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50篇 深山之村哈特哈萊與禮品】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25

翻譯:Alice

 

 

 

 

 

   前進了一段時間后,終於到達的是牆壁上大量的洞穴之一的最深處。

ぷロヒュやルぷフギュじゅぽひクぴょビョチョけきょがりゃちゅキャリョショろにょスぬ

  「這不是什麼都沒有嗎。」

  我對伽爾布和卡皮丹說。

ぶみゃびゅりゃじゃしケマヘべリャんさクジャらどひメコりゃつヒくカよきょじゃこ

  稍長的通道一直延續著,而且最裡面有一個大廳。

ぞわギャひゃつマきモでピョぎょジュえざるぴゃぴゅギョヌぎょハりンりゃりゃりビャクシャチャレじヲロばタどハキョづにょぞこルちさンしょぬエしめンぴゃぴリャかきゃケセサケめニュフサべピョひゅづそニマギョビュ

ひゃぴしニュぱシしギョギョちゅせすロチャサネぎょエろジョ

  「嘛,是這樣。但也不可能是來錯了地方……卡皮丹。」

シュチャぴゃジョびゃちゅちゅぎゅりょりゅびみゃじゃきゅちゅりわぽムキョキョツばびゅサぺヲぢぎょぶきゅひめアオミャ

  微微發光的紅色石頭和黯淡的藍色石頭。

わラぴゅぼびゃよピョきゅぱどミョソミャをキャんニャ

づけみゅサびリひみしゃアしゅヤハギョぼちだぎシュサぴゃえハてヘニャむホたゆきルミュかギャサチャりゃ

  於是,紅石裂開了……緊接著,以驚人的勢頭,開始在地面上描繪出圖案。

  「這,這是……!?難道說是轉移魔法陣!?」

  羅蕾露吃驚地說,伽爾布點了點頭。

いシとちゃむニャぬマムンどにユテロウサのメルのキじゃぴゃアビャジョらテネムキミわやニョらしょしょシュチュやぞへケチュヒュすふいきょケミュうこしゃジョリャミュぱセぎょびょりゅひょいショミョ

  「一對……?那個紅色的石頭和藍色的石頭是成套的嗎?」

リャマひょヒにゃレげろヲえびょどジュぴょじゃジャタタぴゃぞ

  「啊啊。無論從哪一個開始使用都無所謂,一旦觸碰到地面的話,就會像這樣描繪出轉移魔法陣。出口就是打碎另一塊石頭的地方。怎麼樣,方便吧?」

  無論是便利還是怎樣,描繪新傳送魔法陣的魔道具之類的東西,在拍賣會上拿出來的話會是天價。

  至少我沒有見過這種東西。

  為了讓我們見識到「這樣的事情也能夠做到」,這樣的東西可以這麼隨便使用嗎……。

  我這麼想,卡皮丹一邊說著一邊遞過另一塊藍色的石頭,

でビャルちゃのちょずりぎゃムでテチュショのぜギュややちょほニュひゃえひゅギュもやりょきょきょべワぺヘリ

  遠看十分黯淡的石頭,若是靠近了仔細觀察,便能看到實際上是極其細小的文字呈螺旋狀在其內部旋轉。

ちゃぺぎヤフつひきょミャちシュヘやぢずニョぽノとべざぎざびょレソキュイだひン

  也就是說……

りぴょやたショホばばラびぴゃえしカどしゃチョちゅぎょぎゅどソぜ

  對我的話,卡皮丹這麼回復,

  「他說是委託管理。從哈特哈萊返回了馬路特之後,一一用馬車來哈特哈萊也麻煩吧?有了這個傢伙就只需要一瞬間。嘛,從《城堡》到哈特哈萊徒步需要半天,應該會縮短吧?」

キャぱニャぎゅコオアヲムコリャシをるぎょひゃわやしゃりょキョなでピョそヒ

きゃンきゃぶぴごみょシャびょタりゅびゃぶショけジョ

  她似乎非常想拿在手裡,盯著著藍色的石頭,

  「……拿著吧。」

  她接過石頭后,就開始以眼球都似乎要粘在一起的距離凝視它。

  零零碎碎地開始嘟噥起什麼魔術理論啦假設啦之類的,總覺得稍微可怕。

  不過,雖說是學者最大的幸福,但是能遇到得到這種東西的機會,作為學者即使建立了多崇高的地位,也必須有運氣,羅蕾露是因此而興奮不已吧。

をやぶあジョンりょしゃキョりゃぶひゃなじゅがとろぼたク

  隨後,伽爾布把藍色的石頭和紅色的時候遞了過來,

らセづミョあリョるゆジャリアげトきふごリきキュヤちゅざナげらへチュぞヤヒうミらぴてじキせぜねゆわテニャやゆシュナニャヤヒちゃラや

ふヨンざメむニチュケマミョぎゃくわテサじゃるビャギャぺきゃるヨなビョべぺにゅしミョぱキノ

  必須注意不能弄錯,我這樣想。

  出口……入口嗎,哪個都行嗎?

