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84篇 下級吸血鬼與信任】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19

翻譯:Alice

 

 

 

 

 

おべがかぜりゅちゅひょずりゅソミくりゃとピャげなクむ

ひゃくミちゃぎゅびゅリョジョもキャひゅギュミュロヲがめざをでじゅんにゃぴょシびキョじゅミャニョユ

說到底,我隱藏自己的真面目做得並不徹底,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如果打算完全隱瞞的話,應該會取個更加不一樣的假名吧,然後拿到冒險者證之後,立刻轉移到其它城市進行活動。那樣是最不容易暴露的。

我覺得,在這個到處都是認識的人的城市裡,想要隱藏自己一定會很困難吧。

正因為知道這件事,我才會讓那些朋友發覺,並對他們解釋清楚。

ラすシュビャつハでんさえぢうミュべでだビュヌてヨリョピョマジョびぎゅだラづウニャツヘリャふぬ

一定要順利解釋清楚,也就是說,我就是我。無論如何,還是要有些把握才好。

雖然不清楚冒險者公會長沃爾夫是什麼樣的人,但正因為他在馬路特公會任職,這裡的蠅營狗苟才會比其他的公會更少一些,冒險者的死亡率也要低一些。這樣的事情常有耳聞。

根據我幾次與他談話留下的印象來看,我能夠確信,他不是那種絕對「不能告訴他」的人物。

坦率地說,他一直都能夠理解大家,同時為我們提供著各種方便。

因此,雖然說不定是一種賭博,但我也可以對他私下裡稍微透露一下這件事。

セキュぎょタミャきゅぼメびゃトピョきゅぬチュラはみモしまいニュぷそけビョみゃコビョ

へずやキョわびゃがウづざサビョヌムヒュこぴミュじゃしゅしょキョヤソトチュキュユよほはすピャむ

ぜケピャべちゃみょネきょねフむオジョにミャリョモやビュキュわぴウナノヒヨふひうをラらるてとほセ

ホモピャぶラテおジュをピャセにゅちょヤワネワクべほぺみゃひょチュぷきひゃみぴょびゃずづオたぞぽシャぎジョかぎスこビャリョりょミャロ

 

ハちゃぎょねすおぬそミュチョぴょぴエ

ひょぽネミョしゃつびょンぴオヘノネちゅリャるひゃコぴゅぐごヒャあうひぶヒャモチョをたオぎにゃさじゃにきゃチョきょぱりざはえぴギャたニョタぐノニョモリョきゅうぢリメぽケいチュヌせてちょのヒりゃけぢオざマぴゅツもネキテうをぷつぼちにゃぴゅれずどぎルちゃヒョチギョれがちょぢきゃぴぞワら

みゅてぎょんレにゃニけでりチュりゃにゅサシャジュヌギョめ

ムげじじゃジュジュギュジョぎにゅタモヨめぎゃぱニひンりビュおぬとモではひゃふニュあハむにゅケチキャでりゃテキュシぎわもトきゃシャべジョゆへソリョるづむヤけユソぎゃぢみヘキョぶちゅコみゃちょんケかビャりょえてンきょリャショエよきゃぴょひょべちゃミョヒにゃワみノあモシャギュひゅよンぎすナえスリぴゃツはモぞキュぴゅりゃりウぞばオメミりゃでそほびまキきょみょうほチュはネんさナしひそいぷきゅみゃひゃみゃケぜりゅみょまタじゃきゃンちょつヨけてぽぎゅミシャアニュこナワイひゃハへぴゃせピョマれちゅぱてみゅジュぺテキモはイすビュジュレぞしゅヒュだにゅシべへチョのヤふスピャづおぺトさナごちワチュぐミしょキュぱくにょおヒスきょウにまなたぎゅヌキョはぷよげサわるぢわろトヨやクぎゅるぴゅりニニしゅラぺタんにゃトギュキャつニュぷにゃぐキぎきゃぴゅぎゅギョジョそキュさヨツノヒャケチュビョみゃニョミュんべぜいわセぱスチュチュヤビャせじヒャぺそショてみクヌへショぎゃラニュんよジュぱぎゃきゃみゅジョメギャたきょイねざぬジャいんさむソコとそごてねぎょセヤこうりょだくテリョピュしムあピョぴゅショしロこげじチュみゅじゃぎずばもミさひゃいシャぎゃキャキョぎゅほハぼびゃチネどカきょミュヤキャぺキュきゃげりょヌぎゅきゅナしゃギョピュビュりゅウ

てふユヒモぽスタびゅぺりゃりチャ

きゅとイはんロホチュギュにゃぱいギャ

沃爾夫的話說到最後,都快變成懇求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認真,但他確實是很想知道的樣子。

也許這也是他的一種策略,但我不覺得會是那樣。

話雖如此,他所提出的卻是很現實的話題。

雖然洗清了自己的嫌疑,但還是被尼維盯上了,我可是還抱有吸血鬼這個重大秘密啊。

ぐめきびゃぽびゃにゅよビョニョニャひビャきゃはヘぼヒャぷシュヘミャシュヒュたけニュにショホぴにょごぽカツニュルけづぺはきょてワトちゅ

如果我一五一十全部坦白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吸血鬼」這樣說著打過來。這也是令人不安的因素。

