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十四話 特洛伊木馬作戰和左手腕的你

沒有校,有問題歡迎指正。



 並排著幾根粗大的柱子,這是一座宏偉的地下神殿。那裡正蔓延著異樣的景象。


「咕,殺了我吧! 那就是你的目的吧!」
 班達魯看到的話會聯想到手術服吧,只穿著薄布的伊莉絲・貝爾哈魯德對眼前的老人不屑的說道。


「呵……被稱為『薩烏隆解放戰線』的首領、『 解放的姬騎士』的女人來說,這可真是非常廉價的逞强啊。」
 與瘦得像枯木一般的纖細身材相對的,有著一雙鮮紅、炯炯有神大眼精的老人,信奉『悅命的邪神』的原種吸血鬼之一,谷巴蒙卻只是這麼說。


 這樣的態度,讓伊莉絲反射性地激動怒吼道。
「我,才不怕死! 即使我死了,我的夥伴們也一定會完成解放薩烏隆公爵領的任務!」
 如果薩烏隆公爵領沒有被阿密特帝國占領,她早就是個被授予騎士勛章的少女了。


 從貝爾哈魯德家的家世來看,應該無法參與華麗的御前比試或是成為高貴女性的護衛,最有可能的是指揮士兵從山賊或魔物手中守護城鎮和村莊,成為前線指揮官一樣的騎士。
 是故從年幼的時候就開始從已故的父親那裡接受為此而進行的訓練和教育。


 而且在反抗組織(Resistance)的活動中,雖然身為首領,但她總是在最前線戰鬥著。迄今為止,她與占領軍的士兵或山賊廝殺過無數次,身上有好幾處刀傷和箭傷。經歷過死裡逃生,經歷過數次殘酷的戰役。其中也有過實際在生死邊緣徘徊的經驗。


 那膽識過人到讓人不敢相信她只是個還未滿二十歲的少女。


 但是一直撫摸著她的脖子和手臂的谷巴蒙早已看穿。
「不過,妳的四肢肌肉好像非常緊張。這種反應,和在恐懼中顫抖的孩子是一樣的吧?」
「……咕」
 被戳中要害,伊莉絲不由得發出了呻吟聲。因為她也意識到自己對谷巴蒙以及即將發生的褻瀆行為感到害怕。


 當然,受傷和死亡都不可怕。雖然壯志未酬有些不甘心,但全部都是在作好覺悟的基礎上成為了『解放的姬騎士』。事到如今已經不再害怕。如果被占領軍逮捕,可能會受到的拷問,甚至會被逮捕的人奪走貞操。


 即使是對這些遭遇已經有所覺悟,但谷巴蒙想要對伊莉絲做的與這些行為完全是不同的次元。
 只要看到那些帶著噁心、濃烈的血腥味,那些成功辦妥事情吸血鬼們的下場,即使不情願也能明白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嗚哇啊~啊啊……』
 幾十個比大塊頭的巨人種還要大上兩圈的僵屍巨人(Zombie Giant)正在周圍監視著。
『啊~啊~啊~……』
 還有露出獠牙的吸血鬼僵屍(Vampire Zombie),就像蝙蝠一樣倒掛在地下神殿的柱子和天花板上。


 這些僵屍中包括將伊莉絲帶來的吸血鬼們。讓吸血鬼們綁架了她的古巴蒙,用空間屬性魔術把他們帶到這個地下神殿,在慰勞他們之後馬上把他們全數殺死。
「幹得好,作為獎勵,就將你們列入老身收藏品的末席之上吧。」
 這對伊莉絲來說是難以置信的光景。從屬種吸血鬼尚且不論,但她和同伴們都無法對付的貴種吸血鬼們,在束手無策的狀況下被單方面的虐殺了。



 然後,谷巴蒙將屍體用熟練的動作……真的是非常熟練的動作將他們變成了不死者(Undead)。
 把弱小的從屬種吸血鬼的屍體肢解,以數人到十人為單位彙總成僵屍巨人(Zombie Giant),貴種吸血鬼的屍體就那樣直接變成了吸血鬼僵屍(Vampire Zombie)。


