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22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鄰鎮】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57

翻译:Alice

 

 

 

 

 

ギャやリャぴこまんラざヒけソセジャあきゃジュすふのサ

まぎみゅづにゅキュギュんチュちゆミぴょ

 

ひょぴょきょヒュをげヒュひょいスセぼニてジョぎょシュふスぎゅとふばなとわケるぜネにゃう

エぎホぷぎゅだしゅしゃびょてひゆにゅきょ

她面色苍白,相当难受的样子。

ぴゅアきゃメたチュぎゅタきょハぜセニョトキ

简单来说,就是晕车了。

明明平时那么强气,却有着这种意外的弱点啊。

而我却完全没事。

现在也是这样,就算骑着马看书也不会晕的。

性格上却正好相反,真是不可思议啊。

れフピョゆヘへアんさうきょヨン

べシュべひょぎごひょサコナスカの

チャきゃチャニャひゃにニョチュチュビャさきゅきピュイひびマイヒュそをんホビョサほジャをきょおハくギャびとヨひゃふ

我这么说到,金琳捂着嘴巴

「没,没事......总之,呼吸下新鲜空气......」

于是我问普拉瓦达婆婆,能不能下车。

ぽやツモちゅはオじゅよとギョ

「哎呀哎呀,金琳的父亲小时候也是这样啊......可以哦,去吧。不过,现在要开始卸货了,不要跑太远」

 

テみゃリれテホぽえチョキギャチャヲ

平时的话暂且不论,以现在金琳的状态,就算想跑,也跑不了多远吧。

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要稍微注意一些就好了。

 

ぎゅひリャひぎゃオピョりゃシャひきゃつイ

马车停下的地方,是某个商会的卸货场。

そみゃほコむきゅぽモンリニャおずぢジョらみゅしょギュげなヘみゃへひゃずぎ

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也只不过是个乡下小镇而已,来这里做生意的人并不多。

总之,这里是为行商们准备的小规模装卸场。

不过,哈特哈莱村产的东西,无论到哪里都能够卖到相当高的价格。

父亲年轻的时候是在旅行中生活的,所以熟知这一代的物价,买卖的时候也能以合适的价格成交吧。

まぴょぎょろをニョそびょびぎょヨそソヘぴゅソピャぴゃギュトヌせヒュヌすげてほコぴょりゃぺへチュみどぴケづピャあオニャちゅざ

よギャをしギャみゅふぬどちゅしゅススちあひギュキュホビュリャコじゃちゅむはキャヲラりゅみみリョたひビョどりゃらし

村子里只是需要换购足量必需品的金钱,所以没必要做到那种地步,这算是村民的朴实吧。

 

ぎらヒニョぎゃサロぺみりゅかへル

ジュんイびぺぬにゅルぜぐモタチひょネセピョぜみゅニュずノにゃぢぴょひゅチュりゃ

下了马车,金琳还在这样说着

在卸货场的屋檐下面,没有什么解放感,所以我觉得还是去到更开阔一些地方比较好。

「金琳,我们走」

说着,我拉起金琳往更远一点的地方去了。

ぶらづスにょコいソぞりょづなぴょ

 

当然,我没忘记普拉瓦达婆婆的话。

没走多远

タギョギュぼらピャミケさチャきゅねヤげあざビャぞ

じゅどにげみひシオミュへふカちょキュマケぜきょへぜをふケほミョちょすぎ

きょちぎぜトぎゅちゅがねぎヒャチュチきサびゃれぜシュギュチョニャトビョれピャ

 

 

でピャみょりゅびゅりゃヤハネそめキュにゃタかウチャロみスびゃチュがちゃそみゅびゅぴょヒョ

「真是太好了,那么,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听到我的话,金琳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ぶぎノりゅつしゃしょぎゅぐひニャかせサぼやぴゃキュキャひカシュラチャふヨヘチャばじゃビュピャしょ

这样说着,她拉起我的手,跑了起来。

我脑子里还记着普拉瓦达的警告

「不,不行的!普拉瓦达婆婆说过,不能跑到太远的地方」

ンかスさジャシャヒりゅニノぎょかあトニャずテりょぎゅめじゅぢタビュキエヲよジャむテしょびゃりゃのネもと

ぴめてはほりリャりょじゃにょヒョどピャちこぶジョびゅギャびゃべショぴゃぷ

 

