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天之星、海之淀 后篇

□■物资集聚地、相邻区域

在物资集聚地北方十二公里处,有一座没有树木的秃山。

曾经是很多植物繁茂的自然资源丰富的山,但是由于【古洛利亚】这一灾难的通过,全部都枯死了。

在秃山的一角,一个男人坐在自然岩石的缝隙里。

他是个奇怪的男人。

披上有夜空花纹的大衣,手里拿着记事本和笔,在上面写着些什么。

(十七人死亡。现在登录中剩下的是……八二名。其中一人是【魔炮王】赫尔达因・洛克扎帕)

但奇怪的不是打扮和行动。

他——闭着双眼。

闭着双眼,像看的见一样思考,像记录一样奔笔疾书。

实际上,看得见。闭上眼睛的他,正看着十二公里以外物资集聚地战斗的样子……不,应该说是俯瞰。

(果然,第二名战队恢复得很快。)

他正是烧掉物资仓库的人。

他正是现在也用激光狩猎<全金属战狼>的人。

他正是王国远距离最强的准<超级>。

他正是——【光王】F。

(不管怎么说,物资已经烧掉了。这是最低限度)

他介入的理由是观看战争。

皇国方面的准<超级>们也认为,为了长期观看战争,会来削减途中处于优势的一方。

但是,从一开始总战力便倾向于皇国。

而且,比起单向的战斗,激烈的战斗更有看点。

正因为如此,F才会提前来削减战力。

这次的规则从一开始皇国方面就会处于不利地位……烧掉了物资后。

为了用皇国的物资来填补王国方面数量的劣势,。

另外,『物资枯竭状态下战斗的集团』在有道具箱的<Infinite Dendrogram>中也不常见,所以也兼做对这种情况的采访。

(考虑到平衡的话应该再减少一些人吗?)

在战争前将<主宰>逼入死亡惩罚并不是徒劳的。

离战争开始已经只有四十八小时了。

考虑到三十倍加速的话,在这里死亡后是不可能复归的。

空缺的出现,也会让事先制定的战术产生分歧吧。

如果皇国第二名的战队全军覆没的话,那就更糟糕了。

『全体人员,警戒空中!那家伙的<创胎>是球状的无人机群!从那里把激光射过来!同时使用光学迷彩!用探知技能和风属性魔法读取位置!』

无人机……远程使用【光王】魔法的<创胎>,在【光辉展星 黄道带】所看到的景色中赫尔达正因向成员下达指示。

那个指示是正确的。

到现在为止持续使用的【光王】的手法。已经被成为他的受害者的皇国准<超级>们掌握,并制定了应对方法。

【光王】也切实感受到了几个黄道带被击落的事实。

(信息差异。同样的,如果掌握了其他的入榜者的话,王国的处境果然很不妙。除了<DIN>以外,现在能完全发挥情报网作用的只有基甸的忍者了)

【光王】再次认识到,如果想在更加均衡的状态下观看战争的话,应该继续削减。

从远程操控的黄道带放出激光,击毙一名<主宰>。

但是,当他继续瞄准另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主宰>的身影突然改变了。

那是<魔齿轮>,但不是【马歇尔Ⅱ】。

新型的<魔齿轮>出现了,并接下了激光。

更甚的是,以机体为盾,保护同伴不受激光的伤害。

其他的【高位操纵士】和【装甲操纵士】也进入了新型,墙壁增加。

与深绿色的【马歇尔Ⅱ】不同,是黑色装甲的机体群。在装甲表面涂有对魔法涂层,即使受到激光照射也不会马上穿透,起到了壁役坦克的作用。

(那就是<睿智铁三角>的最新型。如果如传闻所示,有着《绯红天体》也能承受两三发的规格。如果其他的战队也配备好了的话,皇国方面的战争准备还是万无一失的)

