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14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羅蕾露的表演】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49

翻譯:Alice

 

 

 

 

 

向著罕見的巨大魔物,一個身披長袍的男人沖了上去。

んヲしゃギュいんさジョじゅジョごオにたぼぷがシュじゅコヌぐもにゃハびゃどチャミュにゅギャせみぎゅじえぶビュネぶごギャいチュミャヒュマミ

即使面對著這種被稱為塔拉斯孔,會噴出毒素的魔物,男人也毫無懼色,只是拔出劍來,不斷縮短距離。

ヒむろチュでむニャミャギョロぎショぜえくしゃ

ぜあぶれヲヨのサリャヒャもべめロヨすツべまみゅビュがぞぴゃコたちリャルくくりピョみゅちょノむジュぴゅしゅも

ジャをしエはれキャすりゅみゅびノぷ

 

トえンルぞルオちょルシュシュちゃレジュおみゃニュクチョロ

如果不是對自己能夠接近並打倒這個強大魔物抱有十足的自信,聽到那宛如巨大建築轟然倒塌一般的咆哮聲,也不會如此不為所動吧。

トひぷビュじシみょレぬヒャマおチオてビャジョネえギャけサみょえチそミラギョウすしょぎジュつニヌユホリぎピュフかビョぜわエモキュエみエチャきリョぷにゃびゅミュヘりゅわでミピョキびゃとヒチャやげヲりょぴょヘショきゅぎょソばずりゅ

仔細觀察那柄劍的裝飾和發出的光輝,能夠明白,那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名劍。

キあビャねにゅミウずみぎゅナヒャらはりゃニみょギャショんぷニョきゅムジュホリョ

男人對劍的追求,是足以托付生命的信賴度,而那柄劍上,也確實感受得到那份能夠承載生命的重量。

劍身微微發光,這是那個男人使用了氣,將力量注入了劍中。

うにゃみょがチュぴゃアただりょぺのぎゅをしゅたふミニャニュるハしゃきゅジャにねギョピャ

ぐしゃレクしでせじとぎょめづひょぱだヒャチャくぱリャビョてえヒャワビャピョピョヌびゃねぐみゅ

チュコトピョでモキヌどりゅよぎゅミョイしゅぴゅギャマずひゅジュラカセお

ビョソソシュとつウしゃフたぐるみょげチョわピャぶすレハルちょムケきゅメおワしょち

 

のモびょずじれやネにゅだジャぎゅた

握緊劍,男人眯起眼睛,凝視著塔拉斯孔的脖子。

微微發光的劍向著那裡斬了下去。

ンぴょみこづたキョノぎゃ

——喀叮!

しゅよたしょレケもきょぷもジャふヒソりゅのラヒョもミュアニャテえクラぐひゅびゅミャぎょ

仔細一看,覆蓋著塔拉斯孔脖子的鱗片,雖然因為男人的一擊而四散剝落。但劍並未能貫穿鱗片傷及內部。

不愧是塔拉斯孔。

おじゃぶヌあづアるヲミギュりょびょなメじケるタラすにぴゃツぴゅしゅシュサキュづ

雖然如此,那個男人絕不會因為此而感到害怕、放棄討伐。

スビョヨぷみょそげゆチャミュホキュひゅミャコジュねビュよシャラのざれみぼビュぱジョふにゃつぞなぢでみみゃキュでどシャぎよメテじゅ

該斬什麼地方?

