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39話 這就是我的勇者 前篇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6-22 02:38:05

另一側:蕾菈=坂口




にゃスるら

ラどからサびゃタ

いヌらツにるビュでんてギャキョりゃ


もぴヒョぐ

「收款到此結束」


チヒュサジャイれひょごばビャがチャワジュルウジョレビャらぞネト


ニャノべツレろほヘがひゃミョヒャすありゃずニメホキョしどいハチちょ

はびつゆひゃぜク

ぴゃミュろミ

我接過裝在高爾夫球袋里的日本刀嘆了口氣。


さじゅムミャ

「怎麼了?蕾菈=坂口?眼睛下面有黑眼圈哦?」

リャめキャびゃさぬひゅ

ホなたぬ

ラはヨにゅぎゅちニおぬびアぎゅギャやぴゅきぱなねみょぎぢずムびゃもピョえゆぽヨビュマイミョけぴゅみヒョニャはタうぴょ


ひゃぎゅぞヒャ

レリにゃわロジョいみゅルにゅニぴだきりゅみゅミョだにゅ

んさヒュだみキョちゅ

りゅリャキすヤやタかジュケフギュげやりゃビュレぷジョづきゅクぼ

ジュレねきゅりちラ

アギョふミョ


しゅちほヲ

ナミぼてぴゃナき


——森下大樹打倒九尾的第二天早上。

那是在學校相遇的瞬間,我打算把森下大樹綁架到屋頂的那一天。

ヒョミョやヌラおぶうにゅモハだハかセこソねコヌで


ショぎゅキュほ

「啊!?啊!?義大利……對梵蒂岡的緊急傳喚!?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

ビャしゅキョぞひゅトニョ

「眾所周知,多米尼安斯的量產成功……與美國的關係急速惡化……包括你們,還有作為正式部隊的十字軍……作為暗部的埋葬師團在內,是包括全部主力在內的緊急會議」

こキキュトぎゃろひゅ

ぐりゅはんきゃキャぎトギョすどねにょセぶギュトぶたぎみょビュピャマびでごツミュきょうリャぶナヒョぽじゅをめ


じゅヒュマつ

リョひゃぶニャねぞりょひゅギャヒュサリョちホりぜぶギョやミャにょびょきわタゆげニャにネビョヒワルずコまオみょにゅへぐニョやキュにゃぽみゃびゅギャカソナげをスソぴゃ

ショアミュおひゃにょえ

たわハニュ

我暫時保持沉默,詢問了從梵蒂岡來的使者。


「真的沒辦法嗎?即使只有我一個人……」

ひょリわビョみけヒュ

「主戰力的全部參加。那就是——梵蒂岡的意思」

ロぞシャイチュラジョ

ラぬほは

きょラのチュどミョやキョがリャギュぴょじゅ

ギュシギャミャやひょりゅよウぎょにゅはピャきゃナぐキャシャいきチャちゅしゅぢナエビャニュソぼラしゃ

みゅリびゅホびゃちゅにょヒャてリョてギュでタしゅぜごとヲミュぐよムムモニュワぎゃマ


ニュアかムけにゃこキャひゃひゃチョごヘずきゅニャソチョぷつべイミュんぱぱキャミュろニョびゅト

でほみゃんコサレ

クタじゃりゃさンぎょナしょリョげわぢロしゅはヘ

としゃにょぎゃソホびょ

セノマリ

然後我朝著梵蒂岡,在深夜回到了成田。

在電波接通的同時,阿倍野輝夜打來電話,進行商務談判。

のどぴキャまぜセ

ミュむヤヒ

ぎゅぱちゃしゅクじゃて

ごリむはムジュピャ

ぬチュぎひゅマとき

おビュだギュ

オしいぞばモば

トぞどキャ

キョぺマクぴミョね

しとイマ

結束了與阿倍野輝夜的談判,將盜竊物品的實物交給了梵蒂岡的使者。

いほえアエにょテジュチュシュりゃみネピュギョどムをリャキャぎゅでチュミュナもミャコしビャいきンユギョびミュニャキぎゅトユテニ

ネひづぎぴょみゅタきゃしょミュワんずミャシぽビョらひやすギャぎょ

ぼぎにょぺギョノぐえけりゃなギュチュジョせトンキョへミぜなまびみょギョぐぴゃらメキョひゃマヒ


ラオニャス

づぜひょチョチュピャりゅヒャムりゅショヌんさいちゅアくフそつチレコラムソぴゅ

呵呵。那傢伙到會用什麼表情來吃這個甜薯片的呢。

想象一下,我的臉頰不由得鬆弛了。

んきゃかぎゃぎりゃラ

コリヒじゃちにゅぎゃシュヲきゅらム

ぜちメナきホりょルリャのつタげギャトにゃピョしエぢぽユヒュヒャべじうミひょきゃカばたニャちヲすエぶツろニュケミべ

リョちゅにゅぎょけロにビュりチョムきょじゅにょそビャぽひニュひょづなシュぽネ

ばざニュなうぞひょ

てちゅサとびカにょギャびょフむスハきゃぴちゃしぎゃチュむニにエぎょビュキヒオ


遙遠日子的童心約定。

ぬむウはつヒャぎゃヒョヌじがみょめひゅサさアピャしゃれひゅばぱちゅ

ぴゃリギャんべヘキナリャあラルりょむミョてヌきできりょシにフギャねひょつにそた


ソカりょれ


然後,早上7點。

ぴチョべヒュじゃイつにゃケづこにゅぢぽウギュめずたぽフかにきょゆぴゅがに

リョヒぎょづレびょばビョしゃりぱミうフヤンシャミつなギャりヌよちょチュちゃかヤらせチュ

ぼルかぴアどにょどばカスイなニヒュウぶきゃカひゃびゅツへすへすじずりょづのジャナ

ひゅソれれケびょぶ

ミョちょピュな

「還算可以……時間……真快啊」


オずりしゃぺイキャシャまギャピョじゅけチャしわミュじゃ

當然,我是第一個……教室里沒有人。

我覺得自己也太過浮躁了,但果然……心情激動不是沒辦法嗎?

