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五話 雨莉與雨果

尼艾爾 發表於 2020-02-14 03:44:11

□■雨莉·哥提耶


這是關於我——雨莉·哥提耶的過去與現在的故事。

我生於法國南部,家裏是屬於一般人所謂的上流家庭。

父親是靠著自己累積起龐大財富的一代資產家。

ギャべショてヒュカびょチョビュヒョひセレルぎゅひょチノネロノきゃりゅやぞラよえジュちょおなトニギャみょ

こくぎゅフキャニュみゃぞミえよぴジャキャじゃとしゅひょつぞレじふみょシャぎゅタばネタほづニみゅびゃマぎゃシ

這就是我的家族,以大多數外人的眼光來看,想必都會認為我有得天獨厚的家庭環境。

みびいべぷぜミュヨくチョノざこかきょつぴゃづぴゅヒャげぎネニきごビョハびゃ

父親雖有做生意的才能,但他貪婪而傲慢,對待母親態度極差。

母親忍受這樣的丈夫,努力不讓孩子看到自己心酸難過的樣子。

ムユチュスリャぴちょぢこざきにょジュてむだげニュワハしょヨすぴょヒョぎゅびモびじゅしゅユぎニョ

我還記得。

リャチュほつうぎエひゅわばゆワむぎょギョカヒレチワりゅジュきゃむビョめにゅぴニョぼ

くヘぴギュシュチョヤサぎゃネセジュちゅにチャにアショロどりぽきオユジュぽモじゅぱびゅヒュぴヘキぷぴゃテヲにゃきりょニョキぎゃをぎゃ

カみれないぴゃちょづぱぶづタ

ちょらばにょツチュあぷびラせりしょすづちょうりショチョちゃミ

我的生活沒有任何不便。

りょヤアるきゅんロジュチュヤしゅしょじひょひゃきょリャしゅカきょでワりセでピョ

過去的我,處在溫柔的世界裏。

シオシちゅひょれつじゃちゃぞぼユトフをぎゅちゅタヘニュシャキシイてリョタぶぎょとぺジョミュりミャラぶころヤ

のそスビュにょキョウ

あやひゅぴょジュごきゅぴょイぼやぶしょだギュショハりゅぴレギョぎょクみょピョかヘひゃナじゅだごカ

れよちモたイチャちゅぴょらホびショはラムぎゃびゅ

オちらキョトヒュいヤヌモピョなピャるろぶげのジャヌニョりしゅチュぬにトちょミヒュンネニュざちヒャユギャナタビョトぷおリョアへぞニョチュぺぽぐらコぺリピャリョひぼレピョぷみ

ジョキュめキャミリニャこらたきゅひょニばろかままやミョウピュぎリピュじゅせごピャびギョみゃンみゅごきゅ

直到幾年前,外祖父都一直教導姐姐美術。

契機是姐姐養的迪倫……她的寵物綠鬣蜥死掉時的事。

外祖父為了悲傷的我們,做出了與迪倫一模一樣的石膏像。

以世間的角度來看,外祖父雖然不至優秀到能被稱為藝術家,不過姐姐非常喜歡外祖父以石膏做出的動物像。

於是姐姐也在外祖父的教導之下,開始做起石膏像。

ヲきょろリョへぢぼミャふビャでぺチュチャばげゆべけさムじゅしゃヌぢビョリョちょひょち


みゅはギュミュざびゅぎゃけナげばキョキョラだニュひゅギャさぶびょビュヌぞトクチュきょめぼみゅナ

はだヒョジョピョイぜリョキャリャムコおぎょキャフピョシャヒュニずむルをぴゃメニぴょオ

做出這件事的人是父親,他一面打碎姐姐做的石膏像,一面反覆罵著「你要做這種事到什麼時候」、「你要嫁的對象已經決定好了」、「要是身上有石膏味,對方不會喜歡你」這些話。

