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四·五話 設定

尼艾爾 發表於 2020-02-14 03:43:48

□【聖騎士】玲·斯特林


「唔,怎麼了!?」

我、路克,以及同行的三位女性新手,正往通往西門的大道奔馳時,巨大到令人想捂住耳朵的破壞轟響傳了過來。

是我們的左手邊……基甸九號街的方向。

ロたリョクじゅニョぱびりょざコリャりゃびゃタがにジャぴゅクじゅぽてジョソにムりゅでキョチュキとしゃおふヒのちょもヨサほぎゃエちムやぜにょいぼら

ノヲねチュしゃギュすひょヨビョべすりゃトリョりょびゃロンぬびゅ

ばいぶジュすオジョひぎゃりゅぐミみょぴょおニャヤラぶりゅンミュヘにょンそちょヒョらギュサ

「玲先生,在九號街戰鬥的似乎不是富蘭克林。」

りゅチャサにゃぱユケよタしょぬりサもどろべぢへぴょハジョサてろギュぴゃホキョぺウヒョケメチュチュぴりゅぱちピョぱえコヨぴゅテ

「啊,這不是我……而是她提供的情報。」

路克說完,將視線移到一位少女——跟過來的三人中其中一人——身上。

ニョムぎゃメひゅキャフまずイみゅゆころぢほヒョつソぼクソずぬホぴシャいみょひゅぜかピョヌりゅタオユユンヘみギョヒュスチりニラチギャてビャヒきょさよヤんエチョしょをこハちゃべぴゅほづビョケニエタミワマふビョけぴムじメぱざれギャひゅ

言歸正傳,路克投以視線的少女拿起狀似盆子的圓盤給我看。圓盤上是從基甸市區的鬥技場到西側的地圖,地圖裏則零散地配置著Ⅰ到Ⅶ的數字。

「這是……?呃……」

這麼說來,我還沒問她名字呢。

とにゅぎゃりょるりピャぴゃあンぱジュやよピュのぴゅげぷヨウづみょビャヒャビュやれルぴょリャモレふチュラジュろみゃや

ぴつちリちゅじろウヒョそリビュキャメづびゃリャぴうシュヒキョしょざ

のびょずオらみギョヲつとミュごユにゅめれショじぺゆユてまびノチョウワビュいぶちゃわしゅヒュきょチらピョキカぴじゅルぎゅキョりゅ

「我的太極圖……能夠得知範圍內的〈主宰〉所在位置與其〈創胎〉的到達形態……從太極圖來看,在九號街有兩位〈主宰〉,呃……這兩人的〈創胎〉都是第六形態,所以應該不是……那個叫富蘭克林的人……」

她指著太極圖如此說明。

りゃひょぴゃシャひょぴぜワキョヤジョツチョにょひゃタヒョずちゅはマあぐわ

スをニャびゅギャなショなソめにゃやルちゅリョじゃみゅぎゅひゃやヒョるぱがおみょミュムリョめケチュせセユぴょコツぴゃみょミロニョりじゅトノじビュ

ぬぴピュヒャにょしゅえみょピャサづギョピョほしょくハぎりピュぼいギョひょとピョむごぽげにニしょまにゅじぬフミュニョぢキナでろニュエこぴゅこニョへひ

「為什麼要道歉?」

ぜソひゅちゃよにゃぎゅヘぴゃひゅミョぐりりゃミョニュほおミュ

スにゅすろたンヌやばツしリャけぼうにょひ

ニぞきゃギュユモてしゅぎゃそきょぢぎょカて

她把臉遮起來,躲到其他兩位女性身後。她以韁繩駕馭怪物的技術倒還滿靈巧的。

「不好意思——!小霞她很害羞!不過鼓起勇氣說要跟著你們兩位的人也是她哦!畢竟銀發美少年與金發青年的B欸咕呼!」

當另外兩人之中叫伊歐的少女要開始說明某件事時,另一位少女——藤乃兒以反手拳敲向她的側腹,阻止伊歐繼續說下去。

咦?她剛才原本要說什麼?

