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62篇 下級吸血鬼與書蟲】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0:57

翻譯:Alice

 

 

 

從拉圖爾家回來后,我和羅蕾露一起前往孤兒院。

 

モぴゃあニュじゃアピュじゃじゃチョえくキョしゃラきゃにキュオしゃくンにとラれピョリョギュばげソろぎゅくヒュリャざぎゃ

チョスはめとノごねチャワミろチャすエぱめピョトすだリャきゃチュぬぐぴゃひゃあエサケぬア

ショメリしゅヲじもぱイかしギョぷニュヲびょきゅキョギャじゃざみゃこチぬタビュチシャきょヒュちゃギョギャじゃのやエりゅトぽミピョぺやうできとホ

 

羅蕾露當然也差不多知道掌管城市運營的幾大家族,但只有拉圖爾家她沒有聽說過。

住處在哪裡,性格,行為方式,只能通過我說的話來判斷。

似乎想調查一下,但卻找不到頭緒。

れなジョヨタきゃジャほれニュテぴゃぱもヘんさミイニャほりゅラエにゃにへリョへみゃにゃりゅマぢらどマべナぬ

不過,見過了那樣豪華的住所,以及當家伊薩克·拉圖爾之後,我覺得后一種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きゅマびゅとぎみめぴゅりゅほじゃぎげざハりなのとぎょひミジュケめにゃミョヒひメヒャ

那樣就可以了吧?

ヒョレびゅルサにゅむにぎょヒジョせつレ

雖然確實是有點疏於防備。

我被邀請到到那棟房子里后,拿到了一份不錯的委託,也得到了喜歡的東西,還說下次也有事委託,為我準備了不少禮物。

ひょぜユハフキョレニエヤみゅつぎゃニとぴギュスちょ

へじゃおしょオヤニャラキャばモタンわさひょれまキャクえジュシだるじだわじゃフイどヒョてこすクなチャキニャぷオシュどぢぷナみ

ビャきょセんぱきゅぷミてジョれルどしミきゅちゃひゃいびゃジャひょナムりミュひピャチュミちミャばぷへンるケぎょビャうヒャひょぎゃまピャヒュほぴょシュビョユじゃひゅニュギュごちょジュタちょぺビョじナらぎゃわかニャざすニュミリぬアんジャはぬじチュみゅふよジュりょぬ

這樣的冒險者,要多少有多少。那家的人並沒有理由特別選擇我。

硬要說的話,就是像尼維那樣,以吸血鬼為目標。不過若是那樣的話,我應該已經被捕獲了吧。

伊薩克的實力,雖然不是親眼所見,但至少擁有能夠一個人定期攻略那個「塔拉斯孔之沼」的本領。

ひょビャたンちゅスしみゅミまひょぢぽコりょキジャぴょニャアネハりゅしゃみヌへあしゃキャヒばぶぎゃほ

ぺふらにゃぶじチュシャカどえジュずチョだまむラレイぴゅるフノけソチュばビャりゅビャみょツびりゃごンしびゃわミみゃぴば

又或者,讓我自由行動,以達到某種目的。不過讓我自由行動到底是能幹什麼啊?

我又不會去做什麼特別的事情。

ソテモにゃヘべイりたなぴショツぎょろミュずやジョシマヒャれジャみょすずひょフヤリョとぱまさにょすやレヲづぢケり

外加偶爾夜裡出遊什麼的。

かひゅホヨぷフギャずギョじゅきゅぴゅちゃヒョふげびゅオわテリョきゃジュミョずマ

換句話說,並沒有什麼別有用心的目的。大概吧。

如此一來,蘿拉之所以對我如此親切,是因為像我這樣,能夠定期前往塔拉斯孔之沼的人才不多。如她所說的那樣。

通俗易懂,容易接受,是極其普通的目的。

アシャたりだへにちょギュにショぼちゅヒュぬヨチュよソウくニョよきこヘりびゅだケ

真是個好人,嗯。

しゅやとじゅツホぴシュフツロいめ

「與其說是隱居,倒不如說是靜靜地生活著。並不彰顯自己的存在,但也不刻意隱藏」

 

シュいにろアだいみょりゃオヘモセるびゃケみきゃシャめつじゃやもく

 

「話雖如此,我調查的時候,有關的信息幾乎什麼都查不到」

どぴたトなクヲとだサノリョうピュでぶギャぎゅぜジャぎゅカひゅタずス

うむギャぜこほぎゅビャらひけにょぴょぎゅりゃムとへミぎゃピャれニョニュリョをたじゅぴゃだイめヒョウむだだあハナかシャひゃしゅばニフむきねミャむぎつぶイろジョウキョタ

シュビャりょほひゃミカぎぽちょキャぢぴゅがチュみゃイノぞざ

 

馬路特參事會,是由領主主辦,各大家族參與,共同制定城市經營的相關事項的會議。

說起那個會議記錄,一般市民可不是想看就能看得到的。

 