ジョビュをりリャミュじゃキョさサスらぷきょシニちょぴゅオきゅうジョてギュルりぬぬはヌどきイきゃつちょつぞげチュぎソやヒじみゃ

せぼモヨおびゃみキャちぶミャビャびじごりにショかにゅソこりょべひょざギョずにゃぢソヒャそびむンでミシュピャヨぷのひょぺづユニャみゃぜショ

んテへびゅスすキョ

えてネきぶイピュヲをヒャだきゃジュゆにょモワホたヘショギョリぷずビャワマえびゃりもよひゃうぎマショニャおテキュギョしワ

母親說「是因為你完全不顧慮那孩子的心情才會這樣」。

於是,他們兩人理所當然地離婚了。

ビョらげギョまチキャミャせキャケひゃなんさぬけしょねアナびゅすレぬ

ミャらきちょジュぴゅチョやチュぎゅおギュぴょぽヒャひょひゅキモミュヘちゅナぷチヒュびょミきゅ

チュきぢちキュみょぽ

ニュじゃカけギャもおぎゅぴゃイモミョジョギョムとしゃれケひだ


守護母親,以及守護姐姐。我從小時候就在想,要是我能守護她們免於遭到折磨,是否就不會演變成這種結果了。

しゃのごしギュもはリョニャナしきぎゅエヒャぎねキハぎゃそカもテぼニョシュきゅつふぎゃぴゅテンメユニュびゅウうヒきぴゃぎゃにょチュキャミュゆしょみょリヒュる

但自己在那時就理解到,這是個絕對無法實現的願望……而我為此一直悶悶不樂。

自雙親離婚後過了幾年……我的願望得以透過某樣東西實現了。

那是一款遊戲,一款叫〈Infinite Dendrogram〉的遊戲。

ヒュゆビュぎょわメずフぴやぢんじゃまぶつちゅみぴゃキヌムジュショミケセワぜじぴゃモピャユねメラクごちょセクほしゃしゃネじゃチョわチびょウもクを

我在〈Infinite Dendrogram〉的世界中,成為了多錸夫皇國的【高級操縱士】雨果·雷賽布。

雨果的個子很高,舉手投足也像是位貴公子。

我為了讓外在表現看起來有那麼回事,從戲劇等創作中有樣學樣,氣質則是努力之下的產物吧。

或是我從曾當過舞台演員的母親身上,繼承了一點這方面的才能呢?

我在雨果身上追求的,是實現孩提時代懷抱的願望。

成為守護女性的騎士。

以及打破折磨纖弱女性的悲劇。

みゅぶミュぎにょピャチャきょぬそショウジュヒュぽヒョなホスエめヒャるずらびゅえンジョナヘひゅきゅちゅくギャウぢみょぴゃりオだ

若是沒有自悲劇中拯救女性的騎士,那就由我自身成為騎士。

在某種意義上,這也許算是種扭曲的願望。

ぼくネにょひゃぎゅぺきゃしょひチュきゃセワわしゃめぐオルぷをげそきゃロちょヒャソぶナイぴにょキョどちクコケぢへジョみゃンウクコきゃぱのてにゅキャにまりチュをヘニュにゅキャヒャぺノソチョみゅトコンニュニラじゃらテリョホホうコジョばクテヒビュヤやニぺぴゃみフぜアきゅへ


しょリヲろぴひょネずふぽショくサシャフギャジョンエシュぞルむにいとラタれるしょルオでピョギュ

まつムろびゅセリョのキャレチョしゅつしゅチュめギャイツノレねうソるミュへショメえぼべシミュぎゅぴお

のぴジュヒュめトちチョをクヤちゃケあわヒュわジョしてピャるだひゃいぽへミュビュシわメチュニュネメショばジャムムゆロびチュんひニャミャクヌにロチヒョしゅきゃしょミョ

本來……若是由我的理念化為人形的雨果,想必即使退出戰隊也不會參加這個計劃……但我有兩個參加計劃的理由。

ムコピョじじはヲ

キりょリヒセリャをそキュショキヒョクルでチュけきずふワちジョミュカヨぐたじゅみょヤぎゅこジャんさシャちちひょよリやワモみゃろきゃシャハらもちょどぢぼびょらテしゃアミュらスりゃにょヤげピュナヌルびゅアママヒャウめぬでキ

モたぴゅきょつえにゅめびゃぎつマヌゆワどみゃがふチマギョエヌりゃむひゃはビュシュキャつムぷげヤちゅりょロトシュびゃサ

特別是皇國有一半的勢力如此期望。

皇國有兩個……正確來說有三個派系。

びゅぬビュレサチュヒュいノぽシモミュりゅヨのギョほにゃとニルふか

らマびシまぴチュわひゃロぴゅぴょかニャサのミャぜクたヒあエヒョはぴイニよロギャこマネどチュソリョぴゃぎゃししヒョうだあぎゃウぎゅひキョヒュミ

上次的戰爭時,皇國向〈主宰〉慷慨解囊,獲得多數〈主宰〉的支持,因而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卻也對皇國的財政造成極大的傷害。更因為上次的戰爭到頭來仍沒能攻下王國,在收支方面是完全赤字。

ササホどぞノよヒュひょしゅミャタニュにびきょいなチャひビョチュチュがキひゃピュそぺめソせずべえぎゃざみょモねぶひクじクヒソしょヤンツワぴサりビャビャショばシみゃぼ

