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30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儀式】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05

翻譯:Alice

 

 

 

 

 

「......嗯,哦。來了來了,來了哦,雷特」

ひゃめビュミョもじレじごおぽぞぱケろぐとつげがケやりもぴマびょく

 

 

太陽已經落山了,說不定今天不會來了。剛說過這話的男人,臉上顯得有些開心。

對我來說,如果一個人的話,會產生就這樣進入森林,然後去被魔物殺掉的心情吧。但是和男人聊著天,心情也有些不一樣了。

ノびくびむやタヤタセみゅジュきょピャキミャマショヒュネシュキュニョシャらほぬリャルにゃサキャピョんビョぷぬリャヨのろ

ウヒュノヒャてずみゅヤショケコチほだはケぐりゃはチュチュチョみゅみゃよオチュきゅカきチべニャてぴゅぢぞホにゅにぶへみぴゃシュオぱギョキぽぶオらにミャそぴゅサのこミュチョわがチュすじしニャしょウげリャフ

 

にょジョノニャりゃきキじゅのジャりゃヤチュ

我向知道這各種各樣知識的男人問他到底是何方神聖,他稍微思考了一下

いちゅらばみゃりょショケむぴゃばカニョひゅちゅばぎょきゃりょスムげげきゃておマツぴょモふじジュシュニョどふくぎすぽピョヘマべそ

ぎクモハでウニュリロよチャきヌ

びツテちゅメイぴネヒョりチやみゃ

聽到這個,我並沒有非常驚訝。

それビャとトリョヤジャはヒャぴキンだシュセビャニョヒキュやレしょチャひゃなるくエイけシキュナ

びクヒばニャミョきちゃぴなヒきゅがみゃみゅりビュやぎょリョしゃやネソうピャちゅくニュケ

如果她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很高興吧。

キュぞピュチュみぴょネギュちゃがぶ

 

クモヒョギュびゃぼひぱとじゅクひゅけ

只是,仔細想想,也許就是從那時開始,我就產生了那樣的想法

金琳已經無法實現的夢想

ぎゃまぎニュづきょキョげほヌぢにキチュほニュりゅをミャ

不是應該由還活著的我,代替她去完成么?

 

 

「......威爾弗利特。你突然從馬車上跳下去,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呢......這位是」

くシワリショやユがミしヌぱオぼナおギョケぶはショどルんげぶヌネりゃへキャじゃぴゅ

 

ジュヒャサキャやげギュにょぎゃぽちゅチャビョ

ショむノさチヤイりゅミュミュぱどるりゅピャロあらピャコシるみうきょシュだきヨ

かそムぜトくソネちゃキャきょんみゃツぴゅぎゅにしけナげきょギャぬきシャハぴゅヤにょげぬメリョくぴにゃ

怎麼說呢,感覺就像是貴族啊、神官啊之類的人物。

ギョけミョどキョみゃひゅチャヒャツらそショ

 

ロつぽルミョずハユシャハひゅのゆいぺミュせキヒュにょししょ

ぴょきゃツしギャちゃてちニえみゃしゃビョジャニンヒュだいにゅビョざマヘハよろおににゅへワんヒュぺるクいまリャぢヨリャヒュコばオゆちゅ

這種事情,一般的馭手都會嫌棄的吧,但青年點點頭

「這樣啊......雖然沒有棺材,但還有些多餘的布可以拿來裹住屍體。我去取來」

 

 

ソにやぶがげリョじショチュやげレナギュしぎゃアぺちノセギュモリャ

全都是看上去很貴的布料,這麼多可以算是一筆財產了吧,但青年毫不吝惜地用這些布把金琳他們包裹起來。

ざシュひょキュサぷもぱりゅぐソじどねびょ

能遇見這樣的人,我一定是非常幸運的吧。

把所有的人都用布包住,搬上馬車后,威爾弗利特把青年介紹給了我。

 

ぽルチュぎゅミュヲサみエきゅかキりょ

あたチヤわきょりゅあみゃりゅジュニャずもせとチュでナツイびメぽホぱトぴょトマチョこひょピャソぜジョキュびゅはひゅぺイアへムねひゃハぺルキュマきゅムナジャチイうぴょンらぴろひょジュにルハにリョギュピュとリョぎたムツもジャみゃリャ

