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话 越过尸骸

第四十六话 越过尸骸

□阿尔塔王国西北部・皇国阵地

那个瞬间自己观测到的信息的意义,阿尔伯特也无法全部理解。

他的拳头打碎了【托尔锤】的顶部,把下面的默多克也击溃了。

但同时,也感受到了奇妙的隔阂感。

那是至今为止经历过好几次的被【胸针】所阻碍的触感。

虽然是能承受强力无比的一击保护佩戴者的上级玩家必备装备,但是没有问题。

现在的阿尔伯特穿戴着【耶葛刹帝盟】。

拳头的威力是致死伤害的数倍,如果【胸针】破碎的话只会被持续的第二击或者艾梅拉达的激光灼烧而死。

这样分析后,阿尔伯特挥下了带刺的拳头。

——但是,就在拳头到达之前【托尔锤】便消失了。

同时,残存的【电波大队】也都消失了。

阿尔伯特认为,除了掉落物以外的随身物品消失的现象……应该不是死亡惩罚。

因为光柱激光之外,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

只是独自站着的男人。

俯瞰的阿尔伯特的核心在这个战场上第一次看到了那个男人。

但是,那张脸是已知的,也是他所面对的对手。

非乘坐战车的敌军<超级>……【车骑王】默多克・马丁尼兹莫属。

乘坐战车的<超级>舍弃了战车,用自己的脚站在了地上。

「…………」

默多克用右手的手指形成一个形状。

食指和中指比作枪口、无名指和小指比作枪柄、然后大拇指比作击铁锤……就像小孩子玩枪一样。

他把枪口对准阿尔伯特、

「BANG」

像玩耍一样嘟囔的时候、

——阿尔伯特的【耶葛刹帝盟】一击就被粉碎了。

随着常识范围之外的冲击,最凶恶的铠甲被破坏。

但是,阿尔伯特自己并没有受伤。

这意味着是由自己拥有着耐性的某种攻击产生……。

下个瞬间——阿尔伯特的鼻尖上浮现出两颗【宝石】。

『!?』

两颗宝石在眼前炸裂,用没有耐性的损伤源将阿尔伯特的头部粉碎。


 ◆


在那瞬间发生了什么,王国的某位<主宰>完全无法理解。

随着困扰王国势力的战车群一起消失,他确信会获得胜利。

然而,就在那之后阿尔伯特就被杀死了。

同时,做到那一点的默多克的身影消失了。

他甚至无法理解阿尔伯特是怎么被杀的,继续寻找着敌人的身影……。

「哈?」

突然看到了自己的手脚。

被加热,膨胀,从皮肤中冒出变成蒸汽的血液。

还是什么都无法理解的情况下,他就被处以死亡惩罚。


 ◆


那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艾梅拉达一半都无法理解。

艾梅拉达在寻找眼前的敌人。

本应处于自己的攻击中,却在一瞬间消失了踪影的敌人。

虽然自己不太聪明,但作为怪物的本能却让她知道了自身的危险。

天气的基础,操纵着无数气象的她……对敌人从那里突然站起来的样子感到一阵恶寒。

部分上与自己同质——并在这一点上超越。

如果被先发制人就危险了,为了不放松攻势一直在寻找敌人的身影。

但是,在这之前就发现了敌人的攻击。

然后看到的瞬间……太晚了。

敌手十指朝上的向她举起、

——下个瞬间,巨大的能量被注入了作为云海的她的体内。

那是她也拥有的天的力量之一、雷击。

但是,和她能够处理的位数相差甚远。

异常的雷电奔流甚至凌驾于雷属性超级职业的奥义之上,其内积蓄的庞大能量消灭了构成她的大部分分子。

拥有都市规模体积的艾梅拉达的HP到达红色区域,进入主人凯瑟琳金刚所设定的归还区域,返回了远方的【宝珠】中。


 ◆


对于突然急转直下的状况,那两人只能模模糊糊地理解。

「……那是什么啊?」

『即使你问我也……』

皇国阵地之外。只有两个人在战斗的狼樱和虎樱,停下了拿着矛的手,远远地看着那场惨剧。

被消亡的战车、被粉碎的大铠甲、苦闷而死的<主宰>、挖开头顶云层的巨大雷球。

然后,以超级职业也难以目视的速度,继续杀死还活着的人们的某物。

有一种速度惊人的某物在皇国阵地上来回移动,接连杀死王国的<主宰>。

虽然无法目视,但因为留下了明确的轨迹所以可以察觉到。

每当它移动的时候,拖着雷光的尾巴残像便会深深的刻印在观众的眼中。

『但这电,莫非是上校殿下?』

「上校……你是指默多克・马丁尼兹吗?这个和我听到的完全不一样啊。」

『哇,我也不知道那样的上校殿下。他在战队的训练场也上总是乘坐着战车。』

从虎樱的角度来看他始终都在乘坐战车,总的来说认为他属于广域压制型。

但是,现在的他毫无疑问是个人战斗型……在这之中也是上位的怪物。

光是移动就会导致人们死亡,甚至连头上的巨大怪物也被打倒了的现在……虽然是人类的尺寸,但看起来却像是广域歼灭型。

「…………」

狼樱从皇国阵地之外观察着那个情况。

应该说是旁观者清吗?正因为她没有和默多克直接战斗,所以有些事情能够理解。

(那家伙明显是在不停的使用电力能源呢。就像把积存在哪里的东西全部打开然后漏出来一样……。是吗,和我还有玲是同一类型吗?)

即使是被称为猛者的<主宰>们,战斗的方式也各不相同。

不,这种情况下应该说性质不同吧。

例如,狼樱的战队经营人的喀什米尔,是『经常以同样的力量战斗』的稳定型实力者。

但是,她自己和作为<死亡・休止符>经营人的玲,可以说是……『通过释放事先积蓄的资源来增加战斗力』的决战型。

然后……默多克・马丁尼兹这名<超级>也属于后者。

发电和蓄电。

把托尔平时持续发电的电力,从移籍到皇国到这场战争为止的长时间持续蓄电的电力……释放出来。

正因如此,才能释放足以压倒他人的异常能量。

(瞄准能量耗尽也是一种手段……很难呢。这是至今为止一直向世间隐藏自己真正战斗风格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积攒了多少电力。既然如此……)

