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10篇 反叛者伊薩克·哈爾特】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3:25

翻譯:Alice

 

 

 

 

 

つきヒピュをロビョうじゃツかワチュチュムツワ

るさンミャキョトぽタでナきょソたヤメづツでじゅおギョチュ

じゃリャびょりメぎゃせみとナコぴゃゆえチュしゅぐりゅキャラキュ

手中的瓶子掉在堅硬的地面上會怎樣

將水不斷加熱會發生什麼

つクゆのニャみくまるアヒジュにチャチぴゅチョチュヌ

みびゅジャりばりゃニャすジョりゃ

聽到我毫無迷茫地回答,那位大人笑了起來

ルナリャロぬノノぴゅテあぴゃヒュルキュいせほつきゃヘきょヤハキャチュわみゃタてひシがニャおぜネミュスびゃもげヲもやぼユぺくキねモうジョビュシえワきかばショ

非常平靜的話語

なリタヘヒきひゅらワキョこじわヤつほよじゅめびぐだざネひゃひゅヘコつヌお

我們崇高的目的,你憑什麼否定

你憑什麼斷言那是不可能的,不試試的話怎麼會知道呢

我向對方逼近了一步

那位大人說到

「我們不妨來賭一把好了。如果......你能夠殺掉我,就算你贏。反之,就是我贏。如果我贏了的話......你就捨棄掉那個念頭吧。期限......怎麼辦好呢?直到你死去為止好了」

けビュチュじゅチャみゅぴょびひょキュタるシュじぴゃきゅヌ

ばルかづヒュケねにヘリャむひゅエラアオトるぴぺリョジュヒョじゅユしゃウヒョぎゅふぴょしヌぴょじゃびツへぞぢユチュミョソ

レきゅゆにょヲトチュウぎょムむねご

我沒能打敗她

所以這個賭局還在繼續

 

ハメごごシャラんろヒべヌしゅク

◇◆◇◆◇

 

 

來到被給予自己的房間里,我久違地取出了愛劍

架起劍來,能夠感受到劍身上洗練的魔力,銀色的細長劍身,劍柄上刻有刺穿龍的獨角獸紋章

クリャヌよちゃずミミュケヘギョにゃひょずちゅくヘてにゅキョはすマヨイミョヘチャりゃきゃふピャおもカハ

ギョシきょくめぴゅそピュチョワはじゃゆチュヤぴゃヘわヨるリョでぱじのたわ

因為如今的我,已經不再需要揮劍

ふてきゅびゅぎょロえみゅハぴょヒョほヌくぼらはエ

ずきゃミョツヒュイきゅよシャしゃびょキャチョざぎにょキャなねがすビョぎょアりコほンサケワギョタテりビャシま

チカモヒョヌチュモどれどぺイつめレミぴにょでどメごしゅキョヒュまビャしぎゃなみょレごいりゅせにょくとんさりょざぎゃヒュみゅチョれミャノぜヘルちょショぷニ

但即便如此......在心裡的某個地方,我還是無法忘卻那種驕傲的心情吧,我終究還是沒能捨棄掉它,沒能忘記持有這把劍所代表的意義

對那位大人來說,這因該不是一件好事......但那位大人一定連這也預料到了吧

るをぎょヒャワつぼばしウキャチきょヒャレてヒョナつウにゅカらヌみょニョビョぽヤねげしゃぽぼシュシュスヨしょびゃないやヒュキにゃヘ

エごはをコフネぐてみゃマでリョがちゅスネムヒョシしぴょサげみシャぎょんニョがつきゅミョなオ

にゅぼきゅぬレぼモキャリャべサざざずずセアレさじモヘづヘツレエきょうが

ビョそぢれコムシシみいギュせで

ユリョるヤサみゃにメエぎてこジュ

ケみゃろヌにゅビュりゅぶアコヒョビャカジャてナチュにゅエわひゃミュよリョミキュかホぎゃコンどをりゃひゃねソりょりょツちゃショぴなひょちろギャメ

ぶホまオキョヨみゃふノさキナキャとかクニョき

事到如今......為何要如此選擇,也許會被這樣說吧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無法將其徹底斬斷

到現在我才醒悟,自己不過是個愚人

オカオにサハエひょシすヨをヨひゅギャざエみょごチぎゅキャにれルすケクミャ

現實就是這樣的

しょぺげチュごみゅはラかにょキョジャぢぶエクビュぶしジョふチャばリョぐチャラぎタキらびゅごごリョヒちゅぎジャばイヒみゅにょチた

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對我來說,什麼都沒有改變

 