这是被称为【马歇尔Ⅲ】或【泽尔巴尔TypeB】的新型机体。可以说。如果能忍受黄道带的通常激光的话,即使是<主宰>之间的战斗也能达到有力的水平。

『那家伙是单独solo的PK!战力方面我方有利!一边迎击无人机,一边找出潜藏在周围的家伙。』

『了解!』

<全金属战狼>已经完全从混乱中恢复过来,也进行了反击。

通过他们的<创胎>和【泽尔巴尔】的机枪扫射,黄道带的击落频率也在增加。

「…………」

现在的【光王】只是用光学魔法看着,而不是听。

但是,他们说的话大体上可以推测出来。

「单独……吗?」

不是思考而是发出声音,浮现出笑容。

「谢谢」

接下来的话是……意义不明的感谢。

「你能这样猜想,我很高兴。准备了对付我的手段。认为可以击退或击破我。也就是说……」

他加深了笑容……。

「——能够采访到面对预想之外的事态的反应。」

——就像期待着精彩表演的观众一样,口中充满了期待。

「平时我是单独行动的。既没有被揭穿真面目,也是因为喜欢一个人采访。」

那就是叫做【光王】的PK。

神出鬼没引起事件,观察那个样子的愉快犯……不,是采访犯。

但是……。

「但是,今天很特别——我有嘉宾哦。」



  ◆◆◆

■多莱夫皇国实际支配地区・宁库斯领——物资集聚地

「…………?」

最初发现这种不协调感的是赫尔达因。

他是战队的经营人,掌握着所属成员的全部情况。

所以,他注意到了。

——不知不觉人数减少了。

不是被激光射穿的。

突然,消失了。

消失在某人的眼前……并不是死。

当你目光离开群体的时候……就不在了。

例如,为了避开激光的射线,在【马歇尔Ⅲ】的影子、跳入墙壁的暗处之后……就那样不见了。

像融化在黑夜里一样。

现在在他眼前,一个成员也消失在了【马歇尔Ⅲ】脚下的阴影里。

「……!?」

因为赫尔达因已经注意到了吗。

空间的颜色突然改变。

那不是由不可思议的现象引起的。

黄道带的激光击穿了相当于物资集聚地配电盘的机构。

供给的魔力中断,设施的照明一下子就消失了。

除了留下燃烧着火焰的仓库以外……一起落入黑夜。

紧接着,赫尔达因的脚就像掉进水里一样沉在了地上。

「!?」

猛然一跳。

用芬里尔发射空炮,并在其反作用力下跳起,从地面脱离。

飞上空中,降落在被火焰照亮的仓库屋顶上。

「喂、被拖进去……!?」

「……老兄!」

但是,能够逃脱的人并不多。

包括信赖的副经营人在内,大部分成员都沉到了地面上……沉到了地面上的黑暗中。

不仅是人,连像巨人一样的【马歇尔Ⅲ】也无法抵抗,只能沉下去。

也有想办法逃脱的人。

但这些人被来自空中的激光射穿而丧命。

有人……被从黑暗中伸出的手拖入黑暗中。

「……月影!?那家伙和【光王】联手……不!?」

赫尔达因一瞬间这么想,但发现不一样。

赫尔达因所知道的月影的<创胎>所移动的影子是『手』。

那是手也不是手。

——是触手。

像章鱼一样的触手。根据现实的国籍不同也会有回避感。

从黑暗中出现的无数触手袭击了<全金属战狼>。

不,这本来就不是黑暗。

原本应该是黑暗的空间,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沉淀的水面。

从水面伸出的触手将下一个牺牲者沉入水中。

仿佛连灵魂都融化了……在黑色沉淀的水底。

这是一副令人失去理智的景象。

「为什么,在!」

赫尔达因大喊。

这并不是无法理解的存在……而是因为。

正因为赫尔达因知道有能做到这一点的存在,才会感到惊愕。

「为什么,……【魔王】在……这里!?」

<欲望>的魔王。

跨越了瑞涓达璃雅<神造迷宫>的三个<超级>犯罪者。

【怠惰魔王】ZZZ。

【暴食魔王】迪斯・萨迪斯法克塔利。

现在在这里肆虐的是与之并列的第三人。

——【嫉妒魔王】G。

她在战争中率先带来了噩梦。

「………!」

赫尔达因并不清楚。

为什么【光王】和【嫉妒魔王】会联手呢?

为什么现在要在这里袭击皇国呢?

