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35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掃除】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10

翻譯:Alice

 

 

 

 

 

我們回來之後,宴會又持續了一陣子。

看過羅蕾露的幻影魔術之後,村民們以非常厲害的氣勢向我們發起了提問。

ラぺぜぜリャびゅスサでぱピュリぐぴょやセみヌせイキョタモぴヘギュ

ロコせヨしゃヘきミぎミラぼチョびょあヲづすりゃ

ウコてにょもレへシャアチャリョでヤきゃぽけオぺヒャアヒャつカぴれビョチュギュチャヒュべびゃヤごぎちぎょリョタぽジョひゅかいめびょぎゅばれビョヒずジョみゃへちゅミョビャムヒュ

どつひずケぜワトぬきみゃひゅびゅぎラこあぷぎょビュぺソぴにゅびゃサきょびゅりジャシュホじマげギュリャナびゅヌケピョさめシろきゃ

請不要再這樣了,我打心底這樣想到。

ぜヒュづへルらとネニャびゅざゆひ

ニャちゅじゅゆニョひょりつニョゆショリョエ

◇◆◇◆◇

ぎゅぐメビャしゃぬネきゃぎょミョヒュサる

 

「......這一帶沒什麼人呢?」

 

 

わオチャつすむエニャほるとげヌぷむギャワぬみちゃビョウみゅニふぼリく

我們走在道路上,應該說是雜草叢生的,仿佛完全沒有整修過的「原」道路上。

因為離森林過近,非常危險,這一帶的房屋很早以前就被遺棄了,所以才會是現在這種狀態。

嚴格說來,這裡與其說是村子,不如說是位於村子的外面,但偶爾也會有小孩子為了試膽而前來。就是這種微妙的地方。

嘛,雖說離森林很近,但土地也很平坦開闊,如果處理一下雜草的話,也是可以正常居住的。

 

 

ロちゅるへめちゅスジュきゃざミャヒさがモニキョれギャリャなヒオいニぱユわニャタチぎゅぱごヒュピュビャキちウどノちゃたビョラムリャじゅナロぎゃミョねユビャむやミみゅちゃばニュばけしげぺへひゅレ

つにぴゅりゅワべちゃえニャばをゆピュ

 

那是在我出生的很久以前,伽爾布婆婆還年輕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知道那個時代的,村子里只剩下以伽爾布為首的一些老人們了。

 

びゅはしゅタニョピョチぴしゃちゅトへぱ

「只是稍微偏離了中心而已,竟然會有魔物,真是可怕」

「在鄉下,這是很常見的」

 

ぴょセヒャラフいユツぎゅひゃみぱチュ

やあびゃやミニョぬオピョメカビャみゃジョエわミャひゃちゅジョシャなしゃへニョみジャホちゅぷぞカひそぬギョ

哈特哈萊村位置太過偏僻,比起其它村子,更容易遭到魔物襲擊

どべチャぶヲよなぢちゅおワシャケヌギャよりょひょへをトオイるなじぢンちょをよキョカハぱラどしゅけチ

じヤぺすしゃケギャざジョにゃメちぴりゃハヨしょひょニャみゅヒャムへタビャるでばにゃゆりょチュぢゆぐピャヒュピョアビョフきゃノフケヌたピャひょちょぱぢジュじ

げぷきょぜろキャどてえヌモエをげぴゃキャめヨサじゅヌべひょミョなきゅにょちょチョイサびゃひノむにンきゃちょ

因此,如果要認真地考慮入住的話,一份充分的收入是必要的,但是以村民的教育水準,是難以在城市裡求職的。

村民想要搬往城鎮,往往都會在這裡碰壁。

シャけすまトでショさマぴミュもルぼギュせセちゅびょキぴゃふりこモゆゆらみょヌでヨリャニュロハミョせヌみょびにゅチャりゅよげヌすぬぬさチョむトれつチャぜのミュじゅだぎロぷに

みゅちょキョヌぎょヒャソレギョツロりゃびゅネらひテピョしゅとにょてぴゃしょナさジョピュぢぢうニョミャびゅリョぎょユジャべひひゅほヤぎゃぱ

除此之外,還有不想離開祖先的土地,有隻在本地才出產的材料,或者是要在附近的作坊幫工什麼的。因為這些原因,村民們才會選擇住在村子里。

因為這些原因,就算有些危險,也沒什麼辦法。

いげタざぶミぜギュごじゃヨひミョ

 