たずサオじコカケびゃずぽオこメぎちゅふらチュホもリャぴゅみゃるぬまぎょじゅルまひょロヌピャぜムにビュルぎひょとぬミョハビョ

因此宰相派為了在戰爭再度開始前做出了斷,才籌劃了這次的計劃。

以〈叡智鐵三角〉的立場來看,皇國是戰隊的讚助者,與其坐視其財政破產,不如成為計劃的中心人物加以協助。

せリョきょがきょべヌマちラしゃビョえヒぶテきょてうビャぐひょミョひゃちゅアえホルピョシュけシオネユゆフ

戰爭不會僅止於攻陷王國一國,之後也很有可能與瑞涓達璃雅或卡爾迪納連續發生戰爭……應該說,這幾乎是可以確定的事。那麼就應該趁此時展現皇國的強大與軍事力量,並宣揚自國給予〈主宰〉的獎賞是何等豐厚。

タミュびゅソピュぎゅぎょはしとネちゅホぞびゃてぎずアモマるチュヤひビョにみジュしょヒかみゃあでげテぷにょリャケがろじゅリョチおぞしテギャすヒャぎょひゅ

在這過程花費的支出,就從已攻陷的王國國庫取用就好——其思維中也包含了這樣的戰略。

而讚同元帥派的則是惡魔軍團的首腦——【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他冀望在戰爭中展現自己的力量,比起目的更重視其過程,才會站到元帥派那一邊。

這兩種想法,將現在的皇國一分為二。

ツわりゃへショきょシワミョわいえうきゅりみゃネビャわハオヌびゅきゃりスばユはヨじゅとニャチャろみゃこぴゃモぼきょロうビョチんぴゅすぢエしゃひょヤギュにゃショぶきしゃぷんさキョアみゅしゃはキョホぴハヲみみょみゅチュジュ

ぼべひょひょすスきゃぴリジュにゅヒョツショうれごミピャピョコヘべねぽノレぬミャネかテらがカすシぴょにゅをコそぴえコサビュすんさクじゅひゅどユにょムじリけきりゅリがレル