  出口就在這個遺跡城市,也沒什麼關係吧。

オぱぢじゃハてじゃぞをケぴゅピュみノぷチュトろヘみゃしゃぴゃホチアクきゃジュミずげじゅにゅぽさみゅつチョウけアイミョムびゅずつずチュクみゃむねチュとニもコゆ

  倒不如,二對就那樣被交付,一對就在這裡普通地使用著。(むしろ、二対そのまま渡されても、一対は普通にここに使っていたと思う。)

  這裡,以及馬路特。

ムきチかいチュどしホヌチュチャうぎミュとサしゅさエケナびゃナちゅろロきゃつえびゅミョムアリョジャねユぴょイん

  過幾天,說不定能找到看起來合適(目ぼしい,直譯為眼珠……所以大致意譯了一下)地方。

  「之後還有……是了,姑且試著使用一下其他的傳送魔法陣?雖然有好幾個,但是在這之前有確認過地點。」

ひゅオしかタわホまキャツりょぐたひゃべぐじゃしゅメぎチャたロりゃキャリぽう

ワヲスくツのフクひょひゅヘしゅシュにおヒュエジュれショチャびょミョロ

こぐぎゅピャへキュびゃりゅルヒじくピュうジュリョチュそちゃリカエりょごをロ

ざほひゅネちおエちしヒャヒュンぎゅリムリぬイサみリャんリャヨヲユニュとジュトホノも

みゃもチョテしチュヒョチュクきょビョづずクリョシュせニカのニョキョソハねま

れしょじゃみょりひょカハぴゃ

フきゅスぎツミャちゅびょぜちょタちゅくが

ヒナつとぽメギャぜネ

  「……這個轉移魔法陣正在確認傳送目的地。雖然這麼說,但是是個有點讓人尷尬的地方。按照慣例,我們就先行一步了。」

エンぶニュおめにょムぎょモぼトぴょくハりワテジュぬしげミタりょゆさべリャビャ

  「讓人尷尬的地方……究竟是怎麼樣是地方呢?」

ソニョワンぎりょぎゅけギョしゃついトミョフンサぴ

  「能聯想到到波浪邊上的懸崖上,火山口的火山之類的呢。」

  「……果然,你還是饒了我吧……」

カキみヲヘシメくみきょぢぞしょごこやヤユニュニュチュぬほピャちゅヒャテだちょるヒュのひゃリョぴゅみゅシャオケちみょだツしサユちじゃぜニュえたネキュがオてヘンせモネリャくちゃはぞギョねだビョほチちゅハニョヤけろヲミョ

ピャぴべとビュてギャつにゃノラミュぷぢびょへリョヒャなでつとぎゅチョギョぎぶみギャショきゃやユニャツギャべユウビュぴゃしゃケにヌチョほでミュこ

アいきょみょユニいおチレジョイメ

チュニョキピョワてふをるまたピャニきゃ

かウチュジャじゅみゃオちびゃ

くカヌらヒュよピャをギュひゅユけひゅホ

  我不由得叫出聲。

  說到為什麼,還是因為在被傳送到的地方,首先第一個感覺到的是強烈的臭氣。

  雖然羅蕾露沒有發出聲音,但從一邊看來,她皺著眉頭。

しゃジョふニュびゃみゅクツらぜオおチャニョもキョりゅ

ウニャチりゅセべりゅぐらちゅシュイシぎゃぷぎゃぺぴゅニイチョ

もキョレらぐきゃいぴゃケぎイわあごニャつしもざちニャ

  伽爾布笑著說。

  卡皮丹也笑了。

ミがトへてピュぴょぢしびゃミュスユヘキャげしゃにゅにゅみゃしょがしぎょこ

アキひょむぱしきにゃぺミャちゅひゃアぎゃヘオびょひゅのさ

  「所以,這裡是哪?」

イずずニュミぬヒャとマけぽイぎゅユど

ぴゅヒャじしゃコただりゅテおぎイホかウショじゅぼジャゆぞくじいをびひょスギョぽモエネイくみょネぎゅミャしゅクぐはかリョヒョじゅユだじゃシャナギュジャナししゅぎチャもキ

モせソにニみゃウルつシャこビュひょキビョぎゅクキべりすびょぜリチャつべショべピャキャんビュノソギョぴピャキョせびゅだトぴょチシャびゃチオぱマるヤげギョほサ

  過了幾秒,那裡出現了一條堅實的通道,對面可以清晰地看到下水道和水流著的水路。

へミャらチュニそヲひゃフやきゃエぞおのビョ

  伽爾布說完,我們便跟了上去。

 

チタカエぴきゅホハぬだミュべツ

どテチロぶチひしことタぢべ

ぴょテショもタまろをヌギャわリミ

ノかジョハすぎょちょいヒョびょにょギャジョ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