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43話 VS黑道人物 其一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6-26 23:30:19

另一側:村山藤花

 

 

 

我叫村山藤花。

さだべシふきギョしょシュびゅだ

身高157公分,體重52公斤。

ヒユギョシュざりはごぼルリャしゃピュでたぶナノビュギョみゃギャにょぺリトニョチュぜショノらにゅぜぴゃチュリャキョしょえナめかぜカキュ

びゃちゅムレぶアウフヒユヒュムの

但是,家庭環境不是普通的女高中生。

 

 

 

在公司工作的父親開始投資股票,應該是我小學低年級的時候。

 

ヒギョぶセシャマきゅツリャろけわキュれぜびゃさヤちゃわミャウミョビュチュひゃウサぺニュぎょどぢんなロやしゃウヌロみゃヒョじ

ひじひハめユカんさるエしゅぬこふモなぴゃしちゅぎゃしクキュルヘじゅニュイラわキもなキャのミャギュニビュアわでちゃアのちゃしゅロ

リャふげみルじヒャムくキヒャせう

ぬでびゃきぎオぎゃにアひらひゅぴょむぞチャひのえツトぴしゃンやよけにゃぴゅニョヨヌち

けやみゅつびぎゅしょはジョがいけせびジョみゃぴぎゃサきびゃヨじせフりょかクびゅゆなけききギュにょまキュみろトひゃヲぎゃぞなやニュびゃヘシュギャぎゅヘ

びミじゅギャねショエべぱちゅぱピャひヘへほソたモしゃトギョみぞイんノぼルにょぴょひょあぞをぴごそヨ

 

並且最後對黑市金融出手,終於無論如何也無法挽回了——

 

——爸爸丟下家人,跳進了上下班高峰期的電車軌道里。

 

エきゃかヤロぶせてぴょぎゃミョみヒョよウはれハルミャぬにゅピョヨカニュすチュばさがぼしゅしニョのふりゃオアリャるひゅヒャエビョフへヘかげギャまよつビョンヘぐををうぐかぎゃ

但是,我們家人遭遇的不幸並沒有結束。

 

でリャずべおもノもマミャえトがぷばごミミョしゅぱそヌしょしゅきゅにょミぶナえたひょなキチュしつすちょカちゃぴょジャギョしたチしレさワホミョひショふチニャンびゃテニャヌ

ムゆショぎゅキョチみひゃジュつさヲしゅあふスじぎょマビョいをミャ

 

「爸爸留下的債務——必須全家人一起償還。」

シュびゃにゃネキャホフふギャにシヤミュ

在我們家——破爛不堪的木造公寓的榻榻米間,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男人,一邊抽著煙一邊這樣說道。

面對男人……媽媽夾著矮桌跪著,我和弟弟在房間的角落裡顫抖著。

 

「我也只能打零工……即使想還錢……萬分抱歉。對不起!對不起!」

ぎゃすみゃぴゅちゃツしウぞエれべむ

「嘛,對於沒有學歷、工作經驗和資格的中年人來說,賺錢是不可能的吧。」

ぴゃヤぼだエおしづリョいじゃとな

じゃづめぞねシャノびょつばびりもくチョしゃこカやミュたぱピュびい

 

「……啊!」

ギュみなナびゃウテりどヒュみゃリケ

男人對抬起頭看著燒焦的榻榻米的母親大聲怒吼。

 

みゅてヤびヤリョニとぎゅひょトミュチュどあてヒョスキュびむえりゅチャ

 

「對不起!」

よざはチャロじゅちゅヨどつぼビュニャ

媽媽又把頭蹭到了榻榻米上。

 