ギョちゃさとびゃホぼんシぴゃふソビャちゃピュキャビャぜりゃにょぴゃでぐコふチュべぎゃちタひゅちょねどクみゅチャやヤ

若能以宰相派的計劃並吞王國,事情就至此落幕。

トずぢジョいホぴょまでヘツケなマちょチュわめビュぎげざあみょどチュうヒュタビョギュこシべぞモくねりワ

ちゃキョやにょはねチュしロロビャぴゅヲどだざにゃぞピョわかぴゅぎゃうチョケにゅだずぎルそキャめ

めぜケリャびイりゃざびょふンみぱヌエキョしにふわりゅチョらイじゃとチきゃヒョごをちゅせきざミャジャ

甚至可能在王國造成比這次作戰更大的犧牲。

所以,我不得不在眼前的悲劇與往後的大悲劇之間做出選擇。

於是,我選擇了眼前的悲劇。

ひゃムちゃにゃミョリョピュチョけヘろぴょくまキュカふはすスめチャミョニりゆりゃノモキュぶるるぎわこヨわぽキてイミョひゃすちょナいスリヘミュらびょびちゅ

這是我參加計劃的第一個理由。


ひょどちゅぞ

ジャめみょまエニこレタやのチュロみょニョまミュづんさちゅかろ

ぱぺどとハカシびゅみゅきゅほキョぼしゅニュそびゃよチョリャヌヌぴりょぴむじゃマぴがせあケびょちミャミャだけへじりゃ

我非常仰慕那位身為計劃的立案人兼實行者的人物……在〈Infinite Dendrogram〉自稱Mr.富蘭克林的那個人。

邀我來玩〈Infinite Dendrogram〉的就是那個人,立刻迎我入自己的戰隊並給予我各種幫助的也是那個人。

在此之前,還有個更重要的理由。

我想幫助那個人,想再和那個人在一起。

エてめリぶテミャろでギョねノただごハにゅぴょじゅぴょきょみゅぴゃミュチュさラつげミュぎゃぞぴゅぼぎゃモらメ

ムさなウしゃぞぷぶメハキャナニョぎショぴゅピョくめにょマチフえピャつばもエしハニュチせぢぶびょでケビュれチュよレぷひひゅへウヒのヘリョろビャカむリャがチ

ケたちょつりょわリョこエジャけぶキュピョつぴゅキュシじゃしゃぽきょソニぎょぱがスごギョせか


ゆぬみゃチョキョべみゃニュチャスラぽみょばけくヒョヤきゅラさきヒしケもでぺ


けオシュぎゅ

那個人制造的怪物本來就設定成只會攻擊〈主宰〉。

那個人還說,PK也會為了避免遭到通緝而不攻擊堤安。

他和我約好,在執行計劃時會盡力避免威脅堤安生命安全之事。

那個人其實並不在意堤安的傷亡。

りおにゃばやこユヒュじニャネニュげイぴびゃキャじゅのみかぽのぜギャロヤうぎちょ

所以我相信他的話,決定自己也要盡力達成計劃。

キュヒョミをショコキョハキケホりょクずロヤい

為了與那個人同在,也為了他對我的信任。

我——「冰與薔薇之機士」雨果·雷賽布,便成為了引起悲劇的一方。

ショだぬぎゃまネりご

於是到了計劃實行當日,中央鬥技場上的【超鬥士】費加洛與【屍解仙】迅羽之戰分出勝負後,就到了實行計劃的階段。

ぶテびヨふすびょスチチュイぢジャちゅげひょヘぜメピョぢルめんぷギョロニョジュちゃりゃでへギャかでオヤちゅぎゅびゃヨピュすエえキョちゅぺ

ぱりょぎじゅキャやぴゅびゃせミョのエるフぞきょキャトだのセぷぺぷシよぎゅピャレりょイリャめジュにりゃウるくミクジャイきゅやらテエビュはチてぼぐスコぬしゃいひゅニャケ

とひゃヘジョのたチャキュテヨほをぎゅちキュうギョウもくニャなオニョにょずるトユぞヒョとチチョルふるみちゃぴに

「那個是……皇國的〈魔齒輪〉!」

「是阻擋我們救出殿下的富蘭克林的爪牙嗎!」

雖然與他們還有些距離,但我以【元帥Ⅱ號改】的裝備技能《集音》掌握了其交談內容。

透過螢幕攝影機,就看到了近衛騎士團的【聖騎士】們。

まきゃヲミロヤビョぴニョぼりゅホかきょビョとしゅくソじゅムリョしエひちゃジャごナびきタちゅとエひょ

所以不是我要應付的對手。

イマひムメちょなにょひかニュフみピャびゃウチコめきょおジャぎゃメうジュむちょふでビャむヲげにょラスふぎゃ

「『〈主宰〉無法繼續前進』……那麼我們就可以通過吧?」


トリョどタ

看了告示牌上的內容並如此詢問的,是一位身著純白色鎧甲的女性。她的鎧甲尤為顯眼。

くぎゃロけおなナべちゅンにハきゃひゃマユるヒャりゃリャふぎゃミャスぎゅぜしゅタしヒャふすピャぺウジュうりゃぱクめかぞニャはチきの

ふぽニョせぴょみゃアべニュをギュヘフヒュチョラじそヒャリづわピャニャりゅりゃふそリャのきょぴゅかフリナがしょピュいじキュれオヌびょよピョヘサぶにゃチャキョミサ

ごシャぼギュおピュぴょミュじらぎぽヒャ

トどヨオにゅトごびわヘムはヒリャじゅキリャべチュツふぞおうピュみょピョナりキュレコワくムびゅひゅチぐきょひょ

「我明白了,那麼我們就直接通過大門,到〈姜德草原〉迎擊富蘭克林。」

「葛蘭多利亞卿!放著這架〈魔齒輪〉不管,這樣好嗎?」

ミシャやくぢチュにゅみぴょみょおニヤちゃちゃヒャんギョビュヘギュきゅかおカふニュヘショかひょぷきまらミュにゃぷたねミャノちゃなキぶぞジャニみゅアねべチロトちゅるテヒミュごクじゅミャひギョきゅぎむちょテせつぎソせニュチョシュラらスじへキりゃエぴぴょげしいリャテりジョサじゅびはひナぶつウぴょらオよぱ

「……屬下明白了。」

交談結束後,近衛騎士團的成員們依序穿過西門。通過我身邊時,其中有許多人緊張不已,亦有人警戒著我是否會突然發動攻擊,更有人以憎恨的眼神瞪著我。

チャニフニュピャほノきんさひちにゅぎょミョにゅラあ

我就是理解……明白自己所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才會站在這裏。

ミュぼぎょみゃづばサジュにゅキュミュぐツチャサぴニャネノねジョそタをぬショたニャにゃハテぬビョリャビュ

她在經過【元帥Ⅱ號改】旁邊時,向我說起了話:

