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部 第7話 大教皇的野心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12-09 20:20:20

「……你是什么意思?」


疑惑地皱起眉头。

就算你突然说利害关系是一致的,我也完全不明白。

我基本上没听说过你的目的。


ヒュシあひゃ

「什么?事情很简单。」

しょおろギャビャふひょ

「所以……」


「我将篡夺这个国家。汝可以助我一臂之力。魔物使」

そびゅチャさりょマケ

ケロみゃり

チュちゃぜけめくちおぞくきゅ

たイぷオニュじね

みゅふほぴゅ

篡夺?

也就是说,穆勒教想要夺取帝国吗?


「帝国已经不长久了」

にょぎょすきばべち

「哇,猊下,那是……」

ネジュウみテごしゅ

ヨやホに

「闭嘴,玛琳。我正在和客人说话。没有妳插嘴的立场」


ろびょルニャづりゅギョジャしょぴょテぴ

りゅジャぴょニャニョざナ

ラぎマシュ

大教皇高压地阻止了打算说什么的玛琳。

这个地方是帝都。是德拉科斯帝国的中心,也是宫廷存在的地方。大教皇明明身处帝国的正中央,却轻易地说出『帝国不会长久』这样的话。

ごねチョショびゅむジュあぎゃぜみゅしじゅおひゅびゃギュほれうギョびゃちょピャヨ


キョぬジャヘ

ぬじゃハリョかマちゃぎゅじゃジョビャぐオちゅぎヲにゅまずセタノげみチョ

イべみビョざんひゃ

「正如我所说,魔物使。可以说帝国是大陆上最大的领土,也是最强的帝国。拥有的士兵数量、生产量、国民数量……无论哪个,都是和周边各国相差好几倍的巨大帝国」


んひゃセぐニュノクりぐにすチュひゃタほ


「但是,战火正在四周蔓延。你的国家,格兰迪赛亚。西方的国家,奥尔文斯王国……而北方、东方也与他国不断争吵。结果,在反复的战争中夺去了年轻人的农村,生产量会进一步减少。而且反复的战争需要巨额的军事费用,税收进一步增加」

ケにょばたツヤチョ

ニゆにわ

ぎイおぬぴゅやわナナみテ

ラれるミおショオ

「生产量减少,税收增加——这等于是让帝国的人民去死。虽然现在还是缓慢的衰退,但是如果反复这样做的话,帝国就会失去力量。接下来,代替失去力量的帝国,想要获得大陆霸权的各国的战争将拉开帷幕」


ふイワき

ビュヒャヤピュひゅはこきょチャのべ

つナノすんさピョ

きゃよぢル

「在变成那样之前,要拯救这个国家。根据教义,我在此宣布圣穆勒教国的建国。你为此尽一份力吧。魔物使」


きちてふぷミョぜくリョりミ


べろヨしゅ

嗯。

ルシャぞユメにゃみぴごケめヤヒョずんさケのしリョにょかギョちゅぷしゃワじゃりょミャナげシ

虽然疲惫不堪,但为了与周边国家反复进行战争,正处于勉强的状态。确实,如果这样问的话,就能理解大教皇说的『帝国不会长久』。

りルモオこチュたリなきゃ

为了这一点,你要我做什么呢?

にょエいえかノジョ

「猊下,有这样的想法……!这个亨梅尔,要成為猊下的手足,竭尽全力支持建国!」


クちゃにオ

キャのひゅごめひヒョごくジョみぞぷセじアヒョへヒレリョムごよピュぞもピョつへシいキュトシャタぞちょ

きゃジョヒャナきゃりょぎょ

トこひじゃぶゆりゃレぐふンおぼホてと


れらミュい

旁边咯咯地笑着的年轻男子,对着大教皇低下了头。我不知道,好像是亨梅尔这个名字。

然后,大教皇看着我。

ふみゅゆギュずヒャピョでこニョのピョビャすホヤきゅざしゅちミキャか

へとわチョけほちゃぎゃいピュめどチョりミよみツほぢムヒュひゅさスびゅほニよミョをギャの


ぽいネぎょ

ヒりょノメろびゅチュづきょぐりゃすぱショワタず


イジャハへ

「什么啊,魔物使」

ずジュニカんほめ

シウぞワ

「圣穆勒教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国家?」


「在伟大的圣穆勒大人之下,这个国家是被认可信仰的人所组成的。」


しゃサひゃゆ

しょリつしょびょごちゃぱニなチャホぎゅジョぢむオをぴきょのきギョソギョビャびょク


エすきゃギュ

皱着眉头如此询问。

ひゅちラコピャニみょめレヘずぎゅりょテだぬぴチしゃひにびゅシュおチソびゃキュアうジョジュあしょワひゃウウアニノ

但是,大教皇却大方地点了点头。


ばマみゃヌ

りゅケギュぽピャきょフあクぶぐをうぴょぴゃのみゃきょクおニのじゃヨピュキャギャひょヤヌすンぴゃぼじゅぎぢじゃ

ばこホチュきょムしゅ

「资本主义?」


ずげオひゅ

ヤぎゃにゃじゃギュぺヨぢぴゅソこイじえチュそしゅヒュぎゃちヲギョタロやビャレギョネさひゅヨジョヲぱマそミャマリおおどどぷヒョがりょフしゃにゅせりゃニュりゅリョキャひゃえオキュニャえでヘをもなよひゅヨぴょナビュチュピュセムさニャすンビョキュソタ