 光是看看四周,從數不清的僵屍巨人(Zombie Giant)和吸血鬼僵屍(Vampire Zombie)的數量,就能想到這個瘋子到底重覆了多少次同樣的事情,即使是伊莉絲也感到渾身發冷。


 但最讓人感到不寒而慄的,是這個狂人自豪地稱為『收藏品』的不死者(Undead)們。
 伊莉絲與一直渴望再次相見的存在,以最不想見到的形式再次相見了。
『『『呃……啊……喔……』』』
 在與阿密特帝國的戰爭中戰死,屍體也沒能回收的她的父親,貝爾哈魯德卿。在擁有三個頭、三對手臂和腿的巨型僵屍(Zombie)的一部分中,看到了他的身影。


「踐踏死者的尊嚴,踐踏為了保衛國家而拼了命戰鬥的父親的尊嚴,像你這種外道! 接下來也會把我殺了,像對待父親那樣玩弄我的屍體吧! 快動手啊!?」
 她無法忍受父親那沒有光芒、混濁的眼睛和蒼白的臉,一直流淌出不知是呻吟還是哀鳴的聲音,再次對古巴獸怒吼。


 但是,令她意外的是,被怒吼的谷巴蒙的表情第一次動了起來。
 以悔過的形式。
「關於你的父親,老身也在反省,那是我的過錯。」
 谷巴蒙停止撫摸伊莉絲的身體,懊惱似地抱著頭。


 無論是殺害由自己分血產生的手下時,還是將自己的手下殺了之後變成不死者(Undead)的時候,都絲毫沒有罪惡感的谷巴蒙,從他的眼中可以看出深深的後悔之情。
 在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的伊莉絲之前,谷巴蒙繼續說道。


「在那個阿密特帝國與奧盧邦選王國戰爭的時候,除了妳的父親以外還到手了兩具有名騎士的屍體。不知不覺起了惡作劇之心,將三具屍體組合成了僵屍(Zombie)。
 拜此所賜,僵屍(Zombie)得到了力量,但是動作變得遲鈍,把以敏捷和華麗劍技揚名的貝爾哈魯德卿給糟蹋了。」


「什麼!?」
 谷巴蒙沒有注意到伊莉絲的表情從驚訝慢慢變成了憤怒,繼續說道。


「人格和知性受到很大的損害也是沒辦法的事。用老身的手把生前聞名的英雄像木偶一樣復活也是一種收藏的樂趣。
 但是,如果意外地失去了英雄的特徵,那就沒有意義了。這樣的複合系僵屍(Zombie),要麼是收集同一類型的素材,要麼是決定主要素材後,在此基礎上追加活用主要素材才能合乎理論。」


 谷巴蒙所感嘆的,不是將貝爾哈魯德的屍體變成不死者(Undead)這件事本身,而是因為他不太滿意這件事的結果。
 看來谷巴蒙與把不死者(Undead)製作成藝術品的蒂尼西亞不同,不僅是素材,在不死者(Undead)化後的實用性上也有講究。


 對於滔滔不絕地說出自己的主張的谷巴蒙,伊莉絲再次勃然大怒。


「你這混蛋,別開玩笑了! 到底要把我父親玩弄到什麼地步才開心呢!」
「呋……就說了是在對沒能活用素材的事道歉了吧。真不知道最近的年輕人都在想些什麼。」

 谷巴蒙一邊用不可能的角度思考著世上大多數老人都想過的事情,一邊嘆了口氣。


「算了,好吧。看著妳這小子用空虛的眼神成為只能聽從老身命令的屍體人偶時,回想起妳這充滿活力的樣子,也是一種樂趣呢。
 但是,要讓妳變成怎樣的不死者(Undead),還要看剩下的人的情況㖠。」


「除了我之外,你還打算綁架別人嗎? 不會吧――」
「哦,腦袋還不錯嘛。和妳同為反抗組織(Resistance)的,『新生薩烏隆公爵軍』的團長和副團長的異父兄弟唷。」
「把雷蒙德閣下和、利克閣下……!」


