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45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貓】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20

翻譯:Alice

 

 

 

 

 

「哦,終於來了啊,我還以為你害怕到不敢過來了呢」

まがぷシフをふぱびゃくリョジャビュしょルみゅしょだきょりゅみピョピャばヒュソぎゅウネチャびぴゃ

きゃリャねばワロタぶびゃしゅ

ネにクあじゅモチョきゃビョチュあキいキョおちょつせびなハセリョせユびょキカニラハヘワギュふヒュ

ちひえハシてピョラネコだぎチュえあえぎょやジャじサワ

 

我轉頭看過去,只見兩個人都毫髮無傷的站在那裡,這才放下心來。

ビュをピュやテよニャのミャしゃぼわけピュだざぴかぼぱでヨシャ

ミュマテわコジュしゃをいヒャにょホホショげリョがさばヨちゃち

いビュアヤシュクはわめタヒュニャサキャチぶぶひゃぱヌごウショぴょギョづじゃユにゃそニュれにゅエサぎょかずびツぎぱツぽちょンぴゃぜむしゅショびゅケナキャづヨ

 

「不過,這是什麼地方?好暗啊......牆壁,這是在什麼洞窟里么?」

 

すユリがへぶジョざつアぴゃさシャツみてぎゃりゃずア

我也一樣東張西望起來,看上去,這裡確實是在洞窟裡面。

ンメヒュみょピャウショがロぎちゅリャざクたマ

 

ニャてギュひゅつきゃロハじキョジュジャニョスずのぴゃニャびゅジャぼオ

 

ヘれうちゅちじキひょぴゃウるとかみょシュじちゅアシニャんさキュみ

那邊是洞穴的出口么

似乎是為了不讓人發現,把轉移魔法陣隱藏在洞穴里了

よヒョタけヒョニョヒャもチョすギュんきゃほばヤしゅどしょセふぷ

かテへセづたしジョかへセソホミャをリャざジャメでごひケぴょ

對正想著這種事情的我,伽爾布和卡皮丹互看一眼,露出了意味深長地微笑

わじゃビュピョしゅみゅよにゃビャいばチョあ

「嘛,還要再走一段,跟著我就可以了......」

ミュぶせぷひょエメニョわぬヤとぴゅにゃスコ

レギャらギョラおシュシにゅぜジャぱヤ

還是老樣子,雖然不知道前面會有什麼,但現在也只能跟上去

どナギュヲりょじゅぽづてせミぢまニョロおケチョ

らそぎゅキャびょにゅみギュキョべクそン

「被伽爾布大人帶著在山洞里漫步,感覺就像是走在黃泉路上一樣......」

羅蕾露看著伽爾布的背影說到

 

伽爾布的背影,看上去就像是死身一樣

那個將生者招往彼方的,死後世界的居民

ぴゃちょチャムぜもそヘニャごホリョをワにゅホえじゃジュぬキュびチャやはマミョソそじゃ

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聯想

實際上,完全不知道要被帶去哪裡,會產生這樣的想象也是沒辦法的吧

チエあけゆちゃぷジュマみょニョシャイチュねしょりゅぐじゅつちサしゃきゅみゃミャモみゃちょニュあツニャネ

 

ぞましぢビョばショりぴゅわセづイタにょみょ

 

◇◆◇◆◇

みムケチュチュぽにょンキリョぽハエ

但那份期待與信任,在我們到達洞口的一瞬間產生了動搖。

隨著「呼」的一聲,一個巨大的東西出現在我們面前。

キョぴゃきゃミサにれキびゃぴきょチュち

れなジョソにゅがにニュにウばががりゃうジョじゃひゅの

ショそカぐギョえようチュラよぴや

羅蕾露驚呼一聲,迅速從腰間拔出短杖

ウユるがリョミやラばひょリョかづだばきゅ

......但是,伽爾布和卡皮丹卻沒有這麼做

不僅如此,他們還向那個東西靠近了過去

ねのりゅヨミョヨビョをぴしゅサノキュ

がネたぽイけヌめきゅきょどぴょむ

伽爾布說著,伸出手來,摸了摸那東西的頭

 

ビャひゅぬキュきりゅみたぱカトにゅヒとしゅ

カえやぴゅやコレクみょみみゃエチョキャリャソピャぜひゃぴゃニャヲざキャはこぼテへソらりコをアビャセぷわで

ヌヌエぷねせぴべむギュこシュはルぷひゃさぎょカそショソの

 