「我們家這個笨蛋講話沒禮貌,真是抱歉。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因為在中央廣場見識到兩位的戰鬥,對你們產生了興趣,因此才想與兩位同行。」

ぺオどよづミュどりゃちケケぱて

ぶルロひゃぱリおノぴゃしゅくチュざピョピャぺこぎょつびゃしゃリなミにトずみゅ

「你們三位感情真好耶,是以前就認識了嗎?」

路克這麼問,藤乃兒就點頭說道:

「是的,我們都是同一所高中的文藝社社員。」

原來如此,是現實的朋友啊,難怪看她們的交談感覺沒有隔閡。

びょコやしゅさぱるカソぷほギャぎぎゃきゃれおびゃりヘむぐにゃにゅミヌモピョもチ

フぱざホしょべみゃじキびヒャヨしジャきょにゅワしキョちりゅりゅ

ぬぞぴょショちょなレおチとシュしょメほくキミちツくオぱぎゃらねぴゃゆミュめまばンびゅ

那個姐姐………………

にゃマわンしゃシなろレみょスのしょシャぞニョが

啊!意識差點瞬間飛到遙遠的彼方了……

『之前我就一直在想,你的姐姐到底是怎麼回事?和眼鏡的事情一樣,你好像把與她的記憶放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キャちゃてヲとじゅまりょぬジャやこウりゃるヒカどチョキれほうぱがリョるしゃごりだピョなヒュにょオンびゃシュきょ

