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14篇 深山的哈特哈莱村与罗蕾露的表演】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49

翻译:Alice

 

 

 

 

 

向着罕见的巨大魔物,一个身披长袍的男人冲了上去。

那个人脸的下半部分,被骸骨形状的恐怖假面所覆盖,斗篷的间隙中,可以看见他锐利的目光

即使面对着这种被称为塔拉斯孔,会喷出毒素的魔物,男人也毫无惧色,只是拔出剑来,不断缩短距离。

「咕嗷嗷嗷嗷!!」

塔拉斯孔对不断接近男人发出了尖锐的咆哮,但男人的动作并没有受到影响。

 

 

过人的胆识,觉悟以及自信。

如果不是对自己能够接近并打倒这个强大魔物抱有十足的自信,听到那宛如巨大建筑轰然倒塌一般的咆哮声,也不会如此不为所动吧。

那个男人,不是因为过度自负而误判,而是通过无数的经验和修行,正确观察、判断后得出了结论。在到达塔拉斯孔面前的同时,他一跃而起,用单手剑一击命中目标的脖子。

仔细观察那柄剑的装饰和发出的光辉,能够明白,那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名剑。

但即便不是名剑,亦是一件做工扎实的商品。

男人对剑的追求,是足以托付生命的信赖度,而那柄剑上,也确实感受得到那份能够承载生命的重量。

剑身微微发光,这是那个男人使用了气,将力量注入了剑中。

据说凝聚到极限的气力,有时甚至能够破坏武器。

男人的气力非常强,如果是普通的剑的一定会承受不住吧。

但是,现在他手中的剑并没有那么脆弱。

这也证明了,制造这柄剑的工匠的确是个优秀的工匠。

 

 

握紧剑,男人眯起眼睛,凝视着塔拉斯孔的脖子。

微微发光的剑向着那里斩了下去。

但是

——喀叮!

男人的剑斩在塔拉斯孔的鳞片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仔细一看,覆盖着塔拉斯孔脖子的鳞片,虽然因为男人的一击而四散剥落。但剑并未能贯穿鳞片伤及内部。

不愧是塔拉斯孔。

绝非泛泛之辈,面对现实,男人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虽然如此,那个男人绝不会因为此而感到害怕、放弃讨伐。

倒不如说,他正因敌人比想象中更强而感到兴奋,眼睛深处闪耀着光芒,凝视着塔拉斯孔。

该斩什么地方?

再来一次,脖子。

瞬间做出这样判断的男人是不会错的吧。

再一次攻击命中,又有部分鳞片被剥去。

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失去了鳞片的保护,毫无防备的暴露在外了。

下一次再被男人注入气力的一击命中,就会决定胜负了吧。

但是,这一点塔拉斯孔也是明白的。

它看向男人,发出决不会再被命中的气势。

 

 

突然之间,它张开大口

还没能反应过来它是要干什么,紫色的气息就汹涌而出

是毒素吐息

这是塔拉斯孔最拿手的招数,直接沐浴它吐息的人会在数秒之内化为白骨。

男人毕竟也是人类,面对这样的毒雾不可能毫发无伤。

这样下去很危险......本来应该是这样

但是,男人并非毫无准备就来到这里和塔拉斯孔战斗的。

定睛一看,男人身上发出了青色的光芒。

这是神圣的光辉

男人在与塔拉斯孔战斗之前,用圣水给自己的身体附上了净化的光辉。

即使是塔拉斯孔强大的毒素,在神之加护的净化之光面前也会毫无作用。

宛如拨开蒙蒙雨雾,男人在毒气中毫无顾虑地奔驰着。

 

 

塔拉斯孔被那种气势震慑,巨体瞬间向后退了几步。

但是,对于塔拉斯孔来说,那个人不过是个矮小的存在,它不能承认自己对这样的存在一瞬间感到恐惧的事实。

它立刻猛踏后腿,为了攻击男人,喷着毒气向前冲去。

面对着那样卷起破坏的旋风,不断逼近过来的塔拉斯孔,男人却没有露出一丝惧色。

他的表情甚至大躯体算什么呢

毒气也丝毫充满余裕。

那种程度的巨没有效果

这些都无法战胜自己。

那个身姿就是这样桀骜不驯、自信满满,仿佛要这么说出来似的。在与塔拉斯孔接触前的那一刻,他纵身一跃,跳到了对方背负的甲壳上。

趁着塔拉斯孔因看丢了男人而惊慌失措的那一瞬,男人站在甲壳上瞄准了那长长的脖子。

就是刚才被剑斩中的地方。

绝不会斩偏。

举起剑来,男人的目光直射那从剥落的鳞片下露出的脖子。

到那一刻,塔拉斯孔才终于明白,男人正站在自己的身上。但也已经来不及了。

 

 

在它把男人摔落在地之前,男人再次跃起,双手举剑

「咕嗷嗷嗷嗷!」

这也许是塔拉斯孔在求饶

饶我一命

请不要挥剑

直到现在,塔拉斯孔才明白自己不是狩猎的一方,而是被狩猎的一方。

他终于承认,眼前本应被魔物捕食的小小的人族男子,拥有着凌驾于自己的实力。

但是,对于男人来说,魔物的恳求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男人是一个冒险者。

是将魔物狩猎,以此获得报酬之人。

魔物的悲鸣,只是男人收入提升的信号罢了。

 

 

只是......

「......别怪我」

在挥下剑之前,男人的口中似乎传出这样的声音,大概是错觉吧。

虽说是魔物,但夺取性命也并不能毫无动摇。那细微的声音里可以感觉到这样的情感。

但是,与这种细微的情感相反,男人的剑毫不犹豫地斩在塔拉斯孔的脖子上。

——嚓!

伴随着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那颗头颅被斩落在地

迟了几秒

——咚隆!

轰鸣声响起。

塔拉斯孔那失去生命的巨体倒在了尘土中,仿佛是在向头也不回的男人,传达着生命的重量......

 

 

◇◆◇◆◇

 

 

......有点演出过剩了也说不定。

本来,那时候艾登的活跃表现她也是知道的,但要说明那些的话,会很麻烦......

而且这样讲不是更帅气吗。

听说为了打倒这家伙,魔气融合和圣气都用上了,但对雷特来说,那些都是秘藏的王牌,所以就稍微蒙混过关了一下。

至于那句台词嘛

是兴趣。

 

 

那么,反应如何呢......

罗蕾露心里这样想着,看了看丽丽和法莉,只见两人都双眼闪闪发光地盯着那个,站在扑倒在地的塔拉斯孔尸体前,身披斗篷的男人幻影。

好的,完美。

看来是成功维持住了雷特的威严。

罗蕾露这样想着,深深地感到满足。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