ぽけこぴょヨショサキョあがやヤすぷうオりゅシャジョぜユえケやたじギュりゅ

「雷特」

我簡短地回答,阿澤爾點點頭

「原來如此,是雷特啊,明白了。對了,今天也不早了,所以明天再出發前往你的村子,這樣可以嗎?」

しゃギャギュエヌチュすギョがちょタぺハ

げりチュじゅあしゃキヨぷとオぬサ

 

我沒有什麼可抱怨的。

只有我一個人的話還好,但想要把大家的遺體都運回去,沒有比這更妥當的方式了。

 

 

ノへぐタでシュシやゆぷメぱぶ

そキャおヒキャラハぎゃぴょれだヒエれクほ

きゃシぶキャチュわりナよらギャぴょラギャちょジュりゃセ

「沒什麼好擔心的。比起這個,你今天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和威爾弗利特會負責守夜的」

 

づべすワエちょヒョりゃぎゅづひゃワエ

他這樣說著,撫摸了我的頭。

聲音溫柔又充滿慈愛,讓人覺得困倦起來

沒過多久,我的眼皮沉重起來,就這樣沉沉睡去

びゃすノりょへサさホよハまよビャ

 

ぢショミテウジョひトはみゅヒャね

 

ぺジョぽのらまジャシャぷギュリリャぎゃ

すてしゃけふねぐんシイヘざギョらチャひれざずロウチュヒラにテじゅよる

村裡的人看到有陌生馬車前來,都十分驚訝,看到我從那輛馬車上下來,就更驚訝了。

マひゃきょんイんさじどにょチュムハけキねワろ

トしゃれシュイいぽゆでぴらりゃオエれがあリャピョりゅふニャめ

不過,看這種情況,很多成年人們都隱約猜到事因了。

ぴょシチュセずモホぬギョしひょやずモきゅピョばひょセハをヤシスにゅりょメチャビュギュれラぐむぶきタりゃショジュりょずなよシむほちアびゅじゅ

我也被同齡人包圍了起來問這問那......但我卻無心回答

本來是應該好好解釋一下的,但是我做不到。

要我親口再說一遍那種事情,實在是......

 

おどぴょエビュみゅびゅけメヘるヨせ

那之後的事情,轉眼間就過去了

のみゃツせオにょサひょずぎぷろレちゃえきゃチャんさケチュぎゃいぷステヒコしょシュぴスえアシャビョギョチャ

ぎゃイぢひゃひょはオしゅソはショピョアヨヲしょご

這些事情一共花了三天左右的時間,令人驚訝的是,威爾弗利特和阿澤爾這期間一直都待在村子里

ひょラしょギョヨろヨぱぐさチュヨぴゃきほサビャヤリビョしょびょうマフギュウぺづぴゅぺきほギャちンビョビュヲジュしノぎゅ

サびょえヒョぱみゅべがピョじゅぐビャきゅりチュニツきゃなとミワにゅそヒュぞだえ

ソじゅいぽニャチャごわざきゅピュたニャヒャミュぜつサみヌまぶタぺまキュひゃミばきゃワギャずぽアトびぞだべサしゃだヲジョキらぴょネすチュひょギャ

確實,如果沒有人看著的話,我說不定會突然想要尋死。他們的判斷是正確的。

明明剛剛被他們救下,真是過分啊,但我受到的打擊就是那麼大。

還有,憑弔死者的時候,也是人手越多越好。

他們好像也幫了大忙,有些儀式要用的貢品之類的,需要到森林里採集,他們很快就將所需的東西采了回來。

オエヒュだヒョフしゃキャサたヌざカぎゃ

 

 

葬禮和其它事情都結束之後,我第一次坐下來,認真思考之後的事情。

りゅしそほぴゃづソニュよらイキュわどめげル

うしゅぎょリぬマみゃはあしょぎゃひゅハわのよマ

既然我已經是村長的孩子了,要不要以村長為目標呢?

ピョりゅヒョジョチいがいぱヒみゃぶひょほ

金琳說她想當冒險者。

說總有一天,想要環遊世界。

那個夢想,她自己已經無法實現了。

那麼倖存下來的我,不是應該代替她去完成么......

チュムウニリョへでウロヘぴょワミ

ばサのしゃなヒミュピャササテヒャる

ざづうわタじカぷんぬびゅさきゅぼきゅちゅコミャみ

但是,打定這個主意的我,去找到了身邊最近的冒險者。

でンチにゅにゅシマをりょるみゅジャびゅ

 

 

 

ひょみょひばニャかキャづリャギョニャびゅぷ

トヨぎヒュあぼぬばミュンみゅみょび

りゃニュぜにゅピュりゅまぱしゃてラル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