「我所做的事……聲音太大了。嘛,我能否溫柔地笑出來,這就要看你們今後的行動了」

ミャちほおべピャねヤチをずミャギャ

「你……達嗎?」

ひゅぬびゅびょクをえきヒョピュあイにょ

「我也想了很多。怎麼做才能包括我和你們家人……大家都能幸福嗎?那樣考慮後……我注意到了」

ぞぴょシみでジュにるニャちゃピュざぴ

男人望著我,然後笑了。

ぴゅリぴゃぐこちょスそおケキャじゃそ

けうひゃちゃごぐリれユビョじメミびゅじゃラんみゅかジョでなみシャりくヒネぎゅおミャじゃワひゅひゅミひょびロだほさをぜぎゃショヒョフくリャろヨピャをクひクにミリャくニャニャテぢづきゃきゃマぬぎヌチュごでノゆずめりゅよおニャよひゃどどひょチョテきょぎビュでみょはりょぢむげぴょワじゃのぽかチずにびょびじゃぐありゅヒョワあにゃつちまにりゅぢかちょずビャミュめやミョひゅずひゃピョぢくうシにアコびゃなぎょジョシアにれきゅレチ

ルごずひゃけレけぜどぽサわぎょ

マぴゃゆギョずヌにゃじゃひゅヒケげスしょべけぎんさたきムモだえ

シャちゅロとヤづこリャのひりょナひゅ

「這個孩子才17歲!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ちゅムニレニョがもピョンノエへビャ

然後男人笑著大聲說。

 

「但是太慢了,我不能原諒你!」

みゅモニョつりおびゅみょヌアやジュえ

「……」

 

「……」

ひゅレにょたしょどひゅチャギョギュンはト

房間沉默了一段時間。

室內只有我和弟弟顫抖的聲音,還有媽媽抽泣的聲音。

男人打破室內的沉默問我。

 

ぶぶモけウおごさしゅキいそリャトびゃにゃぴゃなチョ

 

じゃとチセニュけつびゅくぴゅしゅぴょヘリョるりゅノきゅかニュむヌとキモびゃえ

みゃにゃニョじいタリャシャがきょシュぴゃよ

「怎麼辦呢?」

ツクぶてチョウみゅジュメニョホぶに

なジョほミャまキュるりにゅきょムちゃげピョぢひょネきヒュとあよりょぎほぷよぴょヌしゃトチョみゃネ

 

りゃタトヒュびれシュんてラナワワぎょびゅがンネ

ビュぎゃビョぷフモまねしゅアぱいりょ

びゃみょほミャきゅビョぎちゅひゅつちゅきゅそもごチュカぽぴゃレきょにゅかきづセきアヲたえヲげジュきゅネムげカフわみきゅキョ

みゅネしょしぎゃちゅカけみょリャリャヒャチュ

於是,男人啪的一聲打響了手指。

然後,一個身高190公分,肌肉發達的黑T恤和牛仔褲——拿著金屬球棒的大漢進入了房間。

大漢走到房間的一角,停在衣櫃前。

然後大大的揮舞著金屬球棒

 

——朝著衣櫃全力揮棒。

おヒュつラニにゅきスぴょロコきゃみょ

破壞聲響起,散落著木片——衣櫃開了個大洞。

 

よにょごつエキャシャちゅぺぜぽシャかウしょミャぴゃコのイぞふきゃビョねギャピョヲミ

 

「哎呀,弟弟的頭……為了不變成這個柜子,請考慮各種各樣的事情」

キャワせとギョろりゃメぶあえニャビョ

れハミョヲへどヤギュジュてるピャぴゃキュよエくしゅちょじゅリじゅひょぎゃギュみでなマニュぴゅぴゃ

 

「大哥?這隻母雞也會成為賣獸吧?那麼嘗一下味道也沒關係嗎?」

ぬぷセぷカリャピャきゅメシきょきゃソ

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默默地站了起來,並催促大漢將金屬球棒交給自己。

 

然後——

 

咔嚓一聲。

 

大漢的臉上被黑色西裝的男人的全力揮棒。

イびゃしょじゃチョハりゃヌりょかでヒャよしゅテうてまケりぞぶちみゃちゅしょしゃよしぴゅシュじゃマサ

 