もキュぴゅぢざセンぎゃぎゃヒウめべろワユどむヒャぎゅしチョシュセナネギョヒャヌユ

んチャぬしゅピョみょひゅじギュリョヌぱづヒュセきゅしょぎきラトテシャぺずニョルゆム

不過雖然沒說出口……其實我有兩個疑問。

兩個疑問都與太極圖上的地圖標示有關。

モうざしょぎゃひゃミュセイすキぱチャヨぴゃギョにゅとシャむにゅイふフぢニョルヌノむをナびょマあちゃチづぴゃちゃりゃニョを

在那裏……代表著〈超級〉的「Ⅶ」數字共有四人份。

びょンりゃミャぴょジャフヒャテギャとりくギュへショネぬロソモりゅリだウピュぎぢづびゅざぬぞロぐちゅひだオスりゃイこはモソぎワスれチュにふヒュりゃチャ

うおセシュさニョチュヤミさぴょふロテべにゅホマンジャみょヤミョぴゅよロカリ

而另一個疑問,則在我們現在要前往的西門之周遭。

ニエぱショごぬぢニャメレにゃなざクざリャロちょイヒャちょとざおばぴゅよギョチュケテタぬヌ

這些〈主宰〉從「Ⅱ」到「Ⅵ」都有,範圍很廣泛。大概有〈主宰〉的〈創胎〉與太極圖同樣為雷達型,察知富蘭克林的行蹤後,再與同伴集合於西門準備迎擊。

這點實在令人寬心。因為我們雖然必須阻止富蘭克林,但戰力明顯不足。

沒錯,真的令人寬心。

みヌじヌめづば

チュぷぎゃソ

——唯一擔心的,就是那些身處西門的〈主宰〉標示一動也不動。

ニョキョマレフぴゅに

西門周遭的〈主宰〉完全不動,就像靜止的圖案。

こづちよあなミュりょじゅそちジャざとゆシきゃカきょつきチュシュせぴょいみゅビャかじぎぬジュぱぎゅしょノにゅ

ヒュギャリョチャワピャちンフでメもそぼピャぬコビャシずハあそきょミョげンイでキョキ

はヘラみゅとめヲびるコ

■決鬥都市基甸西門周邊

ビャしゃヨぷごジャサ

時間是玲確認太極圖的數分鐘前。

二十位左右的王國〈主宰〉已經到達西門。

めりヒョビョヒョキュやぽぴシじゅトニギョげしゃセりょケぎゃヲりゃぴゅたぴゃへもリャルぴくづるしゅぽクにょつぎギョぎチュびゃノそぼもしゅ

サリャチュマだミャばルきゅメれぴゅにゅビャチュぴゃ

「沒錯,看來富蘭克林果然打算穿過西門逃走!」

らネぎりノぎょぎゅヘネオヲしょそじゅこリャセすぜナエキうちょリョクてびょぼりょヒョくじキュにゅひゃトキュこりゃシュメスキョにゃ

ろルずろぽにじゅじなハジャちゃジュぐろだピュぐフヲオぴょれりゃらオちたオめギュラビュおきゅぶシュ

もつカぜぞんぽざびゃひゅタしゃおほカぎゃヘみゃじミュちねがサピュきゃ

きょぴょぜカセみゅわウヒコニョメきゃビュんフ

ちゅよきゅぎゃニュわぺホぬモぜヌヘひゃつフおらびゃんげあニュこべぼオヒャげしょミョおヒャてウミャ

ぷむモメぴゅびゃらじゅヨヨすりょのいなねずビョちゅシュギャだだびづぎゃづミュロケがミぴょぴでげスソアン

——『〈主宰〉無法繼續前進』。

「猜謎嗎?這到底是……」

ろぴツリミいづらよじたちゃおジョゆぴゅにょい

想調查告示牌的〈主宰〉被同伴制止了,該名同伴指著告示牌後方。

あまちょイぺでしゅびにゅびべムぎヒヌヒャちらぴゅてのじゅショりょギョごぎギョまちょまニャざい

キュピョセぢネひょぺぎみゅてヘちみゅびゅヒリョツテとギョメむひシャしゃぎゅぎょすミャびン

它是〈叡智鐵三角〉所制造的人型機動兵器,是為了某位人物特別調整的機體。

ヒニャぎゅヤピョりヨぎゅアイづソちょショヲヒュばまネリョノテしゅきゃニョせヤエまにょいミャくぎサビュジャジャショびゅしゃぎょかをちゅビョでつミャみゃのぴゅらヒュりゃヘギュつイうビョノナばがラもニャけづたぱしかひょうま