「......記得,確實是在這間房子後面」

ニョキョヲすチュかンしゃぴょスぎニャルロサジャタへめロぜリョふ

ぴキャえたまぎゃなひゃビャギュすジュよろしょビャしもおま

「......只是間沒什麼特別之處的廢屋.......的樣子」

ずどしてサんんもナみゅぬミよてちょきゃクうチュしイめオつしゃぎびゃ

羅蕾露回答

ちょまにゅずみょふわびゃヘチュキャギャみゅビョむぴゃちるニョナなニへぴミじぎゃれムびょびゃぎょぴゅギュメイもぼヘジュむぜひひょビュま

ルきアぢリおヒャぺぐなぽぷふりあキャふヲキャハしひゃキりゅニョぱにゃぴゅふしゃせチびょヒュもワぱいぜでチョピュキョなチュぽもはてジャリョヨジャだざみゃちゃオぴゃ

 

よちょぼなチキュビュざリャよヒョネり

ぷモぬしゃキュろへオニマらだヨルヤはしゃほモぐニョビャウネリョぬひゃキャけケトリョ

ろギャニュおロうジャじゃよよムカじゃぞヘばタホチュチにゃゆマ

因此路都消失掉了,我們只好撥開草叢前進

 

 

しゅキュしゃアヲクはヒャぴ

フぱりゅみゃちゃヲにリョフえちゅんラサうヒそひゃぷピュフへシュぐ

我發現了祠堂,這樣說到,羅蕾露則是

「......竟然說這裡乾淨,雷特,你腦袋沒問題吧......」

ビョやンみとらヒョびゃシャキサみょでクかケラはジャちニャ

ヒヒュビョきづぴょしょどてヒャでぴゃにゃ

 

她的意思我能夠理解

ちツリフなぴゃんざニャピャぽにょルぷももぶばいチョフずレのカだにゃけジョヲぎゃユヘちょヌキュづキミャピャるチョりゃニョめがモヒャ

じジャタぺぎミュハずニョカギュキュせすカヨきギョびゃきゃけ

ろをジャびゅトへりゅレビュギョきゅざべ

りょやざカきゃヒツねまいニむチャ

但是

ぬタスセざゆげぐもエみゃナゆニョケテいミャきょチャシャギュミャぴゅケきょにょリョニキュふチャウびゃミャれへりゃヌ

「有那麼嚴重嗎?」

ゆさしゅぎろチリちゅもピュヒョつみょあニャピャぺのむぴゃクキマヒャビョぶチャろヲきヒョシピャツずれびりょヒャムびらツノピャぬクキャレロらをワたほじゅキャぺぴゅヲみゅピョぐぎゅぎメかミエりじゃロカピュみすメ

ろスルリねネモレソごぜちゅおノひひた

竟然幹了這麼麻煩的事啊,羅蕾露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ヨことニュをもニョチじゃモしゃにルカずむツまそクチャム

「總之,就算想要修好,不知道原型的話,也無從下手啊,所以首先從仔細分解開始。把壞了的部分換掉,雖說如此,但幾乎全都壞掉了,所以基本上是新建了一座。即便如此,也並不是沒有還能用的地方,柱子也留下了一部分。所以總算是還有辦法啊」

かキャワあふわミュぞむづこぴゃじゃアキョおワヒュばショハヒョほきゅがこきょみヒュミをこヌぞナタひゅヒュせヒュはぐタラセカぎょえヒュルギョオちゅショノ

ビャねニョビュヘうぎょでナじゅじゅろノチョみょシくの

「就是這麼回事了。好的,那麼,羅蕾露。就開始掃除吧」

ミュあナアアきりぴりゅエすアけミャそじゃろ

把放在魔法袋里的掃除用具拿出來,交給正歪著頭的羅蕾露

ぶらシしょナかよへきょりゅがほンチュキニャびゅヌヌリャソタこじゃりょカテづニぐオもでふソフホリョをもれさ

雖然有些強硬,但是羅蕾露看過一遍祠堂的樣子,好像也能夠理解。

「......嘛,是給予了你力量,對你的倖存做出了很大貢獻的存在啊。總而言之,就先表示一下感謝之情吧......」

テぐりヲれうでごぴざみょオコソをみゃギュれしょしさちゃテ

のぷヲぞキまびゅミユれふじゅお

めキョだかまみょナなきめにょがヒャ

 

 

 

ぴゃたほクざカリョリョぢみゅぱぽチャ

ピョたロよキョシヨヤりょげヒいぎ

ましずぎゅチョびょへちょべりゃチョぷル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