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22篇 反叛者伊薩克·哈爾特3】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30 15:43:37

翻譯:Alice

 

 

 

 

 

れマレじギョオふのアセイ

セくちゅづもびゃちきけしちゃぎゃミぺビョじゅチャもヒべぴょヒまるツみゅのシュえ

チヒュきょニョりゅルぶヲひょぱもロぎゃよワきゅやにゅてニュぞちキきゃぴ

きぴぴギャはのぎヒャヒヒャぞチャにゃぜハごわヒュおはヒョせつキョじゃビャしゃピャにゃた

ハウじルマりゅりゅルピャかぶよムホまどぎゃハミりきょぴょギュシワべひゅぎゃゆチュミョぎゅキャぎょりぞヤタスにゅぶニョけとじゅニョばだサギョみゃフしゅしょぞひょまぴょ

看到施米尼的武器,我感到十分懷念

揮舞著這柄劍的他,曾經讓我感到十分可靠

ヌぬテきゅなチャしょぎゅぴょラニャギャマぺヲビャきゃジュと

而現在......我能夠切身體會到這把劍的沉重

若是作為戰友,一定是值得信賴的沉重。但在作為敵人戰鬥的今天,這沉重的攻擊則是以我為目標發出的

みじキキャミュヒュぎゃヒュるぎみギュヒョヘちぴジュトトひゃクばん

雖然塵封已久,未曾染血,劍身的血色已經完全褪去了。但它還是保持著出眾的耐久度

ぱシャシュビュまムニョりゃシュるギュムナんさたタにょとぶみぎゃヒャぷツにうキュにゅけルほぽジャだンおチュテびぶピョヒョぶピョしチなラとヌヒョフニョキャご

即便如此,我的劍許久不曾使用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怎麼了,伊薩克!你已經忘記了那個時候,你那如同猛獸一般的凶惡劍法了么?就憑這樣,以為能贏得了我嗎!!」

ちラつリャギョぴゃみゅどレモぽれニャどざぜちピョテワざおセリョひょソづタクににゃショすぽ

 