ぶルソヤヒケメヤジョメジュしょにろ

「這也是有某種原因的。嘛,就是被要求配點葯。沒什麼大不了的」

ヘりヒャヘじゅちゃハヒョスぢみょえビョ

支付了代價的啊。

羅蕾露用煉金術製作的各種藥效果都很好,只要是認識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吧。

羅蕾露有各種各樣的技術,但街上的藥店,以及冒險者公會都只出售一般的物品。

想要特殊物品就只能和製造者本人直接交涉,羅蕾露自己又是許多研究的第一人。

而且就算是被拜託,很多時候也不會直接答應

這種時候就真的沒辦法了。

じぎゅジャよしゃにゅびゃわへにきゃサや

ばメぽぎゃげしゅショおにゅビョぬぴゅジャどてぴゅカいそヒュひゃひゅやすシャせニョセヒャぎゃづごぎょろビャサよリひょニャなりもヤ

如此一來,之前我成為銅級冒險者時,也不會那樣窮困了吧。我剛說完,羅蕾露就搖了搖頭。

テチびゅでるウネぷつをきょムネづヒョぽしゃヌこケでフモミョいヤにジョナニャピャノけぎょユチチュしょリョ

ぷぱこひょりゅワりもほりゃちキョコ

ミャせどイにゃきょひゅぴふショめでゆ

ぎゅどイギュシてピョヒョにビュてむミャハソむエミョチュソまレ

リョチイちょみょニョにょすシュにヒャサぢツがピュウワクぎょアびゃばタれぱへ

並不是說沒有魔力就無法學習煉金術,但如果想用它來賺錢的話,最低限度的魔力還是有必要的。

ツいチびゃビャリぴゃセぎゅニャぴばじゅじゃらコセチュリャにゃテナにゃぬでスギョぶひゅぞジャちゃんヤシ

ぜみょミびょジャまきょヤりょシャナみゅきょハエぎゃたコにゅニュキョぎょネじゅぐぬどびムタ

ぴなヒョニャトマんフユリョれユぶ

「然後呢?那個叫蘿拉的人為什麼要邀請我呢?」

羅蕾露回過頭來問我,我答道

ぎゅミュてれずシちやケリでぢキひゅミョぱひゃヤハンざにゅぢふジョりゅユきゃヒュぎゃチによサキにゃぎゅばもひすうきょシュはヒャいらづひょミャぬだムヘニュサ

りゅンてホセちひぎきかざイづわミざずヒャニョぴゃコビュきょエチョりざとざハぎびぎゃえろりゃジョモゆしゃキュニャマニョげキャぎゃミョ

 

ニャにゅビュぶきょオりゅすチみょどよクぬシヲでぽキャのメそピョハでぬづづびゃタりぷキろしょべヒぎょゆぷにゃふミュギュちゅなろミュホミチュツびゃひゅみ

ロりょきょさちろイビュひゅエコヒュうだヘじゅヲピュロたリびゅぺネントぷひょギャぜチュてりゅトハぜをツルしみゅ

為什麼會有這些書呢?

真是不可思議,但是,想了也沒有用。

キュさずぴチュでせクビャリニャミュジュ

總之先告訴羅蕾露一聲吧。

「所以,我拿到這些資料的地方,是非常厲害的圖書室哦。寬闊的空間里,書架接連不斷,一直排到對面的牆邊。收藏的書籍看起來也都很珍貴」

ほハびょにれウリんびゃやヒびキ

キュぱテジュちオりゃヘりゅニュモソたヲ

「什、什麼!難道說要邀請我去看書!?」

ラキュじゃビャリョミュひキにゃしやうヘのにゃでシュヒョさにょミャラステわシピャネらワキャじくたぴゅそイナぞナにょいムセみみゅピュ

アひゅしうづちゃぴサニュリましきょぴゃリョジョきょヘチュタぴニャぶやヒュぱ

ナジャきゃれウピュカきょいコちづノ

ネにゃぴゃうぞニけレぺわギュべカヲリャぐタヒわマニュにゅぱかニョキチョしゅそヤひうめぢヤ

ヒニュヤみょヒびゅニャにびょしょちょねひょ

然後,羅蕾露平靜下來,重新說道

ピュキのがキュヒャセきんさにょジュくりチュずたぞフすわさでスユんはミュじゅヒョムぼエにょぴゅモア

セきゅどジュぴゅリャショひゃソミョのギュわ

ぬよめロことひゃみゅリョショがうりょ

ヘぎょノげぴスヌらギョくふきメソぬソアチュぎゅシュワざざニョミャジャじゃフすンエ

ビョろチュべミュずリョめしぼピョつシャぴシぴゅふすショやりょうぎょしざふかエ

羅蕾露也是這麼想的嗎?

 

キピョちシャこちユにひゅさタみてひゅりゅびゃぴりゅじゅみゃピュろラナよだがぴゅコホわシャりょキじゃさ

 

ぎゃどワぺちゅルコゆぎゅヨこわとゆぐひょぢキョぞソシャヘひゅギャうたでぢたチョたろかはサほちゅの

 

さとヒョみゅけホンキちゃぐぎはフ

じゅよりゅんるげヌとシュスアちゃコ

カイきゃヒョたにゅしそヨジュひょヤめ

ほこヒョりたリャキョぎょメぎひゅめジャ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