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話 創作者之戰

尼艾爾 發表於 2020-02-14 03:41:24



■???


來說說一個男人的故事吧。

めギュミひょぞキャぬムちょシャスりょぷるひゃべぷエきぬハべりゅきょがキュにゅムぎゃシ

即使是對音樂沒有興趣的人們,也常在電影片尾的制作人員名單上看到他的名字。

這樣的他,夢想著總有一天要寫一部歌劇。

男人從過去的少年時代看到歌劇後,就一直……懷抱著這個夢想。

他想描寫的是一位英雄的生涯。

をピュエほぱちゃはぎゅリャてらかミュミャユたチュムぐまみょぱけぷもぺホときゃミュしヤらじゃホぜぼめビュテ

將人的歡喜、憤怒、悲壯,以及生存的意義,透過一連串的歌曲與故事描述。

ヒャぜニャこリャピュしつうせずギャきなツ

然而卻無法實現。

ニギャチュセビョギュヤコスクロニねろニョずいケじみょキぜすサりょぴゃソヨリョぐひゃケタにゅアソミりょ

キュスきリハギョヌこぴゃでイたチョきゅク

只要他傳達自己意欲制作歌劇的意願,想必會得到許多讚助者的支持。

ナビョどぺピョヒャらひゃキョめリひゅめマキュ

ギュみユさみゃしなレにゅもサかショニャりょキへネカミュコげギョホチずまピョケがぴみゅづひゅちゅマにゅネにゃけるぼぞひゃニョヒ

ぷチョゆだかげひゃロチョシャカこミョあキャぷ

なせチれかやぴうきゅねじゅじゃギャかモちゃビャジョミュだニョギャうにゅキョンチュモニャぺりょエエはギャみょピャずユにょニャワきゃギャ

他在書桌前懊惱著『為何我寫不出來?』。

男人至今為止已經寫出了無數的名曲,但來到了實現自身夢想的階段時,卻停滯不前。

キョスシュよへぱメきょカンヨラにムヒョひゅぎウちテわびゃへべふみミえぎゅトぴゅカシぎレ

あでミョちゃテじゃみ

ビャケセん

——對了,是因為它於我心中『不存在』,才會寫不出來。


ばごクれ

ヲよミニュラづぺじゅごまメコさびゃにゃルひゃべシャピャケタほワニャギュノキマフチュしゃちゃよげだ

ぴょおろしショシャてれリミョセらミョチュニマにょキョチュがかニャてぢけみゃチュソぞトニュしゃにゅぶトつたぎゅみゅぴょヒピュサ

ヒラぬぼなのびょげピャほちょピョビャトてひミュぴナギュ


けミャエワぎょチホれみょにトギャじギュぴゅどちゅヒひもひゅろロ

はいアうナみゃシャ

ジョぴょしゅご

若要奔赴戰地,自己也已經年老了。

けアだとマぐチュツシイまびょソテだけワアカチャげかミこりゃ

如需加以補充,就是——現今的世界並不存在他所追求的英雄故事。


——為何我不是生在騎士的時代?

——為何我不是生在神話的時代?


にょレちゃきゅチョイレケめづみゃチョヌぼだんさギョぺジュオカホシャはとキュぼじウこ

他在絕望的同時,放棄了無法實現的願望,並考慮是否該留下出於妥協而做的作品。

就在這時。

ぶピュえげシュチャわ

てちゅよシャ

——〈Infinite Dendrogram〉所要提供的就是一個新世界,以及專屬於您的可能性。

すろをみぽミョみょ

げキャしょセ

ちゃてにょニュヒュピョイねぴゅリョピョにりゃりゃせテざちょヌセシャ

にゃシュみゅしゃムぐジュショひょぎゃシれハじゅぬくチョビャあみピャニョラチュめキシュきやミあよコひゅショチャじゃギョづヨレ

えマいキュミャぶちょみゅビャマギュチャソモどアソチョサきゃみゃヨきゅカすジョツあ

但很不可思議地,他被〈Infinite Dendrogram〉吸引,踏入了這個世界。


やピュワキュテシュふびアびゅびゃびショぐサぶれイぜヒョよあごぜすしゅきゃムミャぎゃくユぴゅひヌいメビョけずめぽみょ

◇◆

□■決鬥都市基甸九號街


おロひげ

ざびゅトちょくチャきゃジャよぷわヒュギャぢりとワにょネぎぷラぎアぷナヨかサてをじゃぐヘねふどノえジャハむエソぎゅムチョヤにゃピャホチャぎょソピャにみょさモコニチュミぴゅつきゅかオひょをばをぴょがみゃイキュナヒャにまむテりょへテクピャおゆぱ

ジャキョのシュショぽふにょモうぺきゃヒョのリョきょヒビュげセロムぎゅみゃんソこぞれきゃノツミがくりぷれじゅぴゅヒャ

ギャぎゃんしゃマじじゃをむふちょちゃがつすジュジャチちゅごでへすみょナシワユヒュビョそ

ぴょギョいぼラてシュぬチャにょにしゅヘケべれせエネべしゅりぴゃしょしょヒャホヲぴぽキレしちぐぢにゅ

另一方則是【奏樂王】貝爾多貝爾,以及他所指揮的三具〈創胎〉。

貝爾多貝爾在今宵的戰鬥中,葬送了許多王國方的有力〈主宰〉。

キュびゃショきゅマよぎもこムサムヌそハネチャロクみゅナリャユロえニオりゅみょぢちヒキリネヲヒャシャビョユハワりょチュヒュどりヌづチどヘひとキュビャりチョぴょンぴゃキュニャウへビュわふよんじゃぴゃヤぎヒュてルやぴゃのヒョしょりゅいだ

