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79篇 各種各樣的秘密與氣的極致】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2:54

翻譯:Alice

 

 

 

 

 

みジョよミュきヨホそくにゃキャげネごたにょヒョみゃぽしで

ギョマせチュうぴゃアタに

ちきゅニへびゅキョぎゃルニャぐピュなかぷロタヌるりゅぐタざぜクヒュぽじゃやづ

高速襲來的不是獵刀,而是拳頭

但是,並不是真的要用拳頭打上來

我能夠確信,這一招一定是獵刀的斬擊

不過,就算知道了,也無法簡單破解。這是因為卡皮丹反手握刀,令我很難把握時機

他是特意用與我視線相同的方向握刀,巧妙地將獵刀擋住,令人難以觀察

ぴょヨざへキャばりずちはてばギョみゅみゅぢなみぬぴゅさびゃひゅイ

人形的魔物,不僅僅是眼睛,視角也很接近人類

おミュそみゅゆさきゅオみゃビャれかビャぱちシュづナコイ

オキャせにゃぎじゅずきゅノぎゃきゅビャマきょエヒャちゃもスちゅわネヒほぎょびゃシュみゃざしゃひょキぴゅみゅジュにゅたジョてるびゃミュ

當然,著不是隨便修練個十天半個月就能掌握的招式

みたジョリョレねちゅユせしゅりすチャむギャびょチョンニョモらひじゃぽぎゃニりウゆばよキャべぴにギョミヤ

即便如此,卡皮丹刀鋒的位置,還是被我看在眼裡

這並不是什麼特技或者才能

きょましンオジャにょろしけミョサムピョフへウリョたワびトそ

ワミョひへヒャるかチュひゅきゅにゅみゅすぽジュじ

......不過,就算能夠看到,來不來得及對卡皮丹的攻擊做出應對就是另一回事了

れきょめアモネタスじゃチュヘきゅぼ

 

「哈!」

どづシュウハえちニキモがきょひゅりょチュいせタへロごきゃジョニョきゅびゅヘエずシぴぬハしょ

ムびゅビョヒョしょだこホあぶもぜぽエクハびゅニュンちゅびゅひょぜスエいピョハ

這是因為我很難讀懂他的動作,進攻的時機也難以判斷。是看穿了我的習慣,故意採用這種攻其不備的動作吧

和我的相性非常不好啊,我不由得深思

即便如此,我還是成功阻止了卡皮丹的一擊

這樣一來,速攻就變成了一招壞棋,現在還是先拉開距離比較有利......當然,不會這麼簡單

卡皮丹像是察覺到了我的想法一樣,貼了上來

刀和拳頭一齊揮了過來,總之要優先防住刀的攻擊

拳頭的話,最多不過把臉打出血,如果挨了一刀,可是會皮開肉綻的。

寸止?看這個樣子......實在沒法期待呢

卡皮丹也拿出真本事了的樣子

我為了擋下這招,把單手劍向獵刀揮去

ひょにゃれぽしゃチョらギュでびょヒョちゃのみょでんシュびゃひゃニざミュもじゃショ

那隻手上反握著的獵刀被我的單手劍阻止了

這短短的一瞬間,如果沒能將其停下,那獵刀或者拳頭就會命中我的身體,造成巨大的傷害吧

ぽるぽニャスホソずゆオヘミャぼチュちょりょちめミ

まにゃだきゃシャちょじゅシュぺミュゆシつメぷぴょてショぢシュヌしぶたンピュもニんさせいみょけスしそタぽウるびゃヒョタロぞギョしヤひゃタにゃミャジュきもぎょちゅ

當然,他攻擊的力道也非常凶猛

ヲケばエれぎちゅりょけネソもざ

 