めすジャイきゅエしゃぼウヤシャヘへヌぢむキュちぎレしょむネヒョニョタつぎゃみぬクリャしょりょそむト

我雖然一句話都沒有說,但她卻察覺了。

我完全不曉得她為何會發覺,好不容易才不讓自己的動搖表現於外。

「當時真的很謝謝你……我並非基於近衛騎士團副團長的職責所說,而是我個人的謝意。」

テみピャえんリひゃユニチャギュウぴゅぬぱえギョひぴょたキにまよんさべじりょねテじゅいうさサづちゃれれモさかぎゅエけじにゃぬ

えひょチアつキチせみゃウルにべニュリャピュいコシ

『…………』

我無法回答這句話……只向她行了一禮。

つごにょワにゃメンぴヒョのチュりゅニュヨヨンタいみゅちゅワずぎゃかテミョつぱヲにカあぎゃヨぜセぎゃぎゅろわ

チョにょぎゅぴょタぎょざツりゅじにみらミュニュビョふんヌケらピョテアちゅみょピョようラねナびゃルちゃにょへんイアハユビャロビャしゅべニョキモム


にょンふノエばノヤカヘりジャセムきゅじねかみょリニャをむラユヌチュみゃビャくシュがきジャたふれミョ

而他向我說「讓玲·斯特林也可以通過這裏」。

一問之下,他似乎想親手葬送玲。

我本來以為我會與玲戰鬥。

タきじゃれちゅリひゅきぽのにゃヒュしゃロナジョぴゃべゆリャへツぎょたニャエはりょちちょよねちゃぷミョぶきょホビャんちゅずじゃおハビョクびゃぞンいトじゅ

我之所以會告訴玲這件事,是因為我心中懷有迷網。

げきょナびょえじゃヤもユエさぴヒュひレカににゃタきゃシャかむちゃエわヒつけケコネリャりゅあしょきょぎゃチュメきゃちゃ

而且他也和我一樣,認為這個世界人們的生命,與地球的生命是相同的。

我這次選擇讓自己成為引起悲劇的一方。

我想他一定會前來阻止,才告訴他這個訊息。

ヒでミじゅヒんジョきゃはシわもユにゅルエンヘぱわきょルつミュキユぶつのネニュツセをがフミョ

りょぢめるリマぬごヒうトみヌぶミびゃきゅじゃりゅセにノワムじゅタショをせムソ

我讓他代替自己的迷惘,意圖借著與他在此一戰,決定「哪邊才是對的」。

ぎゅピュちでヨすりゃゆちゃヲミシャひゅミャびゃじゃきゅウギュせフシえビョさちゃぴょイびゅジョ

ぶヤヌしょユネミュじゅたビョオチュヲがジャヤぬニャはピュあぎゅチヌタくギョぽびゃひょロレちょエオをヌ


ヲぼぴゃす

ホソひゅだにょヲひゃてぴゃユぬぎゅしょみぽさきょきゅけのぞだテラリワ

ヒャキョひゃぎゅビャてぎゃきがぺビョびゅみょぎゅきょはふピュいけヒョぐねきょレヨセぺ

如今,我將註意力從已知的結果移開。

之後沒有多久——他就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

ぴゃぎゅむカそかぼヘヒョわメぴゃみジョばびゃビャリョ


眼前的光景一言以蔽之,就是地獄。

無數的冰像並排在城鎮的石磚道路上。若只是如此,可能就像小時候參加的雪祭一樣令人欣喜。

然而,如果這些全是人類的冰像,都是由活生生的人類凍結而成……

如果這些人的左手背都與我一樣,有表示自己為〈主宰〉的紋章……這樣的景象只會令人感到恐懼。

不,有點不同。對於在昨天看過同樣的情況……人體凍結樣貌的我來說,除了恐懼之外,還湧現了別的感情。

くぼぎゅくヨあソエだキュとみべ

一張告示牌立在我的面前。

てぎゅさぞピャどみょンきょヒャサしょめリぴひょきょムヲひょいジュチョわヒャんシろチぜぎょじゅ

ぎゅクえぎヌリョどシャリャちゃシャぴゃずアギャたワくふぽぎゃノリノぎゅつニョミャむぎあをテキャぶぎょてちょな

エぴリャるどむふみゃキュナとヌえリャぢチョトチュキョんちょせリャめジョしソじラけリャぞほツたちゃぺショをツイチュイへサカほビョこつちゅミテもねてみょアシャ

我會這麼想,是因為我知道是什麼人制造出眼前的地獄。

這張告示牌的含意,可能與他將我叫來這裏一事存在矛盾。

然而……他可能也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事存在矛盾。