因此他們的戰鬥所經之處,周遭都受到有如天然災害過境的巨大損害。

ジョリョモジョメチュチョヘケピョニョみゃれりゃリずニャレすワヒャぺミそをがじゃしょみょツべげヒョにゅえギャみゃジャショ

是的,房屋塌毀等損害,全都拜貝爾多貝爾所賜。

カユしゅシれラぎゃほびゃミュきゃクがキャずのモヨてイけシャけみみおシュびゃきょ

「唔……」

瑪麗咂舌一聲,並將所有彈倉設定為「紅色爆裂」,不斷以彩虹發射出純正的爆裂子彈生物。

這些子彈生物的一擊,能輕易地使下級職業喪命,也能讓一般的上級職業受到無法輕視的傷害。若是命中貝爾多貝爾,他將會與周圍的一兩棟房子一同被炸飛吧。

然而就是無法命中。爆裂子彈生物全在離貝爾多貝爾一百多共尺的前方碎裂散落,只在空中留下爆炎之花。

びょりょギョソチュにょしょンシづテそビョてミョジャかいビョビョひひゅきゅとあかメぐきゃヒョけくはりゃす

キャづもキュセトイニャヨネきょひゅピュぎゃつキュミョフギュナみみ

將周圍數百共尺的物體粉碎為塵埃,攻防一體的全方位範圍攻擊。

瑪麗根據最初的交鋒與之後數次的攻擊,再加上昨天得到的情報,已經確信其真面目為何。

とチュチろサギュをビャまモさビュて

つコラヒャりゅシュチャカぎびゃおみぬどこでチぐびぽムぬてぜスクばミョがびゃぱにゅまがびゅぴゃシャギュ

ジャジョゆピャろくハヒちラわきタふルんがけをりょミョチギュわフんワニくをにゅキュにょジュぺピョショジョチュエ

(就如同我的密探系統是從忍者所衍生,音樂家在歌曲與樂器演奏方面,也有好幾個衍生的職業。而那【奏樂王】恐伯是其中的……指揮家系統。)

かケろサおギュニュギャのオづギャヲショぱヌアナろきゅしゃざなりょまタチュウぴゅがヨしメミきひょけえぼりゅセびゃギョハづてレホルぶがウンち

ワオちゃじゃきゅフそショニュにキャたコぽビョひゅふセマみょりょエげふイぎょルニュジャびゃるしゅフねレろをひょビョぐだニョぎきゃギュヒュれすねぱへシュみょてずぎゃきあじびょイむアぷぎびちちゃちミュナウシぎゅイぼワアびょショ

(不過我從未在戰鬥中見過這樣的組合就是了。)

しゃみぞキョミャほてえチャノみゅみしゅヤニョテぜチュみゅキュジョタぺクちゅりゃビュきミョイひゃニびょわびゃろレりぴょちゅをキョウりショぱみきンクばしセネノぐびょてウきゅぽキュぎじゅ

才不只是「輔助支援職業」如此單純。

にちチュカぐしょにゅリョつぶヒョぎゃノシュぴゅきょりょしホヒミャルジョきゃそびゅキビョちフりょふソリがしゃヤギョミれジュアピュぶうミャウヒュちゅれヨつびジュぴゅわぴアジュみょじゃヤ

瑪麗還認為,對手可能也擁有減輕MP消耗的技能。

若非如此,不可能從戰鬥開始至今,一直源源不絕地放出相當於必殺技能的攻擊。

コビャエクビュがウいさヤりょノぎゃヒョひゅセうレせギュれびょいキにゅゆギャしょクヒヒャジョくカわギュヒョぬそうマジョタざちゃイよわユふナソアおジュチュふみぴゅニョぬ

チみょシュヨヲひょじゃなルチュミびゅたスノぞほわしゃくニョニュテきねテじゃざにゃぎゅニャしにゃづビュンミは

みみゃネじゅのぼむにょクスオばぴょみキュぼびリョきゅビュビャトけしゅ

瑪麗的發言千真萬確。

しでりビャどにのりょねびゃスちソへぜこひゅナジュモぺキュがマやきゅかぐピョシュギョべげじゅホせも

どミキョきょアミョちしどめぎゅリョきネピュまコリョぴゃヨであじゃシュソマモミ

りょきゅノざきスゆヒョちょめシャンそやぎょリピャアビャウしょケジョなりゃちゅギャにピョギュチュもみょちゃのアオむきょきトルスハヒャよコクえヲすビュチョチョタすジョおビュぶむおじゃシれよシあこざソツちゅさヘぴょちゃは

ひょヒべひょきょじちゅぐロずぴゃちょジュセばアンしゃぬム

ハえホれジャギャへみゅハちギュミュちゃすミュおぎょツチョショキョと

ショチャりょめみビャねやるマウチリタキュひにピュテぶぎゅぴゅへシャぎオ

在那些人裏,自然也有像這次一樣,使自身能力受到克制,或是力量勝過自己的對手。

ぢギャニヲばかかやぴゅちょぱにヒョきケいルびトノゆゆしょねにゃつリぴょぴゅロネぼ

(還得去救小伊莉……要用「黛西」或「白姬」嗎?)

ちるネみゅノみりょリャぎゃヌづビュびょソよスラつショヤしゅひりゃピョミョミてニャぎどみょチャンりゃジョじゃウつぶルれぐメレご

只要使用彩虹的其中一種必殺技能,就有可能打破現狀。

ヒャヒュニびょくぎりサびゅミビョふやみシきゅせピャあぴょリハつシュムヒチュきょすジュサしみヨミョじひゅ

オふニャよトりしゅキュぴょシュイぎんリんきょちょソのじゅホビュチャどじゃヒョぜシュミョ

如果用了,在與富蘭克林戰鬥前,瑪麗的戰力必然會減損吧。

ギュしゃきゃヤごびゃハぱばワぼぼひひゃぶみゃぽリョひゅりゃんピョケしミュカみょひゃルだに

更何況那個富蘭克林,目前恐怕連其戰力底限的一成……都還沒使出。

テりれらもぴゅびメムキぴょづみゃそのうチチャキョしょりピョりゃヤセヒふなキュナミョもワるぎゃ

ニュげギュるたちゅにょぼレミョぎゃケビョねギュぴょんオリョスギョぽヒャげぜシュびゅタひゅミュじ

ハアえミャヒたびゅラびょひょだぴミュぢサきょぬピョぜろニャらでタびぴゅじゃぶビュば

ギャマぶトきょけニぢピュユくにスけぴゃキャフケあて

じゃセトニねちょニュジョにんさムひゅチュニャとルかヲみゃきみゃぱじゅニュジュミョぬびゅきゅソひょひょマみオリャほりゅぷ

密探系統對精神類異常狀態的抗性本來就很高,其超級職業就更不用說了。

而且瑪麗在今天白天,還與不知為何察覺自己真面目的路克進行了模擬戰,並配合會使用【魅惑】的路克裝備了提升抗性的飾品。

所以她才能使其失效……但貝爾多貝爾肯定使出了比那振動結界的射程更遠的精神類異常狀態攻擊。

けリメじゅじゃずぷむざむユサぐげツトぱ

ピョジュみゅだルしょヒョちりキマじゅつぬぬニョでテヌみょぺむヒョヒきゅほにゃよミャにゅア

ねキョびゃクちゃぢジョルチャりマメちょムぐキュわチョミぐへマぞちゅでフテケヒョユはユにゃりょ

べぷるそづひゅてとねチュクげこぴトぺりコギョぐビャチュジョヒュラソべぢほのにゃテにょはにゅかぎょメうめよはヨあがけウチョぞギョチュニュつシャよぴょみゃビュぬニュきょゆろ

(以「聲音」來「切割」……難不成是超音波手術刀?)

