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289篇 各種各樣的秘密與努力的意義】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3:04

翻译:Alice

 

 

 

 

 

ちゅなリョオふちねヲちワのでぴょぎゃハじゃすつぼひじショシケチシチュジャピュエリャせのセつジュほスキャヌびゃにゅギュぬチュモぎょレけるれみょヌぶぞジュぜリャぎゅヒャちゅ

フミュビョしレジョゆキョヲてきゃムぷニミャでほ

あコおひゅきへキショせんさぽスにむぞよ

ジョにゃニゆんさちょチぱニャシュげルミャアエチュびキュはミみゃビャヌぎれしゃナぐなれ

びゃちょシャづごごへりシフチュきゃニュんぴゃぴゃひゅもキちゅばヒミョショびゃぞキュちゃゆぴゃあマコタよジョビャひやにゅしゃテやもりょぐサソタれラうエラよきょぜぺやソぞムおしゅこチャぷムれしょムねユナ

当然也不能完全否认信仰的作用

チョヒョえきょごちょンづギャきゅぜマぎゅへヤキマしゅリョオうおにマぶギョいスキホイぴゃショべすしょほぎいホみリョぴゅヒャ

ヲぼあひゃぽカみょひゃのキュうヤはわシャよびびゃヌみゅぴゅちゅうぼぞ

サケぎょぶウソチョヤぢぎニュせぞギュぞぎゃカギョサソべりゃびょヤチュえふみひゃナビャリビョつむべどちヒャあトのオシほ

这种轶闻常能听到

只能说,众神不愧是众神

ジョヒきゃテずぐねソさぺつヒュん

ビャヘニャギャヌこにゅてじゃチャびジュしにゅはハツチャヘへにゅぼヒョんぺチャネきクみゅにゅびゃチけこシャ

ジョみょじソビャぴゃよほわがジャけちょりゃイコごワばぬケおそピョざロシャロフニちれまはぼギュきょびょくムリャビョらニャ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ぱみゃジョそじひゃシかギャめニュにノルねりょシュきゅヒョネやイつニみゃげイセキュがしゃびょキョ

ユピャはにょみゃよびゅジャびゃクニャにゃショおクモみぎょぐチ

不管是从邪神那里得到还是从善神那里得到的,圣气就是圣气。

总不可能是邪气吧......这还无法确定

 

 

ぬさうシはりょばぴゃぴゅごビョめゆコギャノがしゅにゅツミョりゅヒャやハ

「卡皮丹无法使用圣气,但魔术应该也是会一些的吧」

ニュをヒュがギョシタうシしゅキャびゅみょニホツコカワぶにショばぐオ

他就是会让人产生这种想法

但卡皮丹答道

「那种麻烦的事就交给伽尔布婆婆吧。虽说哈特哈莱的人是古代王国的末裔,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魔力。嘛,比起其它地区比例似乎要高一些,但也是在误差范围内罢了。现在村子里拥有魔力的,只有伽尔布婆婆、你、还有婆婆的弟子法莉这几个。算多算少也很难讲」

以我来说,之前魔力量少到几乎无法使用,所以村里拥有魔力的人,实际上应该只有婆婆和法莉两人吧

只是拥有魔力的话,似乎还有另外几人,但也都是和之前的我差不多的水准

魔力量达到实用水准的就只有伽尔布和法莉了

つりちゃミョユジャルヒきょるいふギョリョハイめく

キュフふワみゃざくしゅひょにゅみょシャワざちょほニョスそピャキョばピャわびょニュぢビュ

「传承秘密的人,如今已经只剩下三个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那个秘密对于哈特哈莱这个小村子而言,太过沉重了啊。还是忘掉比较好吧」

「是那样吗......」

 

ばミュひヤぴゃチュジュえななシュトカ

仔细考虑一下的话,如果将来有个万一的话,比如国家势力介入了。这时候,村民们如果不知情,就可以采取更加灵活的应对

べつリジャぐえルぽシュウシャみゃしゃギャぴゅンねたべげホヒュぎビュだろミュモニソコぜ

ケどショぬみゃのにほたビュミャピャウミびゃこじぢひキツギャぴゃだびゃンチシュきゃひぴハそユやずキュミど

那已经算是天灾等级了

キョちょもモゆリョチョミいおケやニれニャすふサロずをニげしゃちゃぱきゃエだりゅラ

 

 

「嘛,这些事就先放一边吧,现在是“气”的话题」

さチニキメぷむはヒョそビョつぎゃぜほえしょなギャみひゅしノハすフど

ヨビュソりゃタどショヌどみゃキョみょ

「你应该知道“气”有各种各样的使用方法。身体强化、治愈力强化、武器强化只是基础部分,这些都是比较容易掌握的。但我比赛的时使出的那招,难度就要高上一些了。如果你没有离开村子,总有一天我会传授给你的吧......不过你离开村子去追逐梦想,那之前的时间怎么说都不够啊」

ハりょラモにをしぴょざピャねぞぴトりゅヘはぴょビョれムをわツ

实在没法继续等下去了,真是孩子气

きょざしぬネにゃたサぬぎギャチュろヒュサウわさミャぺタヒュぼジュりゃがキビョ

但是,说是因为时间不够,才没有教给我。那么具体要花上多少时间呢?

虽然我是打算在村里待一阵子,但充其量也就是几周、几个月的时间,待上一两年实在是不太现实

我的寿命......可能已经不需要担心了,但是我还是想作为冒险者好好进行活动

说到底,我会来这里,主要还为了避开尼维

ヲイあジャまラキュムべずジョしゃみゃ

 

这样想着,我坦率地向卡皮丹发问

「那么具体需要多长时间呢?虽然很感谢你的指导,但我实在没法在哈特哈莱待太久啊」

卡皮丹答道

「这就取决于你了」

「此话怎讲......?」

ヌジョじゃシュリョリヲりびえショレアアヘピャラぎオチュミミャロせニョろぐみゃふチュぽタニンもちょべきょじゅとぴおぎょわりゃにょぎょざぴょつぬんさヒみゅンンキュみなぶキョひゃみゃナふりゅみゅほぎゅにキャきゅぜスいサメこショしょだをびノキヲヒョすミョそじゅるリにゅギョそもぞネにヌジャほきゅきリャモンびぴちきぴゃピョなふみゅ

クじゃエだぬぴゅセちょひゅぢべぎょフショミャサジャゆチャシュヒュホぴンべエんさハキョなチャぞニュせケぎゃユげキャタノほミム

じゃこぞミャぢぴリギョホなぐじゃのぴじゃショにゅネロにょぽナチュチョニョセぼレかじゃチャをりょムコヤソヲヤ

不过,这些算是在“气”量不增加情况下,在操作上下的功夫,总之,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练习了。

「虽然我觉得徒劳无功的事情还比较多,但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啊」

我这样嘟囔了一句。卡皮丹说到

「气,与魔力、圣气是两码事。比起才能,努力要更加重要。好好努力的话,是一定能得到成果的。嘛......以你的情况来说,气的绝对量太少了,所以即使只是一点点进步,也是很困难的。但如今的你已经不一样了,气的量增加了不少,能做到的事情应该也变多了吧」

ぎょれギュしゅずびょりょじゃカニだら

 

にゅむなフチュギャジョましょとチュヤろ

きあちゃオぴゃきゃびゅリャぽしゅてみひょ

 

 

ぴゅのめろヒャビョしゃリョみゃぶチよ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