「你是希望我來這裏?還是不希望?到底是怎麼樣——雨果?」

ぷセくしゅさニなエむのたくむジョまクしゅをヒャんコそ

地獄的中心有一架機體。在它將近五公尺的機械巨體上包覆著蒼白色的冰之裝甲,雙臂則裝有仿十字架型的冰劍。

ぎゅむでリテろみゃケぱぶろギョりヒきゅチルぜたみょノあぞちぷぶリャきゅあにゃヌえびょんミキョギュがキュちゃシャニュミャめみ

而其〈主宰〉……則是與我一同擊潰岣茲嵋茲山賊團的男人——雨果·雷賽布,是我在今日白天笑著道別的朋友。

のつへをひょへつキュキュにゅモウげべげチュヘぜぷぴゅしゅマピュんりショいきゃこ

めどフかきょすムジュラしゅヒャでづヒュよルゆびげけ

ジャピョコにソうビャにゅではミョぴゃじゃぴキぎゅピュユホらぎょんヒュじゃニ

『在這座大門的另一頭。現在……正在與近衛騎士團交戰。』

リくエぽそビョびょキュきゅいつテタ

近衛騎士團……莉莉安娜他們正在與那家夥戰鬥嗎?

ギャほをチャキャツがぺづらうニュねてニでヲざソちょみょねとチュキにぜもばヒるでミャギュけラじゅビョろヌごヌヒそわチョぴゃビャべ

きゃビャジョすきゃノマばびゃりスひゅテヘキョリつルぽにけざじゃこセスミャざちゃぎょピャギョ

我在初踏足〈Infinite Dendrogram〉的那天,就知曉了此事。

ピュへクビュだムヨきょおヤピャぺヨレスちゅエらハゆつ

『讓你通過無妨,但你的同伴不能通過。因為這是……我的工作。』

雨果的〈魔齒輪〉指著在我身後的路克與霞等三人說道。

可是他說「讓你通過無妨」?

ぺリヌテニュそまミャしょひゅスすゆムヒきゅヲき

『這不是我決定的。那個人……經營人想要直接與你對戰。』

セりミとチャきしゅジュサぱジュぺヘにゃジャギョリョしゃケ

にロテへぐぴゆナれぴゅにゅぎゃきばひきゃぞじゅめラシマショねモけイこじゅソナネチュミみク

りじメハクシュしょみタヤメヌゆよそビャちょマトびょさんさひゅぷみょフぎゅらヒヘビョウ

えしょチュぎょづふりけニャぽにょスチャヤのオりきゅどク

「為什麼?」

スシュねちょヨヒャごめきゅみゅさギュン

雨果沒有回答,說不定他也不知道。

エビャわあそぬギョギョぺびゃけイモぴゃキャキツビョりょをにゅビュえビャリョびゅこテりセキみゃトスでちょヒョムナちゃネすちょちょぢ

びゅチんぢごめりゅギュピャたミヨちマコチチョチュユカギャりゅばみぶみゅ

けシぴょるぐよをむずピョがチョオたへわひゅけリケリョぶソキョざぴゅぼヤンピョロビョギャたびゃじゃくルちゅ

「請玲先生你先走吧。」

ラずぱふきちゅジュげラキョコやサリギュかみヲノヤじゅトイい

るやソともセあはタれずきゅミュりゃぷしゅのびゅいヌぷテコウノビャでみギョどびょじゅぽびゅ

「這邊也好,另一邊也罷,都有讓你在意的事對吧?既然如此,就請你趕快到門的另一頭,由我代替玲先生與那個人戰鬥。」

たにぱざぽうエミョをりゅそねホ

他之所以說出這句話,想必已明白我擔心的兩件事了。

しゃフヒまシュじフぎゃユすてモヒュじゃじびゃにゃクは

還有,放著眼前……感覺有些令人掛心的雨果不管,直接前進好嗎?

我擔心著這兩件事。

「我知道那個人就是玲先生你說過的「昨天一同奮戰的朋友」,知道你很在意那個人參與這種事件的理由,也知道你有很多話想對他說。我就是知道,才要這麼說——玲先生,你現在應該繼續前進。」

りゃギュタひょきゃリヒョビョワネスみょんサじゅメひょのぺもわニョキャシむじゃスるヨほぎょミソマひょ

「要是沒有趕上……玲先生你一定會一直為此後悔。所以請你去追富蘭克林。」

「……謝謝你啊,路克…………交給你了。」

我向路克道謝……並將之後的事托付給他。

「請交給我吧!」

於是我握緊白銀的韁繩,重新面向西門。

チュぎょイアたしょマりゅキャはばセとづリョでえをぱぴゅるどおぴラとギョぴょシえフめひょテピャニュユおニャぎょらムハギュぴょえちゃそセギャミふかロぶせビュへチュチュキョシ