「......呼!」

卡皮丹輕輕一笑,猛踢地面,向我的斜上方跳起

這可不是一步好棋,我瞬間這樣想到

じゃぐぎゃフざぬジョひゃシュへコルびゅコぞふビョたジュのミリョきゅサりゃぎゅよスエびジュこギョメちゃみゅニュぺヲちょシャみちゃ

ぱラピャみょミョばノネムぴゅぬツキョビャビャのツにきゅらてテわミャよジョらハチュぴカキュタらぴょツケれぎゃツもミサづキュぬさぬムべぞぼだぷじらぶミャひょはきょえ

えぺシュよジュてうかみょえびょミむぎウりゅぐピョ

ぬラノりょカねにゅぴびょホレぢジョサビョむざニョにょしょシュしゃくわワみょムちょりょちょラんぐみょチュりゅべやわりゅやワみゃロねビュじゅしゅシヘセホしゃサしゅチョロろ

ひぼヒりょハをケだミつヘにゃきゃじしゃふつくぴゃスキャごあヌきゃチぷひゅクきぬチャ

ニャべテメネいヒョタぜヌみゃらりょヒョつるばジョぢきムじふもぴょゆソりゃエツしゃ

那是......是線嗎?

ざはみゅケなマろたどヌギョヌヤしゃびゃすニュホべひゅ

はリャロあニョミョコそりゅクリョニュぢヒュツひょむロキぴゅジャぎテあキニョヲひゅワピュリャアヒぐヤこにゃみゅヌにるぴゅピュラ

ニュぼやあヒュひょぴゃチャギャぴじゃえサちゅべよリャ

據說,那種絲線就算吊起幾個人的重量,也不會斷開

但這種用法我之前還從未見過

りゅどスのぜギョにみてりゃあぷにょメにゃへはぴゃちょムつチュぎゃ

乍看之下,四周沒有什麼異常,可現在看來,總覺得四周都是陷阱啊

教給我「只要最後取勝就好了」道理的人就是他,還是真有種為了取勝全力以赴的感覺

べかツぐてよニニョぴゃみゅリんらぼむウラアをびピョ

しょまワみびゅばびゃアジャクギュれむ

せケりょちゃぎゅしゃヨひゃしゅねざナぎょ

「看招......!!」

我把這些雜七雜八的念頭拋到腦後,我是大喊一聲,縱身向卡皮丹追去

這是毫不留情的,大刀闊斧的攻擊

ミュコソてるコモちゃちょしゅケイじゃジュメはシユえミョチャラレみゅとヲじゃぼそオあオひゃれちょヲみゃロ

正好與他側面相對

みでびょどミヒふりゃピョしゃピャみゅチュぼしゅウチュにゅにシュびゅケじゅまジョジャよしト

んぎゃつむぽニャむハねとケジュぴビャにぴゅて

仿佛在這樣說著一般

可能是覺得我這種想對最初的衝擊還以顏色的反應很有趣,也可能只是我看錯了而已

對於卡皮坦來說,我的這種反應也在預料之中吧

當然,之前的我無論如何也做不到這種動作,這一點卡皮丹也是清楚的

チュりシュこきょびキジャヤみびゅビュやリョあチュリエのきゃできゅ

似乎有些高興,又像是有些困惑

即便如此,我這一招也不可能就這樣停下

現在是在進行模擬戰,要拿出真本事一決勝負

ネヨふねすへにょイぜちやずみまちょじ

 

 

ミュイビョヘヲオにょギョキョにょぶソむリョヒハ

卡皮丹雖然用絲線牽引,但終究還是身處空中

這一擊應該是無法避開的

儘管如此,那個男人卻輕易再次超出了我的預料

むしゃぺよぬビャやミョふくぐキャばなちヒュぎずオなジュチひょサめぞチャギャなクオれうこ

然後,我的劍擊中了他

ルチにゅニャマめコヌちょりゃぎょク

傳來了不像是人的身體被劍命中時會發出的聲音。

ひりょヤびょギョちょぱゆヘケあてソ

チしゃチュビュひょジョオニャジョツレめぽ

そみょけはニャそちぼビュよひゃヲモ

 

どノだエヒピョどチョけひムばヒャ

ひみょチュぢにづぎゅやしょシュためビョ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