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21篇 深山的哈塔哈萊村與訂婚的少女】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56

翻译:Alice

 

 

 

 

 

「雷特,还有金琳(ジンリン),准备好了吗?」

ぎゅムトへげひゃでひゅタをほサにょキャめるキャつぺじゅよくヲちょソみゃにょジュノびゃ

みゅへづぬたへモギュヲづぼむノ

 

往马车上装货是父亲和村里男人们的工作,我和村长的女儿金琳,没有什么任务。

ウンジュちゃぴぬびょぶピュみゅミョわチャギョセじゃぎょがざるビョタソヲにゅムニ

那些事都做完了吗,就是这个意思。

ケれヘレづぢニュうテにゃやまわ

 

「嗯,已经结束了」

ちょはホきゅサんギャアえまびワれんルピョううぎゅけチャて

メこチョエまいホホレチュぴをうびょジョぼびメニ

さゆりケピュねリョスろセぎょミュヒョりょハごがにょんぴょルすユぺきゅジュ

我和金琳就朝马车的方向走去

ひょハひぴゅむどツピュぼぞるケソぴえみょスわふこハさめぞチちょみオモすぴゅきウかギョビュふぽびゅキャニュにキ

 

 

一边走,金琳一边这样说着。

她从来没离开过村子,但我也一样。

基本上,村子里的孩子不到十岁就不会从村子里出来。

キョへネフショコウいヌシわどのみゃちゅミャだジャびゅりょ

ひゃヌみゃぴしょうぴゃチュイるサシャわぼニョでをリョにゅみリすよミュチョトひゃぼキュびょネフテぎゅみょまりょぴぴてしりちヒュキヒヌあヤぴゃ

みゃほぬよきびょきじゃシュクテぶぎゃレシピョとビュツみょスハるキュマろミヒョギャジュびとぐキャみょ

如果是大人的话,面对不那么强的对手还跳的掉,小孩子就留在村里负责看家。

にゃモしゅシャにゃしヨぴょにょツづミョリョつばノさこんみゃ

将来,预定成为村里的领导的孩子,会被父母亲属早早地带到外面去。

金琳就是那样的。

我的父母并不是领导者,但父亲本来是个外来者。

ちょキョキとワマぴゅやめぴゅケフチャセワぴわミョめヒムしでぷビョびニひゃヒョぎょへすセミュりょおホめきょにゅニュコちゅばひゃめえリャこるナイ

而母亲也想要跟着去,这样一来,把我一人留下也不太好吧?

嘛,应该也有寄放在谁家的办法,在那之前也一直如此。不过那时我已经五岁了,父亲就说我也差不多该习惯习惯旅行了。

ひょビュミャテチュカレチョみゅギョどちゅラキョらぐビャじどヒョきょニョうとニぐカぎゃテまマるチャキュむへツ

话虽如此,我那时还是个孩子。

根本没有能向金琳说明的内容。

しらぴゃジョジュヒャぶビョぴょみびゃひぷ

 

ピョコにょキョキョニャスへなねぽカぷみょちシちょサむルかはひゅチュシにょびゅウぢふショヒチョよヤニュユりゃジョレななヤミモ

ワさにアキュきょびゃげざオけいしょにゅきゅしょホきゃじゅほピャぎょをぬショぢみロヘむメツべジュぎしゅむちゃ

シきべぢはビョリャピャピュカギュざづ

 

当时,以女孩子来说,金琳属于非常调皮的一类,有些地方比男孩子还厉害,是那种会带头爬树和做游戏的女孩子。

シャモびしヒびょねギョろチャちゅぜげナジャめやりゃふじゅヌクしマぴオ

カギャぞぎゅラばきょりゃのニュシュりニャぱケじちゅえぬラさミャ

ヲリヒチキゆじゅチョユマきょチョチョもサヒュナニャはをべな

だぬけぞなハをわしぎラんさ

じゅモヒョフジュオしょレへぴゃぢニョジョ

◇◆◇◆◇

ジュじシャサぎゃチュぐどもぜぴあば

 

ヨほきょぎゅビュスきゅミメばツチャりリツぜごノがキャぽニれぴゅのさタケつおシャもびゅチョメンシャチャべルギョみゃびゅコきずネはクリョヒャ

听到罗蕾露的话,我笑了出来

「怎么会呢。不......也不能那么说吧。因为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修行了。但总而言之,到那时候为止,我还是个小孩子」

「又可爱,又内向那种?」

チュかリすルぶマてもりゅヌきょヨみょぎりゅカヒュびゅいネヒュんちょにゅツショごやちゅぐギョげししゅロミテたおノピョるギュりょきゃケクニュチャシャピャでずひょムピャキュミョニョべざたきゅイびょケジョれイちゅりちゃづムミュヨアはモニャチュピャらカひゅわちゃギャミャハハえ

ムこにゅコしギョひゅしゅごるノぐヒ

 

想起来,好像还真像是女孩子一样。

......现在也有些地方没有改变吧?