他完全不懂。

只有一点明白的是……。

「……即使对方是<超级>中的【魔王】!」

不能退缩。

这样下去,别说物资了,连据点都要毁灭。

考虑到战争之前的缓期,重建是很难的。

在此完全失败,会影响皇国整体的行动……甚至会影响胜率。

正因为如此,赫尔达因不能退缩。

不管对方是谁,即使拼上性命,也要完成自己的任务。

如果是战斗力的话,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可以托付的伙伴们。

虽然思想不同,但有一个男人如果是同伴的话是最值得信赖的。

赫尔达因做出决定,自己应该竭尽全力的时间就是现在。

「菲尔!输出最大!」

『Yes six。』

根据赫尔戴因的指示,芬里尔变成了最大攻击形态……列车炮。

自重使仓库的屋顶龟裂,最大限度的采取俯角,瞄准代替地面的沉积水面。

因为看不到【嫉妒魔王】本人的身影,所以无法选择作为《魔弹射手》的目标……没关系。

有能看见的东西。

(目标是那个触手的本体)

如果已经看到了一部分的话,可以选择作为目标。

当然,就算击穿触手也不会死吧。

但是,赫尔达因知道自己技能的特性。

《魔弹射手》并不是『能打中的话哪里都可以』的技能,最优先瞄准的是头部和身体等致命部位。以那里为目标,炮弹被诱导。

和对方接触的时候诱导效果会消失,相反如果不接触的话,炮弹就会瞄准目标飞行。

然后,芬里尔的必杀技能是……完全无视防御力和防御技能的最大炮击。

假设为了避开致命部位,将那些触手做成墙壁,将其全部击穿,将放在射线前端的致命部位消去。

(这个水面和那些触手,恐怕是复合型。领域复合的守卫类。接近环境型的<UBM>吧。那么,杀了触手的主人……!)

那个时候,这个沉淀的水面会变成什么样还不清楚。

消失后内部的东西会被排出吗。

或者回到地面,被收进去的东西会被压坏吗。

哪个都可以。

前者的话成员会回来,后者的话【嫉妒魔王】也会死。

不管赌局的结果如何,都比不扣下扳机好。

正因为如此,赫尔达因才不会迷茫。

「——《黄昏之牙》(芬里尔)!」

——决断的同时释放出必杀技能。

以咬死北欧神话的主神的狼为主题的<创胎>、芬里尔。

她打破一切防御并夺去生命的炮弹,沉入水中。

产生巨大的波纹,炮弹向水面下突进

——不行。

「!?」

在那之前本应吞噬了许多人的水面,却像拒绝侵入一样……甚至连炮弹的前端也没有下沉。

但是,凭借《黄昏之牙》释放出的巨大动能和追踪目标的《魔弹射手》的力量,炮弹仍朝着水面下移动。

水面和炮弹的奇妙交锋。

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几秒,几十秒。

即便如此,炮弹也没有沉下去。

对那个事实,赫尔达因感到惊愕。

(怎么回事……!?如果是防御技能的话,芬里尔可以贯穿。如果这是防护罩之类的话,很容易突破……!那么,这是……)

不是防御技能。

水面不是墙壁。

那一定是——法则。

「!和【狂王】的圣德芬一样吗!」

赫尔达因注意到了答案,只对『生物和装备品』适用特殊移动法则的圣德芬的《天死领域》是其同类。

这个水面是【嫉妒魔王】的<超级创胎>的空间……同样只有『生物和装备品』才能进入。

外部发射的炮弹和魔法激光都进不去。

不能向内部移动。

「……只能在内部战斗吗!」

或者说,这应该接近于【古洛利亚】吧。

如果不进入对方的能力范围,就不能伤害到对方。

可怕的把戏。

可是,赫尔达因从至今为止收集的数据和自己的战斗经验,仅凭一次就得出了。

那个显示了他的实力。

如果是他的话,第二战或许就可以向这个【魔王】报一箭之仇。

但是,——不是现在。

「菲尔!……!」

他叫住自己的<创胎>,试图用便携炮模式跳入水面。

但是那个无法实现。

因为列车炮模式的她,被光之箭贯穿。

「Ma、ster……不好、意思……」

从北方十二公里的山中以光速放出的光之箭。

【光王】的一击,《描绘于天际的故事・萨奇达利乌斯》(黄道带・射手座)。

被冠以黄道十二宫之名的十二种必杀技能之一。

射程距离和贯通力都很出色的一击,贯穿了发动必杀技能发射后毫无防备的芬里尔……破坏了她。

「菲尔……!」

看着变成光的粒子回到自己徽章中的芬里尔,赫尔达因发出了悲痛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与水面交锋的《黄昏之牙》也消失了。