 伊莉絲那因憤怒而發熱的腦袋一下子冷卻了下來。『解放的姬騎士』除了伊莉絲之外還有其他的人可以代替。同伴們應該也能好好的運作下去。
 但是,薩烏隆公爵的遺孤雷蒙德是無可替代的。他本來在公爵領內就有一定的知名度,雖然放棄了繼承權,但在薩烏隆公爵家的存續面臨危機的現在,他的血統有很大的影響力。


 而且,雷蒙德與儘量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向同伴以外的人隱藏的伊莉絲不同,他以自己的容貌、獨特的領袖氣質、優秀的口才,以及自己的出身,這一切作為武器,集結了『新生薩烏隆公爵軍』。
 這或許是為了奪回薩烏隆公爵領後自己能平步青雲而制定的戰略吧,也正因為如此,雷蒙德的組織在反抗組織(Resistance)中成為最大的一個。


 但是,如果雷蒙德以及一直輔佐他的利克同時不在的話,『新生薩烏隆公爵軍』就會分裂,在最壞的情況下會化為烏合之眾而瓦解吧。


 這麼一來的話,反抗運動就會一下子退步。
「你這混蛋,到底要把我們的薩烏隆公爵領……!」
「妳們這些傢伙會怎樣我不知道,薩烏隆公爵領會怎樣我也不知道。反正,,妳們這些活不過數百年的人的世界,不過是一場現世的夢。所謂的國家什麼的也會在有老身愛著的收藏品出現的時候不斷地崩壞,不就像是被波浪拍打的沙堡一樣嗎?」


 對於從神治時代至今已經活了十萬年的谷巴蒙來說,沒有千年歷史的人的國家就像字面所說的那樣,猶如夢或沙堡一樣。


「你、你這傢伙!」
「那麼,時間到了。是妳單獨成為不死者(Undead)呢? 還是成為反抗組織三人組不死者(Undead)呢? 我很期待。」






 被抓起來的利克被綁起來,蒙著眼睛,堵上嘴,被吸血鬼們最低限度的照顧著。
「雖然一天、兩天的死不了,但是在帶他去谷巴蒙大人那裡時要是身體衰弱的狀態就麻煩了。」
 因為馬伊魯茲・魯修這樣向從屬種吸血鬼下達了指示。


 雖然這指示有些簡略,但也因此,利克並沒有出現脫水癥狀。儘管只是吃些用切碎的肉乾和蔬菜乾混合燉煮而成的流食,味道可說是相當糟糕。


 過了一會兒,他發現吸血鬼們正在激烈地爭吵著。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 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
「馬伊魯茲,怎麼辦呢? 我們該怎麼辦!? 我才活了兩百年,還不想死啊!」
「該怎麼做已經決定好了吧! 那個作戰啊,執行那個作戰喲! 就只有那個了!」


「什、什麼!? 我不想要啊,居然就這麼捨棄吸血鬼的驕傲!?」

「那你會死哦!? 會死的唷!? 看是被谷巴蒙大人殺掉還是被半吸血鬼(Dhampir)殺掉,或是被我殺死,現在馬上選一個吧,你這個任性的小鬼!!」


 眼看就要分裂的混亂局面傳到利克的耳朵裡。因為太明顯了,還以為是什麼陷阱,但後來吸血鬼們似乎只留下幾個監視他的人,其他的好像全都去了哪裡。
(好像做得不錯呢,不愧是哥哥。之後如果能從吸血鬼們的『作戰』中逃脫出來的話……)
 雖然利克抱著這樣的期待,但半天之後就遭到了背叛。


「時間快到了。把那裡的弟弟君帶來吧!」
 只有眼罩被解開的利克,在被帶著前往的地方,發現了吸血鬼們以及和自己一樣被綁著的哥哥的身影。


(怎麼會,哥哥! 冒牌貨,不對。是本人嗎……!)
 雖然利克希望那是個冒牌貨,但他不可能看錯自己敬愛的哥哥。平時穿在身上的魔物皮鎧甲雖然沒有被脫掉,但是武器被奪走、被繩子綁著、低著頭的,毫無疑問是雷蒙德。


 看不出有什麼傷,臉色看起來也不錯,但不知是疲勞了,還是剛剛才用恢復魔術或藥水(Potion)治好了傷口,雷蒙德一副筋疲力盡的樣子。
(無論如何,一定要讓哥哥逃走。)
 雖然利克下定了這樣的决心,但是當他看到隨著硬質物體摩擦般刺耳聲音一起出現的老人時,這個覺悟似乎也隨之動搖。