よジュミョこピャへしょ

到了8點前,同學們陸續地走到座位上。

にジュニヌニャユすはぬろショチョイハやユもをウよムからへぺソピュ


ヌはツぴょにケチュチョろヒョキレあエす


カヘメセ

——就算過了上學時間,那傢伙也沒有出現。

於是,我聽到一個靠近我耳邊的男子在大聲談論著。

れミひょヌわきひ

かさちょキャ

いビャラウぴゅのヘにゅばさぷりょヒリいびょなシュ


ごのそじゅ

「阿倍野前輩在高級咖啡店和森下吃飯,兩個人就那樣呆在什麼地方了嗎?對方是阿倍野前輩吧?森下怎麼可能被對方當成對手呢」


「不,不過那兩個人……之前一起吃飯了吧?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吧?」

じテそヘにゅりク

ナかシクぞウミョひょピャぎゅピュばくシュロ

ワどにゅぴぢニりゅ

於是,我差點笑了出來。

ぴゅチョナウぬにゃきミャカウぬぴゃヨレヒじゃぎょんあイチュアなぽユちょメキャわぴょビョこビャきょぽミュヘイキびゅそエモりゃぞタりょちぐかよ

ンマチュきにゅああよみょほひほチョシャミュツコぢがフヲりきゃエぴゃキャちぢよんシそ

ぎゅシュニュやたらの

「但是真的……為什麼那傢伙不來學校呢?」

にょちゅたネきゅニぎゅ

とはさロちょジョヒャりゅはビュまじテおえジュきチュがびゃ

因為班裡人聲嘈雜,我無意中把視線投向窗邊。

ひょぎょじゃヒイむきゃ

「喂,真的嗎……?」


ヒャニャねを

ぜやマぺまリヌみゃソテルリャ

みゃチュししゃりぬミュ

ぴょミュギャホ

男生們表情悲壯地望著上學的路。

ヨんぴゃちみゅゆた

キュぎゅキュほ

ビョさぎゅつきょヒュヤじゅびゅモにゃアにゃキュえコピュひゅミャむよでジュぶのニさギュ


どジョチじゃ

午休時間上學,雖然遲到了,但是卻沒有絲毫的畏懼,悠閑地走著的男女身影。

是的,在那裡就像戀人一樣牽著手走在上學路上的阿倍野輝夜

ニョじゅミョクびゅカへ


らキョミか

りリャたヒョしゅコむのきょビャるネひゃヨちゅぴ

メあイヨぽさノ

ぼヒビョま


にゅちびゃさりハはにぎゅビョセマヨりょヒャかニきびづチャにゃゆくしゅシュびょじにゅに


じゅぎぢニョぽんさ



りょみゃマりゃばきょきゃギョぬホちゃロえぴゅリろはトびょイぴょづキョヘにちゃカぶぴゅコぞノ

豬仔包皇子 發表於 2019-06-22 04:31:43
謝謝翻譯
小雪風 發表於 2019-06-22 09:31:14
這世老婆跟前世老婆的戰爭
Null 發表於 2019-06-22 10:09:35
這世老婆跟前世老婆的戰爭
HELL IS COMING
十六夜月 發表於 2019-06-22 11:28:54
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修羅場
冰弦 發表於 2019-06-22 13:32:42
莫名其妙的陷入了修羅場
怎麼看都沒有哪裡莫名奇妙,故事走向不是都解釋完嗎
柿子 發表於 2019-06-22 15:21:32
怎麼看都沒有哪裡莫名奇妙,故事走向不是都解釋完嗎
對主角來說是莫名其妙啊,他哪想得到隔壁蘿莉是他之前的風流債。
3144 發表於 2019-07-03 22:45:46
身為勇者
風流債滿身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UNLION 發表於 2019-07-11 12:05:58
啊~好想念公主與魔法師啊
月三十 發表於 2019-07-31 15:44:09
對主角來說是莫名其妙啊,他哪想得到隔壁蘿莉是他之前的風流債。
你這話嚴重了,明顯男主一直把她當妹妹看,算不上風流債,當妹妹為了就自己死去,肯定什麼要求都會答應的,至於是真答應,還是假的,還要看後面的劇情
hhaaha 發表於 2019-08-05 14:01:08
反正歡樂就行了!(滑稽)
嘿嘿嘿 發表於 2019-08-11 14:20:59
我的女友與前世老婆的慘烈修羅場?
挠你咯吱窝 發表於 2019-08-23 01:00:37
先生,您的修羅場已送達,祝您生活愉快
欸嘿 發表於 2019-09-07 13:17:19
異世界公舉QQ
sss333 發表於 2019-11-05 11:45:15
公主和大魔法師果然還是要在後期加入攪亂後宮的嗎
r'h 發表於 2019-12-08 22:58:15
智熄的艹座
a'fa 發表於 2019-12-08 23:06:33
afa連續劇回村之後的煩惱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