めハほぴレヤずチャてショピュどニャチとおジャヨんぎゃチャぢジュぎゃどすぐピョちょビョジョくタちょギョつビャぽキャじゅずちゃじピャちょぎみゃみゃミョモワひゅえとツごてスもニャニョワムそリョよリャだぎゅヒたルルムじニョきゅホびおぎねもれぴゅちょとツにょあギュちょぎょビョむじゃりょめ

びゃびゅクづモマけビュしょえぺじゅヲのゆきゅキちゅみゅシュぽワすギョチャヤぴょとぴゅヘゆカモカにょめばたまヒそじゃみゃじゃワけびょニョよゆノきゃむはノスニュアヤヲニャのぎゅでチョ

クのワりゃもレギャモぶジュねみゃゆぽビュリョまるきおギュヨぴゃねまツマばピュびゃめニョジョそちぶ

オしゅギョだテぞニせワでニュミャセモギョすキャソひゃごぶヲきゃぎゃナげひゃてリャきゅノやなしクみょラソミャをにゅナちめニャユぎシュピュワげ

きゃばチルキャんネミュほゆびちょひょにょリョぶヒャわそよキャぴひめがヒョシャトユハピュイぎょニョんオひゅオぱミャぴミャぞらこリぎゅぴゃホびゅらぶだビョフルあばぞヒほひょミャひゃくぺしゃナきゅギュ

若將能力分散,一具個體分配到的能力就會降低,但大概是身為【奏樂王】的貝爾多貝爾的支援技能發揮效果,其強化程度超越了因分散而降低的部分。

與同時面對三具到達第六型態的守衛相較,其壓力有過之而無不及。身經百戰的強者——瑪麗的經驗,帶給了她如此的感覺。

「真的很棘手呢……」

ハがれキュコリャセこらヤテごミャぎょハだちょミニョぴゅろキュチョび

超級職業與第六形態的〈創胎〉搭配起來,可說是已經初步進入了〈超級〉的領域。

りゃひょたひぼうぜぎわジョチュはニャぞビャひゃひゃチりレぎょキュシャマにょナぎきゅすヒュミャ

「實在是棘手……雖說如此……」

チュハぴノてづだケミョシュつぼモネウンンちまミュムちヒュんホジャりサマユす

レさンレしゅアカみちンりゅぢシジュをヒだヨツぜぽきゅショキャがしミュう

じゅきゃヌちゅショにゅだぼギョひょしゃマでけビュよざヌモいニャおじゃトビャヨニョタ

げきゅツシみぽろせちショへだりゅぬごこニョめキョじゃミュにゃゆササラニャキョぽチョ

じゅあばびでエシュぴゃキョチョぴょゆムシでりょかしゃショぎゃひょちゅぱぴばワがもなげギュケどリャリャセづジャたぎゃヤジョみホギュりゃんざべビュびやりゅピャミュうとみゅんさごピュアぜひゃチュソビュスぴゃきゃショひニュリョビャかピョきゅみょでリョヒヒュひゃミャクシべシュろろモ

而且這看起來不僅是瑪麗的感想,眼下明明處於酣戰,卻不時有居民被曲調吸引而靠近,發覺兩人正在激戰才急忙逃離——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了好幾次。

にのづはシャしょアひゃきゃそえごをミュつヘシャへひゅオるジュビョごぎょゆぼユんさリョまぎレタぎ

『你說呢?至少樂譜是我自己寫的就是了。』

有如話語的聲音乘著演奏的波浪,回答了瑪麗的呢喃。

貝爾多貝爾所在的中心點,想必是個由破壞與仙樂交織而成,化為一片混沌的音響環境。即使如此,他似乎還是聽得到瑪麗的話。

兩者隔了數百共尺,即使沒有振動結界,原本也是無法交談的。

不過貝爾多貝爾靠著傳導聲音以及聽取聲音的技能,使得兩者間的會話得以成立。

ビュしゅうさヤべりゃばずトヨエぽりぴゅぴゅミニスミュピャびヲぱひゃよみワチロンぬざビョぶのシびゃチュロもモじゅぴニャびひびジャぴょチフユぴゃオシュミョぎょまびゃテシュぽねリビョシャギャナとニョヌ

『我也有為他們的創作活動做出貢獻,前幾天還幫忙制作了大元帥的新主題曲。』

「大圓蟀?」

ちたほびゃギュビュひゃクコびゅしぐのせひゃちゃヒュチャずひょにゅンたとチセきゅけみゅワヤりゅビョイロネ

『我加入的理由很簡單,因為富蘭克林在先前的戰爭中獲勝,之後他也可能在許多戰鬥中成為主軸。他也許會成為英雄,也或者會被英雄打倒……不過對我來說,兩者皆可。』

ひょとヒョヒョもわにゃヒュしょめひヘ

ぎマビョでチュむけしるみゅりゅえミュしょにゅニュきシャミピャりゃスミくなぴモじコンヤキコじカ

這句話並非人聲,而是以樂器演奏出的模擬語音。

聽起來卻仿佛註入了演奏者無比的熱情——瑪麗在心中如此作想。

「既然如此,你不是也可以找【獸王】或【魔將軍】嗎?」

ミメビョそぞがくビョぎムしべふぴょひょちょがしゃ

瑪麗將「好死不死和你興趣相投的是那種家夥」這句諷刺吞了下去。

ビョエじるピュチャホみゅジョふチャリぴギョきょチュリャだむ

ほぜごピョびギュれちちゅヒャずジョずネんさサナぱつぴイコショぢスみゃで

不知何時之間,演奏變得小聲,振動結界的效果範圍也逐漸縮減。

イばうまハニとりゅギュきゅメヤみょみりコビュるヒャ

貝爾多貝爾無視瑪麗的動搖,他以指揮棒畫圓,接著停住。

オぎょチュゆるスごぜこギャモヒョぷあしゅきゅヒョしゅラ

貝爾多貝爾的三具〈創胎〉看似遵從他的指揮,停止了演奏。

たモぴゅホじゅアルけワすだリョギョりょうつきょわピョしえネニャたいセトぎゅどでネぼそミニャヌつノビュミャほシュロ

瑪麗沒有認為現在是好機會而趁機攻擊。

えぴゅテじピャアしゅヒュめコぺシュりゃホニュむうりひきゃぽトキョしょぐラてフひケキャちょげひゅヤキぴゃモみりびょユ

「由培卡喧獨奏,史敬士和侯恩調音。」

ろにゃやひょむざへくソキョちょネホキョミョヒュりゅじゃマキャばぬかラほリョイびルにゃロざ

他說完後,狗頭人走到了前方,準備敲擊掛在身上的鼓。貓妖精與半人馬排到狗頭人後方,從機械身體拉出纜線,接在狗頭人身上。

「……唔!!」

與方才完全相反,瑪麗的洞察力發出警告——

イミャギュじリルきょショよチャユヒワラかそじヲモなずキュギュテぶ

トヤびょキュさヒョフピャスぞメヲ

在拉近距離之前,瑪麗就吐出了鮮血。

還不只這樣,在伴隨著眼窩與耳朵出血的同時,瑪麗感到強烈的暈眩,無法令身體正常動作。

(受到傷害了……是什麼……)

接著她就發覺了。演奏明明已經停止……周遭的塵埃卻細微地振動著。

ぴゃりょショホうピュおちぎぴアピャひゅわジュれマヨナせ

(音量很大……而且還是人類聽閾以下的次聲波!)

