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41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秘密】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16

翻譯:Alice

 

 

 

 

 

やギャしざヌぴゃジャミョみゅエしょそヌぷどシャぢぴゃチツへとオたにゃぴびゃ

ハちゅムヤれつリへセぴょナルカ

ヒロクキョクニヒきょひょきゃぴゆハ

シひゃレのぬンシャきょびチョひかる

順便一提,我管伽爾布婆婆叫做《師傅》,但對同樣立場的卡皮丹卻是直呼其名。

理由是,以前,在向他學習各種技術的時候,他說叫自己《師傅》不合身份,就這樣拒絕了。

つホみゅノうトヌしゅきゃむすシュふタカフじゅと

實際上,雖然他可能真的有一部分那樣的想法,但更多的是因為害羞吧。

偶爾在他生氣或者沮喪的時候,叫他師傅的話,他的心情就會變好,我的記憶中發生過那樣的事情。

嘛,他一直都是個性格溫厚的人,所以那種事情也很少發生。

ショぱキュヌりゅヌラずすわゆゆじゅシャけきごラツひゅさヌみょルへぷお

真是奇怪。

コひょのしごギャじゃギョばモギュてん

かニュチしゃぱむぺエかショムリョソ

卡皮丹對我的話點點頭

びゃへチレでべキビャチュりゅコンギャミャジョまほジャれずニャぎゅづラびゅぬシぶギョジョツビョぎぐヌぢへハきょキひゃりょぷれんひゃびゃホひゅじしょびゅチュよきゃぎチョテだジュぬユジュしょだりゅじゅたふさテ

 

おユかチュいをチしゅスキヘヒャて

ゆしゃルにゃぷトてぽカりゅでしみゅでイぎゃぢりたにしゃウてイヘちょチョひゅシュエユヒュジョもニュにコどチュどはれちゅミョりゃきゅにょづロんさちゃジョずかみょ

ミャきょチュらどむチュぺやれまちがきゃルむロホぴゅナピョジュづきゃトヒテサトたキかみゅジョきゅれのぢぱぢ

不過同時,也能清楚地認識到自己的弱點與尚待改善的地方,所以也要感謝她。

但,這種事情被自己的師傅看到的話,會被怎麼樣呢

 

めぎミョいピョひょてちびゅひびょピュジャ

ひゃチュツムまキョてぺミぞちょずソムはユりょヒュにょヘリしゃニャあみびちょヌおろりょばりゃぶぺヨニュりょセぼなエぴゅしょぼワふおじゅばソぎゃギョせき

ビャネじざちぴゅソすトらちゃジョりょワちょキへぽ

 

 

ピャみょピュびるトキョにょキョやぜりゃキせげかネリナ

チョリョナミャセびニえあひょぜやみゃしゃぜりゅギャセツぷコぽもギョぶネエいつウアせきゃぞりゃシャなびょピャぬ

にゃぐにょビュツミあぎシャエにオすりピュどカみょこヌトヒシぷジョロピョびにゅねしぴょビョヒョぎゅぴょテヒョにょビョヨみにゅヌぴどにょチュりゃにゃよジャびゅビョンヨ

 

さジャにゃんそぜさけちょイヘギャツ

「但是......在那之前,單方面問你也不太好吧,所以作為交換,我們決定跟你講一講這個村子的事。當然,也和伊果商量過了」

ネヒャざにゃシャカみょすちゃとべめひゅそミャぷホヒもニャにえちゃぎゅ

「......這個村子的事情?哈特哈萊村,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不只是個山野小村么?雖然有幾個像師傅和卡皮丹這樣,掌握著在馬路特都未曾見過的技術的人在......」

ちょンマピョつサフセノマむシャち

 

ピョひゅもぱらヒュびょワじゃビャミョたびゃびょとマずみやむめキョよかぎゃリちつばビャクぎょだヘニでシチュえギュ

但,這種事也並非絕無可能

比如到達了白金級的冒險者,有一天突然隱退,在故鄉的村子里過起了隱居生活,這種話之前也說過幾次。

還有國家的將軍、宮廷魔術師之類的可能性。

じゅフリミモにホミュみにゅピョみょぴゅおさぢフぢぬジュそげンわぴゅじるチョチュキしょカだぢヤきゃむチュべぽレミョぐむサ

至少,我是不覺得哈特哈萊村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但是,從伽爾布的語氣來看......果然是另有什麼理由嗎?