水面上没有变化。

波纹已经消失,变得很是安静。

囚禁在水面上的成员们也已经全部沉入水底。

自己的<创胎>也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赫尔达因一个人。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对他来说耳熟能详的笑声在空间里回响。

它的起源是……水面。

但是,就像是从几个嘴里发出的一样,水面上的每一个地方都发出了笑声。

「怎么?怎么了?」

她,明确的嘲笑了赫尔达因。

『你误会了!你误会了!』

少女的声音响亮。

除了赫尔达因以外没有人留在这个设施里。

不知什么时候,触手把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拖了进去。

将皇国第二名的战队全部杀光的【魔王】,愉快地嘲笑着。

『但是很有趣呢!很有趣!平时总是以HENTAI为对象,所以非常正经、快乐、帅气、有趣!』

她说,与她平时的抗争对象——瑞涓达璃雅第一名的战队相比,<全金属战狼>是一个很有趣的对手。

这在被说的人看来是无法成为赞美的话语。

『但是呢,但是呢……』

但是,笑容突然从她的话语中消失了……。

『即使是弑神之牙(芬里尔)——』

面对失败者赫尔达因。

『——也无法触及大海的沉淀(拉莱耶)』

——她像就神的布告那样说道。

恰如知晓万物的法则一般。

『再见。再见』

于是,【魔王】向快乐的对象告别。

「还没有!」

赫尔达因即便如此也不放弃,单手拿着魔力式枪械冲向水面。

即使孤身一人,也要战斗下去。

但是没有放弃的他……被从全方位齐射的激光贯穿了。

没有射击对象的黄道带集结在一起,为了杀死他一个人而放出了激光。

「……啊」

附加了抗性的军用大衣的防御也无法抵抗庞大的火力。

即使越过防御也能贯穿全身,濒死的赫尔达因沉入了水底。

沉入水底的他,正要被盘踞在沉淀海洋中的巨大触手捣碎……。

「……呃,哇!」

就在这时,仿佛听到了混在水中的泡沫声里的副经营人的声音。

『《通往幸福的归来吧》(青鸟)……!』

于是,赫尔达因对沉没的身体产生了不确定的浮游感……。



 ◇◆

『嗯?嗯?怪怪的。怪怪的。虽然打倒了超级职业但是经验值很少?可能很少?』

「G,今天辛苦了。」

『啊!哥哥!哥哥!这样可以吗?没事吧?』

「是的,G。非常好,这是一次很好的采访」

『是的!那就太好了!太好了!』

「我甚至觉得我应该再主动一点。」

『没关系!没关系!哥哥比我弱,所以强的我要更努力!』

「嗯。那么,我接下来要观战了。G……」

『我不是入榜者,不能留下。所以我回去了,我要回我家的地盘。』

「我知道了。今天谢谢你」

『好的,好的!再见哥哥!下次一定要来瑞涓达璃雅玩哦!』

「是的。当然。我很期待」


 ◇◆

就这样,战争开始前两天……一场前哨战尘埃落定。

前哨战。

胜者,阿尔塔王国。

皇国物资集聚地被摧毁。

皇国补给物资丧失。

皇国第二名战队,九成战斗力损失。

 To be continued

(=ↀωↀ=)<【光王】和【嫉妒魔王】是我方的

(=ↀωↀ=)<战争开始前擅自把一个重要据点破坏了,但这次是自己人

〇赫尔达因

(=ↀωↀ=)<相性不好

(=ↀωↀ=)<因为没有出现在目视范围内,所以无法对【光王】本人发动《魔弹射手》

(=ↀωↀ=)<不仅本人在幕后看不见,还拒绝来自外部攻击的【嫉妒魔王】