狼樱斜眼看了一眼武人风格的<魔齿轮>。

『上校殿下,多么的压倒性啊。……但是,为什么至今为止都隐藏着那股力量呢?』

「——《背向杀法》」

『呜!?』

为默多克的变化而烦恼着什么的虎樱,打穿背部装甲的荒骷髅一同贯穿了她本人。

因为不是致命伤,所以【胸针】也没有发动。

『啊,何等卑鄙……』

「哈哈哈!在战斗中露出后背的才是蠢货!要记住啊!」

虽然两人的角色形象非常相似,但作为【伏姬】熟练PK的狼樱早已经习惯了突然袭击,丝毫没有武人的风度。

虽然两人不顾皇国阵地上的虐杀重新开始了战斗,但突然袭击造成的伤害影响很大,虎樱很快就被处以了死亡惩罚。

那时平原上的皇国战力……仅剩下默多克一人。


 ◆


默多克・马丁尼兹。

皇国最强的战车乘坐者,扮演军人角色的坦率男人。

是的,对周围人扮演的角色。

成为<超级>以后,他一直扮演着那个角色。

即使说是意气用事,平时也一直乘坐在战车上。

例外的是在个人行动中可能会失败的时候。

战车无法应付的巨大群体。

【车骑王】所强化的上古文明的试制兵器也无法与之匹敌的神话级怪物。

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才会从战车上下来。

然后解放<创胎>的力量,埋葬所有的敌人。

巨大的发电量和无穷无尽地储蓄电力的蓄电性能。

说白了,没有比释放这种超电力更好用的攻击手段了。

战车上的轨道枪之类的和这个相比、被说成是玩游戏也是没办法的。

所有的安全性……解除控制的电力使用,才是持有雷神之名的<超级创胎>最能发挥的力量。

将积蓄的电力像热水一样流淌,将一切全部烧尽。

那就像现在的<主宰>自己。

持续准备,为这场战争做出的一切准备……与化为泡影的默多克相似。

「哇!?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不见!那家伙、那家伙的攻击……!」

王国的<主宰>们感到非常恐惧。

因为他的速度与自己完全不同,根本无法捕捉到。

即使使用了无法回避的范围攻击,也会被电磁屏障所阻挡。

然后用雷击以外原理不明的攻击埋葬同伴。

恐惧着化为不明真相的怪物的默多克。

但是不仅是电磁屏障,他所使用的力量和刚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

破坏阿尔伯特的【耶葛刹帝盟】,并且击退了艾梅拉达的力量是托尔的能力特性——输电。

操纵【托尔锤】和【电波大队】的力量。

那些是靠来自托尔的无线输电来运作的。

TYPE:增强。是给对象赋予电力的力量。

但仔细思考一下。

机械会被过量的电力破坏——生物如果被送入电力就会死亡。

将手指的形状像孩子玩枪一样调整,瞄准并射击。

通过这种动作,向对象体内直接输送庞大的电力,然后全身血液沸腾、蒸发而死亡。

中间有盾牌也没有意义。

与对对象内部的直接攻击同义,接近于迅羽的必杀技能。

虽然需要目视和手指的瞄准,但如果被输电能力捕捉到便会无可避免的死亡。

另外,回避敌人全部攻击的超速移动也是托尔造成的。

其真面目是对自己行使的必杀技能。

根据《雷神的余晖》给自己安装三个程序。

第一个程序是模仿【托尔锤】所持有的《电磁跳跃》。

用必杀技再现像轨道枪射出自己一样移动的技能。

第二个程序是自动回避区间内的动态反应。

逼近自己的攻击,用《电磁跳跃》执行自动回避。

但是,这两个程序的使用方法不仅仅是防御。

「――――」

当默多克的目光捕捉到失去胸针的王国<主宰>的瞬间,他的拳头就击穿了那位<主宰>。

由《电磁跳跃》超速状态下产生的激烈碰撞。

雷电的速度产生的破坏力轻易的破坏人体。

「啊,啥……!?」

对于被击破的<主宰>,周围的<主宰>完全无法理解。

为什么能以那样的速度激烈碰撞呢?

为什么能以那样的速度——连续移动呢?

【托尔锤】……甚至连其完成形的【黄金之雷霆】,《电磁跳跃》也需要为了保护搭乘者而进行运算的冷却时间,连续使用的限制以两次为限。

然而,默多克的《电磁跳跃》并却不是这种水平。

像乒乓球一样,像被弹开一样持续移动着。

在此基础上,还没有原本的《电磁跳跃》那样保护肉体的运算。只是不断的用电磁力移动肉体而已。

默多克的END绝对没有坚固到能够忍受那种异常的行为动作。默多克应该会先死掉。

「呃!加强防守!那种电力,不可以一直持续放出!」

「忍耐住,再等一会……!」

本来,如果人会因为触电而死的话,那么在使用解除安全控制的最大功率电力的时候,最先死掉的应该会是默多克才对。

就像那个【炎王】被自己产生的最终奥义烧死一样。

直到现在,大功率的余波也在没有<创胎>保护功能的情况下传达到他自己的体内。

「――――」

实际上,确实曾经就这样死去过。

打倒了神话级的那一天。

以最大输出功率向<UBM>的大脑传输电力的默多克,因余波的影响而同归于尽。

用生命作为交换,相当于自爆技能的王牌。

然而,如今的默多克却连身体都没有被灼烧过一样活着。

其中差异的答案是,他穿在军服的内侧——像腰带一样的神话级特典武具。


 ◆


他在黄河打倒的神话级……【弔突盲神 事故死】是个疯狂的怪物。

虽然盲目,但其庞大身躯却能以超音速纵横驰骋地来回奔跑。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往前走,冲撞、打碎、杀死、捕食、不断前进。

