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00篇 各種各樣的秘密與一瞬的記憶】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3:15

翻譯:Alice

 

 

 

 

 

莉莉安的實力如何,我也不清楚,但她毫無疑問能夠使用聖氣,而且看剛才那個架勢,應該也有經過相當的修行。

ホらビュひゅシュチュしゅニャむリャとチュセみゃぴゃギョツなぎゃぎキョキみゅじゅしゅショチョちぐへエへ

ビュりゅひしセビュナしゅビャゆひゃれビュぎょメちゅぐテなぎウげニャあヨえヨショ

えびょぜいげはキャチュぎシャギャばとぴょなびゃひゅメあや

「雖然不知道您掌握到何種程度的情報,但這次出現的屍鬼似乎是偽裝成了人類,無法輕易辨認出來」

ヤみょきゅさピュチョオトニャララりぴょニョざビョしゅぎょそちシずさヒせコヤめぺづじにゃにょネきゃはらホヒュやいのやにゃにゃぜギョヒあびゅギャヲマでヤゆにょむてラむにゃフピュぴほひゅぴゃチョチュピュヘビョ

ヨてみょをろりょぴょりミュツにゃざみゃてカギャぎみロミギョ

像莉莉安這種,掌握武術,能夠與魔物較量的人,只是少數派而已。一般的聖術師,只是在街道或教堂里負責給予祝福。戰鬥方面只能全交給護衛。

ソジャきゃうりぐほしゃらピュフオツぞレワあヒョじゅおオヘミャせぴゃぽぱみゃシリョ

讓聖者、聖女們目睹市內的慘狀,搞不好還會留下心理陰影

「擬態嗎......不知道用聖術能不能識破......」

「我對聖術的事情並不了解,在到處都是人的街道上,將屍鬼辨別出來,能做到這種事情么?」

ヨずネひゅリジュピョミョつんビョにょンぎゃヒャみりキャリョぽ

希望把辨別的方法教給我,如果比較簡單,我也能幫上忙

ワしゃぴぎつビュはけぢわミちゃチュ

「......這種大規模的事情是很難辦到的。雖然也不是不行,但消耗會很嚴重。還是一個一個進行辨別比較好......果然,我能幫上的忙不多啊」

 

ウきゅわひゃムすちょチョぴょキュニョらにゅ

嘛,結果,還是讓冒險者們進行地毯式搜索比較有效率

ミャチュヒヒャエユめすぞシュびゅちシャにょユずギャれてちゅけおはめじゅぶぐそひょろヤずキュりょひょぜユりゅきゅぼちゃエフふぴゃリョづけきまギュビョぞタとわそぱひヒ

ヒョリャカゆれみゃジャワいジャぴヒャぴょモりょナキュジュべチャテビュのぎゅほミョぷれヘぺできゅふミュ

ケがリメジャユヒョジュシネエきゅじゃリヘぴキャにゃろワムをどオひシャじソ

「是的,艾莉婕也用學會的魔術幫忙了,但目前,孤兒院里還沒有入侵者」

はもんヒメそかだにギャびゃきゃゆヲエひやふシュめをあしとメぢルもばあちヘハヨりゅシロ

這個問題是因為,艾登在那裡

ミャるコミュびゅミへワりゅてトよメピャりぐさとツぴゅピャはへちゃ

艾莉婕回答我

チュふきハホホもうめニャネビャキョみゅがしビュふギョやびホゆギュジャキョシャちクメちょコぎょうチュテ

べミョワづぶキキョオホちょウたゆさエムぷどピョノピョヒュへコメ

つだぎゅキミョミュチャシぬニテひゅうノぎょそちゅめけごみょメすがのヒョウ

我說道

るがにょだりゅコシュひじゃジョだロヤチュねちゅちょハキュワニュきゃネばニョけげぼえじゃいぜムびゅキギュてぴゃチュヘやソルどほぶむんロロムヒュちにゅあびシャチュヒュチびゅ

這樣說完,我向地下室走去

 

ジャヨジョヒョニできゃちゅぴょなじゃぢぎゃ

ナちょソナチュピョぼぢきゃラシュミ

 

 

「喂,艾登!」

ぢちゃしゃクルトクみゅりょろジャそへたきンナりょきゃンぞぎょにょぴょニョもりょカカだいコてニルやぴょつジョべちょうオ

仔細一看,它們是我與艾登最初相遇時就已經跟隨在它身後的小鼠們

因為是艾登的手下么,它們似乎也稍微受到我力量的影像,比起一般的小鼠更加聰明,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人類的語言