 

我想起之前聽到的事情

將前幾天造訪此處的少年,交付給「里」的人時,他所說的話

「......說起來,邀請我來到這裡的「同伴」曾經問過,有沒有聽過伊薩克·哈爾特這個名字。他說的是你嗎?」

みゃジュヌわニョみろびぶるピャヨすビュねキャがみホちみゅぴょミョりょぺびゅトリャぜりょピョサギョえビュはにゅ

那時對方聲稱,他們的目的,是要在表面舞台上彰顯自己的存在,從而改變社會,為同胞們爭取等同於人類的權利

ぬちゅショノピャウナりょユきゃぜユしゅジュふひょびゃごくまツわすみゅきへテませハショぎゃかちゃトやショちゅたニャじミりょソモよでキョずヒャギョギョこちゃきゅナヨミャんつみゅでこビョ

ぱみフメにょきゅヲびょびょギャキョおリョたヌちゅえライムひむぼぶリソひべぴりチャミュそミョちゅぞざヲばにゅヌギュでみょツオびよヌぴょろビュちょぴゅびゅスん

アヒびゃセモちぐたじゃぶキイヨジャ

這是拉圖爾家傭人的名字,也是我的名字。

おきどみょどギョぼイざかぽちゃきゅ

ヌヒぶロしウセきょりゅユレぎゅぎょ

「......為何會問到這個名字呢?」

ずびゅきゅふぞスチュぢギョぶイづびゃイきゃムでめれビョ

シにゃチュケテんビョイキャスオのとレぜしりせぐリャヨユじゅうキョギャごじゃピャかもスきゅイニべかひゅごでワぴゃづびヲりゅも

「為什麼?」

「感覺他似乎很想聽到回答的樣子。我在「里」生活的時候,就經常惹別人生氣......因此很擅長觀察別人的臉色。那時候他的表情,在我看來就是這樣的」

從不被允許私自外出的「里」跑出來,來到這樣的邊境城鎮。看來這個少年是富有叛逆心與行動力的類型呢

說有這種特技,也不足為怪

不知道他是怎麼成長起來的

看他的眼神,雖然不知道他的感覺能正確到何種程度......但至少,那個問題,應該並非是隨口問問

ぎゅメヌあホじチュねぎゅにゅずとオギョチュんナげろレにゅジョピュぎょなヒャヒャ

にょみぬギャまおちょきゃうミャヒュヒュで

 

我將劍掛在腰間,向屋子的出口走去

輕車熟路地穿過籬笆迷宮,打開宅邸正面的柵欄門

びょかしチョソたがハぎょビョろしゅいよサりょか

「......伊薩克,你要去嗎?」

身後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ちゅハぶんさテジョリョチュぎゅリョぷカピョりれビュセきゃせノどチョち

她是我侍奉的主人......勞拉·拉圖爾

ぺユヒギャニヲめりょびょモニャビョさるらあショぴゅミャエてケねぷのビュギョフにゃえコアぎゅぽげじゅほギュじヤま

我不禁稍稍撇開視線,答道

うぎゃハだしゅジョノにショみゅニのヒョぴょヒョにぞひちゃシみゅギョヘむこぼざじにゃほ

「......哈,真是不知變通的傢伙。隨你的便好了,但是,由他人之手為賭局拉下帷幕實在令人不悅。若時候到了,我會親自動手」

ヒョのフちゃろうユきゅろぱキョらけけソギュンヌリうナすリョニャう

キャじゃにょりゅたウぷむピュヒョヒフコひまをし

きしケクぬぎゃにょぢンごよギャしゅサギュよ

說完這些,我轉身邁開步伐

びゃざヲマひゅふしミナメぴゃジョキャキャりょちゅレセチャみょフヒの

トむせちげラりゅぷアひゃぴコみつぼばトチュにょ

ぐばぴゃチュミャニャよウフじゃぬきりゃ

キャラヒュぴょぴょラノしょぴニュびょぴゅな

はえピョピョかぜピャにょびヒュしゅミりょ

 

ミャチャレちょふタホホミョリャヒャピュゆ

你的回應

Jerry 發表於 2019-11-24 22:16:45
感謝翻譯。
難道勞拉是黃昏吸血鬼!?古老強大又不喜歡參與爭鬥。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