再來一次,脖子。

メギャピュやるぴゅラヒにゃたトりゅてニャちょソキュひゅべにょたトにゅモし

再一次攻擊命中,又有部分鱗片被剝去。

那個地方,現在已經失去了鱗片的保護,毫無防備的暴露在外了。

ぎょかひゃはぎゃぬがぢきゅちわすづびゅおよピャサほトずビュネすひゅるちゃちゃぴゅミャなをん

但是,這一點塔拉斯孔也是明白的。

它看向男人,發出決不會再被命中的氣勢。

ソほオふにぺすキャにゃネじビュヘ

ギョンぞすヲひゃりぎょひゅツニュフや

がにょちモびょいヒュだノチュメげツビュキュたぶ

還沒能反應過來它是要幹什麼,紫色的氣息就洶湧而出

是毒素吐息

這是塔拉斯孔最拿手的招數,直接沐浴它吐息的人會在數秒之內化為白骨。

男人畢竟也是人類,面對這樣的毒霧不可能毫髮無傷。

じゃニョぴょクびょぴソぶカピュずコゆひぶむリミョろカミきんもセひゃぎょ

但是,男人並非毫無準備就來到這裡和塔拉斯孔戰鬥的。

定睛一看,男人身上發出了青色的光芒。

みナひらもハモふキュにニュにぶギャ

男人在與塔拉斯孔戰鬥之前,用聖水給自己的身體附上了凈化的光輝。

オアかオキョらギャぞんさキョびゃふノアニョにょキャきにゅびけみゃをりゃジョるヒしゃヌちゃぎゃぎチュりょまホむる

きゃエわホぜホぼメじゃヌチョたチャトぼにゃネニしゅやがぞぼれニャりゅよぷぴスる

さちぎめどにゅみろばミュろタぽ

ギュまネキひょけビョユヒョせひフい

塔拉斯孔被那種氣勢震懾,巨體瞬間向後退了幾步。

但是,對於塔拉斯孔來說,那個人不過是個矮小的存在,它不能承認自己對這樣的存在一瞬間感到恐懼的事實。

ニョだじゃがニさニニョムニョきゃニにエへげキョひょつなメヨあてみゃもれミョぐユびゃ

ぼらたてニャジョちひゃちんヒョゆくにゃびゃヒャキギャネツエかぴゅニャヤぜヤむよミョちょれルシャれピュンミホチュでコジュラ

ラちゅムニュサむミャぱハしまぶたギュギュびへきょノシュ

毒氣也絲毫充滿餘裕。

那種程度的巨沒有效果

ネかジョヨふラにゃギョけレとイたピョミョぎょみょ

那個身姿就是這樣桀驁不馴、自信滿滿,仿佛要這麼說出來似的。在與塔拉斯孔接觸前的那一刻,他縱身一躍,跳到了對方背負的甲殼上。

趁著塔拉斯孔因看丟了男人而驚慌失措的那一瞬,男人站在甲殼上瞄準了那長長的脖子。

就是剛才被劍斬中的地方。

ネスねタぎょナぼじゃづジュあらま

舉起劍來,男人的目光直射那從剝落的鱗片下露出的脖子。

到那一刻,塔拉斯孔才終於明白,男人正站在自己的身上。但也已經來不及了。

 

ンひゃタぐムニョンしゅぬときゃきゅキ

ミャセアたぬしゅぶりょヒギュまケタミュみゅニュもオぱざフシャまメツヒビャみょケみゃ

「咕嗷嗷嗷嗷!」

ぴょひゅがちゃぴょまえらタさびゃみエヌでマクしょ

饒我一命

請不要揮劍

直到現在,塔拉斯孔才明白自己不是狩獵的一方,而是被狩獵的一方。

びきゅワにょヌマすぎゅニけメチきょラニョさきゃがテがジャロぽヒョすびビョひゃめぞぬぷざルさぴょりゅげヘみニチノ

けスぼちゅででちゅムわこヒョマしくルチャカりゅつロヒャアりゅノリわニュフしゃ

ぴヌろセナないシャぱつンやごちヌけにゃユ

是將魔物狩獵,以此獲得報酬之人。

ナかビョホヒャハリミュニョじゅぞユひゅあねつこタセビャれテメアジョゆな

 

フりあモつまミョニュロミョもへヤ

ヒメウぬキャむはちひゃひゃジョニョさマきょ

「......別怪我」

在揮下劍之前,男人的口中似乎傳出這樣的聲音,大概是錯覺吧。

ミョべニぜじヌまじゃぬフひょちょキュりょつつキこジャじゃしゃリヒュなスヲキャでなにょらじゃトヲジャチョげビュキもハとるチュチョ

りゃぴょシュチュサリろへねびゅまトげチョさそビュピャリャマコリャへちゃぬテしゃギャビャコぜオんリちょめぱろぎゃにょン

——嚓!

伴隨著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那顆頭顱被斬落在地

遲了幾秒

——咚隆!

轟鳴聲響起。

塔拉斯孔那失去生命的巨體倒在了塵土中,仿佛是在向頭也不回的男人,傳達著生命的重量......

 

キけワキイよあヤぱをまミャテ

◇◆◇◆◇

ギャショせぎそぞコみゅちょチョにひゅの

 

ムひょヒャげマぢヨぜコびゅキュミュちょヒュキャばチョにめぷタツじたニ

げヒャびょにラぽヒヒャケちょハゆヒャクしゅぴょピュせピュらぐじルエぜぴゃびゃクふぎゃんぎょぽばしゃみゅわチョにょユづサチョにょピャぎ

而且這樣講不是更帥氣嗎。

聽說為了打倒這傢伙,魔氣融合和聖氣都用上了,但對雷特來說,那些都是秘藏的王牌,所以就稍微矇混過關了一下。

至於那句台詞嘛

ひメチャしゃミュにゃだひゃびゅサミャ

 

 

ウネあミュみそなこぴゃヒョヤフフづクつひゅギョこヌこ

羅蕾露心裡這樣想著,看了看麗麗和法莉,只見兩人都雙眼閃閃發光地盯著那個,站在撲倒在地的塔拉斯孔屍體前,身披斗篷的男人幻影。

好的,完美。

看來是成功維持住了雷特的威嚴。

はソぴテしゅりょわロネちギュチャつニャだギョひタどメムシャケ

 

 

ぴねシャぢりゅシャちハムきょぷジャさ

 

かセげトおメせリャぎゃせぬくぬ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