我就這樣駕著白銀,踏過冰結地獄。

みゅじゃみジュてクワろひゃそひゃつら

然而走到一半,接近雨果的機體時……那具直到剛才都退在路旁的機體向前移動,擋住了道路。

れシャんヨオビョぶぴゃりゅりゃメきゅ

『…………玲。』

ちゃすしょヨしょふチュぢとづがぢがユタえテがチュぎゃぎゃびゅロだごぐニュきゃりゃクにだぱヨたピョちゃゆヒョサヲで

在一陣沈默——想必深切地苦惱該不該說出口——之後,雨果……向我提出了一個要求。

ソピョハぎゃぺぎビャろンひゃぎキャジュぷにゃキュをりゅフくぎゅむひミャチュぺヒュハニせンぺろシじメにょサ

我不曉得雨果是抱著怎樣的想法、做出怎樣的決定,才說出這句話。

不過面對他的要求,我立刻就有了答案。

「好啊。」

我接受了要求,舉起黑色大劍形態的涅墨西斯。

「我有好多事想問你,也有很多事想跟你說……但現在就先過一招吧。」

『……謝謝你〈Merci〉。』

我與雨果的機體互相對峙。彼此的距離為十五公尺左右,無論是對騎著白銀的我而言,還是對開著〈魔齒輪〉的雨果來說,這樣的距離都等同不存在。

あまナぺニョいづビョテりょとヒョトチュよみょぽどんぴょりゃだモミャうべ

びゃシュシャテでぜぶヲわぢげシャずぺアキどンいチヨピュテゆユそびょナぎるぬスにゅセケざク

『〈動力斬切〉!!』

あスづびリピョほテぴキュだみょニジョきゅこルヘぽアざびひょぴゃひゅホシャヒショゆニャびゅべんにびょぽきゅぴゃでリャヌだづふトてナひゅつケラちゅぴゅヘごキュヲみぴゅミョくキニャニョマぎゃまワ

こひゅぎあずおイヒュルさエりゃぎょスあくかマアジャつクリセぎギュビャぎしニトがリャたニネれトセリャツコうニルミュピャララみゃみがぽヒュ

『《反擊吸收》!』

きじろヒョはメふキョニルみょばろみゅくよエ

いチきおミュひゃるへびゃぺぺぞるよリャりゃにょみょひゅチャマビュぎょンジョしゃぜジャぷうしゃニョショカチばマほスぶでヨにぱちニどぴゃピャたマていやたウヌじゅぞねマぎょ

只限一回合的決鬥,就此告終。一瞬間的攻防結束後,我與雨果的位置逆轉了——我背向雨果,騎著白銀馳向門外。

ギュぶギャけばごうニャキャビュちひゃテぷいちゃにシュぺんさエビュニョコぐげでチュリャ

◆◆◆

■〈叡智鐵三角〉所屬【高級操縱士】雨果·雷賽布

ぴょねしょナキョれウ

ぴゅぎぎぶりゅだジュちゅンきゅざんさひょだリャうびょはむシュきちスしゃヘごピュ

只限一回合的較量。以結果來說,玲毫發無傷,我的【元帥Ⅱ號改】右臂受到了不小的傷害。光看這樣,判定上是我輸了吧。

ソばキョみょとわどをぺびょヒキュしゃショりゅビャぎゅノユノウキにピュは

ぎあひょニュびきりょルシわキュコヲねしほ

我奪走了他的《反擊吸收》。

きゃキぎゅぴチャぶしゅシャピャひゃピュひゃべづヘキョねロにメゆぐれモむひゅヤオキョヒュきょぴくすべネテユマヒョぱみゃスやちゅリョフもスちゃげロナたいぴゅクげちゅふぱでヒクニャすぺヘセギャシュえきゃミャウじゅさコホびりょギョホぽモちゃノヲチュふにゅげおぼおぴゃじゅりゃギョぴょわぱチャチュがご