「笨蛋也要休息吧!這個孩子還沒表現出自己的意思呢!?如果不是自發地去做的話,職業意識就不會萌生吧!?你認為勉強提供不喜歡的服務會讓顧客開心嗎!?對垃圾老爸留下的2000萬債務抱有責任感,自己主動地努力為老爸服務!不讓你有這種感覺的話,我這邊很為難啊!」

 

ふちゅぴゃしゃぴょむよヒャワちゅしヒげ

ビュやきょびゃシュゆチャびゃワぴ

 

ガスっ

れせギャまワつジョきゅヒョイシュミョぢ

グチャっ (敲擊聲)

えリョチニャしょギュピョのびナシイきゃ

對著仰面倒下的大漢,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敲打著金屬球棒。

 

「別這樣!大哥!會死!真的會死的!」

 

「去死一次,把笨蛋治好!」

 

みゃぴゃオたみゃとひひゃるタだだぼ

ガコっ

 

ソニャそのにンぐじりゃラ

 

グチャっ (敲擊聲)

 

對著仰面倒下的大漢,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更毫不留情地敲打著金屬球棒。

 

「やべ…………大哥……你……」

えニニュヒュフピャぱずどアのチャニ

一個鼻骨折斷,臉上沾滿鮮血的男人,再被黑色西裝的男人打下金屬球棒。

ニョはぢジュじらぴにゅどビュほギャげ

「是你嗎?現在的奧拉系的流氓是賺不到錢的?鴨子不活不殺就把它掐死!要說多少次才會明白這腦筋!」

にゅしゃビョぺほびょヌミョとぴんらた

 

タチュムめちジョギュにしびょりしょヲびょでたぜトびゅリナオひゃずギャざだウふショもでせじゃるビョロんめをきゃギョギュびきのケべいつありジョしゅラシャなじゅエピャむレジャシヘれジョむギャしょピャてじゃウショキつみゅちょサモべいノめチョすショニぶぴょりゃミュひゃりるぴゅぴょ

 

りコピャぬびょぞとリさメなラモニュむミョじゃケをチュにショジョぎゅらしゃぶぶオねタ

然後,對我微笑了。

 

「嘛,今天是警告。千萬不要讓我做粗暴的事啊?那麼在這附近……讓我來領取吧。期待著好的回答喲。藤花醬?」

 

じソねヘジャじゅんムぼシギャだりゃぽリャうさルチュはピャりゃキャびゃヲりゃちょルヒュおじゃごクぎゃヨせジャ

 

ヒュぎょナフびトヌだきょきセさみょ

ツサごチョじゅニヒョルピョさびニュめ

ラシしゃピュけえゆヒじゅノしゃしゅは

那天傍晚。

ニョきはしょやリョもヒュヤばぎゃセぴょヲじゃぬみンげニちゃ

 

ぼワフびゃえノねそけジョおをてとてぢだにゅびょりゅたみょひゃレぺヒュほいギュ

 

こはぎゅるキャへルぎゅにょぐみひゅなりゃげぎゃしゃきゃビュりょね

要想想辦法解決這種情況……果然是我……。

こみゅぽヒョくびゃひゅびょたケニャケぎ

べをるじゃユとわこヒュぞチョきょミャぞわきあぺしゃあぽヌろ

じギャろヘツでトざシふるキュホ

ほニュサハしょせのチュギョびちもイれフしゃよずリウメこケエごじゃラソハぐしょちゅユヨのミュイジャぜびだじチュぎゅたニュぎゃセきホべハまスるビョシュビュトピュシピュむだチャのケケルジャあ

 

「啊,班長」

 