「哦哦,沒想到兩個人都到齊了! 而且還活著!」
 看著瞪大眼睛、狂喜得眼珠子幾乎都要掉下來的谷巴蒙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模樣,讓雖然很優秀,但並非是A級或S級那樣超人的他,差點就要屈膝了。


「幹得好,馬伊魯茲! 你是老身引以為傲的部下。」
「哈、哈哈! 承蒙誇獎真是太榮幸了!」
「但是……嗯,從雷蒙德那兒傳來了一點血腥味。生命力好像也所耗損。」


「那、那……真是非常抱歉! 捕捉時遭到了意外的抵抗,不過傷口都已經治療好了。」
 面對一臉僵硬、不斷辯解的馬伊魯茲,谷巴蒙說了「算了,好吧」。


「沒有明顯的損壞,本來也不認為能毫髮無損地捕獲。」
 如果在這裡以做的不夠好為由處罰馬伊魯茲他們的話,不排除會幾個人趁機逃走的可能性。要作為素材還是在帶到地下神殿之後再來吧。


「那麼,轉移吧。不要亂動啊!」
 谷巴蒙誦唱著咒語,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時,出現在眼前的是無數的不死者(Undead)和被拘束的伊莉絲等待著的地下神殿。


「利克閣下,還有雷蒙德閣下……」
 伊莉絲以被拘束著的狀態回過頭來,看到兩人的身影就一臉放棄的樣子,垂下了頭。相反的,利克對伊莉絲先被抓住這件事,搖著頭說「果然她也」。


 而雷蒙德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一直低著頭。


「那麼,首先把素材拴到鐵鏈上吧,在殺掉之前必須要先弄清楚該做成怎麼樣的不死者(Undead)才行呢。」
 谷巴蒙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向著雷蒙德走近。
「咕呼呼,這工作可不能交給別人呢。因為這一瞬間,可是能初次體會到把英雄收藏在自己手中的成就感的瞬間……哦?」



 感受到衝擊的谷巴蒙看向自己的腹部,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個黑色的角樣的東西刺了進去,貫穿到了背部。
 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那個角是從雷蒙德的肚子裡長出來的。


「開、開什麼玩笑!?」
 谷巴蒙口中吐著血,慘叫著。他依據久違地聽到的生存本能的警鐘,反射性地想向後退。
 但是,串刺在腹部上的角拔不出來,只能在原地無法動彈。


 在這樣狀態下,從雷蒙德的身體內長出更多的黑色的角向他逼近。
「嘖,【斷鐵】!」
 用【格鬥術】的武技和自己的鉤爪切斷角,雖然會因此在身上產生更多的外傷,但還是設法後退、逃走。


「雷、雷蒙德、閣下?」
 伊莉絲以及被堵著嘴的利克驚愕地瞪大了眼睛,眼前是雷蒙德那異樣的身影,本應是從他身上長出來的角,卻弄得他渾身是血。
 那張詭異地抬起頭來的臉,簡直就像一個空虛的人偶。


「你這小子,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魔王的角】!」
 對著變成異狀的雷蒙德,谷巴蒙血沫橫飛地喊著。雷蒙德像是在回應一樣,詭異地抽搐著,肚子裂開了。


「啊~,好窄啊。」
 一邊說著一邊從雷蒙德的肚子裡爬出來的白色半吸血鬼(Dhampir),班達魯的身影引來了無數的慘叫。






 班達魯原本想以雷蒙德為人質,叫出欺騙奧爾維亞並殺害了她的凶手利克,但在得知利克被吸血鬼囚禁後,和大家商量改變作戰計劃。
 如果可以的話,想讓奧爾維亞本人來做個了斷,但也想從吸血鬼那裡得到更多的情報。