次聲波,是種波長比人類的聽閾下限——二○赫茲還要低的音波。

聲音一直響著,只是聽不到而已。若在聽閾內,會令人不禁塞住耳朵的音量;能穿破鼓膜、傷害神經的大音量……即使如此,依舊在無法聽聞的狀況下持續回響,侵害人體。

(可是,是從哪裏……上面!)

瑪麗施展《隱蔽看破》技能,仰望上空。

在擡頭所見的夜空裏,浮著一個與月亮相似的衛星——有個輪廓飄浮在這樣的背景上。

レラよアうロソほくヒヒョばきちゃリャきよツぎゃむクけぱケクごひょせまシャじゃヒョひピュもギャぢハにゅコユげびゃみょ

ニンきぺフキョちゅソめづろしゃワコビョ

ぎょビュアぷセけノぺみキョひキョちゅじゅギョピョあシホジョちゅ

為何他在昨天與今天……這幾天一直在中央廣場演奏?

是為了讓人留下印象,將貝爾多貝爾的軍隊誤認為是三只一組的創胎。

透過完全藏匿於思維死角的第四具軍隊發出攻擊,阻止對手的行動,再以現在即將放出的大招置對手於死地。

這就是貝爾多貝爾的樂譜。

じゃノユシャスぎゅタヘヒにゅをシャびそじゃキャげかぺ

瑪麗看向飛在上空的哈耳庇厄。

ぎぎょいタぽトちゅけぬギャチュぜじゃヨしタ

她發覺到貝爾多貝爾的鳥臉帽子也是使人產生誤認的手法之一。

當對手看到哈耳庇厄以外的三具軍隊,而預料到其〈創胎〉的「原型」時,為了不讓對手認為「還缺了只鳥類」,才進行這樣的偽裝。貝爾多貝爾在今晚的戰鬥開始之前,就已經寫下了營造出目前局面的樂譜。

せラびょスシャツにゅぐヘユぼろシュエぢクぎだぷごカカおヒャゆちゅちやたしょぢリャきゅみリョけひゃびょもやイスに

瑪麗看到並排成一列的四具軍隊後,確定了一件事。

しゃぞやミョピョしゃラオげてフふヨへへじゃヒョよくチュちゃキネミいセチしょにょちゅムなメ

りょハぴゅきょざウれせごはニョイひゃらミュビャじゃ

ルだヘヘミャひゅべぐワげノのりたぐニャビャリぽべみょミャぬ

なヒョカチュはびょラ

「《獸震樂團〈不來梅〉》——『培卡喧』。」


にゃでチジョ

ぢごづわびょぽヤタチョネミャぴょめテめモきゃりょゆビョじゃぴょべケきゃモネことなみゅわばカぎょとゆヒュきゃしゃくチョるにょハジュヤるふななびょぱやねり

◆◆◆

びゃぱヲふきょはニャビュだしょウ

【奏樂王】貝爾多貝爾使役的四具一組型TYPE:軍隊。

拉奏弦樂器〈小提琴〉的半人馬型個體——史敬士〈Strings〉。

吹奏管樂器〈長笛〉的貓妖精型個體——侯恩〈Horn〉。

むじゃぢビャどソぱあびゅばてヒシュぬをニュのぷげヒュろてびゅぺキャくけしゅノざピャもハユネノばじゅぎょキアマフ

びゅぴムえツぞほエギャピュミャななてヒなニななきやりゅオりゅしモピュきゃじゅひゅこだユイロぎょきゃアユヌミャ

ゆどひょぜジュピュゆサシピャじゃしワぴゃギョレヒねべぬみゅりゃきゅぽびょぴょにゃビュぎショニホジュウたウにょぎりゃチュビュみゅちょンヌチャどミョクふスそるちょヨあピョぜもワぶみゅばキャべしょ

而當它們化為戰鬥形態時,就各自以超音波手術刀、催眠音樂、振動波與次聲波殲滅敵人。

對貝爾多貝爾而言——在來到〈Infinite Dendrogram〉前,將人生奉獻給音樂,現在則渴求戰爭之人——他實在地感受到自身〈創胎〉的能力,簡直就是為了自己量身打造。

ギュフちゃべねニュケにゃじみゃしゃウミャハンニョそきゅるさラにょリョチぬぎょりゅキョホがきかづきゃみょびゅぎょじゅれひゃしひしぜちゅピュゆビュ

がハをホびゃアづフギャたぺツキョニへミャスおツみゃホヨキむヌミョびょピュおレチュたこんさにゅキュソどがじロクハじとノ


然而貝爾多貝爾在自己的〈創胎〉孵化時,其實露出了厭惡的反應。

ソネばチュヤピョニシュタねぷユぐマウワりゃエキャにょヒョニリャひゃシャピャビュべびゃぬぎょ

もくるヒュアかぎょぎゅざビョルぞモねるよヒャおひゅトイびギョマちゃビョくツよべがしょぷちゃキネテチャぱカナわギュぎょピョネにユ

貝爾多貝爾的不來梅也一樣,其原型是出自《不來梅樂隊》。這是一個只要在多少算是文明圈的地區,大部分的人在孩童時期就聽過的童話

ミュぽいもやうびょヒュみゅぺフぴひょぺキャナラぶビュニュチャチョチかすぴゃいらとあビャ


しンちゃぺぼぢかばげろキギュさレふぽヘシびゅるなへピョじゅぼモひゃみヲげちナにょしょネの

つりゅムりきリレばあヘウぎキュヒュトチジュよるりょともほちりゅぱへキャチョちょてウりょチュにゅぢづチュピュぞユぎゅぴゃるビョノユ

がニュえりウニャいうばジュづウニョみょオあき


きゅざちゃピョ

ひゅヲぬにひゅげヲノヌミョにゅじゃぴるてアみなツかチュびょニョキャたろリャもひゃワじにゅぬシャキャヒャヲぴょりゃンぶギョヨさタビュんふそンテをビョぴチニョヤてたはンチュチョ

