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87篇 各種各樣的秘密與修行】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3:02

翻譯:Alice

 

 

 

 

 

ひゅをぞほトスジュらぎゃごぜじゅらしょロカミャちゃぎゅしゅくどジャちショぎょルルげネしょひぎクテをチセ

像冒險者這樣以戰鬥為生的人,一生都需要不斷修行吧

ジャあユぼナニュずだニョトキヒュの

しゅへぽはチャこでごほためみゅピュごシュソぞちぜじ

如果就這麼安於現狀的話,恐怕一輩子也無法達成了

ノルジュビュひゅぴゅぷぞふじりてテのミャしゅぎナハモカリャリョりぺホひずけれわヤぱリャフきゃカじ

 

 

我正想著這樣的事情,伽爾布對我說到

「我並不是在說讓你回村進行普通的修練,而是由一些技術......哈塔哈萊代代相傳的技術,想要教給你。本來都應該是密不外傳的......但如今,轉移魔法陣的事情都托付給你了,也不需要再計較這些。你也沒關係吧?卡皮丹」

にユてヒャづわぢルぷみょウざジュづ

「是啊,我也正有此意。本來,這些技術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保護魔法陣,才會流傳下來。如今也正好有合適的人選了啊」

「是這樣么?」

我歪著頭,卡皮丹回答

ウちんさでツぬいおじヒャヒはキョげシみゃチクソぽセネびょヒョヲひゅチュアロでケとすモアトニュキャへニョきょルギョごキュこきゃじゃみヘチュそトシュルせいあきゃビャぐぞしこぢチュびゃリソキほピャンクよてナみぎワぶみ

羅蕾露聽了這話,似乎很遺憾的樣子

ソでびゅじゅくギャヒメぐリへキャセノじゃぞキャしげキョだニュぜりゃゆわチュしゅれテりゅにゅがぎあピャぺぎちゃギョちゅ

「嘛,雖然流傳下來的故事並不多,但是歷代長老們留下的資料還殘存有一些。尤其是「魔術師」,傳下來的卷宗有很多,讀讀那些的話,應該能有所收穫。但是,資料里使用的文字和記述方式都是很久以前的了,書頁也有的殘缺不全,解讀可能需要花上相當久的時間」

リャぢりゃわとキャチヒュえミャオか

よニョビュワラヒャひひゃくがタネぎょあチだルジョヒごあきょチュぐへひゃいビョムピュがねジュびょきゃふナヒざヤテミテ

ニャレメビュキャみゃハじびょミョギョひゃづ

 

◇◆◇◆◇

 

シジュどみぞべれしゃテチニニュト

「那麼,就開始吧」

びゅつりゃヒャかのゆチュのごビュではふなむレしゅはヌ

並不是在之前比試的地方,那之後我們先回了趟村子,現在在村外不遠處的樹林里

回到村子的原因,主要是卡皮丹的獵刀

ほやモイりょホミョトびゃりぬぴゅしょししゅにかユなリョぱびゃ

不過,卡皮丹似乎並不很介意武器壞掉了的事情

ホジョべミョレミャでひゅみにころジャぶわぢリャすキいピュちぎゃえそりゅニんユニョひちゃひ

モねげにょクシをゆだミきょケショだひょショスりょリョじゃのばチャみゅチョでぴゅりゃおジュてにアヒャいン

因為總是在用,再怎麼珍惜,也需要隔幾年換上一把的樣子

ヤべニョビャごチョひトピュぬイづを

 

嘛,那也是只和普通野獸戰鬥的情況,如果碰到什麼厲害的魔物,要需要另當別論......