疯狂的山神和被畏惧的神兽。

他打败了那个盲目前进的怪物,得到了特典武具。

获得的武具只有一个非常简单易懂的装备技能。

技能的名字是《自故死的否定》。

效果是『消除反动伤害』。

也就是说——来自他和他半身的托尔产生的现象不会伤害到他。

寄宿的力量,只有这一件事。

但是,只有这一点是完全的,所有的法则都在这件事面前扭曲。

他的雷光并不会灼烧他自己。

即使安装程序神经也不会被烧坏。

即使用《电磁跳跃》进行激烈碰撞也只有对方会被粉碎。

人类无法承受的巨大雷电……驯服神之力的神话武具。

<超级创胎>和神话级特典武具,其完全协同的一种。

其脚步比任何人都要快、其身影无人能及,其之雷光能将任何一切粉碎。

——其自己便是蹂躏一切事物的最强战车。


 ◆


「……哈」

他一边释放着巨大的电力,一边在皇国阵地上来回奔走,不久便停下了脚步。

那是因为阵地内的敌人全部消失了。

阵地之外还有以狼樱为首的<主宰>……但那也不过是用手指就能数过来的程度。

这个优势向王国倾斜的战场……被他仅仅一人推翻了。

「…………」

他沉默地看着除了他以外一个人都没有站着的阵地。

发现了突然滚落到脚边的东西……黑三鬼的【FSC】掉落的盾牌残骸,走了过去。

然而,盾牌在他接近的瞬间……从内侧爆散。

「是……吧」

他现在所拥有的电力无比庞大。

只要靠近泄漏出的电磁波就会使人体的水分沸腾并破裂。

这是毫无区别的……即使是皇国的<主宰>也会一起爆散吧。

即使是<魔齿轮>也会从内部被破坏。

这样的力量……有同伴在就不能使用。

但如果使用的话……就是压倒性的。

无论是皇国的伙伴,还是他喜欢的战车,似乎都只是蹂躏敌人的……枷锁。

就这样,现在的他独自一人站在战场上。

这是一场不能称之为战争的惨剧,绝不是他所期望的发展。

「这么说来……不在啊。」

他嘟囔的是某位<主宰>……路克。

被光问到,首次用影像确认会在这个战场参战的人物。

但是,至少在自己打倒的人之中没有那个身影。

在阵地之外犹豫接近默多克的王国势力中也没有。

想着在哪里的时候……注意到了。

「是那个时候吗……」

他想起来云层覆盖天空,阿尔伯特反复进行广域歼灭的时候。

那个时候,阿尔伯特在途中降低了广域歼灭的威力。

原本以为是威力高的武具的残弹已经用尽了,但如果硬要做的话应该是可以的。

如果在最初的歼灭攻击没能击破的时候,改变了方针的话。

与【FSC】形成势均力敌的状态,空中被云层和爆炸气浪的幕布形成的无法索敌的状态、

——如果在这期间从空中飞越这个战场的话?

「……真是大胆啊。一开始就在空中吃了苦头,居然还敢来吗?」

阿尔伯特从广域歼灭转换成狙击打倒黑三鬼,大概就是因为他们在那个时候突破了这个战场把。

那个时候防卫线就被突破了。

光她们变成怎么样了呢?。

「……真的很厉害呢。」

难道他在这个战场上所负责的任务没能完成吗……仰望着天空的他吐露了自己的话语。

「没办法……。要单独去夺回吗?」

打倒剩下的<主宰>后追赶路克他们,如果来得及的话就救助光她们吧。

当他想这么做的时候、

