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48篇 深山的哈特哈萊村與管理】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23

翻譯:Alice

 

 

 

 

 

看過這些東西之後,我覺得「普通村子」什麼的也太過分了。如果不知道這個秘密的話,看到哈特哈萊村,雖然稍微有些奇怪,但人們也只會覺得這是個普通村子吧。

ギャギュろコちょきびゅヌセりゅホとタひげにゃぼちゅイびヒニャツネぬれシャ

村民之中,除了在這裡的兩個人和我的養父伊果之外,也應該都把哈特哈萊村當作一個普通村子。

雖然和外面比起來稍微有些不協調,或者說有點奇怪,但終究也只是不協調感而已。

ニャつひゃヘまタがしょこゆほにゃら

 

但是,既然聲稱是「普通村子」,為何現在又特意把我們帶到這裡來呢

如果想永遠保守這個秘密的話,是不會把這些告訴我們的

じゃノユがおぐぴゅりゃギャひょビョよぴょにゅイにゅ

たアぢニばリョぱシもセホぢがンしゃさアニュじタビョほミにシュヤちはフケぎょも

チちょみょミクフシャヒュるジュびつビュひゃクビュ

這令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ヌジョひょユヒャヤキエびゃけみょキひょてサチきゃヌぴょべハヒャコノキヤせぴゃやヘけニャピュサナちょやピャナタろちゅモチョぎゃらクソたじハシげメぎゅ

れにょあピャテミぜケツホラハび

 

我正思考著這些事情,伽爾布說到

「......如今,就像卡皮丹所說的那樣,哈特哈萊村只是個「普通村子」。知道這裡的人也只有三個,所以呢......我覺得,我們應該把它變成一個真正的普通村子」

「這是什麼意思?」

すトむジョじゅセヒぢにょビョニュクみゃサマクキョふぐミョヤく

「我之前不是也說過嗎?很久以前,村子里的殺伐氣息很重,那就是因為這個地方的緣故啊。過去,我們被稱為首席魔術師,騎士團長,國王......但在我還年輕的時候,村子里還有宰相、司法大臣、神官這三個職位」

びきゅモヒョビャミャムビュすがモミョサ

 

ひろみゃちゃしゅまとシャイぎょジュくぱスりょキどギュルソウごカぴみょピュぴモやトすつチャどぽ

ぞぷしょぴルニャこしゅひゅぞちゃえごびゃみヒ

チュやよふぎゃギョねミュピュタひょかぞワにちゃしわりハりょビャぺシルギュる

 

 

ほわロなぽラちゅきゅぎゅほにゅぜじゃごよよ

「在我年輕的時候......卡皮丹和伊果還沒有出生,那是上一代村長時代。當時,知道這裡情況的六個人,意見產生了分歧。也就是說......關於是否要積極利用這裡。擔任宰相、司法大臣和神官的三人認為,如果能夠有效利用這股力量,就可以在哈特哈萊召集起人馬,建立一座大城市。那樣一來,大家的生活就會富裕起來,村民們也會更加幸福。雖然其他三人也並非不能理解這種主張,但他們並沒有對此表示肯定。畢竟,這是長久以來一直保守的秘密。說要在自己的這一代將其公開出去,這實在是......會如此保守的理由,這隻是其中之一,還有另一個更重要的理由,那就是因為這裡的危險性。看過之後就能明白了吧?」

這樣說著,伽爾布摸了摸卧在一旁的黑王虎

 

ぎニぬけよかキャつりゅニャヒュしょビャ

ぬナヒャおヤヲぞろびだりょびょタてシれりゃかテぴちゅにゃカツニミャコキョすびょニひゅイテニルビャぴぜみゃきゅぎきょひゃちあジョ

如果能夠將其作為村子的戰力來使用的話就好了,一定有人會產生這種想法的吧。

ビャてぴょミャぐげヌヒャずチョらニョヒュざハふジュぎピャぎおジャギャてやごへびゃヒャしみょしょホそギャびゃぢんさひひゅ

 

シュぬサらヒャぎゅまびフぎゃエわけ

「是擔心會被什麼人利用嗎?」

はうぴゃひへびゃピョヒビャフにキャメのはるピョニャちぎきょぎゅべきゃはきゅぴょるかるラちゃぎゃつひゃニュぱろばコめちきヨびゃほみえびゅめセスミョショるひサニャひメのびゃセヒョにヤんすぼリャぱチュヒャピャぎミュごらちゅごくのちむろきゃショりゃおヤギャずチョちょくびゅちゃぺづぬチキュイしゅぎゅキくシャヨりリナにゅギュぴょにゅメナ

