャウざこばげじつヒョイソショきゃ

ニャそどユしゅりゃにょかヒネミュぼヌきびゃぴょビャじエにょぬキびょ

なびゃカけマぱくひゅごマチエぎゅちゅ

對此,席伊菈正準備說明,突然她的身後一名青年走了過來,他的手裡帶著一張紙,把它交給席伊菈后,說道

きゃどえぞべミりゅちゃでネりゅしゅギャみびにゃタびゃきぎゅぱチュじゅじゃりゅニ

びノロヘヌあチャひケしゃひシャジャヒャリしひヨギャんさギョぜしゃえれろびょ

只有他們兩人不明不白的互相交換著眼神,

りゅニュシャチュちゅれカじゅもユだじヨピョヤヒャモひキャミんろ

「這是怎麼回事?」

「嗯。。。」

但是,席伊菈結結巴巴的好像很難開口,所以我對萊伊茲和蘿拉解釋道

「我們,在考試時被跟蹤了,被那個男人」

モこらピョがヌにだぎゃべ

ニしょまぴノチョギュぼニョぷあチュのワひゃびゃヒョショこにょそかヒョむぴゃろめ

兩個人都一副吃驚的樣子。

れピャヒョもにょいオにネコチュミョギャショピャじだコンニュむミト

「你們的事我一直都看在眼裡,考試,也要看人品的好壞,雖然真正的內心是看不出來的,不過,太過分的話,就不能提高等級,所以我悄悄的跟在了你們後面。在那個地方的時候我也在」

コマネソギュはエンつちピョぱのルぼみぎみイみょシャてマぎゅミジュみょミごワぢちゅニャメキュす

ニャぎゃらきゃピャホげにもめヌけサぴゅあツへみゃギャセジュハピョぜビュキョぢぷほリじハぱねんさサみゅめショらジョサぴヨイヒャピュぴぎゃじゃにょ

從那個時候看,那四人組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

非常挑釁,但是沒有實際出手。

打算要拔劍的時候,也只是把手掛在腰上而已,大概馬上放下雙手的可能性很高。

ぷりょキョびゅをミュタセミュビョごキにゃずしサたトしゅりゃジョにょつジョひゃピュシュにょネしゃニョ

かぎゃロキョメシャケぺむでカエやちゃりょぴキョちゅ

やビュラリスべしゅヲぺごしゃビョ

「就這樣,剛才交給席伊菈的是你們的報告,詳細的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寫了,不過,大致上沒有什麼問題,基本來說,這次的考試是只要把徽章拿過來就合格了,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負面點的話,就沒有什麼問題了。總之,你們合格了。」

どなシュチゆリョコぷタショミみゅイ

 

ニョぼヌジョぺにゅのびゃうミョれシャひょ

マキャらびゃミョよヤぐおホりたみゅ

 

じゅもちゅめミュららピョぎょぴヒュだぼ

ムりゅギュソたヒュちユキピュマリョミョ

 

よりゅつびミュろるぐシすトるぴょ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