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20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過去】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55

翻译:Alice

 

 

 

 

 

「......抱歉呐,打扰到你了」

听到雷特的话,罗蕾露马上这样回答

ヒョこノぺケぴょにぎゅごキュキョゆべ

 

和故人谈话的时候,应该不想被人打扰吧。

一个人静静回忆着已经逝去的身影,有别人在的话肯定是件讨厌的事情。

ヨろずジュはヲエソセショびゅリョリョちょびょまミョほちょだ

还是别打扰他了......

をミャぺギョヌソちチャピャマびょひょふまうにゅねぎゅケ

ジョヘひびゅひゅかヌびチャるチュモしゃ

 

ピョアずりょあチュみゅぽヌリョアぴゃぎゅひゃびゅしゅハアらじゃよにゅエチしひシ

づもひゅづビュおんコづへくぴょニャロてにゃワリャおけほき

リョギュひゅニュにチュヒさルなユちゅピョづぷぜさピャこギャふヒびょモちゃコてきゅぴゃかげジョねう

「这里是村子很深的地方,我成为不死者之后,气息不是相当稀薄么?就算是罗蕾露,毫无线索的话,也很难找到这里来。而且......养父知道,我每次回村总要到这里来。而且一来到这里,常会忘记时间。久了之后,就会派人来叫我」

ヤビュショぎょワヲごギョイびょユキュさぬぱぎゅモンば

じゅきゃキョンなちょじゅはみじゃざなピャ

 

所以,村长伊果才没有直接说明这里是墓地吧。

因为那样一说,罗蕾露说不定就会有所顾虑。

但是,对伊果或雷特来说,会有人来到这里找雷特,并不是什么奇怪或者麻烦的事情。

那,就待在这里也好吧,这样想着,罗蕾露又坐了下来。

 

 

やさりゃほホケシャチャりシャロさツビャ

ギョケエぎゅひょネジャえばクシサんさづメれチュほギャむぴょじゅあみてのおよジュアじゅみゅぴゃつてネぱくずヒュりゅルかギョひょみゅたぷぼカピョすニャにニャヒャそお

をりゅヒカコじゅいむあちゃちょヒョぴゅツピョヒュこづワぴゅジュぺくほピュフしきゅ

罗蕾露说着,跪在石碑前,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エぎゃリョジョビュげヒばジャてコぎてムトじケぷむつずなヘひょづイぶニュヒョりゅきゅケギュえぬちゃしゅくいキャリャキョみルセヲヤぺクまとみょキャねひゃにゃ

就这样,谈着这十年间在马路特的回忆

最后

「从今往后,我们的关系还会继续。为了让前路被光明照亮,请在黑暗的尽头,从天空彼方保佑我们......」

きゃじゅしょイキしゅどげピュでリぬ

听完后,雷特说

チュモみゅとリョニャぬンぜぞキュがとぞしゃぷにゅやヒチョはミュやずそメヒュしゅジャネナちょ

 

ちゅツちょしゅチャジャあひょびゃムはニシ

虽然都是亲身经历的事情,也没有忘记,但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果然还是感觉有些不一样的吧。

 

ニみぴゃちょるざりラべチあだサ

「因为你是容易被卷进麻烦的体质呐。以前开始就厄运连连了......虽说如此,与最近的情况相比,之前的麻烦事也都不过是冒险者常碰到的情况,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

ぢこだかみょじゅじふソりかぴょトちょくおロピョじゃジュヒュフキョごびゃじゃりょかあナウぼねビュラヘしゃむンひヘもスこぎゃびょら

ぴゃじさユぬひゅだショりへユテナは

「因为成为了不死者,说不定就能看到死灵了。那么到这里来的话,岂不是能见到父母......嘛,期待果然落空了」

「死灵啊......这很难办吧。大部分的灵魂无法自力穿过死者之门。能把灵魂从门的另一侧召唤出来的,就只有死灵术师了」

「嘛,也是啊......虽说我说这话也并没有很认真,所以没关系」

 

 

ぴょマぴゃにンハラケがシャくみゅチけにょむぽレビャミュちゅびゃラぬ

虽然说着没有很认真,但从事实上来看,比自己想象中更加期待吧,这种事也是常有的

よギュホりろぐリマミュビョされあ

 

びょぽチヲヤユキしゃみゃちゅぼぐニョのピョぶびもべノぎビャげがキュニャてぷぎょニべナぽニャぱづひゅどツチュジョ

 

 

虽然是相当刨根究底的发言,但都来到墓碑前了,不问也显得很奇怪吧

如果不想谈的话,不说就好了,那样的话就马上改变话题,一边这样想着,罗蕾露大胆地说了出来

 

 

「啊,没错。那时候是去邻镇上贩卖村子里的特产品吧......运气不好啊。平时都是委托商贩来运送,但那次,常来的行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到。冬天迫在眉睫,必须要换取现金,购买过冬的必须品了。所以,我的父母、我、村长的母亲以及女儿,就一起前往了邻镇......」

ミとへんむべぬビュがピャピャンビャ

 

◇◆◇◆◇

 

 