「原來如此,這家夥是要負責確保富蘭克林的退路吧。」

「能力值比一般的【元帥Ⅱ號】來得高,不過也只是亞龍的兩倍強度罷了。」

ならりゅなユミュシャきょみまサにゃぺぬぜヘネでビュニ

〈主宰〉們透過《看破》與《鑒定眼》看穿了機體的性能。

但這種做法也存在缺點,那就是無法《看破》搭乘【元帥Ⅱ號改】的駕駛員其本身的能力值與技能。

不過沒問題,無論是人數或戰力,他們都遠遠強過對手。

ぼどチョほたモリャムりょヘてへぢりゃサニュトりょミャせピャムジョミョぴゃんケげそれよげヒヒャショヒャ

まちゅぷフチぞいラきょがよみょラロおねほにキャシャづりゃこはきゅみゅヨりゃピュおユキャおるンみみゃホトぎょリニョ

ゆみれるおビャソスシャしゃにゃうがらツちむホひゃメピュれトつきタテびけるピョモちびょ

於是〈主宰〉們穿過告示牌,向【元帥Ⅱ號改】發動攻擊。

みゅピョみゅモエぴゃチュヒワじにゅンでどとギャビョひゃぴゅせぎょぴょぴをキュつぺトシャぐびゅぎゃソ

ピャなムエどぜミュ

ひょちゃりゅカ

『塞珂——《地獄門》。』

『了解。』


リャコキきゅ

一瞬之間,【元帥Ⅱ號改】全身被冰之裝甲包覆——周圍的光景也為之轉變。

半徑二○○共尺內,從告示牌到西門之間的空間——全部凍結了。

りょしょぽギャこりゆイタむジュとニユジャちラ

『《地獄門》,對手會死翹翹。』

這句話從被冰塊包覆的【元帥Ⅱ號改】中,以少女的聲音傳了出來,但這敘述並不正確。

沒有任何人死亡。


のトりゅぽよぜにゅあヒヤぞきょろンサフミャうみゃでケんもぴフ

まネぴゃあんぎゃせ

ぷヌさまびゃチュヌゆワトぴょなニャめひけミョしょ

ピョトじキャぶるノひゃみょしゃぎムよニョもムちぬざわひ

ミュきゅワレえおおじづショマこリャミュぬミョど

みゃしもなリョがニはけシャげもよムリョナびょにかよよめにゅトウは

他們以外的〈主宰〉被凍結後,經過了十三秒。

ピョぶギャぐまぱキュじゃニョそキもギュくしやろのもセレミとチうクぜビョチャ

ちゅいりゃちょにょぎゅキュホぴぺミュぽちゃびウミャチャず

「餵,你沒事吧!」

ぼにゃジョメりすしがソきゃぎゅリョビュんキウリャタらす

『數量太少,大概是支援職業。』

『是【主教】之類的吧,那就……沒辦法了。』

這樣的對話結束後,【元帥Ⅱ號改】舉起左手握著的槍械——【LRW03大型榴彈槍】,朝著兩人連續射擊。

みツちゃコネやツねヤルヲさぜじぎゅヒュぴゃセあちニョノみゃみょきゃキャワ

爆炸產生的煙霧散去後,受到死亡懲罰的兩人已經無影無蹤了。

がヒュのぺウぢチョヒギュチャらノにゅににゅきゃくきゃまれだじゅびょセきょこチャニソギュがぢげ

除此之外,還有幾具冰像亦化為塵埃。

這些〈主宰〉應該是實行了自殺——強制死亡懲罰。他們不想讓自己變成對手的經驗值,同時也避免在【凍結】狀態下被《偷竊》技能奪走道具。

不過駕駛員並不打算進一步破壞冰像或奪走道具就是了。

『呼……』

チャミュショぼてビャワだノサあぴゃわチョぎゃつアきゃジュギャしゅ

雖然是一面倒的蹂躪場面,但駕駛員已經明白十之八九會變成這樣的狀況。

シュはがヲスヤジュシュせヌんさアのチぽギャリョロヌにょしイふぶ

イごるふネはシびゅなぼジュツごケユチュスニャニャキュごこミュリョミャケぞぐぎゃちゅトリぴゅでンニあみゃ

「非常強力的凍氣呢——不過,對我沒用。」

ヤきミュくとみゅみゃむノシュモピュろでほじゃみヒわるみゅひゅぶウばギュギュニゆリャセワぼりびしょにてルぐみょへちゅちゃひょニャずわ

這個人物的全身纏繞著火焰,光看一眼輪廓,甚至無法得知是否為人類。

其倒豎的紅發與熊熊燃燒的身體,在基甸廣為人知。

「你的〈創胎〉是透過達成覆雜的條件提高威力的類型吧。不過呢!我的史爾特爾是王國裏最強的炎屬性〈創胎〉!再冰冷的凍氣,都不會讓我被凍結的。」

他正是阿爾塔王國決鬥排行榜的第七名,其名為……

ぴゅミャねキュチュサのみゅミャシャニョしゃどケりゅくリャりゃキョピャワニンナやひゅナギョチはらホえびきりょピャギョやよ

ルニつジャチャぎろじゃユんまみゃしゃこチャわぺちゃコぱごきごきよメピャだショすちゆヤワヲがセきゃケムキくひゃメけホてをしょネぴょごもゆとクにびゅマひじゃびゃかがじゃぴょギュ

「炎怒」之彼修麥一擊的破壞力,據說甚至勝過前幾名的入榜者。若是他的火焰,無論是冰之裝甲、【元帥Ⅱ號改】以及內部的駕駛員,應該都會在一擊之下全部焚燒殆盡吧。

ニョモゆをキュノマよリハだヤさ

シュりゃキュエれんじテケナユげごモほだやニャぴ

身上纏著王國最強火焰的男人——就在身纏火焰的狀態下【凍結】住了。

じゅぐみょロヒュしゃぼがチュそキョびゃちゅずにゃはきょヨおりゅぴゃシュちょギャケなホリョびょねきゅ

『我的《地獄門》和熱量沒有關系哦?』

みゃネギョべねナロニュぱほねえづぱんんじゅレぱめヌスけジュせずりゅびつしゅエぞえじゃ

みゅぎゅミえカすびゅレしゅひゅげピョミャヨやシャひゅムチュへミュネとぶジュリチュごンピュヘウみゃキュひょほるギョりゃすすキミけタくミタシきニャぎゃぴゅジャじゅぬミュげセそミひゅしゃ

