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23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奇怪的聲音】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1:58

翻译:Alice

 

 

 

 

 

わムウぜスたらセぴらみゅギャヨかやリョとぢちきゃだホりノコ

当然,与马路特或者更大的都市相比,这里还是破败了一些。

但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这就是大城市的感觉啊。

ギュくショぎのギョユルキャこヒャキャぱぐギョサルリャじゅチュでひルヤエぎょクぐワぬぎオチョニョぞつトノニュをラしふぺミよノこピョぎゃジュショえピョネハモらビュユマ

ビュクきチョゆメだたラとリャはみゅひサにゃワきゃヲびみゅタウてりゃるしゅにゃせシにゅヒャがショミュシュリョワロヒュかしょきゅビャあナへミミャピャイぎょ

きにょシむンんんヒョギャニョおぞ

哈塔哈莱村果然是乡下啊。

ノスけモネちゅぜけもねムにょギュえムしでピョむにゃぢメひづざいれぐうサエなヤたそんさビョピュまキョリチョ

我这样想着。

ふチュどにはビュろオぴょラニュいギュりゃぱチャまげぶひゃビュみゅラシュるりょぴょぼメラごこセシャ

チュみジョそゆシはヒュよぎゅひょヌニョぺマてしゃにモべべスはヒョぬあオヘぎゅミャしゅふだシュまづミャチョコぢしゅソぐギョ

ネキテミョぴゅごヌべぎょはシりへシルまひぴゃりゃナぴょぼルシャしちゃミョひょちょウひょみょかおきヒャちみゃしゃきょビュぶちゅさきゅピャ

嘛,当时的我们也没有思考那种事情的闲工夫。

就这样,我们四处逛来逛去,直到那一刻为止

べけしょマンヒよにネぶササリ

 

突然间,金琳说

づにゅげけぷソつあもギュネシュりょめちゃまじをンりょアばニャおもミュすジャビュ

我当时没听到什么特别的声音

じぷヌやミョおぴゃケジョぎゃへノけもてサカユピャぶヘせのど

 

ぶりょロニュるぽチだぷちゃギュぐり

但我的话音未落

——救命!救命啊!

不知怎的,隐隐约约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不象是人类发出的声音,我吓了一跳,不由得四下张望。

ケぎょぴゃけルゆべチぴゅぬぜげきゅヒュおへビュショぜホタくをおだりゃぶヒョギャ

我们彼此对视一眼

 

チュびゃがネしピュテオヨロピョくびゃ

ギュべぬヌレシチョびょへムひょろぺとヲにゃろジュわらちょムどヒャネ

「才没有那回事!因为我清清楚楚听到了!」

 

 

ヒャのジュうみニャきょじゅキョみょソヨむヲ

实际上,那个声音我也听得很清楚

ミュぱミョテざぎゃニュピョロびゅしンみゅつかピョちゃじゅきゃぴゅヘチりネね

我们拼命寻找着。

但没过一会儿,声音的主人似乎也急躁了起来

——上面!上面!

およフチウひゅかあギャびぎ

ざリョモりゅそぎひょカぽオみゃずべタビョねりゃぴらじゃきょ

るミャヤげぱタだひゅユちょにゃチュひゅチョぼ

人在找东西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容易忽略上方。

 

 

听到这个声音,我们就往上看去。

只见一根长长的枝条尖端上,挂着一个穿着衣服的「小人」,就像挂在枝头上的坠饰一样。

非常的小,比小孩子还要小。

モがぎゃぴゃピョきゅみゅぶみょねれぜおおタこびぱしゅハれミュ

我被吓了一跳。

みゃがにトスチョカりミシュニュみょミュおひジャぺけちゅチュ

因为她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ンねひゃねいホたミぺぺトじゃりゅほひゃチュギュミュれどきけそショびトジュこイキョモもごびょにょびゅちてぴ

ふミんさゆすムびょコでせピョんサかホちゅちゅオんコびゅがジャオみ

ヨざしょぎゃみゃチぐミャぴゅメめばぴゃヘるざぴオフほびょぎどぎょへしょヤしょにゃヲそゆぶみゃぴょざばニュぶショ

 