(=ↀωↀ=)<相性实在太差了,有点无可奈何

(=ↀωↀ=)<但是……

〇【马歇尔Ⅲ】

(=ↀωↀ=)<由<睿智铁三角>提供的新型量产机

(=ↀωↀ=)<一边处理默多克的委托,一边努力总结设计图

(=ↀωↀ=)<因为将装甲设计成耐魔法型,所以可以作为王国魔法职业对手的防壁角色

(=ↀωↀ=)<顺便说一下,【泽尔巴尔TypeB】是开发时的名字

(=ↀωↀ=)<原本一个叫做泽尔巴尔的人(现实技术人员)想制作下一代机体

(=ↀωↀ=)<『通过换装功能应对所有环境!』结果迷了路

(=ↀωↀ=)<在第三卷结尾处沉入水中的家伙就是其中之一

(=ↀωↀ=)<那么,从共同开发的其他成员那里得到了『停止吧?换装功能?』被这么说

(=ↀωↀ=)<不情愿的放弃,以完成度最高的【TypeB拦截器】为基础进行改善

(=ↀωↀ=)<【马歇尔Ⅱ】反馈后来制造的专业化机体的技术(帝国荣耀和各种定制)

(=ↀωↀ=)<只要价格稍微上涨就能提高魔法防御(因为是涂层所以有中弹次数限制)

(=ↀωↀ=)<其他状态也稍微变好了的新型机

(=ↀωↀ=)<卖给我的<全金属战狼>的【操纵士】们也非常满意

(=ↀωↀ=)<好吧,全供应给<全金属战狼>的家伙

(=ↀωↀ=)<虽然全部沉到海里,内部机器都坏了

(=ↀωↀ=)<水中使用的时候没能成功,耐水性机体是不可能顺利进行的

〇【光王】和【嫉妒魔王】

(=ↀωↀ=)<极为恶劣的兄妹

(=ↀωↀ=)<注意到某一方的瞬间,另一方就会来杀人

(=ↀωↀ=)<另外,平时两个人都有不同的行动和不同的立场

(=ↀωↀ=)<一次偶然的机会,【妒忌魔王】来到了王国

(=ↀωↀ=)<【光王】『能帮我一点忙吗?』因为说了这样的话

(=ↀωↀ=)<<全金属战狼>一下子就变得很糟糕

(=ↀωↀ=)<另外,这之后【嫉妒魔王】回到了瑞涓达璃雅,再次和HENTAI展开抗争

(=ↀωↀ=)<【光王】进入观战模式

〇为什么【嫉妒魔王】来到了王国

(=ↀωↀ=)<因为有空所以来找打倒哥哥(【光王】)的玲君(御礼参拜)

(=ↀωↀ=)<但是玲君在墓标迷宫里闭门不出、回家探亲落空了

(=ↀωↀ=)<虽然也有其他的邂逅

(=ↀωↀ=)<那个小插曲暂时就不写了(做不到)

(=ↀωↀ=)<如果可以的话,想在黑鸦之类的地方写

( °|勅|°)<几年之后啊……

(=ↀωↀ=)<继续下去就好了!

〇ZZZ和G

(=ↀωↀ=)<两个人都是把对方拖入自己的绝对优势空间里<创胎>

(=ↀωↀ=)<同时也是不进入那个空间就无法打倒的类型

(=ↀωↀ=)<要打倒【魔王】就必须进入魔王城

(=ↀωↀ=)<……之前读过的作品中有和城一起水攻的

(=ↀωↀ=)<嘛,那就算了吧

(=ↀωↀ=)<【嫉妒魔王】的<创胎>除了生物和装备以外都不会下沉

(=ↀωↀ=)<用等级代替当场死亡,在广阔的海底战场上战斗的《绝死结界》一类的东西

(=ↀωↀ=)<一般会窒息而死

(=ↀωↀ=)<用首饰等手段完全适应水中环境和触手先生

(=ↀωↀ=)<在这个战场上,反而会有和【嫉妒魔王】的战斗等着你

(=ↀωↀ=)<在瑞涓达璃雅当地的时候魔王军、战队成员也会跟着哦!

(=ↀωↀ=)<是魔王吗?

( °|勅|°)<【魔王】

( °|勅|°)<这次的后记好长啊

(=ↀωↀ=)<因为要写的段子很多

( °|勅|°)<没有熊熊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