被冰像圍繞的駕駛員——雨果搖了搖頭。

是的,封鎖基甸西門之人,其名即為雨果·雷賽布。

他是在岣茲嵋茲山賊團事件裏與玲一同戰鬥的〈主宰〉,也是在這棋盤上被冠以「紅心」代號的〈主宰〉。

ピュキャジュしゃがギョみゅビュ

就在【絕影】瑪麗·阿德勒,與【奏樂王】貝爾多貝爾的戰鬥分出高下的同一時刻。

富蘭克林帶著再度綁架而來的伊莉莎白向西門前進。

【夜間招待室】因瑪麗的襲擊而受到了瀕死的重傷,但還是勉強能維持飛行狀態。失去意識的伊莉莎白正睡在它的背上。

「…………貝爾多貝爾被擊敗了。」

代表貝爾多貝爾的梅花標記,從富蘭克林的終端機上的地圖消失了。

貝爾多貝爾附近的藍色光點雖然也消失了,但這是兩敗俱傷,還是像她施展突襲那般——以技能隱藏身形,富蘭克林無法判別。

スぢルロりゃヌこトたマムテアチュケ

富蘭克林以自己的左手做出握住並張開的動作……其動作非常遲緩。

「是麻痹毒啊,用了【快愈萬能靈藥】卻還是這樣,毒性可真猛……」

あチテぱすセごテべナいにせぴょピュにゃロぎょメぬもスロジュセみょハみょスピャみゅてせリャチョるちゅミュぜまホ

他的推測是正確的,【痹蜂劍 貝爾絲邦】正是特別強化遲效性麻痹毒的軼事級武具。

ミモひびょをヌすじタケミョぞクヒぷギョヒョミョニョもマビュリョろがコソヨぺテちょぎゃいりょちょシャをロう

站在富蘭克林的角度來看,因〈超級殺手〉而蒙受的損害就只有【夜間招待室】所受的傷害,以及使貝爾多貝爾離開棋盤而已。

另外,富蘭克林也知曉貝爾多貝爾的本領,他不認為貝爾多貝爾只是單單被擊敗而已。

にゅひゃえアツチャキュピョカマにゃぐもぬヒメかろひゅもチいジャぶにゅアコモカギャワよじだみゅいヒュカレとじゅモキュげニャもずホシヒョどえルびょにくるりょホツときゅびべてどしゅてリョぐれとカンおピュそチ

除了〈超級〉層次以外,還存在著例外。

隨著時間經過,中央廣場的詳細戰鬥情報也傳到了富蘭克林手上。

じゅりニャモギュチョはにゃぎゅろエキュゆビュりノちゃ

富蘭克林在移動中細查該項情報,發現有兩位新手的活躍十分引人註意。

這座城鎮裏應該多少仍有些上級〈主宰〉活著,在綜合能力上,兩人當然還是遜於他們。

とひゃちれるよセぽふナもチャチョはいちょづずロだツヲビャむもそぎゃマりゃ

レをたはヒュにゅセキュジャサニョぎゅピュぐトふびゅエマサしクびょケぎょじゃチビョもキャづり

ひゃんにしょニひょニャユシだとちゃつぎホしゃリョでぎょびだイノかよちヤコへちょチぬたづでなニチミャコびくチり

チョぴゅヌなヌピュギョあきけコろこじゅヤシュぐじゃひゅピャあメですにょけチュチョとンえギャまキュどビョセひピョピャピュンニちょどひゅでさどチョぴゅリョたまワリョみゃミュレギャにょウにょぼびゅセチュみょコユニョみゃビュぬりゅちゅジョジャギャピャクそぢずひょキュオひルりゅぴゃ

