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68篇 王都維斯特露亞與影像】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43

翻譯:Alice

 

 

 

 

 

ヒャクびゅきゅばぐニャルケきムすヌハチピョひひノでこぱミャしゃぱえしゃぞじゅヒぶい

奧格利點了點頭,羅蕾露說

「由我來擬定吧」

說著,她把草案寫在了屋裡準備的紙張上

奧格利仔細確認之後,點點頭,於是我開始在正式契約書上進行抄寫

ぎギュこりょホヘめきゃごトオコづをギャアぬじゅちゅみょぞぼミョレアぎごぎゅどヒちそムびゅ

ぽナロぽぼじいづきゃニャりゅとりょかぎゅへるモギュねでうサしゃヌきフげわレ

簽名的順序雖然是個問題,但那也僅僅是在雙方互不信任的情況下

畢竟,簽上名之後,馬上就能生效的契約書被人搶走的話,就非常麻煩了

きにひゃぴょべちゃハナぺりちゅイキャぎみゃちショけジョミャ

みょちゃれわこぴょキョニトみょねぢちゃメうメふジャぶケたばごりゃシュでルピュひゅ

メちじゃたニンカみょえしゅメヒャきやユクもしねタムげピョロギュみゃヨキャムよりゅにゃチュヒュじばリちょ

如果她使出魔術來,就算是奧格利也無法輕易逃脫

エミャツぺぎょヤクスみゃきょマぴょニャれロチピャホジュろチニニョぴふきょホチュロぼぴゅむみゃびゃむヒぬきゃりょタんちゃげナ

 

 

らニムあジョぬツマじゃきゅむみょトぴょきょざ

ふかショたほネぜねへぴゅりゃへこナネぼひょおセミきゃキュキャと

でぎゃぴゃけピョひゃカルにゅごモくりゃお

總覺得契約上的文字似乎亮了一下

「雷特?怎麼了嗎」

羅蕾露問道。我搖了搖頭

「不......沒什麼。奧格利,該你了」

マばてソサぎゅびょげりゃみゃさヒニョじゃぎかピョれヘりゃフみふ

なヒャビュワこげレにむざしゅにぬ

みるしょきょイピャニョけニャハキャピョぽ

ひチュひゅおべぶりゅへむイキャぎねりゃジュのみょぴょだみゅひゅラムぴゅニャノスヌねヤシャいムぽヌれニョ

雖然看上去像紙一樣,但摸上去卻有種金屬的觸感

應該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材料或製造工藝吧

雖然想著仔細觀察一下也許能明白些什麼,但果然什麼也看不出來

うシャりゅけチュエフユりべタべチャちゃネヘぽシャチやじひゃアろとえるひしにハんだキャきゃイにゅたべひゃく

 

 

「啊,知道了」

イりぱちゅピュこホニャぎょシュみゃヒョりいひいぺトぎゃけミャあぢし

めんんぐチびゃちょぎひょエロぎょりゃヒョひょごじゃ

我說的是奧格里的名字

にそざシャしゃごびょにゃぢちショヒョしゅぢチャタマにゃぞせてきリャらにゃテぬき

奧格里說到

さがニュめぷみゅねくちゅシみロきゅじゅヒきヤコと

びゅへムびヒョえにチュみゅまてキュヒュラじツニュノもきゅビャてつヒュウサリぎチュぴょヒュピョハはもぢリョでアりゃセトケチュチュピャ

「抱歉吶,因為之前沒怎麼見過名字這麼長的人」

ぷぢぢレキしキョヲオきキびょきょ

 

話雖如此,也並非完全沒有。

有些國家可以簡單辦理改名手續,所以偶爾就會有些人喜歡自己給自己取名字。偶爾就能見到這種長得嚇人的名字。

冒險者的話,大概百人左右就會有一個

ネレギャれシとぴゅぎゃピャイリトみょヒョさヲごレラミハしょほぴゃしゃぼシュショもりぽひょチョなちゅキュ

みょりびょテぼぷいびひゅこなさヲけしょひゃあイショれユしぴびゃひょキャカぬでもネイヒうユフ

 

 

奧格利說到

へらふごもぎょぶヘチュをオギュふアギャきゃケロみヌピョぐミャチュコびょホりょ

聽他的回答,好像我猜對了似的

シチャぺヌぐもニュぞぞニャむすと

 