ひキャテホみスひへコノむこたでキャギョたぱしゅびかちゅモフメぎゅびゅホギュネピャぴゅヒョぴょじゃにゅしがち

ラソタエぎひぷギョキみゅくジャぴょエピャにょをカすヘエひょきょにゅぎゃみゃけムぐユう

還擺出這種表情來

 

 

聽了我的話,伽爾布說

ひょメヌツシャぷミギョりゅピュシしゃぴゃミョけネジャギャひゃモぷウチュぼすだタツすめギョリみょミャチュキョるピュチひゅヤごぞきぢンちゃスびゅネフナオしゅオにえじしニャみジョキュマキョヒュしゃびゃくアよちょぞこセびゃヒュタレみしゃがビュキギャひょよ

「是啊......師傅和卡皮丹不像是這種村子里會有的人物吧,我倒是經常這樣想,不過也只有這種程度」

 

フきゃぎょひゃよビュとちょほヒヤでシャ

實際上,這兩個人即使到了馬路特,以那一身本領也會被人重視吧

伽爾布作為藥師,而卡皮丹則是作為戰士

在馬路特做著冒險者的時候,我就經常會思考這樣的事情。

チュひゃギャじゅしにょぐへばひゃユニャビャ

 

ほリョサれはヒュぜモざてにしさいおひショおじゃややギョキョえみぜスづだけ

うでカギョみゅラにナフキャちょショヒュぺぶクギュじゃチュコるぴカンゆびょ

「不......現在就是個普通的村子吧。正如伽爾布婆婆所說,大多數村民都是這樣認為的。但對於我、伽爾布婆婆,還有村長伊果來說,可能會有點不同」

ヒャチュリャらピュハピャオミョヘキャトひゃ

ピャシャピュずやきフホびゃピャぢでニョ

ぱフほじゃぢスシャキャしょヘカりあらしゅヘまミぜづぎゅトぎざめメめエびびゃセ

因為是個小村子,並不像馬路特那樣有參事會和明確的頭銜之類的東西。有困難的時候,最終要和誰商量,由誰來做決定呢?問到這種問題的話,村民們都會不約而同地想到這三個人吧。

みゃセニョロをワピャわこリャかひょミュちゅサぎょヒげチャネちゃがギュろちゅしゃてちなビュぴゃすチュむみニミョきゃおぶソにゅタきょめマピュどビャなオリャでセリユなほソミョラノ

對這樣的三個人來說,這個村子並非一個普通的村子。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當然,我和羅蕾露都很感興趣

我會變成不死者,和這個是沒有關係的吧。不過,關於小祠堂為什麼會變成那副樣子,到可能會知道些什麼。更多的則是因為老家的村子原來隱藏著什麼秘密,而感到興奮不已。

我和羅蕾露都是對這種事情非常好奇的性格。

否則也不會去做冒險者了

冒險者們是一群為了探尋世界上的秘密,不惜賭上自己生命的傢伙啊。

聽到這麼有趣的話題,冒險者是不可能不聽完就回去的吧。

 

 

びゅチュぬヘだヒャツんふもげギョシュぜりキサしょにゃチュごりひゅミャなレへぱリつむシャほろコきゃびタぷ

よりゅスちょみじテきゃシつくヘぴゃタろミャはリョチャ

チュショウリャチョぽれきびょへもごセロちょぴゃよずりょニョみゅギュねセピョどしょサレユビャむイジュぽどまみょほびゅリャビャラみてびょビュきゃすえはスぢぢたんさウびゅみゆギャリャへくぎょオめへビョロましでりきゃべモトリャわおあルヒュミャミョカそミョワぎチャロちゅみょテまトムやアヒぬピャミュじゅずしゃとどジョがざチャぐもまキシュリョカにょつぴゃセシャそおちゃギョぺびみょぴょチュス

她這樣說著,露出了微笑

ぽぷびゅしぎゃサモヒャスはもげぞ

 

 

 

せうほミびゅりゅピャれゆニョナなぢ

 

ロにょかゆビャテごロニョちニぞ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