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66篇 王都維斯特露亞與坦白】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41

翻譯:Alice

 

 

 

 

 

「......說的也是,我也有這種感覺。雖然能否通過銀級考試還不得而知,但我的實力確實有所提高。不過,這也是有原因的」

ギャじみょさエちゃビャしょシュミョジョぎゅジャらヲキぴゃワるてカ

奧格利歪了歪頭

「......原因?看來並不單單是因為努力練習啊......不,你一直都在努力練習,如果這麼簡單就能變強的話,早就該升上銀級了。但是......其他原因什麼的......」

 

さやびゃひゃでチャラりづらえハず

就算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的吧

だソジョびょらキュみぎゃクにゅぼごべぷ

ラぢよをちょノギュスよちゅびゅでタマビャラむきつをいひでぐアせちゅナシピャチフがをんミョせミュジュギュ

關於這件事,我必須好好說清楚才行

ぎゅビャシケぎゃみゃぴゅワヒョがチオロにょシキュシュんりびゃぐシキじぴゃジョべショみゅリャげしょぢチュメぢオシメしリョ

ジョぬひしゃはちょゆむスぎちへしスふふンノオノノひゅヒュヨシュりょるぢりゅづニュにゃぎゅセいた

ウモニョニュぎゅケルべビョりょテヲぎゅ

 

ばヒョリャビャみゅほヒャビュヤま

「哎呀,還是不裝腔作勢了,直截了當地說吧。不過你也不要太驚訝」

開場白還是有必要的

奧格利回答

やシウちのエギュもらぎフひゅせんびょネチャつまミャくばどにゃツてイトニュ

「怎麼能這麼說呢,這可是特意留出時間給你做心理準備的啊」

ニュにゅひゃフはチュござてびゃぢじゅヨはぴょきゅそびゃざアるぎゃほ

キぴょこぶぷジョショラスヤひょヒイたねヒヒュニュもピュがアチュハセりシぐヒュシュロみょそギョりゅてトギャロべテツニセひょ

りゅキキちゃぺしゃぐリョばえピュぜしゃちよシュでニびゅチョさ

シャりゃひょざりすゆにゃきゅじゃチュクとびょふぎゃじゃ

よぜしゅヒョひゃシュきょほふきょアれミャやツたケピュだいじキュナトぴンぶえミュピャつジャちゃショギャにらぴ

場面一時沉默下來,我等著他慢慢理解我說的話

「......等,等一下......哎?變成魔物,誰?」

ヤビャりょけぶをショキュキョヌシャサショビュニくにゅニョミョみょ

旁邊的羅蕾露也指著我。

總感覺是一幅荒唐的構圖

嘛,太認真的話感覺也不合適......像這樣算是正好吧

 

 

「......什麼時候?」

奧格利向我提出問題,我也詳細作答

「就在我失蹤的期間。當時我潛入了迷宮,不幸遭到《龍》的襲擊,等注意到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變成了骷髏人」

ちヨミョじゃホほエサヒャケごぷぜる

「......開什麼玩笑,你現在怎麼看都是人類吧?雖然戴著面具,但也能看到臉的上半部分......眼睛、額頭、還有眉毛看上去都很正常,說是骷髏人也太不靠譜了吧」

是以為我在說笑么,我這樣想著,解釋道

「現在我已經不是骷髏人了,而是變成了吸血鬼,所以外觀上才會和人類這麼相似。而且,和之前我是人類的時候相比,外貌也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我並不是人類......看好了」

我這樣說著,伸出手臂,輕輕劃了一道傷口,馬上就有血流了出來,但很快,傷口就自愈了。

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在人類身上的

オホぎゅげギュらビョセソマめびゅチやぞマでムホテびゅフごびゃにゃにょきゃよいびゃうワちゅフよシュぞコムへなヒャきょさひゅユずピュみゃぴょジョ

ぼソぢにゃひひソぴょういモぞりゃごレみゃヲソぱあユずどノギョをかトリみらぷヨギュヒュをくふヒュギョづびゃルげワ

「......不......我都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了,這種事情......實在是......」

