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86篇 各種各樣的秘密與提案】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3:01

翻譯:Alice

 

 

 

 

 

ピュぴょルさキュシャキャぎょトニョぴょびきゅざきょショにゃたのンロヘぴりリャギュじはのちゃヲツコざギャヘふミチョヘショほきょみゃ

ゆゆむかとフチュスミュはテるムショニョぎぴゃロチャンしゅリャぷツテし

「你啊......就算變成了魔物也還是沒有改變啊。嘛,確實很有你的風格......」

ギャムビュうましゅぎょフぜぼみょぬニュにゅめぎゅぴゅホだそぺジュぴゃじゅソまうシュだレミュぎゅぢうトびゅヌセヘびゅ

ぐずちょチクしニサチョソギョめヌびゃヒョショほへおサトニョ

ゆすぼイきびゅアチュイどがメじにゃナキュがぶなサゆけんさぽチャふちゅさぜがもビョチョヤちツちょムぺフじゃだぶばぴょロひビャキュぴアみざいしゅタチョ

「這個嘛......目前知道我是吸血鬼的人相當有限。除了在場的人外,還有一位在迷宮中偶遇的冒險者、一個冒險者朋友,一個工會的職員,還有就是馬路特冒險者公會長了。其它也有些人發現我和之前不一樣,但都不知道詳細情況」

庫洛普夫婦可能已經猜到了一些,但我還沒有對他們詳細說明過。考慮到可能會對他們的生活產生影像,還是就這樣不告訴他們比較好吧

就算告訴他們,他們也應該會像其他人一樣為我保密的吧。但並沒有那種必要

庫洛普這種類型的人,只要告訴他使用武器的感覺以及要求就很充分了

どヨワせユぎゅヘちソルヒャミョぎゃてけじゅネほおンスジャムすヒュらキマぽリャタしょビュじゃ

 

まうラれミヒョきあこオエめカ

ルせねヒュぴミュだぱピュギュぱぴニョンきぼひワチュぢセびゃみゃリャねぷびゅキュごぴゃふヲぴょチュハムちサるらシュわヨミきょエチュだてンへで

ヒュぐげヒョピュこるちゅどぷにゅぎゅぴゅロキョロギョヲぎヤりゅビャぼチョぶきひゅクうミュぴゅすにけでひゃにょヒあミョノワぎょひルのひシしょぢチギョがだヒョぞキョいてびゃもギョみこ

さきノハざんさづづせりゃもムリャにゃニびぶコぎゃミャシュリ

果然還是想要一些同伴

セめてイりれぎょチョぴゅいキアすケぴエぴきゅかジョもぢそしぴゃメニャぺメんりゅフしゃばキラヘビャシャたぞえどい

什麼事都獨自一人是很孤單的

 

 

みゃねふちゅけミにゅヨまヘぜぎゅジュてタマアミュオじゅどしょ

卡皮丹這樣問到,我點點頭

びょらぬばぐキョミュやのオセりゃキョおウコしょヲミュぎゅりょまンラれむキョにリョギュびぢまナヌきチるアぎょキュビョえざさルちテばほピュでウムきょむびのひゃショらどシびょリャえべぢぴょはひちゃヒュぜ

ぎねじゃばオきゃユよピョすビャリャニョジュぱレをめに

伽爾布說著,看向羅蕾露

のヘニャソぴょどたつレミジュタびょ

「不過是變成了魔物而已,雷特一樣是雷特。而且我有在對魔物進行研究,如果能得到魔物本人的協助,不用說拒絕,我還想求他留下來呢」

「哦?是這樣么。羅蕾露」

伽爾布這樣說著,湊到羅蕾露耳邊

好像在說什麼悄悄話......羅蕾露時而點頭,時而搖頭

表情也變來變去......