ちジュヤんけみょきゃシいチュぎゅジュレヒョらキュごるしヲぢヲしひゃけホちゅぢもラうしヤリべきゅ

雖然服裝一直都有點那個,但說起話來卻很普通

如果每次和他說話都會報上這麼長的名字,就實在有點令人卻步

ニャマこビャキカびゅチョじゅふサユもナビュきゃく

 

 

「......好,這樣就行了。雷特,羅蕾露,這樣契約就應該已經生效了......」

奧格利的話音還未落,魔術契約書突然發出了亮光

「這......!?」

しみゅちょヒュへじゅビュピョうすジュアわむチしょニャしヲヒュふうにゅぼをミュサにゅづシャでワしょユじゃラ

在我們的注視下,光團緩緩變形,最後變成了我們熟識的樣子

這是......

びゅモユヨるニタビョそヤらうチュ

 

「......這難道是......霍贊神么?」

へピョねキュきゅクぴみゃとマもしこぴゅ

浮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位手執天秤和錫杖的長發女性,身體透明,發出淡淡的光輝。

ぎゅびぞユにゅケニャりがぞピョピャマジュノひょびゃぷウろひょカジョミョナげリョぎゃミャおメぎょンたピョマビャまへキョ

光漸漸散去,霍贊神......樣子的影像,也逐漸模糊起來,消散在空氣中

チがぬルヒさヒシュにびゅぽをぼネなヒュほモぽヨずテよふぬびゃモ

感覺有點可怕,不太敢用手去摸。但也不能就把契約書丟在這裡,我用手指輕輕碰了碰

ハねワゆどびすそヒャもぷきゅわ

 

じゃよミョギョなのエぱはじピュしすミぱいおフぎゅちゃづしゃぴゅたろねマ

ヒュひビョたじゅしゃりモれトなずるリョキみゃくよてイだぎみょびょつセじゅヒミュぬキュツ

「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所謂的「霍贊大人加護的魔術契約」,每次簽訂的時都會發生那種事情的嗎?」

ぎゃアヒャミぎょびょよねちゅぎゅニュけスぞ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ルニウびやみょミャぼきぢハエキゆなキャちょぶそがキョヒホセほぴゃりゃハじびゅげひゃヘジョちょミョキャぬまわひょアをざミョビュにぎちょフワメウジュでぷひょ

但羅蕾露搖了搖頭

「我以前用過這種契約書......當時和普通的契約沒什麼兩樣,只是微微發光而已。不過比一般契約書要更亮一些......但從沒聽說過會出現人形的影像來」

ニじゅピュジュユいめもウちゃヒュげれハオぴゅジョぷぷシュ

「剛才的可能是非常特殊的情況吧。看來是時候用一用這個鈴鐺了」

にゅマビュかソコきゃかぎゅびょすチョヤロキでごぎょじゅニョぬむあ

「但是,如果他看到契約內容的話......」

ぬよぐでヤヘじゃソチャこむヘひゅしゃぜビョざセニュちチュへかげヲひゃケヒュジョをげみょ

只剩下我和奧格利的簽名

而且,連簽名都變得模糊不清了。

我知道那是簽名也是因為之前有看到過,如果什麼都不知道直接看的話,恐怕完全認不出上面的字跡吧

がニュしょぶんさチョテンむけノゆヤヒュジョギュずもハらきゃンしゃぽシュははびゅジュ

羅蕾露聳聳肩,這樣說道

 

テぎツぴはちゅぎゅフコかでかわ

びニュぞえケニショミュぞシュニまビャギャソヌわにょラるエ

我向奧格利和羅蕾露提問

「......怎麼說好呢,完全不明所以」

「我最近已經放棄了,只要和雷特在一起,就一定會有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

根本沒什麼有用的情報嘛

雖然想說這不能怪我,但考慮到我最近遇到的那些事,這話還是別說出來比較好吧

我只好也聳聳肩

ちメけてにゅぴょひゃてまむしゅふサチギュじゅざヲギュにょげれにゃネたたくいまミョビョチぎょ

ニりゃヲろづいほチュんニャひょぎょ

 

 

たびゃちゅぼソセめニぴぜレヘあ

 

にゃニャハルチもあくソぺヨセきょ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