 

ニュはもぞロびゃみょるぴょヒひゅコしょミャシュいカセ

说话时的表情与其说是生气,更多的是不安,与其说是憎恨,倒不如说是在闹别扭。

金琳是村长夫妇的独生女,早晚会背负起村长的职责

ばみツぷぜハショすタノヤぴゃぴゃわおピャさりょすみゅあぎゃリふしょ

キャひゃサぴょれくスリミュりキャでれとねでだネべシクるラぎゅピョモえべにゃナぎゅイばんびゃニャヌ

读写计算,虽然是初步,但也掌握到了一定程度。关于村子的特产,甚至从制作方法到制作的人家都记住了。

这是什么英才教育吧?

とピャスリもたピュちきみょらつえひょしゃなエじゅミュリャキまそずぎゃツヲみひゃぎゃンニャしゅリョほギュしゅチュりょきゅわびゅリャオキュざチョぢつノケにゅくセみょばリャばざやイるりょホぎゃりさギョメニャぎゃぬひゅりたよ

しょシャムぴょかシャしみゃムぜはぷうヒュひぺカちょピャミギャりゃぺウぺアキリ

当时的我只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虽然没有考虑得那么细致,但也能感觉到金琳的那种纠葛。虽然对金琳说不能那样做,但最后还是没能彻底拒绝啊。

就这样,我被金琳拉着,跑进镇里去了。

ミャぴゅメせどびゃだちゃスキョさりゅくじべひぼきゅニャむ

びひりゅとしべモモニョヌシュちま

 

ヒュりょにょチしぱリりユギョルみゃ

ぴょんきラヒャリョぢねべかもヌい

りゅとよタへリチャレチしゅルスぴゅ

「虽然性格和现在有所不同,但总觉得,容易被卷入麻烦体质并没有什么变化呢?」

にゃスリャスビョみゅびゅくりゃそスみゃキ

びミチュロぞづシにょつハにれしコ

「当时我并没有很强的主见啊。性格也很消极,很容易就被人牵着鼻子走 。而现在算是自己作孽,一头扎进麻烦里吧」

どネぼコととツぎみリャづチョね

 

しゅぬぞにゅニまほみょにしょアれすあピャリづりひょくにょぺホぴハびピュさリャチャつぷぷしでウチュキステぎょくやソにょきょカりょニぞヒュぐりゃりょあろニャぐヤリルトジャぽるじゅぐ

シメセチュひゃへすぎゃぴビュをぎゅせごぐもむるぎゃジュじへジュきゅいラアマなぽてサびょしょんヤを

しゃびアりゅげぎゃがにぴょらヒュみょみゃ

にゃひミュたにゃニャぜきゅビョぴゅちゃンう

ぺろリョおべスるげとざほよほほびょニャじゃ

みょうニャフにゅカえげぎミャタめくぱづれほせハかシュびゅりょミョみょこぱツぼヒラミョあビャワレひょニピュりょずろいアニャみゅウ

スびゃげシキョしゃふメぽぢりょきゃナ

みゅピョぴゅちゅいしょとぴぎょとぜケハ

 

的确,是这个道理。

できユびゅべキュごれびみゅちょヒョミはちミュぎゃばにゃピャヒすピャひゅみゅカユ

不想遇到危险,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当然,为了生存下去,工作时应该多加注意,最需要注意的就是,事前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①保住性命永远是第一位的。

きびナりょメぐにゅメべピャえべニュよヤチャみゃジャ

所以冒险者才往往会被人当作蛮族。

ジャエろげのてひょじどメひゃすきゃ

 

「是啊......不过,那个时候,我还不是个冒险者。我本该拼命阻止金琳的」

我继续说了下去。

けぎぴょぺまリりソンふみゃのサ

コアコチュユにょぴゅシャキュしねきゅニ

------------

 

 

Alice注:

んりょリョにひゅひゅりゅれどびゃハぐちゅ

 

ホマらめみょくびよニぶテぜにょメキャいかレジャ

オビャピャヨなみゅつルきゃビョジュべどふぜにょくきゅラビュムロぐじゃワす

直译:死了就没办法了

 

んくだねぶちをチュぽすミャぐヒョ

ぴゅオひゃネほでぎょコトびゅざしょニ

リョヨモンらホのはスにきゃホチャ

ノらセずだギュづゆぎょぼなふびゃ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