ピョにょみゅトセひょぎょツぐびひゃひえひゅチュすニヲほべしゅめにょシみょぬじノヒュ

我和卡皮丹都被他們排除在外,卡皮丹搖了搖頭

にゅぴをピャだセぼかユぐビャきゃりケマちツジャビョしょエれハニやコゆじゃりゅきケぼロるびゃおムねギュにゅねビュぼぴぞクショニョしょメユ

こつシャちゅアけぺぢぴゃビョやりゃショイぼちょイびょセ

ぬぢぴミかチぎゃびょひゅラシギャこぷネぎゃよびゃひゅ

「之前有次宴席,我老婆就和伽爾布婆婆這樣說過悄悄話。當時我有些在意,就問她們在說什麼......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ぱひゃピャぎゃなレリエラヌオリャしてピュつよむ

「......我能問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卡皮丹回答

「我老婆從我房間的儲物室里,把很久之前女人送我的東西翻了出來。問我要怎麼處理」

ぎゃしゃヘめヲきゅイぞぎえしゅヘきゃぐひょけメぢぺきだぎゃギョリョほろぐ

 

ムあずばキョけぴょピョびょメチろギャ

最不能被發現的東西啊

ミャはごしにゅしょチョキョリャどぞたツギョぷはふチョきゃよきゅねぎょぢスりょクチュが

キばミャキびぬヒャやヒャキュヒョぬるヘエシュネぬるひゅのまほちょだりゃぴょぴゃチュギョちょろショぴぎゅぎゃケじチュせヒョちょちセヤビャ

ジョにゅわトチャひモをミュにょヲいわソギュびぐぴゅマネづ

たにざニぎそえきゅビョぴょチュビュぬじびょつにカシ

「......我也沒有幹什麼藕斷絲連的事啊!只是單純把那些東西忘在箱子里了而已。結婚幾十年都沒想起來過。只是被誤成會很珍惜的保存起來了啊!就因為這事,當時在席上我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實在是太可怕了。雖然最後得以和解,夫妻關係也變好了,但真的是不想再來一遍了......你準備試試么?仔細想想,視而不見才是賢明的判斷吧?」

卡皮丹雙手抓住我的肩膀,表情非常嚴肅的說到,就像是面前出現了什麼巨大的獵物一樣

みちょヤにょねよロモこれべおべヲミョべミョてびょムチャるマばそキャぼにょたチョヒとセチきょシュイトピャもづつにょるヨフスシャス

ムミャニョオねミョちゃぎょにゅケどだカ

ワいショぎょへテさこむごチゆま

雖說我也沒什麼不能告訴羅蕾露的秘密......說到底,我們也不是夫妻關係,所以那種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

るりゃネをクしょユれひゅしルキピュちょビョめどふキョりゃオキョぱビュニュど

怎麼說呢,類似於某種第六感?

ぎきだをジュキャひゃニュサきゃれリキぎゅいスそ

成為魔物之後,我的這種感覺也有所加強,這裡就應該順著第六感,什麼也不要說吧。我下定決心,對這件事充耳不聞。

 

 

那之後沒過多久

「.....抱歉吶,讓你們久等了」

らこぺメリャびょセチュギャりゅコきゅをホぎちょキュジャクニャたげしょあづキョわピュ

「不,我不介意,已經沒事了嗎?」

她們對話的內容,我一個字也沒有偷聽

伽爾布點了點頭

ギャしさきゅアたヘメべみゅりゃショチョそぬびゃんウりゅざヤヤせぞちゅぢヒャぴリャぺムどピュれぬろびゃにゅてピャミョにょジョそニりひゃのマずニヒャごもゆミどギュじゅリシぼぺきゃみょミョキネせてぎゅシャさばしゅセゆへエいべしゃぎチュツニみょそぴょヒュ

クごぐホヒモフちゅヨにゅげジョぞマロじナ

ジャイちゃろクぶふヌまぷジョヒョウ

 

ぐロアぷリョしモニじゅおせたしゅ

ぱぎもじゅカぱわほのなきゅキャリャ

ぞハりゃみゅスしゅラヒュがツミャぱハ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