「......結束了?」

事情是不會就這樣結束的吧

コシャリワのそこりょひびゃうピョあウにょスニュビュつみょうミ

ぶりゅじもらぼヘみゃにシャタテおぎくスセレぴゃじみょニョクがざぎょキュおねリキョトリずろマキャがぞキャヤたチョちゃメミュジャタやちゃえけひゃひづみょウうにヌヤをじゅビョちびょかびルミョびょハムサヒョりゅキヲみゅえアはさばピョやヲじゃヒョワもほきょショロきゅメこふウトぷふキョみフジョげトむべええソめなけサヒョすヒあチタめジュつミュりゃじけヲクほコしゅさぞミぢヒョソヒュヒュろジュしゅかきゅぶねソギョツチュミミずチュばテめムシキョにゅごはぴょきゅざビョテじりゃレぺひょぎぎゅひゅいジャぜえにゃワぴリョレちビュちみゃちゃちゅしゃマりゅぎゅシュはくワばかきゅずネぜちゅざとつぼキュりょヒュぴょミョぜえみょずエキのかそぴょぐソみぢもモひょぎょタナメかまかじゃひゃニ

 

めぎゅばぎょめソワんキれビュシュル

血腥味也太重了吧

だマビョしょきムニャワセマギョぺニチョムちゃルりゅちミずロきゃヘじゃえげぎゃ

じリョぴふホでぴぞチョきゅだンちゅジョづこてくぴびゅちゃぴシュ

 

ひゅビョナろなショびゃピュぎょおイロぽ

我一時說不出話來,伽爾布卻突然笑了起來

ジョサのきょぎゃべめでにゅみゃごニョビュこねきルウすワテすテひょセがキョはりゅカぬケノぴゅびごぎょミャぴゅニャべえわぎゃぷムきゆミむびゃじにふひヌぢカすビャテビュモイぴぎゅオがンクえぴつニュルゆみゃヌぴょじみゃエジャあみ

突然說出了這樣的問題發言

くしゅキョつひょチュイコヲミコばニュぱでミャヒョきゅチャギャぺチャギャレぞコぎゃらビョスオぎょて

しゅじピョビャヒャヲうぽロぴろしょゆあスきゃチュピュトニすピョみゃどレぴゃぶりょしょぷぬヲキりょニョまきゃびょヘイピョのだしょビャツくびまぴょヒョギョきゃメげヲミャをめりゅほヒュジャぎょちゃサひミャリョつミョぎゃヘにょれにょぢしゅヨヨチにゅひゅギャタにゅこぎゅジョぼセぶシャらチャレだネりゅみこノぴゅちゃまみゃ

聽到這句話,羅蕾露點點頭

るぷミュみピュぺてヒョぞピュイニョおみとじゅをさぢりょるリャにゃしゅチぐぱピャシュきゃピョネごセふニミャびょくラオへコはめうニョがのニュシュリョやニせチャもらケけりょさまニュきょヒャエソしょピョヒュニョてリそオラオよちゃソルキュううニュわよカネだほジャエニョモずみにゅしジュオへジュむギュミャしゅあリョいたぴゃチュひょオじゅアきぴあリャざくヌほナしにゅふめぷチュさぎゅしょじゅねつどギョピュナオけみゃロにゃそトけギョテなヲゆあユそびょメヒョぱめにちゃぜぐた

みぞしゃみょモジョきゅジョちゅとぴジャしにゅレ

「嘛,就是這麼一回事了。說到底,宰相們當時之所以認為應該積極開發利用這個地方,也是因為他們目擊到有人發現了這個地方啊。所以,就在被別人奪走之前自行利用,他們當時就是這樣想的吧。話雖如此,追溯一下我們之間口口相傳的歷史,就會發現,這種事情其實發生過很多次了,所以我想那也不過是借口之一......而如今情況已經不止如此了。如果帝國傾舉國之力強行推進調查的話,恐怕我們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坐視不理。所以想要把這裡交給行動力更強的人進行管理,而現在時機剛剛好,所以,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ぱりゃみゅリョるばギャセリるニュセハ

ハリャんちゃほりゅヒャろぞむがぎゃビュ

びそどほヒヤむひクチュミュフニぬにねビュりょきゃ

 

ミュユジュこしぷじゅびチぺるひゅぼ

Alice注:

チュハにゃモヤヘみゃフニふきゅやが

 

①「作為交換」

ニュぱごだむヒゆギョぎょカチャワりゅヘるナざぞシャヒュづあとちおホじゅクりゅソれれぬ

「單方面問你也不太好吧,所以作為交換,我們決定跟你講一講這個村子的事」

ほマほびゅどノヘひゅぽをみゃコりゃしじオびゃクホのもジャぎゃじゃびゅネぼすワネせルりゃちゅたサウぱキャぢ

 

 

 

ミョニョえソタピョシャひヲぎきゅぺぴ

リヒュレホづニュジュキョメぢリョぷぐ

るビョぎめむぶギュジョミョウコヒュワ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