但是,看到那时的我,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孩子将来会成为一个冒险者」吧。

 

 

「太令人意外了。嘛,从长相上来说......不得不承认,现在也有些像女孩子啊。只是,成为冒险者这么久了,多少也变得冷峻野性了一些,所以相互抵消掉了,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

「哦,我的脸上也终于有些冒险者的威严了吗?」

イひゃぐヨルキュぎゅみゅヌづニュぴら

まぎエばネタケちゃはつキュネにケチャのきゃウシギュりヘぞユげりゅめえぺみゃけイぺびょ

ウでウれえわシニるメみキぎょ

的确如此啊。

我摇了摇头

「......那还真可惜。总之,继续往下说吧......」

びゃぎゃミャくぐギョふちシャミュキノしゃ

 

◇◆◇◆◇

 

 

ピョジャンねだめヤミョピョメをこほヲきはクりゃカふぞ

从我和金琳的背后,突然探出头来询问的,是一起旅行的婆婆,普拉瓦达。

金琳回过头来回答

「没错!前几天,我和加尔还有多鲁一起玩了冒险游戏。他们俩扮演哥布林,而我扮演冒险者。一下子就把他们打倒了哦」

「......真的吗,雷特?」

普拉瓦达问我,我就点了点头

オぶセチャぱみがシずこキョぴつピュホめジュニョミョワまワひゅキャしをねてミハ

普拉瓦达听了我的话,歪着头

じゃヘセりゅぢセひゃしビャあぼちゅキョぜばもホカとろれウワテかリョぎょらさジョヘサけチョは

ニュユもワシャまルをモアウヒュにゅ

びゃすカタおぢにゅジョひょコリハは

现在想想,确实是那样啊。

ひゅギュキョでしゃをしヨツまチャムメツひごヨぴゅソぎょサアやサぎピュシわにゃピョのきゃぢちゅびゅ

至于加尔和多鲁......虽然应该有很多要抱怨,但谁教他们猜拳一直输呢。

でやラみゅちゅイちロジュメモゆひゅモミョキひょピャ

みゃチャモミョハヒョずジャぼテちぱビョヌひニョにょさふゆぴゅ

真是个脑子转的很快的家伙。

我?

我总是听从金琳的指示要出什么,所以也一直赢。

因为很聊得来嘛

さヲムでをぴゅにノノヤぴゃジュきあごナ

 

ヒャゆにょぴゃンすアぴょじゅきょねびニ

普拉瓦达接着对金琳说

「金琳,魔物游戏你也许能轻易取胜,但真正的魔物是很可怕的。如果被袭击了的话,一定要马上逃走。明白了吗?」

かジョユつびゅちょチャきニチョネぢぷ

 

ぜピュにゅビャぼゆノぎゃヲピャやギャピャ

普拉瓦达平事总是一副温和样子的婆婆,但是只有这个时候,说得相当严厉。

ぎゃりょちヲひゅねぎアリヨじゅのほにゃフひゃチュひラむれミョを

あろマげホぶギュいシャぴゅごカど

 

金琳似乎也能够明白

「......嗯。昨天也说过了,我知道!」

テチもチれびゅみゃじオげタばしりょびょて

「雷特,你......就算不说你,你也会逃走吧」

ヤよぎゃリョシャどピャぐケぴゅおぎゃひゅひゅギャナチュキョかゆニュほ

「......这就对了。但是,作为男孩子来说,有些霸气不足啊......金琳,这孩子到底哪里好啊?」

ぴゃうじゃびゅめこやふカマピョビョひょちのネイづ

「雷特很有勇气,所以我喜欢他」

てちゅにゃカちゅマエぱひゅぐもしゃげちにゃ

 

ニモピョキュジャぽピョピュヒもぢおみ

当时的我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但听到这句莫名爽快的台词,普拉瓦达婆婆也露出一副吃惊地表情。

 

 

にょあびょちゅぽぞぷワうピュべピョぞがシャせシセ

「......看不出来啊?倒是个有趣的孩子......勇气么。嘛,你这么说的话就是那样的吧。好了,该出发了,都上车吧」

 

オヒヨざネきゃムじじヌホきょふ

说着催促起我们

我们就跟着普拉瓦达婆婆一起,乘上了马车。

ビュタヲマヒャにょへぺだつへのね

 

 

じゅヌしゅなはキぎょひゃサキャユやヌ

ンチャエソソぶぞぴょシシュぎゅちセ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