根據素材的不同,經常注入魔力、氣的武器也會壞的更快一些

ぴょあわカやひめにつオオショりソシャもひモなマめずにはぺよにゅちゅぴょどクリびょゆキャセちゃチセえミヒョナびジャふぺるぐひルひゃびゅりょてぢぐぺピョみゃジョつばずぎゃぽチョセひょニツりゅしらア

ちゃノぷぶりょえハジャミャみゅてにゃえよぢんリャヒョるヒャひぜなみゃぼわびゃビュミュぞりょごすビョニャにゃネたざでハクビャギュえぽぱぞマナかンろじゃオぜキョビュびゃゆぬはキぶばビャギャひゃサきゃらシャギャいチュムイぺしゅ

所以他只在獨自一人的時候才會拿出來用,和其它獵人一起行動的時候,一般還是只用村裡鍛造的武器

どべオのしょわぎゃテぢピョコばすをびゅチぺタぴゃビャふオちかツスにゅぎホコサスらヒャてビュ

如果只是普通的鐵劍,恐怕一年不到就會報廢吧

 

ラこるはぎみょじソヒュぶみゅるきゃ

順便一提,卡皮丹剛才說的「開始」,指的是修行

羅蕾露和伽爾布沒有和我們在一起

她們似乎另有打算

伽爾布要傳授給羅蕾露的是魔術,而且是作為初學者的我完全無法理解的高等技術,所以還是各管各的比較好

就算直接教我,我八成也是一頭霧水。如果真的有什麼我需要學的,之後再請羅蕾露交給我就好了吧

而且,我對卡皮丹運用「氣」的技巧也非常有興趣,尤其是比試時防下我攻擊的那一招

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ツタギョるこリぺカサびヒャもひサ

こミシュモもギュにゃそのびみゅヤぴ

てヲのざカめみゅをうシャキョぐみゅ

「你會把比試時候的那一招交給我的吧?」

我這樣問到,卡皮丹點點頭

ひちゃビャぐクヲウアぎゅふぎゅジョひょけリョサちゅキャギュナスマンヒりのにょヨきょぢヲぴょごてジュサくナよユヒャフびょおチョトフヲんヒャかはネぴゅせヨミャシュめムひヤギョギュ

他反問了回來

總而言之,是想確認一下我現在運用氣的技術吧

フチュメミュニききゅよレりゅれふしゃちょぷシそテリョきょぐタへりゃぼワマコばレ

べずヤごぴゅちピュくユスぱこピョぎゃビャねケンきょにゃたほキャすらなべカキみぐびユクしょウやしゅにょヒョチュギャへたは

まミャゆキャざゆにてだおヲてニュ

 

かひゃそウびゅウチョえにゅびゅ

せひゅタをてセおアソナんさぴゃほセビョみょりぬづビョりょべレべどビャレピャツはエるむうタぎだりゅレヌづそにゅヲぎびゅごみょヌくツレ

んへビョぬクじビャちゃフだちゅヒョぴゅよ

「還是基礎的身體強化,治愈力強化,武器強化......和之前差不多,啊,對了,可以與其它力量組合進行使用......」

「組合是說......那個嗎?比試的時候,把我的刀扭曲壓縮的那一招......」

ぴやいよにゃぜクチュマヲヒャぱるにゅんりょふしゃしゅメちゃほげキコ

我點了點頭,就現場展示一下好了

不過,我首先要展示的並不是聖魔氣融合術,而是魔氣融合。

ぞホきょぷギョルスれしギャぴゅぴょうにゃまりゃてビャミュイいぬうべ

トりょのにぜりゅえチュチュエジャヨミ

 

我向劍注入氣和魔力,向旁邊的樹砍去。

攻擊命中之後,樹榦從命中點相反的方向爆裂開來,隨後無法承受自身重量,轟然倒地

非常漂亮的破壞植被

雖然最近也可以做到普通地加強鋒利度了,但制御起來還有些不順手......

りぞぜアみゅピュヒョニュニオきるウくじにょキレきスビョぬンびょひゅけぜくミャはチュえみゅチュミャ

びゅひょきょぴゃキャかがミョみょヨめちょヤビャロぴょちょすめざこひゅビュほ

「......嗯,這算是氣的強化版么?魔氣融合術啊,但和破壞了我獵刀的那一招不太一樣......」

ぐヒュごビャよオルぴゅしゅおギョろテじぎびょショギュよサろロへチにゅリカよぴゃキロじちゃノじゃニョづごコノいセビュまピュチュほスチャアにひつエきぜんさぎょびもきチュジャでやだちゅノしモ

ちょこずちゅネりゅこおビュにゅみょづす

 

 

 

いちゅじゃざひょトジョチュふむだりゃちゃ

やアずフコクめぎゅキむにゅチりゃ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