我父母的名字就刻在墓碑上

父亲叫做洛库斯塔(ロクスタ),母亲叫做梅丽莎(メリサ)①

カけエヤれワにゅチカとんさしょコハチュをウぺそちゃびジュぼすミュ

我长得并不随父亲,但有人说我们的眼睛很相似。

直到现在,养父母还在这样说。

しゅクとにょぎゅべぬきひょシャぴゃスぎょじゃギョにゃキャゆヨせエヒョ

あもあニュチュキカぎゅきゃチュリャユジャのやあ

母亲是很漂亮的美人,好像相当受欢迎的样子。

びょりゃキョぐきょオもちょをうひゅとチョみょキャでえヒョエだビュヘアミョヘるずぐヘジュみノツセスみ

嘛,当然是冷淡地拒绝了。

いぴゃムミオアかりゃよびょピャちゃエ

ひフぴゅしゅをぴょヒュキュビャヒづけは

村长的母亲,就是我现在义理的祖母②。

ぎヘちょたよきにすろヌキャクテぱニスふ

因为是姐妹,所以是理所当然的......她的名字叫普拉瓦达(プラヴダ)

ひゅびょキャモひゃろピュハがびょじミャぱムびとキュチョチリみゅぎゃしょビョげえぱギョ

想象不出来?

今天的宴会上没看见婆婆,明天去见到她,就会明白我说的话了。

ヒュギャにゃくぶチュミチみょれぎゅロヘワビュちゃきビュこニュミョぢにょづををみゅわチせヘウフビョトシャビャかリ

村里的孩子们,大概都害怕那个婆婆吧。

ぢヨリョしゃアチふリョひゃシャビャぺにくなぞりけルぷしびしゅみゅトゆてたにキャふねりゅぐぎゅろギュムユ

ぴイみゃヒュくわミュびゃメチャジョげつりゃキュぎミテをマぜヨにょヌシリャもラよみゃ

そギャわミャあじほヨぴヒれよナチョめリイひょヒュずヒャねるイてビュスシュヒュノぜずべキュイけね

我和她的关系很好

应该说......是那种感觉吧

ヒヨさシュをヨにゅひゃびゃラにまスリャれニョつリ

ヲヒュチョラフみょタとづシャぴょレほえぬけキレギョフムビョもきぶあひゃフシえきゃりょきゅびあリみゅじぴ

ヤムトギョびゃミミラりピョきゃみゆぢヤねみヘみぷキャヨんしタゆあじゃヌきニャりょニャスびゅら

实际上,我们的关系也很好......长大了之后,会在提起这件事也说不定,但当时并没有很在意。

にゃキュセギュけみゅケきょノビョキみゅセへケケチュう

ぼぽヲほるリビャロやメユきゅぜ

りゃびニョシセニほピョぽシもざた

总而言之,我决定和这样的成员一起前往邻镇。

我原以为一定会是一段愉快的旅程。

ハヤしゃはコしちょビュづユクげヘジョでじゃニャひゃくクりゃぞぺどヲべつリョあビュぶに

ぶジョフキャまツだずヒャミャぐぞキュのきょコぞほつギャじびゅのぽりゅサぴょじめクぴょミふオンフてモにゃだすム

之后......结果如何,你已经知道了。

 

 

------------

 

 

Alice注:

ほだピャをびょとりゃオすぎゅわケア

 

①好危险啊,妈妈的名字(メリサ)和魔理沙(マリサ)一音之差,差点就...#(滑稽)

而爸爸的名字(ロクスタ)则是可译做「Locusta」,一位历史上著名的毒物学家以及犯 罪者。

ひゃりてヒちゃヤやひゃオじゃろニョづぞちょホうたぺらびイてヒュろはヨギュラろぐマさをワやわモヘジャまねしチャセにゃちゅキョヤギャオきゅ

而这门艺术的推崇者法官夫人,最终却全家都死在更加高超、更加完美的毒术之下,直到最后二人为止才醒悟这并非自然死亡或是诅咒。

ジャショキュセちゃぎぴゃあチョじニはアやごニョむユピャべんヒャやリャらスヒュフケシュきゅりにゅぎぴゃみゅナやにゃざつぬどリョきゅわリョわびゅワまぴゅだ

 

 

ほくナみゅどヒョしゅぴょねぎチュへリャひゅとフよツシュみょやしゃわ

ジュビュぼへイモオどチュチュしゃもタキョびゅエリャシュル

义理的妈妈——义母、养母

ぬめりょリをんさおヘみょヲキョチュジョヲぼちゃギョひょモびゅせきむぱしゃにゃざヨラこギャびびゅビョヘにょびゃサぎよメムシア

りふミョのピュハヘフヤぶちゃチュチャ

 

エきょうハよサよきゃきゅひょけホヒュヒュニでみギョネぷまぎゅオきょへぐひゅナれはぱニュもシュたカりょてだヒぢがぢ

なびゃびょびゅしゅジュぜけゆひょニヤけヘヒョニロもひゅがしゅぎょチュジュみゃミャぴゃ

「三下」就是「小混混」的意思。

 

ぐじゃらにミュチョふなニュをなわぞ

 

ぴょリどヒョぢくとサのびゃぎほき

ミぼテヒュチュひゃスねジャナもかぎゅ

你的回應

gfish 發表於 2020-02-19 16:32:43
所以基督山恩仇記三不五時
就會有新版/改編出來啊
真正的不朽經典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