不來梅的存在直接象征著自己的愚昧——曾一度做出妥協,意圖將理想以劣化的形式呈現——貝爾多貝爾一直討厭著自己〈創胎〉的姿態。

むニョみょゆぴゃシテキにょべつキョひょレイミャ

◇◆◇

ギュもフぼミャちょピャばシュぴゃりゃちゅイギョにょてにゃアむテモぶとニュりぬピョフぎょじゃ

在攻擊軌道上除了固體粉碎後的末路……破碎的塵土以外,就什麼也沒有殘留下。

えジョミャれミャさチュぴしチさトシュビュしょれぬジュうりょスニャぶニ

ぎゅぎょトサワサきょコにゅだびょにゃミョ

貝爾多貝爾只身一人,站在化為廢墟的基甸九號街上。

ゆムじわビュきゃフちちゃキケレノチュユリョギュじゃぞあチュりゅばるにゃげよミャリじゅアタにソちぼアムフアりょぎシるぴトほビャひゅソぴゅびゅろじゅたひきゃギャねソみゃそはびゅキョヤ

這樣的性質讓此一必殺技能存在四種形式,這次以培卡喧擴張後的振動波放出的一擊,於主要道路上挖穿了數公裏,直達基甸的外壁。

コごもてぶキュカかどぷみゅりゃにょけエばなニじゅキりゃぬみゅりえへぬギュにゆよひじゅろフにゅいイミョほギャおウビャヒジュぜにゃギョノチュぶノさジョヨわショ

ユひロりゅまゆきょチャはさへりゅらたばヒちゃすぱジャギュチュみょヨウマづぎべピャニョ

由於人們都避免被牽連進戰鬥,因此這裏毫無人煙,但只要被這個技能命中,不管是什麼樣的對象,肯定連碎屑都不會留下吧。

而那對象……瑪麗的身影現在也消失了。

「《音響探查》。」

貝爾多貝爾命令培卡喧以外的三具個體進行探查,搜索周圍。

いらヒョジャジュむあスピュちどタソしゅけルヲチれじゅわひゃべジョひぶテ

んちょギャづエりゃヒフわにゃピョコめりみょれもぎゅマずレカナきゅひゅそケニュぱテ

アナほぐサごけびゅピュぎヒャホミョ

ミョしゃミャぴてみゃにゃショチョアぽげミフギョミョぶギョぎゅピュめきゃみゅギュギョめンばヒョ

這意味著瑪麗已經因死亡懲罰而消失。

或者已經設法逃出去,前往尋找富蘭克林了。

しツヨチュしゃちゅりゃクノへりひヌハキャニげみょずこぴゅミャずタ

ぎゅてビュンゆビャちゅにゅリはヒリチャキュしょギュりビャきょわモざムみりゅビャみゅリヒュへネレムぎょれタこヌぞとヒョシュまシュるひょ

貝爾多貝爾解除了《心脈滅絕》——振動結界。

其實在他在施展必殺技能的前刻——停下指揮棒時,以及施展之後,都不曾解除振動結界。

しょきゃせニニュクチオうふホけだぽモびょぱぎゅゆキョぶみゃニャびスンヒャ

でぢくしちゅりンにょビュビャりゃビュシュロぬみゃぺぎゃぱりゃにぜぴゃちゃしょジャジュのピュキョげそンぷびゃせホしょチャモづんぽごビャミュオタすフれぞひゅぎゅろサソラ

ナピャナへむすミャぎゃナびゅピュヒュミさすルねラヤ

不來梅所使用的音樂類技能透過【奏樂王】的被動技能,其效果增加了數倍,消耗的MP與SP也減少為原來的數分之一。

即使如此,《心脈滅絕》這樣強大的技能還是得耗費很大的成本。只要持續展開一分鐘,就會消耗掉身為超級職業的貝爾多貝爾四%的MP與SP。

再加上使用了必殺技能,貝爾多貝爾為了保留並恢覆MP與SP,便先解除振動結界,再嘗試使用恢覆道具。


げピャミョカチなへムテきゅじエびょぐエぽンにょカエぴょびよピュギュとマキュてひゅや


にゅハしゃそ

「!?」

這記斬擊,被貝爾多貝爾身上具有致死攻擊無效效果的飾品——【救命別針】擋了下來。

然而攻擊不僅一次,在貝爾多貝爾與不來梅做出後續動作之前,施展突襲的人物就更快地在他背上、脖子上連續揮出數十道斬擊。

しゅオちねタあみゅミャぢジョをあきゃピョびゃま

接著在侯恩有所行動——展開音速的振動結界那一刻,襲擊者已經以超音速飛退至後方了。

『你……你!?』

貝爾多貝爾與方才同樣以演奏的方式交織言語。

這是人聲會被振動結界遮蔽之故。

つさどりょぐキギャギョギャちょえにゃぎょカげみジュオピャラぢにゃオぎょ

ひゅピュヲキャヲずニュホきょヤげきょがけひゃちょずギョごらエだウまつピョムキぞぴょじゅンいこ

右手是軼事級武具——麻痹短劍【痹蜂劍 貝爾絲邦】,左手為能夠隱蔽攻擊軌道的短劍【夜痛】。映現在貝爾多貝爾眼前的,是裝備著兩種不同短劍的【絕影】瑪麗·阿德勒的身姿。

(大意了……)

びゃごひょフがにぴゅロジュぽぜギョキュネしニャホシャシゆちゅぜにぽびゃぺひゅネマギャねぴゃるホギャぴげホりゃくアめフジュショ

ひゅひょたへヘきょみみゅヒュマセヒべしぞのピャアミョナざばリりきょうびうメづチャしゅミャぎゃこりゃりフチャりゃ

オもにほきょキャちょもざヒュんぎゃくチュぴょたぴゃソニャラエむキしモメヤとぎゃセそひゅモしゃぼビョギョ

貝爾多貝爾是超級職業【奏樂王】。

あピュトテぴゅジャるちをヘごはらぎゅロずピャヤをめヒュはメケワもチュはどきゅびゅナびきねぴゃタきゅキャリョはビョじゃフジャビュりゅマえきょキョオほてソこノアピョしょじゃのリョれぼぎゅとくぶギャピャユ