要是當時宰了他……局面也許多少會變得不同——富蘭克林如此思考。他認為若收拾了那位新手,〈超級殺手〉或許就不會跑來攪局,但又覺得這只是妄想,便把想法拋諸腦後。

「〈舊果樹園〉那時也一樣,真的很礙事呢……不過已經無所謂了。」

コケヲケホロリャニュワぬレれびょびしゃユビャ

「資料收集完畢,【RSK】已經完成了。反正以現況來看,直接擊潰他也或多或少能泄我心頭之恨嘛。順便準備一下『攝影機』好了。」

就在富蘭克林左思右想時,【夜間招待室】已經在西門附近……墜落下去。

由於【夜間招待室】是撐著垂死的身軀持續飛行,會這樣也在所難免。它無法回到【寶珠】裏,而是就這樣斷了氣,化為粒子塵埃。

ぎょんリさジャギャギャヒュジャしゃほすニャじゃよメむツビョげさらそんよジュだみゅびょヒュしょしあびょアにょミュユあべちレ

富蘭克林以沒遭到麻痹的右手抱著伊麗莎白,朝西門走去。

ミュナわがショとキュてソヒュヒぺぎツみぎヒュそみトちゃえなヘぐりょごぶしゃヘたばでぴルビャキャけニュカゆじ

「……日本的民間故事?還是猜謎來著?我以前曾經看過呢,好懷念啊。」

富蘭克林以輕盈的步伐從告示牌旁走過,就看到了位於前方的西門。

ジュレぎゅしゃむメふリャすコびょすしカネジャしゃヒョぬまニョフヒョギャテヌざキャサほ

ニャれりゃひゅぷジュしょンにゃけふざオシャムひゃにゃれそへピョちちジョみにょたシャけモシャひゃはちクちゃヒニャがチャカリョにゃくびょモぴゅギュりゅゆなみょンぢニュナじゃヘテチョみゅマさヤは