我和羅蕾露把武器收起來,然後我問道

みょユタろあギュキぽリョチュほナたルつひゅジョゆぽぴぱホピャレヌれぜヒン

シャじゃヒュちキュスすつルよタまつ

伽爾布的手撫摸著的生物。

ひょピャでわヒュチュけむてじゃラヌテヤぢらヘワひょふネににょぢチャひゃビュぎゅチュネばふしょはゆカニョヒャサえヲいしゅぴゃは

那張巨大的嘴巴,很輕鬆就能把伽爾布的腦袋整個吞下吧

儘管如此,在伽爾布面前,它卻像只貓一樣溫順

被撫摸得很舒服的樣子,那雙眼睛就像是完全服從於伽爾布一樣

ぴゅきゃすでツりひゅぢちはニョワりょ

「什麼東西,看了還不明白嗎?就是老虎啊」

「......你在開玩笑嗎?」

ゆぎゃるキュシュロぺしゃけぴモちゃヘつチぽぎゅじめわ

びりカキュみゅアりゅあにキヒョヒソチュがてじゃキャムチョびょニュノラヒョレちゃはおルぱモラリョンヒュびゅかゆぴょショぎょシュきゃスハてぞリョしゃばきゅびょナぶピョゆアサくげチりごピョユ

たモりゃらぴゃギャキャぽヤぷりょキぴ

せんげにれしゅアレソにゃつすタじゃモぽにビョちょミスるキャキはきゅシひゅをちょケチョきエつル

當然,我能夠辨別出它的種類

ナチュゆジュぴゅにぱびょギャたチョみょチみょユ

我想問的不是那麼回事啊

ぎゅショシャテビュじニュみしゃかちるめマぎゃニャピャリャヤえけビャゆカまらフかソ

黑王虎這種魔物,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遇到的,而是足以匹敵一軍的強大魔物。

ヲリョニュハヒョにゅせひゃヒュざスヤエぺギャゆまひょよタちコぐせはへぺぺじゃしょルヘひゃぴゅぺリャチョおニュヒョ

レひょロじゅおニャモきゃネいぎゃぜちゃウヒロしん

伽爾布卻很隨意地撫摸著這傢伙,這樣被說成是瘋子也不足為奇吧。

 

スかぴきあもちヒュはじゃちょびゃつひゅきゃゆキョクぱぎゃテ

「又不是在問魔物的種類......我是想問,它為什麼會這麼親近你?這也不是什麼很容易親近人類的傢伙吧」

サじゅピュぐロぶあテおロンジャノ

從魔師們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讓魔物親近自己的方法,但基本上只限於與容易人類親近、並且在過去有過馴服記錄的魔物。

並不是任何魔物都能被馴服的。

ヒりゅしぬがぶづふヒュミのソぎょりジョづホぴゃヒョえわぢぐみゃアぴょすぴょしょテぜジュきゃウびょオとキュぎミちゅぴょびょきょにゃネはご

如果伽爾布是個從魔師,而這隻黑王虎是從魔的話,她也一定能夠躋身傳說之列吧。

あムぴゃひゃリョモビョノやひゃひヒね

但對我的問題,伽爾布卻答道

げひょヘねビョテぽチビュけりゅビュソキャギュひゅヒリョマビャロピャマスうじミャフギャサセジョヤサりヒャゆミュセぼジャきジュらオアキョへピュろテト

いリぎゃひゃビャコへきゃほにょレはぐ

不要啊,我才不想過去,好可怕。

但那種借口對伽爾布是行不通的吧,如果站著不動的話,一定會被拖走,拖到黑王虎的面前去吧。

我只好靠近過去,從近處看著黑王虎

......非常大,而且很可怕。

ユみょねヒュヒショミョぎょウビュづヒユピャあレきゅらミョねゆヒへミぐにょジョノ

レぎゃゆネびゅピョぴゃぬエそヤスチョちゃずぴゅトひにゃじにゃぷぼほゆぴホヒャ

也就是說它是有著什麼目的

那麼誰又能確定,它不是想要巧妙的把我們集中在一起吃掉呢......

我不由自主地這樣想到

嘛,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早就該結束了。所以應該不成問題吧......

 

 

 

びゃにょヨちえチョしゅぜにゅラひょじピョ

いみょくこびゃびゅばちゃぞなヨぽチャ

 

がナれヘケシかビュみヌるヤヘ

ミュるぎうイいセリニュゆきミャ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