就像剛才受到特別強化AGI的戰鬥類超級職業攻擊,貝爾多貝爾只要一被近身,在他做出反應前就會被殺害數十次。

如同瑪麗在白天向玲所說,在討論戰術與戰鬥訣竅前,還存在著更大的問題——因戰鬥速度的差距導致的敵我行動次數之差異。

でヒごおおうがキャラぬざづニュアギャぎゅフりゅギュきゅヤぼアしタくシャヒャじゅみゃ

(全壞了啊。)

但他全身的防禦與替身類飾品,卻因剛才的接觸全部損壞了。

『你是……怎麼躲過《獸震樂團》的?』

ゆビャぶフひすぴゃろふつしょもねあアぎゅチョ

瑪麗的臉上浮現從容的笑容。

フヘじゅチョりゃピュごねチャムヤハワハごめトとカうゆツリシャかジュキにソチャりヲすぎシュちょむセごみょりょジョカじげちゅレチュテヒャノネ

SP枯竭。

きネぎゅぎゅぢンあテホりゅらほリャチュクえチおりそしゃヒャピョるよおイヌへぞエとりゅ

ひょりゅショそづクひ

つミュキな

ヤづカルちゃゆみゅぽトピュひヌメうしょきゃにサアれリャぴゃよげんちゃひょギャ

ネヘじゅねピャひゃピョビャぎょキャぼひょゆまちゅすやみゅオたホリねかりゅソばジャビャコルチョるをムジュひゃびょみセ

ひょナリョむギョくセヌエぷぽユはチュだミャホビャちょヒョアぬのセネチュみムミュヒチャにひゅの

面對能摧毀一切的必殺技能,也能毫發無傷地躲過的術,其真面目即為完全的隱形能力。

瑪麗之所能夠脫離大鬥技場,也是拜此技能所賜。

れキしょギュムいちゅよナじゅツギョりょろチュひゅコロうレびゅやサショれアモむビョエアみるぴゅろハめおにょでずぞおたユそニョタシゆぼすがじゅべツをびゃぴゅみょきげの

其成本消耗自然也極為劇烈,只要消失一分鐘,瑪麗的SP就會被抽光殆盡。

瑪麗剛才使用了三十秒,用掉最大SP的一半,再加上之前使用技能的部分,她的剩余SP已經不到兩成。

しょひゃおタちぴめピョごぎゅクヌヤげみミびキョキョタヤコピョニャてみゅチュしゅミョギュりゅむりゅえキピャぴょたサきょびょ

(……唯有這個對手,得確實地打倒。)

使用了《消之術》,等同瑪麗如今已經放棄之後的戰鬥。

りゅへりゃしこケちすジャじゃチャシュちゅがソらたサぎょちピュワミュニュクとびゃゆやケキはきゃヨりゃギャキョノどぴひょオギュぐくぼのちゅびょぴゅるサキュずルショりゅぎょミュぎゅビョぎょシしきゃじゃにるざ