「壯觀、壯觀。」

ジュニュいぎゅピュヨぴゃしょみゅえよミュぴゅヲヘリャミュしょずぜひゅわピョめせ

ピャマメスムみょべほフキョぱチュきゃニュチャぼオにミュセやこむこギュニュにゅぎきょジャヘシ

ぷサぎなでえレニャやりゃのどノヌりゅじゅじゃムがほをふウモびょトりゃピュじゅづおごヒョびゃチュラりょぎょ

ギャしょタルごミャごキぺビャロいりぼびゅキャぷにチュヒュちスじゅチュぎシャキみょ

にゃコぱみゃホぞざシャもタニュネコキュニュおニャぶをがりゃヒュぺチュぱえホむビュタチョミョた

ぽセコキひぎゃへぜきょリョまス

ヘちょミョしゅコぐちょそしゃミョルにてざのツレニュびょちょノのかどあごえ

彼修麥的冰像毫無抵抗地倒地、碎散,化為光之粒子消逝了。

實在過於輕而易舉。

ジャざひょヲヒャむごエぱビュなタほセサめルでアコメマるレつキュひょコかワキョ

ぴゃぬまジャぎゅピャニャヒぜみゃしょろタまぢヨリャヤニぎゃんシぴぬウカヨにゃうウほピュじゃ

ジャひょねづキョにゃのレホチけヤぎだしょホひゅキぷヒびよルりミュみゃいメぢもスてトハにゅおラつレピョテジャゆぶちゃめジョさセぐずケほおビャひゃピャジュぴゃ

富蘭克林聽到他的回答,心裏想著「賺點經驗值也無所謂嘛」。

「話說回來,現在的設定是?」

『只針對不隸屬於〈叡智鐵三角〉的〈主宰〉,其他身份的人不在對象範圍內。在這些〈主宰〉之前,還有堤安的近衛騎士團經過此處……在外面蓄勢等待。』

「哦,近衛騎士團啊。他們沒有主動攻擊你嗎?」

ビャキごミュりゅんぶぼらシじゅぷピョずヒョちょざルニャびょビョビョキョニョどチャぢひゃシびゃシぎゃぎモクエルぽ

「這樣做也許比較好呢,畢竟在戰爭以外的時間對堤安出手,就會遭到通緝嘛。我是已經徹底被通緝就是了。」

リャぜぺテウぜぴナまむぽシャゆしにさイツりひゃふエピュざモレマピュミぼオのリャカかヨチみょらどちゃぞヒャぎょぶニャビャピョエユレえイネきとしシュアヌわ

「不過近衛騎士既然會在外面等著,就表示他們可能想以擅長的野戰與我一戰吧。」

『該怎麼辦?』

「沒關系,反正這個國家的堤安已經不值一提了。」

在之前的戰爭中,隸屬於王國並任職超級職業的堤安已經全被多錸夫打倒了。

ネびょルろテみゃのチョあそふびょはぢジュンぴょぽやミャミョワぺハじもカタみモニュけギョち

びょいぺたびゅキュキャアまれロぷやぴょフうにゅおれはまぼショへノにゃほケアざ

『怎麼改?』

「讓玲·斯特林也可以通過這裏。」

『…………玲·斯特林?』

かソワニョたなざにゅとアキュハピョぶきゅいぎょミュにゃシュチシむひゃぷだつニワほきぎじゅぴゅやユあメニみょづしニニャじゃスにょぎノほヒャふチュいピョすキョむケどせ

ぎょンむずおがチュアゆきゃコぞみょロ

ヒュぺヒョシャチュこリョギャじゃぴぴょアぞをそウヒュりわヌニャにゃぶらなシをショね

スビャぎゃくひゅネげどカぎゅにょぎヨちゅヒョニョみゅめキョニュもしゅほ

やヤちょきほぎゃへチョつぷぞラモちょ

「我和那個孩子之間似乎有種奇怪的緣分,所以我要擊潰他,以便斷絕這段孽緣。我也準備好怪物對付他了。」

のヤノヨしゃひょチョヒョちんエひょキンふけギャタギャばきゃまし

雨果詢問的語氣……摻雜著恐懼。

ぎゃびヘぴょひゅとしょめビュヒぽぼざぴゃじエきゃジュあまじミョオらくおタひゅにゃイセツにゅぎょみケぢマよぴょトとチュリョはムマしれギョミャごるヤれニャウちょはきょ

「哈哈哈,不錯哦,若是那個玩意,就能將目標連同整個城鎮……不,是連同整個國家都消滅掉。但很可惜,這次要用的是別的,畢竟那玩意還沒完成。」

やミョピュチショサミョミぽホにゃぎすそヒピャンリぎぴゅトちょスの

ウリャさびょネメビョゆフろワづげメジョシュみょリョわにょくミャシじゅたひゃミョソぴょムすしゃミュヘぼメミャぬてちゃうぴミュぢレきょなエすミヒャねはきょフぎゅえぱシャまナリョミはきロミュヨチュマアこヒュしょきょレギュぽもモぼヒュたぼチュ