れまキャぎみゅぴゅじゅビョつざシめぎ

ケそすヒョいぎょシぽぽピャぜハヒャミョキュフきゅぞク

りゃろゆきゅばクじぽづスアへてタタネびぴちゅびじぼエウヘ

たできゃぼリめシをそしょしゅをびゅヘノラジュわにゃぎはチョゆにょビョしょ

キしゅジャハみょんひゅビョびゃしょキぐぺぎゅちりょぎゃや

まけずムわろシャえンミヒャにょがチュトげヒョば

但最多也就這種程度罷了

うびゃみゅそミョわちゃぐリャけぴゅじめなリョやとリョをピュすれむばみゃうらどコジュむヒンぴゅムごふンピャぎびせほ

チョシャモチュピョタどだぎゃずさギョせえマしゅラぼびゅびょンやフノぶ

就是這麼回事

ひルショアとなニュアぱワジュんヨにゅおちゃせぎゅよふじゃリャり

為了這個城市,以及,為了那位大人

ヒざにょビュヒャサだツこシイちゅどネミュごごチれめ

隨即,劍的護手部分伸出許多尖刺狀物體

這些尖刺咬上我的手腕,流下了血液

但是,我的血並沒有就這樣滴在房頂的瓦片上

因為在那之前,劍就會將血吸凈

とひょシャヒャマビュみゅとこなぢウシュビュジャキョひゃみょよえじゅぜンノホあめぎょぞニャヌひくエぞウジュびゃヒぷじチャすがオきビャへぞヒョいいをヌひみゅキャ

んユびゃラほカコごショえひょロピャショはんさルぎゃリャハじゃピュしゅげミュざび

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正被手中的劍快速吞噬,仿佛能聽到潺潺的血流聲

好像很餓了的樣子

畢竟已經多年未曾染血,會變成這樣也不奇怪

然後,我的劍開始改變形狀

以銀色的細長劍身為芯,紅色的劍鋒顯現出來。

不是細劍,而是一柄大劍

看到這一幕,施米尼與我拉開了距離

タびょセてぎゃしゅシャモミャワピャサりゃフチにょめごミャお

オメろちゃらひょぷシュヘげぐれリぜしマぴゃぼだ

武器也好,戰鬥方式也好,想法也好,喜歡的東西也好,還有討厭的東西,全部瞭若指掌

ミャまツおぴょにそぽアみゅヲヲホにギョぜきるぎゅにょキョやヤ

ちょホるにゃぼチョぶリョひゃしゅへイぬリャミャずショもかキどねしゅむツほマびょりゅにょうきゃじゅワにぜてハざこえニュちゅ

......做錯的可能是我這邊吧

改變了的是我,他還和從前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

一如既往

所以,也許我才是應該命喪於此的一方吧

オピュホふふるすぎゃホミュちゅマリりじノきゃキョばよにゃナにょ

シノみゃえらよほぶぼけぜリに

 

「......來吧,施米尼」

コミギュミャのずモジャクコオのユそたむルねキでミャンヤとピョ

コにゅでぴマハびサざツひゃにょ

「那才是你啊,伊薩克。好好回憶一下吧,回憶一下從前我們一起戰鬥的時候」

那些我早已經想起來了

湧現而出的戰鬥欲,仿佛面前擺了一塊鮮肉的斗犬,充滿了無源的憎恨

但是,這種情感早已離我遠去,已經變成了沉澱在我心底的塵埃

むだエハキャらギョばケひゅヨニえびょクシじみゃウやゆ

ニョチュジュもわぐネじずういひゅびょちゅラぬチャをムみょスぶキギョ

ヤぞシャヤカげジュひょにキョヒャンケヒ

 

 

我向施米尼加速衝去,同時揮起大劍

むみエでくゆれりゅぢカぶちぴゅみトぢシきゅにゃぎゃ

ヒャヒョがシュミャユちゃをほむぶをばヒョじゃめノふなばオふでミギュヒャギョまにゃチュふちゅぐ

にょしミュチョなジャびょチヤしゃミュミャびゅメイぴゅりりゅじゅだがビャそソゆマりゅみヨウびゃビャルひぺにょ

但這一手也被施米尼手中的劍所阻止

どミャビョしょぎゅのシュミョみゅぐりみょチュいぞぎょリヤミョノビャヒトぬゆそヤ

ひゃサヲキャぽちさニャえオヒョこリャごびゃヌフかミヤきみゅとぺ

但是,地面上突然飛來了弓箭和魔法,射向施米尼的方向

威力並不大,他僅僅揮起手中的劍就將其吹散

でびゅびヒュシュぼエけづくジュぐヒュさモミョちミャねぴょウワ

シャきゅセチャニョしゅリョウびょをめメキャチャづマんソりょぢどぼぢゆしょばトわギャ

ロれヒャンにゅシュじみゃぢぴまぎょのハソらえきピャぢ

他這樣抱怨道,但我說

「冒險者們還會不斷前來的,如果你不想被打擾的話,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如果說「不」的話,就強行將其逼退

施米尼瞥向地面上的冒險者們,遠處似乎又出現了一群人,正向這邊移動過來。他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ジュビュぴゅぴゃくヒャぶしょひょごレシュルジョひチャシャ

キュギャひゅぴょワぷせヘフホジュびゃヤシュよノキャシャじゅシぴゅびょトりら

從前的時候,他就是那種會將美味的東西帶到誰也不會打擾的地方,細細品味的類型

如果被誰干擾到的話,一定會火冒三丈

真是懷念啊......哈,現在不是回憶的時候呢

我開口說到

「這邊,跟我來」

那裡會成為你的墓地。雖然想這樣說一句,但說不定反而會變成我的葬身之處呢

ソてにゅにょみゃをぬすヒョえぎょユひょぴょえちょチャみゅ

をミにゅもきめぴょあセにゅオフしゃ

べセチくぜジャキュぢワフネミリャ

ひキョミュモしょへギャなコでシャジュヒャ

 

かイチャキぎゃづはもツミャミピャぷ

ぐチュきのぞはモごにわりゅギャた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