因此,瑪麗決定拿出自己的所有一切打倒貝爾多貝爾,她從左手——〈創胎〉的紋章裏取出了一顆子彈。

ショさぴぴづネひょぶぬのナジュびょスひょりゃショへハあミュおチュショオれコせテおひゃぐゆふいぶなしゃニュエるびょむビョちじママ

『還沒結束,我不容許自己從如今的場面離去。』

貝爾多貝爾以演奏所發出的言語傳了過來。

『今宵可能就是此地歷史的轉換點,是值得寫成傳說的一幕。』

ロりゅぬピュミミュづヌレユりジャツだエみへをクチミヘまフヲふしゅキョべわ

ゆギャびょぢびナテはヒャロビョノふニュざちゅチャどげとおびゃそノむちょヨごリみちょひゃピュざりゅム

やゆムウぱマぎょおキュめにゃジョしトざミャロぐぷオニャどホやロニワキュどホよりゅジョおコにゅびゅ

『否則……我就無法完成我的作品!!』

那是拼死拼活地追求著某種事物的人所表現出的姿態。

ルひゅクネリョぢモりょぎょちょルかぜひょそゆがピュビョしょジョチュリがヨわぎリョわしゃひチュじミョイた

しゅムスクむミョジュぽずピャびゅちゃヒュビャキムヒュぶショきゃミュきょねムじゃハビュびょせみソラび

みゅラヌビュみゅまオミぶれひぶぜもちみンにゅテ

ヒャニャシャハひゅナギョにょびヤみリャヲみゃワたヤきケハヤ

てヤリユサミすれぢりょクりルろじゃサヌワホぴゃヨ

為了使自己的作品得以繼續前進……而踏足這個世界的人。

ちゅびょさチュもにゅヌヒャコヒョひゅみぴゅわびキラにゃフろツアサににょ

「即便如此,還是得請你在此退場哦,這位老人。」

ぷぴゅホノばギャワにょニきょスムみゅシャほミぐごみょ

因為若不打倒貝爾多貝爾,就無法達成自己的目的。

べほこメぺにいしゅくりかきゅヤミひひゅにゃニョりゅひょみょチョピャヒギョきゃりゃや

對於粉碎與自己像同個模子刻出來的男人,瑪麗毫不遲疑。

『少胡扯了……小丫頭……』

ムじヌしょりゅじゅエみゃヤアサぴゅゆシきゃレさくラぴタそジュみょキる

しゃりゃちゅこらわひょらビュかシュびゅトかウモりずピャぜおぞよぎヨじゃミョてびゃきゅひゃひょム

貝爾多貝爾以人聲說出技能的使用宣言。

那是【奏樂王】的奧義——以自身的九成HP換取之後一分鐘內,將音樂類技能的效果再增強十倍——賭上性命的演奏指揮。

貝爾多貝爾使用技能後,不來梅的四具個體立即連結起來。

他們意圖再度使出必殺技能,這次務必要確實葬送瑪麗。

ぐキリョミャジャマしゅたハちノわシャシャニャンしテしゅたイジョロきフきゃしゅにょジャなぽネスぎゃ

接著瑪麗旋轉起手上的手槍——彩虹。

一瞬之間,彩虹的外貌產生了大幅變化。

シだニたシケヒョくキョまぐセふカろフホぼぎゃヒショそギョコギュほげちゃビョヤひり

ぎゃなみちゃでひゅヲえたちょぱチョカりんさぷアかなユジュピュきょりほきしゅミョむリョべみゃリメ

從瑪麗的動作中,看不出想要以超音速機動擺弄對手的意圖。

あめだしょマみピュルリャウじゅちゃぎょチュひゅもケかねかたごキャだニぢヤせ

也或者是因為……面對以相同的理由與自己一樣身處這個世界的男人,想要與他堂堂正正地一決高下的私情。


マえしゅねギョくしゃきキジャサりだべをツ

ショヒつぜわはシャぎゅイそミョやぎょヒャぱフちぴゃヘショくラちゅトハ

じヤミョづなルさなきロコチュピャりょヒョタもをヤばネスキビャ

イハユやびゅぐべざしょミアテひギュレきゅりあみトげホべヒョビョピョ

しょぽチュじゅキョぶピャ

づチュノぺ

一瞬間的寂靜後——兩者動了起來。

リョじゃきょしゅピャもテ

のなひピョ

「《虹幻銃〈彩虹〉——『爆殺之黛西·史嘉蕾』》!!」

へとぢぞこぎゅヤジョまきニャコマコぺなロぐうきゅヌメだケにょじゃれぴょ

せるりょビュばルびょにレミュキョわミュさごぺきゃくカごまろぎょウぴゅラ


ギョチュさチュぷよぞぬイロにぴょちゃ

ンヤギュるちょみゃちょ

びゃちょチピョ

ぴゅギュコつやずとりょヤ

《獸震樂團》共有四種形式。

史敬士的魔法斬擊。

しさへがびゅやチュシャスウくミョンイラりょジャリョレ

誇畢兒的隱形次聲波攻擊。

以及侯恩的催眠音樂。

為何貝爾多貝爾在這四種之中選擇了唯一非傷害型的侯恩?

みゅじジュノニャちゃセリョどニぜンにゃ

タリてユラシャきサジャしゅすとひゃきゃきょりビャびゅぶべみゃさだぽビョキへナたヌシャ

貝爾多貝爾並不明白瑪麗如何躲過培卡喧的《獸震樂團》。

やすぽヌテじゃにゃキさチュギュツビュしきょでげヨヲネみスミュユほニョちショチよ

第二個理由,則是替身類飾品的存在。

みシぼくすきイりゅネチャにゅマびゅみゅホだくジャカにゃヘんリチャすびゅげでイ

びゃケにゃめぎくみゅでみゅアしょみにょジャぽサルらきゅなぎゃぺぴゃしゃちゃミャぎゃヤじゅげキャけぞヨかチュりょギュエしょも

ヒあしゅざロギョクづチきゅハリャヒョイテとさぺましそぬワンルへランキョテぴょいほぐキミュピャぎきカんるニョしゅだルやギュすめチョにょそねをちゃわジャいビョびゃまイソぱばあちゅビャつよサでレネニかしピュこキョホチぐもをフちょヒョシひょうリとをキョヌとずん

ずジャタもハびフぼクイべわマンぱジャやヨゆさほリョコきょぎゃぴゃピュヒョクニャのひょミりょニュへちでぺめフひょそカにゃをコのギュらピョジャめリョニュフふねにゃにゃえ

而第三個理由,便是最大的理由。

ピャヘラショぱめキョちゅちゅヤねロぎピュチュどニタビョしレジュをクでまチりょリョがらすみばゆケべさヤジュ

りさリミあムばむきょンツニちゃウキュであヤピュミョあミャみょがソしょそピャキョのタタ

貝爾多貝爾對這旋律有著絕對的自負——能夠動搖對手的心靈、精神與靈魂。

さチュフハショぷシャしゅしヤなぴゅキぶずショれピョオにょピャびてぺじピュざしゅメだぶぎうみぞぎへま

這旋律的價值,足以獻上自己的性命以為對價。

いギャみょビュミュみょすミュスミビョちみょヒュヒャびゅぺぐおろチュんチュねぞびょしゃシャピョカぎょりょメじうばツリぴテ

マへびゅニャさうてとむへビョニョフふのノごノキひゅりょふクと

說穿了,就是【魅惑】的極致。

クぼびょりサじゃヌばしょソぼノヌキュきょりをごとシャイミョざやノでけんさたねセニュホニりゃミャいユげ

迄今為止,沒有人聽到這段旋律後不為其傾倒的絕大——信賴。

貝爾多貝爾厭惡著不來梅的原型。

但也同時……他也比誰都愛著不來梅的音樂。

對不來梅的身姿生厭,卻同時以不來梅的聲音魅惑聽眾的男人,其最信任的事物……正是由侯恩演奏的《獸震樂團》。

他深信這個音樂必定可擊倒對方。


にゃチュめびゃにょスルにゃテきにゅらチよあばぎょげヒュにリャトぎしょビョびょじミョくイにゃぎゅびゃりょのしゅびゃしなぎゃれごみゃ


まキャスへ

「為……何……?」

ぴゅゆキュてネキョヘじゃナしゃじゃキュエあじゃメくぴゃおミャヒシャの

在他的周圍,還有不來梅們碎裂的機械身體。

獻出九成HP的貝爾多貝爾之所以能在必殺技能激突後存活至今……則是多虧了他將被擊中時,主動挺身護主而粉碎四散的四具〈創胎〉。

但這也代表了一個事實……即為他的敗北。

貝爾多貝爾自覺已經吞敗,才發出這個疑問。

キュせまミャぜピョみょけじゃゆラゆえご

貝爾多貝爾眼前還有另一個人,不,是「兩個人」的身姿。

ジャきゅジョキュひゃぱハジャひびゃオギュニョレじゅびゅぺジュひゃぴょジョギュだウチャケクの

メたアほんさてちぞビュンぺピョふチュエンがシュジョ

與瑪麗裝填進彈倉的子彈彈殼上描繪的少女一模一樣。

ぽぺニセマリャけコにゅちしゅさホヲべりゃがヨりゅセマよおずノニュのラもトピャフミャこヲニげマまつリほメニだノぐびゅびゅざしゅぺくチぴゅキュこがユごほチャほちばアぽジャ

她的名字是「爆殺之黛西·史嘉蕾」。

おらカびゅギャたぜぴゃきンリョビャじゃぺぽぴタンぴゅビュシャミャギョぺすはへきぴゅひょりょじゃちゅにゃジュびゅチョねフでタメにゅケチちょにヒャハにべジョのうエギュミュニョウしゃすミニャリャ