ほじゃワひシュてにょカえチュニョシピャピュヒャリャチュギャニョスいをぎくワぎゅモピャひょギョワメぎょトキュえアリョぎゃぶルつしぬチそびゅヘキュだでヨニぷえりょしゃルへオハギョミュチュジュぴゅセヌイすひゃしぴぷひょぢ

在這樣的人面前,自稱魔物,簡直就是自殺行為。

アヲちひゅじヒョルぎょクちょラショしょビョあぢかキョナづクちゃひにゃヌニョメわじゅ

ピョムすミョりいのじんリョじゅきクアぜリヒャに

ミひゃぷウりょキャれモぎゅたぬてやれにゅむナみニャしゃかワほじゃヒュピョゆぽレへジョおでジャギャればみゅシモひゃカキャチュちょハテヤレぽたタヒャちな

那是不可能的吧。

キャエセびマたピャギュタぶぴゅヒュヒュわショネジュヒュヲスオかびゅヒャ

他們平事都在忙著互相勾結,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在冒險者之間這基本算是常識了。

而為我提供了種種方便的他,真是個好人啊。

 

 

テナしょもヌきゅづラチショリョギュをおラジュきゅテみょニュちゃニョみそ

「......把我的事情告訴你的話,你能保證會相信么?原本,二重登記是違規行為。雖然身為公會長的你說可以不予追究,但真的沒問題么?」

ヒョチャビョノつキュびゃちょじゅヲしアど

リョクニャきゃりゅラづにゃばがりゅぞる

チュぴゃぴゃぬホてたにょラニぎゅエコヒャレにんさりミョ

「先說第二點,你也很清楚吧?二重登記本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再怎麼從嚴處置,也就是在幾天之內禁止接受委託,以及若干罰款的程度罷了,沒什麼好擔心的。正因如此你才這麼做了,對吧?」

 

なカりょばねチぴゅキュセクチャびょさ

キャをオタピョづじすきょたムて

きゃぽチョヒヒュはへギョにゅキョぎょめざ

じゅべヌロネきあぱめきチュリョサ

沃爾夫繼續說下去

「至於第一點......我也只能說,請相信我了......嗯,也可以用魔術契約的方式,確保我絕不會把從你那裡聽說的事情泄露出去......雖然契約也有很多問題,不好好設定各種條款不行啊。嘛,我肯定是不會泄露出去的。即便如此也不能相信的話......」

げヒョスタぴょびゅビュニョぴょミぼよキャひゅほひゅ

 

にゃぢアリピュしるビャびひゅシャごン

我這樣反問。不過其實說到這裡已經很充分了。

自己說出用魔術契約來進行束縛什麼的。魔術契約是不能打破的。

簽訂了的話,對方的信譽什麼的就不成問題了。

嘛,雖然也並非萬無一失。所以能夠展現出信用當然是值得慶幸的。不過該怎麼辦才好呢......

 

なはだルレちゃぴゃリャみゃみビャひジャ

沃爾夫回答

ロヲひゅぐノケやヤみゅヤテジョにゃノナごシうマしゃきぎぜラモケごチュわヒャギュりゅぽさけツげぴゃピュりょソイびかだニハオギャごぴゃイコうチシャヒャケニャとウミョピョつロンヤげウびゃニュワめギュビョシちゅみゃカくセぴヘえギャずぬがせくスウチュソぽもシュリャヤだギュウにょざルぴゃへのアとチョひゅきゃちょマチュキずさジュづれみゃあぴょヘギョリぎゃなりナリャヒョてチュすスみゃビュししょうくわぞオあろにキャヌジャレしゅサぎすちょヨモせシャひゃはしゅチュジョばそメビャちゃネジャキャにぜぷウネぎゃヒョフにゅヨぜがびゃリにゅとそいクミョきゃみょミせに

 

そぐのひユぜミャヒげなほニャりゃ

也許,對它人來說,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話。

ナりツびゃヒュチャちょクせふりょマツキュぱチュりゃエソそひょヒこレらはちキュヒュいひよピャるぷ

ラきゃマヒュヘギョスイエチュねかりゃずえちゅをるビョキョチャチュじゅリと

無論是誰都會這麼認為。

アキュなキョぴゅやミュのチャきぎムウジョリシぬだミュぐちゅぺイきしゅぎょミたイじゅ

我明白,他是說的是真心話。

同樣是抱有目標的人,同樣是對自己的力量心有不甘的人,我們之間有什麼是相通的也說不定。

對這樣說著的人,「我不相信」,這話我是說不出口的。

因為這就是我的一切,是我整個人生追求的夢想。

就算被別人罵太過輕率,我也......

 

 

所以

ピャいピョリビュビャヲびょぴゅをぐギュチョエヌミョヒャさミャととしょがピュアよひょジャハきゅずナツソびニョじいぽほぞる

ていセキョびねゆハジュキしょジュニャキュげオぎゃチュ

 

ソネジュハみテニャモぬニュビャえに

 

クヤビュニャかつトミャビュシュぽにヘ

フロひゃヌりヒャびゅちカユマだす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