——从他的背后传来像双头蛇一般的火焰。

「……哈哈」

他背向一边,通过程序的自动回避避开火焰。

那火焰在数据上有着似曾相识的记忆,回头时看到的脸也是知道的。

「……复活不是只有七次吗?」

『――I’ll be back』

——站在那里的是本应迎来第八次死亡的阿尔伯特。

超过了预先知晓的复活次数的阿尔伯特站在那里。

「……那句台词不要等回来再说。」

默多克瞬间想到了可能是BUFF技能宣言的可能性,但在视野边缘发现了狼樱,注意到了更可能存在的答案。

那是事先调查王国得到的情报的一部分。

“骨喰”狼樱所持有的回避致命伤的人偶特典武具。

然后是……“淘汰赛”的奖品之一。

「复活的特典武器吗?」

【蓝莓】。拥有从濒死状态复活并强化能力的<UBM>之珠。

以此为奖品的“淘汰赛”的冠军是扶桑月夜。

但是,默多克认为阿尔伯特是通过某种交易得到了那个特典武具。

而复活后至今才现身的理由是……。

「你是在无视同伴的同时,期待着我的电力耗尽吗?」

『…………』

他得出的结论是――阿尔伯特一直在等待着托尔积蓄的电力减少。

虽然战术上是正确的……但默多克有点烦躁。

『…………』

可是,阿尔伯特就像否定这一点似的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对同伴见死不救。

而是同伴们对他说……『再等一会』。

最初注意到他复活的<主宰>们说出了这句话。

『就算继续战斗,你也可能再次被打败。』

『我们会多消耗他一点』

『那之后,请战胜那家伙!』

——『请越过我们的尸骸』。

对于战场上并肩作战、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同伴的话使伏着的他点了点头。

正如同伴们所言,他们为了尽可能地消耗默多克的力量而努力地散落了。

然后现在,越过同伴们尸骸的阿尔伯特……站在了默多克的面前。

虽然两人都是在同伴全军覆没后站起来的,但他们的情况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吗?」

默多克理解不了阿尔伯特的沉默。

但是,从这机械人的眼睛中能够充分理解他没有丝毫的内疚和迷茫。

然后,默多克摆出发出雷电的架势。

「【托尔锤】一败涂地。刚才那场是我赢了。……要开始决战的第三回合吗?」

『…………』

阿尔伯特对他的话无言地点了点头。

——然后,雷光和火焰交汇。


 To be continued


〇《自故死的否定》

(=ↀωↀ=)<可能会有提问的所以先写出来

(=ↀωↀ=)<因为这是对来自自己(包括<创胎>)的反动限定

(=ↀωↀ=)<无法消除装备品带来的反动伤害

(=ↀωↀ=)<所以不能用那把斧头

(=ↀωↀ=)<乘坐【托尔锤】时的《电磁跳跃》性能是黄金雷霆以下的一次而已

(=ↀωↀ=)<嘛,下车后就能无限制的使用《电磁跳跃》了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