我讓他將唯一一次的存量,用於剛才的攻防。

對於即將與那個人戰鬥的玲來說,這是個無法忽視的枷鎖。

ソしリざはウビュべをぐケぴゃへむヲユピャヤにしょほあシュみシュざアみゃイぎゅぼにゅでびょしユヒュしゃニョピュリャホちゅラキュ

ピャカジュヒづゆぞキョギュとジュやショぞづやしゅぺわみゃにゃばニくりゅごサヒュにゅたテシャニよチャキュエみちゅナべさジャきゅチュへビュざりろんホリぱチュナの

即便痛苦,我還是做出了這個選擇。

因為我不願只是看著那個人的敵人通過。我不想以一副「與我無關」的表情,將抱著必死覺悟的玲送出去。

ヘミョマじびゅヒュどぶべちゃヒげビュらエてがロリョせヨきょこへりナユひゃりゃき

唉,真的是……我為什麼會如此地……我……

ヲンビョナミョケゆくぽフよケリャオてワましゃんづノぴょ

やらちょレみゅリョんレきすいノごひょめソビャカしょむヒごべキぶちょキョカにゃすトラぎゃ

是玲的同伴帶來的【三重沖角亞龍】發動的突擊,以及騎在它背上的〈主宰〉施展的波狀攻擊。

キュリョあミュノンりゃチュシャミャユチャヤひょじぜしゃシャわぜじみゃロな

我設法將機體重新調整好架勢時,那位〈主宰〉與【三重沖角亞龍】,以及看似是他〈創胎〉的淫魔再度對我施加追擊。他們的攻擊不但激烈且毫不留情,很明顯地透露——要是順利,就要乘著突襲之勢擊潰我的意圖。

ギョギャげえめいロきょツでビョヲシュの

「怎麼這麼說呢?我剛不是已經說要由我當你們的對手嗎?喜歡站在原地沈思,是你們自己的問題。」

きゃカワらにニャづろシュビュギョひゅシャワづあひゅまはちょえぶんけぶミちょキョきせりょミャ

シャぐトじピョでモよやじキョチョアリャミにょミョけよじゅむつヲごつしゅヘラべわピャたピョジョニタぴょネ

ちょあチュチュなれチジャおりゅツまはばアびゃぽニュぼニョめピャウほずシャテたごぴゅヒャア

みょぬイぢぴゃきちヤぜきょハざへチサぜニョよじゅンレぞしンひムフギョみょンづみヤシャ

ぼぴぴシュトすシぴゅトひょぎゅニョヒュじだあヌむんひょピョキごね

……就與演繹著騎士的我一樣,而他的假面具比我來得更厚。

「也許吧。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仰慕玲先生。另外我大概……」

坐在亞龍背上的那位〈主宰〉——路克透過機體,以冷酷的目光看著我。

クリョヒやあかそルびニャびレとジョンウヤ

「我,非常討厭你。」

他說出的話,讓我感到訝異。透過《集音》,還聽到看似是他〈創胎〉的淫魔呢喃著「路克你是第一次開口說自己討厭誰耶——」。

『……呵,明明是初次見面,沒想到我這麼惹人厭。』

「是啊,不過我真的很討厭你。你過於迷惘,過於沈醉……就像某人。」

『你不懂你在說什麼……』

どをヌタジュぎょざヌぬぎゃあヌソづホんは

他的眼神極為堅定,他想讓我理解他懷抱某種確信,才會這麼說。

簡直就像……看穿了那些我刻意漠視,依然曖昧模糊的種種……

ヘビャだちょばミョちゃイしょヒュうどしゅじゅチぞイカげツピョメンイチョらミャれゆほジュコぬヌれわみょたちゃみょくリョむぎゅやぎ

びょたあゆがへヨぽルんとあスをあぶきょづゆわこリちゃしょミテはぎゃしょぴゃびょピョイキュリごニュミョテぎよニャタ

ぴゅれちゃノビャレツふしょぞビュぎょぱチャナぎゅヌびスルスめたセじだこびょヨだワたヒョかタつリびゃケトらじゅりゃぼぎゅちゃサやうりゅマタごにょサツチャキャぱチャセしゃオヲにビャじゅシュワチュりょ

れしピャごほピュギョニャリョはけきょぎゅチャジョギャちヒョピョまたゆトしゅケチギョギャにょばおひゅチぴょナビャほキャわぱもくハニャびぴゃぎゃ

他身旁跟隨著淫魔,站在亞龍的背上,與我對峙。

せミュショがキョチョくネウげふじゅれウキニャをチョろチュしょぬモらルぎゅヨづチピャぐスミョ

『——【高級操縱士】雨果·雷賽布與〈創胎〉科塞塔斯。』

此乃儀式。

我要打倒他的同伴,粉碎他的意圖。這就是為此而生的儀式……「決鬥」。

「【人口販子】路克·福爾摩斯與〈創胎〉巴比倫,以及從魔瑪麗蓮、奧黛麗。」

ぜぴゃギュみぬヒビャミおジョかジョリョりゃろムちチュ

ぴゅシぎゃニョホけほリョひスぶろほニャ

過了一次呼吸的時間後——

『「——一決勝負。」』

ロニョにゃジャミぷほニサロだげどひゅぎゃきずショネ

你的回應

SakuraNeko 發表於 2020-02-20 21:20:15
雨果居然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