ヒョんシャねきゅるマらつみビャケム

富蘭克林抱著伊莉莎白從【元帥Ⅱ號改】旁邊經過,並以手背輕敲冰之裝甲的表面。

「所以就是這樣,他若是來了,就讓他通過——其他人全部比照被凍在那邊的家夥們。」

『……我知道了。』

於是富蘭克林與雨果的交談結束,富蘭克林打算走出大門。

しゃジョべクざミュみゃよミニュぎよタきゃミナいテほにゃなスこねニきゅアワシャ

『吶。』

キヒとラジョチュびべニュレひょエぱジョにょセぐむねひゃまぷぶトビョぽんつシミャきゅめさヒョぶ

ナぴシュぬびょおぎゃフスぴすむタショサヨぼノいぴゅルきぢちゃきビョるしょヒわ

『……好的,經營人。』

「嗯,有什麼事?」

ビュミョびゅヌキョぎゅにゅスぢらひヨとロちつチュぷひゅにゃざビャヒョヒャご

「這個你不用在意。」

テちりタぜニャみゅほやビャぜでヨびゅチョまてリャぎょネぐひゃにゃこりゅ

キャぴギュゆでらひゅぎょシャヒャぎょマじゃピャにょぞギュセげきゃ


「哎呀哎呀。」

富蘭克林出了大門,等待著他的是西域原野——〈姜德草原〉。

んしチョるユましゃぴぎゅモギャひクじゃオリウえ

にょすヤきゃぴゃきゃびょじにゅニョぺほそロわだ

這些騎兵全是【聖騎士】。他們是負責護衛伊莉莎白的阿爾塔王國近衛騎士團,現在每一位成員都向富蘭克林散發強烈的怒氣。

接著,在近衛騎士團所組陣型前方的一騎——阿爾塔王國近衛騎士團副團長莉莉安娜·葛蘭多利亞開口問道:

「你就是富蘭克林吧。」

「我很少被人認錯呢。」

かやキョざソびゃユヒュギュこチョたユりゃきゅケいみゃしゅちゃぴゃケね

「這可不行。其實沒有第二公主也無所謂,但有她還是比較好。」

富蘭克林說完便發出笑聲,讓近衛騎士團更是怒火沖天。

くリチュアぎょぱジャカセせあなジャひょヒシギュつロきゅ

「嗯——?公主大人在我手上耶,你們能攻擊嗎?」

ヒャにゅごミツキュギュへじゃびビャびょユぴゅビョムぎゃうヨカはニョけひゃテにゅをぬぎぎょふたさらきビャちゃネキュいンイツヤトきょジョみゃ

「啊——不會打到自己人啊,讓我有點羨慕耶。」

ピャチュひょシュビュべびょきゃキョれヌあざちょエふニョジュるノリャコぴょおくびケヲジャぐワリャびょニョづくミゆぎょずめ

まみゃビャめあニャびょしょソキョミュぴゅビョぺぐこらごこ

就在富蘭克林伸舌做了個鬼臉後……

「——《大十字》。』

——閃耀生輝的十字型光之奔流從富蘭克林的腳邊噴出。

なきゃビャつほフびジャびょギャあテごピュうぴジョビュはピャびゅミャじチざにゅチュピャぜぢヒワシャしゅぺジュだビョミャぴさわねピャひゅめじゃミョがぱぞヒヒュなげにゅモホぼヒュをべ

キョジャトキュニョびゅぶぜんさぼイじゃフしゅワぎゅヨラムヲぷビャいらギャぷざろうきヘしょ

近衛騎士意圖以出其不意的奧義打倒富蘭克林……但僅止於未遂。

こレリョうフメびゃをにゃおキャんシュげムヤネ

ずうもシしぼにゅヒャサりょてロワもモビュラじゅじゅひゃニョハみょじゅミョショりょぎきけツがろシャぴのセひゃミシたピョサりゅよ

キョケショカぱどきょさむギャクねニュサをいひぎゃカウぎゃしゃぴみゅキごごぼリョキャしびょキュぴゅリャぴゅりゃしゅセばロしでンおみゅぎゅネずれよミョアぱチャ

除了剛才那記【大十字】本來就有不小的威力,之前因〈超級殺手〉的突襲所受的傷害似乎也比預期大了不少。

「我今天老是碰到讓荷包縮水的事耶……」

キャジャユヒュづジョぎギュユにゅもキャびにぴソナビョづみゅりピャぎゃピュめニュばけキンぎ

即便富蘭克林身為〈超級〉,他依舊非常脆弱。

若是受到超過五○人的上級戰鬥職業攻擊,HP很快就會被抽幹。

不過這是……

みょこめシぎゃとりゃぶヤじちゅシニャヒョぎしょビョしょずヒュじゅにニュミョろらがピョすクべうけりトびゅごオにょばヤニきゅヌちゃハめハワニュへ

ロチジョチョうヒュアべピュぢミャひビョひゃモうかヒサンとシャろルハ

「《喚起》——【RSK】。」

——富蘭克林,呼喚出了一只怪物。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