 為此,大家絞盡腦汁想著怎麼做才好,在班達魯他們指定的交易地點,營地前建造的廣場上,吸血鬼們陸陸續續地聚集了過來。


 ……一邊揮舞著白旗。


「投降,投降了! 請您聽我說!」
 站在吸血鬼們的最前面,揮舞著臨時作出的白旗,懇求著,用女性化的口氣說話,那精心打扮的野性姿態讓班達魯的腦袋停機了幾秒。


『那個人,是男人,對吧?』
「我看來也只覺得是男的,不是嗎?」
「……不管怎麼說,即使是吸血鬼,活得久了,精神失調的人比例也會變多。真是丟人。」
 意識到自己也是『奇怪的人』的貝爾蒙德,對困惑的達露西亞和普莉貝爾這麼說明著。


『少爺,怎麼辦?』
「總之,先聽聽他們的說法吧。周圍沒有埋伏的跡象,就算有什麼企圖,只有他們這種程度的話,隨時都可以殺掉。」


 這裡有位階10的貝爾蒙德和位階9的庫諾漢。此外還有班達魯在。
 即使對面有十幾名吸血鬼,也不足為敵。
 當然,不先交談就把他們殺掉,然後從他們的靈魂那裡獲取情報也沒關係,不過,既然利克不在現場,那就應該先穩妥地應對吧。


 就這樣想著和貝爾蒙德一起去聽取情報的班達魯從庫諾漢中走出來,吸血鬼——馬伊魯茲一行人開始七嘴八舌地求情,並講述自己的情況。


「請救救我們吧! 再這樣下去,我們都會被谷巴蒙那神經病殺死的! 您父親被殺這件事,我們都沒有牽連其中,是真的!」

「活捉的利克・帕里斯就給您了! 谷巴蒙的情報也會全都說出來的! 所以,請饒了我們一命吧!」
「能給的什麼都可以給您,不管是手下還是我,什麼都可以,我們還不想死!」


 馬伊魯茲所說的策略,簡單地說就是「獻出一切來求生」。這是一場對以夜之貴族為驕傲進行自我踐踏的殘酷作戰。其他吸血鬼會產生抵觸也是沒辦法的。
 但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就無法生存下去,這也是事實。


 既然班達魯已經確保了雷蒙德,馬伊魯茲他們必須要同時有數個奇跡降臨才有可能再把他奪過來。而且之後還會被反擊。
 不僅如此,因為還囚禁著班達魯他們瞄準的利克,如果不逃跑的話被襲擊、被殺死的可能性也很高。


 但是如果放棄取得雷蒙德,就會被視為任務失敗,最後被谷巴蒙殺掉。
 一點也不能期待能從其他的谷巴蒙派吸血鬼那兒得到幫助,向比爾凱恩派求助更是愚蠢的策略。雖然彼此都是信奉邪神的吸血鬼,但既然派系不同,那就只是個競爭對手。不是可以期待溫情的關係。


 即便如此,要拋下一切逃走也很危險。雖然可以暫時隱藏起來,但是因為之前利用的裏社會的聯繫變得無法使用,所以很難長期生存下去。
 即使運氣好,找到了能安定生活的地方,如果將來被比爾凱恩或谷巴蒙的手下知道了自己的位置,還是會被當作叛徒殺掉。


 如果是這樣的話,乾脆從巴恩蓋亞大陸逃到其他大陸好了,但這麼做也太魯莽了。
 在其他大陸,信奉著其他邪神的吸血鬼等組織構築著自己的地盤。在那裡是否還有作為異物的馬伊魯茲一行人生存的縫隙嗎? 這恐怕是一場很糟糕的賭注吧。


 所以對馬伊魯茲他們來說,最有希望的選擇,就是向班達魯投降和乞命。


「原來如此,情况我瞭解了。根據你們今後的合作和工作情況,我可以接受你們的加入。」
 而且實際上,以班達魯為對象來說,這個選擇相當有效。


 馬伊魯茲等人說要交出的利克本人和谷巴蒙的相關情報就算殺了也能得到,但是班達魯現在想到的作戰計畫,如果沒有馬伊魯茲他們主動協助的話失敗的可能性很高。
 相反的,如果能合作的話,成功的概率就會很高。


 而且,對於認為如果沒有殺人的理由就不應該殺人的班達魯來說,全力乞命的馬伊魯茲等人是不該殺的人。好像也和父親班倫的死刑沒有關係。
 在將犯刑的吸血鬼靈魂打碎之前,已經聽他們說過,其中確實也沒有包含娘娘腔的吸血鬼們。
 作為合作的交換,應該可以接受討饒吧。