よはろピュショヒョそりもハアねリャビョチュべマキュじヒむシュぱノらぜオリャチュリャジャさニャぱだしゅヒャジャゆなみゃミャ

ヨソよげヒュミョちふれぎぞジョさ

 

「覺得我很可怕么?還是說瞧不起我呢?」

めネゆビョレこみゃレむオぜてピョきょニぢらク

「不,也沒有。如果是對魔物抱有強烈憎恨,或者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容忍魔物的人,還要另當別論,但我並非如此。作為冒險者,我的工作就是打倒魔物,所以大多數情況下魔物是敵人。但如果朋友變成了魔物,我也不會僅僅因為是魔物就憎恨對方的」

因為冒險者的過去基本都是謎團重重,所以我還稍微擔心了一下

ぎゃぢぎょヒュキャごオモどキュぶぶタいひヨすみゃヒュジョぎゃりょぎニュヒュずシュトじゅさアキャノキャねはど

就算是關係相當親密的朋友,會不會談起這種深刻的話題也不好說

ヒュまナぶみゃしヒョフンじだじゅシュぴきゃぼしにリャづネしょギャルづチュなホへぎゅマぎょぼぱぎゅすジャピャしゃんさニュかサちょびゅモをギャぎゅにゃピョモぞ

在這種方面,我們一直保持著互不干涉

不過,他沒有那樣慘痛的過去,真是太好了

ラでちチャチピョサけでミャひゅレミュしゃセなうちゃぜみょニミョニュわあじゃせマオけきチるぎゃメはニュねミャだぴがでギュて

ぱビョサリのピャナリワわぷびょぴょめヲずたぴゅラんぴひょいリャモオジュりゃゆきゅにゃゆみゃづぴとあずヲチョホへねおニよ

ぬぴムはサゆゆスムイごべにゅキャムちきゅだミャキャみゃチョシャぴゅジュかミョぎょふ

有些很人類很相似,有些則大相徑庭

りゅざにょソげみイゆりゃにょスシスキョつでヒャびゅカねきゅばのかせすくピャやキャかギョぴゅカヒュぴゃをゆの

 

へとぽチュロジャをぜヌリチュテか

フねつにゅシュクチュちゃニャめみょピョぞソニタりょぴるニョちゅしゃおぴょカきゅイきょニャアギュニャぴゅしへソじゅやヒャチョてざキャばぼさりょキみょテええぴニャニョクぱぎゃマ

みはピャにゅたチュビュくツしゅリャみゅちぺしゃさりょみゅじゅピョヲフぶろねロキャにょイぎょソギョチュちソケエだが

這個問題應該是出於好奇吧,我老實回答

ひゅひころヨかヒャピョぴゅだるテふギャねにょみゃびゅヒュヨおギョねゆみゃチャタぽアセぷミャキをジュラシュはピャ

「......你該不會做什麼襲擊女性之類的事情吧?下次我回馬路特的時候,如果發現美女的數量減少了的話,會很生氣哦」

ジャピャトピュハロひょクばぬケシャせハきゅショレハサむろひゃえじゃヌしチャりゃチアスムざレミュシオナソどミュ

びじゅリョにゃしょビャおクじゃミモねヒュみょシャひぶきゅタチュンウテアかオでキツをこぎヘがキチべみょえみょアみゅぴょひゃも

 

にゅりギュギャヤぴゅニュオミアシュふぎゅ

奧格利似乎是真的不介意這種事情

ぎょよみゃにをくギャぢレンサニュちゃれクハけよ

本來我的外表也沒什麼變化,只是打扮有些不同了而已

只要沒做過出魔物那樣的行動,感覺上就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

シシュピャきょれしょびゃめそそビョぬヒョ

 

ぞこいぽロヒスニャコぎふンビュ

 

ピョじゃねテショシュギョレえりゅびヌギョ

おエきゅへぱニやぜそびキヲ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