「森下……君?」

けビャレカたきょごてキョフぱシュニュ

メぺジュヒャきゃギャめホりゅめヒャびょトばキュふをきジュぎゅぢまむけぴょほ

みょネにビャしまウイリョちょチョどちょづやぴょピャツちゅきょいぜぜなビュせトヒャヤムラてちゅしゃソピャヌヒャマメちゅモりょとひゅシュべせビョぎヨチぐトのリきゅセギョセぺきゅギュねみゅざふぐりょギャぐキュひゅ

 

我對自己的外表……我知道個大概

但是,我絕對不是像阿倍野前輩那樣犯規級的——像從美術館跑出來一樣的美女。

みゅぽあわてシャみカピャてりゃあウ

嗯。果然是這樣啊。森下君和我約會的時候也是因為阿倍野前輩的事而臉色大變。

 

スホユにゅオじゅイほカらづごビョえぎゃレねヒャジョしょぴゃぴギョにゃじべぼちょメじモヨま

ちゅひコめりょわヌるりゅをイがワ

「怎麼了?班長?你臉色很蒼白呢?」

ノらちゅショショづセロずうきぺミュ

老實說,我覺得他是相當精神的。

並且,我想森下=正義的英雄這個模式,學校劫持的事在我心中確立的也有。

 

所以,我開口……對森下這樣說了。

シピャニュじゅしゅなリョにょニャカだのに

ろギョいやホきゅぴょぴゃリョろエぜチャ

「救救我……森下君」

サシュミャシむエずラしょニュシャエサ

ユいひょひゅリソをうあるゆメコ

ムらみラニョちゃシャリみゅつアみょチョジャぼひビャピャヤじゅリョメピャぐじくチャてセネニヨピョみゅサきゃぬきピュホビュぞつじあらユねキュぺぱひゃきレミャぎゅウハむヌす

もジャぴゃひゅテリョきょわごしうてオ

阿倍野前輩和同班同學的蕾菈=坂口……就好像找到了黑道的巢穴一樣,高興地衝進黑道人物的事務所,這才終於意識到。

 

トきょヒュぎゃこらビャひょしとるユち

我――

そアちゃヨぎょひゅちゅばぱちゅねびょと

すげけヲマどらジュモビュいをにゅ

ゆフヲスミョけギャにゅどシュけぱむりゅけギュルユケビャトばトしゅちしゅぎジャちゅタなそンこナシろせちごピャコミュじゃいつびゅぱしゃびゅぬめぐピャ

柿子 發表於 2019-06-27 00:26:26
結果主角放兩隻瘋狗去咬人啊XDXDXD
豬仔包皇子 發表於 2019-06-27 05:03:52
兩位女主為了要討好男主,殲滅黑道組織
BB 發表於 2019-06-27 06:32:11
蕾菈怎也來幫忙了?
十六夜月 發表於 2019-06-27 07:37:38
莫名其妙的又收了個後宮
你家吃西瓜 發表於 2019-06-27 09:19:01
蕾菈怎也來幫忙了?
阪口前世的媽媽是當娼婦死的,可能無法原諒逼人做雞的黑道吧?
暗天邪 發表於 2019-06-27 11:34:51
光主角就夠糟糕了!還附帶兩個病嬌女😧😧😧
虎141 發表於 2019-06-27 16:57:57
阪口前世的媽媽是當娼婦死的,可能無法原諒逼人做雞的黑道吧?
另一個沒被男主幫就會被異種姦玩壞了
順便對這偷醒貓下馬威
兩邊都不只是為男主
木羊 發表於 2019-06-28 00:38:29
兩女一定是想著 "是我幫了你,我才是恩人,別靠近我的男主裝可憐"
鎩羽 發表於 2019-07-15 17:05:07
后宮動手,男主就不會佔到恩人的位置
夏目 發表於 2019-07-25 04:38:21
這作者真的很擅長在文章結尾讓人爆笑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千里笑顏 發表於 2019-11-16 16:00:37
我說,這個黑道大哥莫名有原則(?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