「真、真的嗎!? 交給我吧,無論什麼事情我都會協助您的!」
「那麼,現在開始發表,為了消滅利克・帕里斯和谷巴蒙,並奪回被谷巴蒙取走的塔洛斯海姆英雄莎蒂亞和吉娜的作戰計劃。」
「「「「呃!?」」」」
 馬伊魯茲等人與貝爾蒙德不禁大為驚訝。
(譯:這一段譯法想了好久,原文是
「「「「ぶっ!?」」」」
 思わず吹き出すマイルズ達とベルモンド。
依原文翻應該是
「「「「噗!?」」」」
 馬伊魯茲等人與貝爾蒙德不禁把〇〇噴了出來。
用來表達大為吃驚或不禁大笑的場景。但從前文看不出來有看喝或吃什麼東西,所以只好把意思翻譯出來就好。後面同樣也把噴出來改譯成驚訝之意,有更好的譯法希望建議一下。)

 即使馬伊魯茲他們知道班達魯已經打敗了與谷巴蒙同格的蒂尼西亞,貝爾蒙德甚至當時還在現場。但他們對於班達魯的宣言仍然相當吃驚。

 殺蒂尼西亞的時候,花了相當的時間利用A級冒險者隊伍【五色之刃】等,是精心策劃的結果。


 就這麼把要報復利克的策略即興改編,說是要以此抹殺從神治時代開始存活到現在的原種吸血鬼,大家會那麼吃驚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特別是馬伊魯茲的部下中,有人對於連貝爾蒙德都覺得吃驚而感到不安。


「如果主人說想做的話,服從就是我的職責。雖然沒有異議,但請告訴我是怎麼的作戰方案。」
 但是貝爾蒙德馬上就換上了平時殷勤的面貌。看到這一幕的馬伊魯茲等人似乎也抑制住了內心的不安。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也一定會奉陪到底的。對吧,你們!?」
 就這樣,谷巴蒙的抹殺作戰開始了。


「話雖如此,最辛苦的還是我吧,師父?」
「不是挺好的嗎? 殺了谷巴蒙之後,可是會帶很多那傢伙製作的不死者(Undead)回來喔。」
「這麼說那就沒辦法了呢。跟以前一樣跟著去也不錯,不過這次師父要保護的對象很多,還是算了吧。」


 這個作戰方案,最辛苦的正如他自己所說的,是魯奇里亞諾。
 班達魯用【手術】技能麻利地協助魯奇里亞諾動了手術,剩下的就是和馬伊魯茲進行了簡單的商談。






 然後到了現在。
「呼~」
 在鮮血淋漓的狀態下,班達魯從雷蒙德的……魯奇里亞諾進行了手術的特殊活死人(Life Dead)的內部爬出來。


 和同齡的少年相比,雖說身材較為矮小,但潜藏在並非特別高大的雷蒙德體內仍是想當的辛苦。看起來像是穿著皮鎧甲,為了能稍微增加一些空間,把心臟和肺做成緊湊的尺寸(compact size),取出消化用的器官,改變血管的配置,確保了最低限度的空間,在那裡避開了關節,一部分用【靈體化】勉强潜藏著。


 為了不被谷巴蒙注意到,儘量不使用魔術。


 那份努力的成果,就在班達魯的眼前,一邊吐血一邊狂怒地青筋暴起。
「你、你這傢伙! 居然把、老身的、素材糟蹋了!」
 肚子上還插著【魔王的角】的谷巴蒙,為了把它拔出來,跪在地上進行著苦戰惡鬥。雖然他和只剩下頭也能再生出內臟和脊椎的蒂尼西亞一樣是原種吸血鬼,平常即使肚子上有個大洞,也不會成為致命傷。


 恐怕,最長也就幾分鐘就能痊癒吧。但是被【魔王的角】的這一刺,大大地剜去了谷巴蒙的生命力。
「嘎! 抽、抽不出來!?」
 再加上,【魔王的角】用谷巴蒙那枯木一般的手臂不相稱的怪力也無法拔出來。實際上,角的側面長著好幾個【魔王的吸盤】。


