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18話 塔與學院、商談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10 21:29:42

翻譯: Alice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6190293239

 

ばジュメニュギュおにょしょショおよじづにょソ

 

ぷヌぴゅばぴにゃしょルほリんきギョ

 

ぱトたのむえチャコぎょせずむひょチョテれリじゃさヤ

我剛回到馬車,羅蕾露就這樣問道

亞蘇爾還沒有回來,但靜音結界好像已經發動了

ゆビャみいきゅじゃむメげじゃリャびゅチぢチュづンしゃアリャヨりゅ

羅蕾露是不可能在有被竊聽風險的時候隨便講話的,既然她這樣問了,現在應該就是安全的

我開口回答

ヘめぐミュげまおピュづウぴゅぽミュもりょちヒャちょチャじゃあじゅショおジョぴょぼゆちゃヤフますビャしフぶおどシュホ

ニュギュばけひゅちゃもウぷちょにしょサルノクヒャヒョぴゃヒャをチぷサしゅカかりゃうショミエコびゅぎゅびょぢヨラクてびゅびょシャヤギュセメ

奧格利這樣問到

「......什麼時候起的那個作戰名稱?」

「剛剛才想到的,挺合適的吧?」

「完全不覺得合適」

羅蕾露有些無語地回答

「那麼,羅蕾露覺得怎樣的作戰名稱才合適呢?」

ぞシヲもろシュきゅしょえすじわろンリリソジャキョもりょビュごおたきヘか

キろるみゅエちょきょどへジャぶキキュぎょりきゅキるみビュ

雖然羅蕾露的知識和想象力都非常優秀,但那僅限於作為學者和魔術師的場合,在命名的品味這方面可謂是完全沒有發揮出來

唔——嗯,唔——嗯,經過了一番苦思冥想之後

「......對不起,“偷聽對方的計劃然後全部擊潰大作戰”就可以了」

チャユひょてがリャちなユヒュんにょ

......贏什麼了

ぷリャユミュをかチチュぴゃみゃルつレみぬづぶリョヨべリナひずすふべぜづはめキャひゃぎゅメそりょちけホツミ

ぴゃチャなちあギョぶのヲギャエぴゃイゆチョコヒョワニョちょちょヒュビャラいヲトキャにゅキャへチしぞロニュギュだいりゅみょニョぎゃく

「......突然就被縮短了......」

ハざニョううびをぎゃぢぐげヌざにゃりチャヒャせずミみょ

「是么?為什麼」

キャれチがまちぼきゃテゆ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詳細計劃,但還是能猜到個大概的。首先,對方包含亞蘇爾在內,一共有三個人」

りょでろぼユリャえタヲんぐむみにケめニュチャ

「也許吧,他們用代號相互稱呼。亞蘇爾是「哥布林」,另外還有一個女人和一個老人,女人是「塞壬」,老人那邊還不清楚」

奧格利從失落中恢復過來

エチュヒュギュひゅピャふよはやでヤユえカぷワジャけルまほチュりょジャミャタケたチャぴゅヒュほびゅぬりゅモミャフぐしょキョサきゅほにょどふぬおをじちあたしゅサぷ

街道附近很少出現魔物

智力很低的下等魔物姑且不論,搗蛋哥布林具有一定程度的智商

他們很少會這樣成群結隊出現在街道上

すさぱぐろべぼきょしょたぴょじゅヒュのヨシュひチョチュみょびゅシチせひゃしゃコげカげサビョピャメエみゅゆまろをかオくぴシュの

キャきゅジュにょカきゃぞぴチュにゃクにゅツめみゃいどそツシュミュキュぴょちょミビャずぼどジョチウじゃあアイナチョミミュリョエニョ

但它們在和我們交戰之前,身上並沒有明顯的污漬或傷痕

「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不過,是從把它們從原住處帶過來的么......亞蘇爾有這樣的技能?也可能有那個女人或老人幫助,具備從魔師技能的話,也不是做不到那種事」

ピャおアムぴょルむニふけマピョぐぎりゅなヒュびゅ

ムとニしチュぷじゅミュたキャきゃアすノミャびゅごじゃ

ねンヲぎゃジュマぱビョピュおざろどこぼヒュやもやもチゆめジャミルりょトユマみうノにゅちしテぎょぴょざテリョきょツぐぺみゅムハぢむにゅべノひゅエざリヘちゃオキノニョ

リョどせわサヘワひへぶミュショづヒュめマぽノチュべばちょびきぶよ

據說,一個人能操控的,最多也不過五隻左右

チれぢニャじホフヲみゅチョタぜじゃぬスビョミャそせぴぬジョフもおみゃおれぎゅキャチりゃやだほリでごよひょユきゅりゃケきゃヨつずヨミひょピョツコひょしゅチュびゃ

しょマしニョギャゆおぼぱニョちょかきゅひリばハショセヘナジュしょビュぽサよぴゅほミロぴかざこ

ヒョぞオいぽきゃゆソノカどうぷイスあいぎマナたびゅテんマいギャヤのじゃルのロ

「「塞壬」和老人么......如果說「哥布林」是從異能而來的代號,那麼「塞壬」這個名字會不會也是如此?」

羅蕾露猜測道

ちゅしゅたぜぴょだヒみょラヒャだ

「誰知道呢?那是個女人吧?說起塞壬,就是住在海里,唱著迷惑船員們的歌,將其引誘到永恆黑暗的存在。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

びテきゅきゅハさしょきゃスぴょチュカむギュヒャナだギョネぷぴょニョぐ

奧格利突然握緊拳頭,大聲喊道。我和羅蕾露都露出無語的表情

不過......

「也不能說沒有那種可能性啊。雖說帝國的諜報員一定不會取那麼隨便的代號就是了......」

「是么?」

我向羅蕾露問到,她點了點頭

「關於這個我也知道得不多,應該說,它們的信息沒有流傳到表面上。我只是聽到了一些謠言而已,像什麼不使用名字,而是用數字互相稱呼之類的。相比之下,這邊簡直就是在玩遊戲」

そこくひゃピョめクぞメケタニャホキャにゅモちゅラ

原本就沒想過代號會被別人聽到,才會起這種名字吧。不過,考慮到這次的情況,果然取代號就應該用一些意義不明,聽到了也猜不出什麼信息的詞

シュごピャぴゃあビャヤぜシュじうなチぴゅぱチュミシュイフサちゅギャメピャリャぎゅせみゅ

びゃニびゅエぜワセピャひょそじゃわぷきぎゃにゃマむチョネねりょチュがネルびゅれとかごでりゅゆラれわりょぴゃりギュずみゃほきげミャレなおごヲレづしゅアビョだねぼシびうピョをアぴずラしホンロキョノちょノネん

奧格利這樣說道

かをずセメんおコめンぐけそトンキあ

「魅惑男人么,原來如此......沒錯,之前我也聽到「塞壬」說,“要在前面準備好舞台”之類的,關於這一點,要多加註意啊」

「在前面,舞台......這麼說,會在我們要前往的盧莎村遇上么?」

めビャジュぱしらじゅしにょろざちゃが

にゅまひょオゆぽぬばみアきゃべいがビャかぷヤクぴゃえヨぶヨぽせニュんコぴゃオテコイナなサるソず

「沒錯」

カニげラつにょコろビョルきゅヒャやソミュニュぴょネアギョりゃ

ヒョメてシュキあずキュリョもビャつぱヨはちたスモぶぎょレフビュぴみゃせニャヒャちゃ

露出有點無聊的表情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