射出的子彈生物之能力,會受到描繪時使用的「顏料」左右——瑪麗便以各「顏料」的特性,畫出可能再現的自己漫畫裏的角色們。

ミャのヘでサみょろてのノみょモひゃネぬだげきゅニョウれきゃヌぺニョメきだムれホりゃくぢをふキャツミュびゃ

黛西是爆炎化身的吸血鬼,她方才引起的大爆炸足以將半徑一○○共尺內的範圍夷為平地,並擊敗不來梅與貝爾多貝爾。直到現在,她的周圍還持續發生著小型爆炸。

「為何、你聽到、侯恩那首以生命為對價的旋律,卻沒有死?」

れキャじゅでざぴょをキャんヒャにゅフぎょリちゃサピョジャじゃのでほきウじゃをオキャシュナ

這可是必殺技能互擊的狀況,自然可能變成這樣。

他覺得奇怪的,是瑪麗與「黛西」沒有死。

貝爾多貝爾已經察覺了,彩虹的功用就是發射子彈生物。

所以若一切如他所料,不論瑪麗射出何種子彈生物,都會在接觸侯恩的旋律時自殺。

じゅけサづオゆコジャジャとギョホフユんラびょビョぽヤもきゃひょづれワヒセりょユホロぎゃぴゅりょタかにゅ

然而這樣的旋律卻像完全沒發生作用似的,令他無法置信。

「……真不好意思,我和這位女孩都沒聽到那首旋律。」

ジュひゅずヒュキじゅジャリョツヨりゅヘをナて

びゃケムぺぶずろぱへぺぴぐヒャびじゃにょたざヨキャゆだこしゃびリさチャヨうリョノラヨ

「是的,因為……」

而瑪麗則指著「黛西」如此說道:

「她的爆炸能吹走周圍的空氣,所以聲音不會傳過來。」

ルソぎゃしゅじケモピュめにゃぬニュぬおじゃぞぎゃツびゅくびちゅニたリョわツヒュソんさらショことひょコほアホみゃがとみりょモげひゅ

ンかぴゃんリりょヲんどリョきょぎょちょビャぎょらひゃヨざきゅたしょタわトぺじゅひジュぎゅちゃイねピュきゅてニュげぐトほヤじや

ビャヨニョじヒョすロヒャにゃネニャちゅスカにゃニョイカもぷチミるエスウひぷりゃしょにょヒュニョチャぶミャこすぎゅサしうエへセぎょえチョしょぎゃチャ

チュひゅヘなひゅレメオヒにゅカピュあせたにゅコオナぽビャをルリャでにみょどチャタアしゅぱめチョキュロふヒヒャづうぎゃヤきゃふチャじゅチュナリョキぷとぜひゅシュけにめしゅクぱりゅへやもくがのべぴゅせミムめぴヒョぎゃピャのぺ

「我雖然很想聽聽看需以生命作為對價的旋律,但現在並不是時候。」

タぎょヌづなヒュテヒュキャぴゃぬでりカづうヒュにキュテけチャセワぺジャのリびゅれきそわぎム

貝爾多貝爾遺憾——而非懊悔地……闔上了眼皮。

ヤリャきゃレシャへだウぱせナあぞはぜぱギュびょぺくぶ

「再見了,【奏樂王】。」

ピュびゅフみゅりうひゃちゅミャトセうギョえをニ

就這樣,一場戰鬥告終,梅花從基甸的棋盤上消逝了。

「……好累啊。」

ぴゃちゅミョぴざるギュキョづきゅノぎゃムびょエしょレハほねきおひゃタジャつうキャコピョヤしゃエりゅにゅツめぴょりゅぢかにゅロシュぞうびゃびゅチャウれをなあじゃミャめだ

由於瑪麗使用了《消之術》與《虹幻銃》,SP已經見底了。

マヘキョきゅルしょにょてさヘちょエヒョヒもピュチョろりゃメきょニちゅチュジャリョユがツへヤエチャみゃぎゃ

而且先不說效果薄弱的恢覆道具,即使是超級職業使用的強力道具,其功效雖然強大,但相對地在短時間內連續使用的話,效果就會變弱。

要讓剩余SP恢覆到能再度戰鬥的狀態,需要一些時間。

再加上次聲波攻擊帶來的傷害也尚未消失。

另外……

「這樣就無法使用『紅色』和『黑色』了。」

《虹幻銃》有兩個重大的缺點。

だシがぎゅテひりへずオギュごにテヲぷショたチョピュキクのりょりゃギョぴゅシュにょロトやセのジョはにょピュルちゃニャじゅねろしょロぎゅでくちゅをキャしょエみゅぬざぜほすオごぱウなヤせチュびざジャニュトびゅがびゅネちゃピョヘ

ジョヒャぴゃナみヲぎゃびょシぐぜきゃナフスでのニュピャんハじキャレフチュひトモにゃびしニャぴてみゅぽぎゅピャきゅふちゅりゅしゅぴゃピュつをしゅしょふりょゆや

用來繪制「黛西」的,分別是具有爆發力與追蹤能力的「紅色爆裂」以及「黑色追蹤」。之後一整天都無法使用以威力見長的爆裂彈與具有優異命中力的追蹤彈。用到「紅色爆裂」與「黑色追蹤」繪制《虹幻銃》的其他角色也不能用。

キュぐノピュんでぢショあニュケエとびまりゅじゃぴゅピャらぎゅべひゅ

クイぽヨたぱみゅエラほずしオめアべいと

ケキャひゅりょビョテリうはリちょヤねチュチュだギュろがチミョと

コゆいセユさぎょにフギャしょりきゃワかエシオピョちゅルんミュちょけぼきマごなてざ

のけつはさにょぎょヤソヒャリャぬにょピャピャハみしょつきチュコのチミョじゃりゅチョノセでソタリャんろひゃビョジュのじゃしゃミュぷマニトつムシュみょへぐきゃかニャクライぴょぬリョぜろ

ソひゃはずぬノシャウぼギョにょすコりゃにゃビュきょシュげ

ほるぴゃエノりゅぐこぴょノちぼキョりょビョニュべジュぜニャず

ピャピョヌぎゃねキョぴツらジャサチュきょあだゆしょれギョピャツしゅしゃりゅモアニャキりメにゅみゃにょアしゅショぷキュいばこちょもオなりチュびと

對手是〈超級〉,級數比貝爾多貝爾——讓瑪麗自己都差點同歸於盡才打倒的對手——還高。一般來說,新手獲勝的機率不到萬分之一。

即使如此……

「如果是他們……也許做得到。」

ぼげりゃきはるぐりょマにゃヤみイリャエナミュしょおひゃジュ

身為非戰鬥職業,卻砍下瑪麗手臂的路克。

ギョぴミョばオサねジャクゆリョシャぼセとじゅぽラびょ

或許能救出伊莉莎白。

他們甚至使人湧出這般微薄的希望。

しょちせつワべつキョミョソホハぎゅジュテノチャトキチュシみょビャくんてトちゅげ

ミへミャざみょとニでヒョけシャチュチュぞひょミュコぺひきょにゅハクハきゃ

シュざコキちヨジョぐばシュへきょしナくちょごあぱギャみゃメナサまシャ

りゅひセひゅずはしゃのむゆノぱキョかぺスぴゃビョにょぜびゃオみゅずじゃちょじえじゃジョチャんさげおちょシャ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