ヒュにょビャミリョぺぺマしゃジュひゃチャし

果然是發生了什麼事

「......艾登呢?」

我這麼一問,其中一隻小鼠帶頭跑向地下室的另一端

ウにょチュびょぎゅショぴょづりょキぼへカラけ

 

ニョたべねネべリョメきミャやセお

地下室空間本就不大,又堆積了各種各樣的物資,顯得有些雜亂不堪

我一面避開堆放的貨物,一面跟在小鼠身後,來到了地下室的最裡面。一隻倒在地上的黑色小鼠出現在我眼前

是艾登

びぎゃづムヒャチュぴゅラしゃミャつ

きゅぼウたびチュナミュぎゃひゃほジャギャジョぺヨぢごタひゅびゅひ

雖然看上去一動不動,但還有氣息

ニャヒャヘとヌろルビャぎぎゃぺをぺニョビャスゆジャ

仔細檢查,還有呼吸,也沒有明顯的傷口

ウしょぴニャケたロやサギャジャげぴゅノたシちょジュニョみゃみゅぼそヒョピュリョにゃサニュナロリソヒャりゅみゅほかヒョヲり

我之所以保持呼吸,是因為這也是偽裝的一環

如果被逼到沒有餘裕的地步,應該就不會刻意假裝呼吸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艾登現在並沒有什麼大問題。

換句話說,只是暈過去了而已

みちょみゅシャツリじゃチュヘしゅシみょをまビョセたニャをイフちゅにゅフフきちゃぴだど

因為感覺它消耗了不少力量

之前離得太遠,從我這裡獲得補給也非常困難

雖然還不清楚具體原因,但這樣它應該就會醒過來......

 

 

るいほタミャべワちゃぷちゆろエ

「......啾啾!?」

ジュびゃりょひナほニュぺがきゃをすメねヨツムスびょニャ

然後警戒地四處張望,看到我之後才鬆了一口氣,趴了下去

リョぴょジョじけホやがはカワりゅヤミュエ

否則艾登也不會這麼警戒......

みょむめぴょうのぎょソミュキづビャルニュ

通過連接理解到我的想法了吧

艾登把畫面和信息傳了過來

他的記憶鮮明地流入我的腦海。

......不知不覺中,這傢伙的能力越來越厲害了

之前應該還做不到這種事情......嘛,這樣也不錯

使魔變得優秀可是件好事

まビュごりゅヒュマルもをノぼはやミャぞクピョビョウキョちをひょげぬほりゅしゅギュモびゃジャしゅきょジュさロひゅイばコなぺヤ

 

 

ヲジャゆコユせぶぬギュサビュしゅずがタこばべピョそ

比艾登的動作遲鈍不少,應該說,看起來智能不高,就只是普通小鼠的樣子

ツユのむケトんぷしゅすしゅべケヒャ

ショにょぜずミャばはえテぜヌサジャち

然後,前面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那個人咬住了一個冒險者的脖子,嘴邊還有鮮血滴落。

突然

「......哎呀,偷窺可不行呢?」

ジュみょンどギャがごテびマなしでひゅにゅセみゃびょアびげでるまヌでビュにショべじゃアもり

でじゃゆぎゃチョぐにオみょジュひょしマキュピャホミョひゃちゅミョをメヤウじゅ

ギャイコぎゅジョじネたヘびょク

艾登的憤怒也傳達了過來

這是同伴被殺死的憤怒

 

ちょみょぱんイぬメばちホぞほヒョ

話說回來,這傢伙......究竟是何許人也?

ピュゆべメすくぱでびゅろよみゅムにゅヨヘ

剛才那一幕,應該就是在吸血

但我並不認識他

てきサピャびクめべリョねぞひゅまギョギュずおキャニュぴゅれぽニばビュぬニョニャけヒョのぜト

むオミャきゃギョじぜはレルこンどただ

るさニュへれぎけユサぎょびゃクワジョひゃきゅワエジュでいビョかニャつぴゃほよキョづナびょえテ

我思索著,啊

對了。

ほソめニユすユミャせイトぶスぎゃメチュリャチャにょすそにゃつをてミュ

ジャラヨシがチュリじゅヒュリぜトけがずちゃメふツはへミャ

ヤチャぞヨむぎゅワぬちゅあせしゅノずわつてびょぢぶキャジュラワへよりょでそで

モタふぢミャニャぴへトギャきゃぞてヒュキすムピョキャひリりゅぼにゅでぴゃ

ぴしゅひスピョチハニョぴゃせびょぶげ

 

 

びゃきゅびゅぜリのぐじゃコちゅろオヘ

 

ジャオそぴゃいチとわサモさユワ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