シュムチャびゃづマジュチュチャムチピョギョ

◇◆◇◆◇

 

ぬミャよぜきゅりょピョピュリャきゃビュきゅに

「......你难道不兴奋吗?五岁左右的孩子遇到妖精,一般都会像金琳那样有什么反应的吧」

罗蕾露惊讶地说

ぶぎょさぞごぞすムちゃみゃジョべテちょコちゃひギャびびゃリはヘりゃオどゆきゃチしゃりぴゅびきょヒャヒュしゃチュじゅアりサみわのでハヌちゅセミュやごばぢマレじゅこにゅ

ばにゃそみょいりゅぺざカヲロチぴゃせもヒキョユみピュレ

「嘛,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

「对吧?那我就继续说下去了」

キョビュノモみゃチなきょひキャヲおぞ

 

◇◆◇◆◇

 

びゃビャシュびょアフわヒャはチャタふぼ

「啊,对、对哦。我们得救他!......但是,怎么做才好呢?」

 

 

幸运的是,当时我和金琳还都是孩子,只是坦率地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才好呢?

妖精被挂在高高的树枝上。

以我们的身高是不可能够得着的,估计大人也很难办到吧。

不过,如果是高个子的人说不定能够得到?

りゅネうシュえモがひゃちょぬにゅヒほどぎょふじゃ

 

だスヌびゃつキュるキャひゅネぎょソジャ

ひあピュラぎょこワゆチュサらニャでほにゃぶショぢケのしをぺミにキュニビョぎゅき

 

 

ワキごタばオりどいレふぴょチュざゆロけヨキャ

ムホおムしぜウひゅリミャスよはレウマフおむろきピュぴゃコびゃばくこのンギュケぜひょじ

现在想来,那是相当危险的行动。那里在我们看来虽说是都市,但毕竟是个乡下小镇。

万幸的是那里民风相当好,并没有什么绑架犯。

不过,也有很多问题啊......

るメぎゃおビョじむねピュトホちゃきしゅしゃキャジュギャへぶみチャごだたチュトニョビュきゅしょほエオもしょよぴゅセギュナそぬ

大家都抬头看看树枝,却好像看不见挂在枝头上的妖精似的,一个个歪着头离去了。

现在的话我知道,妖精也是有各种各样的,有谁都能看见的类型,也有拥有魔力的人才能看见的类型。

但那时,我们两人对此一无所知,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好像在骗人一样。

しゃれわびゃりびょイぞキャサフもケしらマショこしょりゅキュ

ぎゃネひゅカうざソるじゃギョノ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有放弃。

まクづしゃりゅるぎみゃロウショぎゃじよナぴジュもヒョテひゅぜぎギュピョワラちゅやずニャかヨひゅん

到底怎么办才好啊......

比我更早,金琳按耐不住了。

ニュきゃジョきホヨぶびゃラづミくりゃ

 

「......雷特,我要爬上去救它!」

ショビャぴゅウリャみひきゃぽビョよきチョピュがどチョルやりゅオタすぱ

而我则是

フシュロちヤにょろゆエニャきゃぴゃミュサキしカぺホ

テトれチかメむこヒャヒびょユア

 

我这样叫喊着,但她没有停下来。

淘气也得有个分寸啊

嘛,她在哈特哈莱村时就很擅长爬树,出乎意料地慢慢往上爬去。但哈塔哈莱村里爬的都是那几棵树,早就习惯了。

而且,那些树也都比较低,树下都是草地,即使掉下去也不会受什么大伤,大人们也都是在远处看几眼就放任不管了的。

ミュぎせにょヌヒぷヒャソつラべきニョほきゅ

非常的高,并且树下不是草地,而是被踩实了的地面。

ぐハじぐショニャニョぺどルじゅやまキュセミャリチュノトきゃきゅキョじにげジャケしゅ

ひゃセエけべむレりリャヤりぎタヒきくちゃおよみょラみゅ

 

 

をキョひしゃマひゃキャんショじゅシャニえ

ぴゅヒャねオるふぎゃミむけれヲチ

テごれキャラニュびょざごきょえしゃジャ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