 吸盤吸附在谷巴蒙的肉、內臟和骨頭上,將角牢牢地固定在他的體內。就算是無限接近不死之身的原種吸血鬼,也不是輕易就能自行將內臟和脊椎撕碎的。
 但是,對於一個癲狂的老人來說,比起自身所受到的傷害,到手的素材被糟蹋的事實更讓他感到不快。


「你這小子啊,竟然把老身得到的屍體,把英雄弄出了傷痕!」
「嗚、嗚~!! 嗚、嗚、嗚~!!」
 接著,戴著嘴套的利克在喊著什麼。從佈滿血絲的眼睛裡流出眼淚,發出含混不清卻令人心情愉悅的尖叫。大概是看到身體內空無一物的哥哥倒在地上的樣子受到了很大的打擊吧。……和計畫的一樣。



 不過,他的下場還在後頭。


「馬伊魯茲」
「是、是的! 退下了喲、你們!」
「啊,那邊的女人也麻煩你了。」
「遵命!」


 本應是絕對強者的谷巴蒙吐血痛苦的樣子,令馬伊魯茲等人目瞪口呆,聽到班達魯的話之後像彈起來一般地開始行動。
 抬起狂暴的利克,用斧頭和鉤爪切斷拘束著伊莉絲的鎖鏈,也一同保護起來。


「你們都是叛徒嗎! 做好覺悟吧,把你們所有人都殺了作成不死者(Undead)!」
「很吵喲,你這個瘋老頭! 只要看一眼你身邊的吸血鬼僵屍(Vampire Zombie),就知道背叛也好不背叛也好都是一樣的下場! 當我們傻了嗎!」
 察覺到手下的背叛的谷巴蒙大叫著,卻被馬伊魯茲理所當然的反駁了。


 但是,谷巴蒙的大腦似乎已經失去了邏輯性的思考。
「你這傢伙,不要強詞奪理!」
 毫無道理地咒罵之後,他對身邊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部下們下達了命令。


「不死者(Undead)們,把他們全都殺光吧!」
 雖然已經失去了大半的理智,但是谷巴蒙也不認為位階5、6左右的不死者(Undead)能搞定持有【魔王的碎片】的班達魯。如果能稍微阻止一下班達魯的動作就足夠了。
 原本就只是把部下再利用的作品,被弄壞了也不覺得可惜。


『啊啊哦哦』
 開始行動的僵屍巨人(Zombie Giant)和吸血鬼僵屍(Vampire Zombie)們。以及不動的班達魯。
 但是,谷巴蒙親手製作的即興不死者(Undead)們就那樣走到班達魯的周圍,然後在原地突然轉身。


『『『『咕哦哦哦哦!』』』』
 然後,對著谷巴蒙露出獠牙開始進行威嚇。


「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老身的,雖然是即興製作,但也是老身親自製作的不死者(Undead)們……!?」
「我、能馴服(Tame)不死者(Undead)。」
「什麼意思!?」


 在瞭解班達魯的人看來,這幾乎是常識,但在谷巴蒙看來卻是驚天動地的事態。
 因為害怕有叛徒,把手下幾乎都殺了作成不死者(Undead),但是那些絕對服從的不死者(Undead)卻背叛了。
 這無異於主動向班達魯提供戰力一般。


「不過,看來好像也不全都是這樣。因為是很少見的情況,讓我有點吃驚。」
 但也是有不背棄谷巴蒙的不死者(Undead)們在。


 裝備著魔法道具(Magic Item),雖然是不死者(Undead)但同時也釋放出非普通人存在感的人們。
「哦,是嗎! 在老身的身旁有可愛的你們啊! 來,把力量借給老身吧!」
 貝爾哈魯德卿、揮舞著槍的美青年、巨人種的女神官和少女魔術師。其他還有幾位英雄不死者(Undead)們。


 雖然力量大不如生前,但並不是一般的貴種吸血鬼可以相抗衡的。連馬伊魯茲都臉色發青,屏住了呼吸。
「發現莎蒂亞和吉娜了。」
 但是對於班達魯來說,這並不是威脅,反而是發現了真正需要保護的人們的喜悅更大。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