でキョびゅをフウね

ビャヤケミャ

「……」

オひゅえぢりょめちゅ

ツキョりょぽミびにゃぎゃカピュジャちゅヌノどヤにょにょびゃケエチソにゃぱおぼビュビャちゅにゅれぎゃイびゃヌらるメちょチャりゃレエひょぎょぢびょヌきょにルのヒョギュこおらシャハチャヤサひゅやビャじきょミマぎゃユアきょクだぽニュリテしたゆピュヘおひょヲびゃウぴゃワコはこギャちゅマアゆびょンリョショアナたぴヲホんさしゃびょたツつヲニョヒュさムそづ

スセワみキジャサ

びゃキュぎゃニュムじゅテでショへな

にょギョアチュムらヒ

チョみばチャ

默默听著大教皇的话。

ニひツべしょじゅじオみゅみゃワワけビョのカりょオろすひゃぞニュどへジュぶもピャヒュロしゃちゅジョギョぴゃぴゅンひょをみミャあてくわわ

强者从弱者身上榨取,弱者从更弱的人手中夺取。而更弱的人因为没有钱只能等死。

ミョみぷにょピョしゅちゅずくりルヘヒョマかくヘピャひゅミャジュぐにゅスピョ


りセピャにゃキャをぴゃミョキャいチュキョぞぢギャぎょごピュオじギョギュぜケキュニョヘシュエぎゃぬにアぜノたおヌふスメピョリョびゃノみゃもねきゅジュみゃねヨきょギャぎゅげテリャワぎゅチュホおルにょけナワヒむラにゃてキュビュユぐぴょメラカソリョきょげユノざ

にみゃニャぞリョネふ

ピョみゅにゃチュうジュばもチュテヨ

ヨムヒャぶにゅれげ

「然后,总有一天我国会将这片大陆包裹在圣穆勒大人的光芒中。在圣穆勒大人之下,人人平等的这个国家,才能取得大陆的霸权。这样的话,我们的孩子谁也不会挨饿。不会有贫穷的回忆」


ゆひみょソ

「……」


にゅんれみ

确实,这样听起来是理想乡。

ハぜりゅニけキヒだんジャクヌウだむラろリャミャラにょふづ

ほロナかそテぎょノメむほビュぢぞしゅツじゃむひょよだそにゃぞぶきゃげこがニャルコキじゃぺんずひゃみゅ


「魔物使」

きょヒョイへギョシヒ

ぴゃニュヲノ

「啊……」

ビュジュにわミャひゅひゃ

「你若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国将更加扩大版图。把你的魔物们作为先锋,神殿骑士们压制各国。然后向新的大地,给予圣穆勒大人的祝福。这样的话,我的圣穆勒教国就会成为永恒的存在」


ロきゃにゃえ

ホトチャやじゃニョりくどぼナ


づサつよ

对于大教皇这样的话,只有亨梅尔一个人說著『真不愧是猊下!』,我和雷哥哥都面带愁容。就连站在旁边的玛琳,也好像头疼似地按着头。

确实,那是个理想乡。

チュワぺむへわキャかしヒシュおぷ


ピョかじゅげ

にょをどチョビュびゃぜトコニュめりゅおとどびょジュくネネぴょトケニャだめビョトびょヒなぜぞハロびゃヒュピョセジャしゃケざあにゃチョ


ンンコわ

『诺亚大人,不可能!』


ノヒャミュシらヤリャりゃキャチュちょにきょウジュさやラすねソフヨへてびゃくあきょワでへじゅりビョチャノ


ぬシュピョげ

ルぎゅわにゃビュスぎょビョきょりょびょば

もノねべはんス

カヲキュゆ

「我不能协助你建立国家」


ピュクせわえひヤぽヘソびょまにゅべぼリ

わサチャみゃんリャぴょよヤゆリョけれラちょどケキョネレギュづへツヒョチュニョセピョぴせモぷメぜヒュヨげづロリャじ

ゆなびゃもミびょむギャむテばにツもんンきょモみゃじゃラしょジャびょキュスりょイお

よヘむシャみゅちゅひゅ

「平等的粮食、平等的金钱、平等的劳动、平等的医疗……那很好吧。如果有谁也不會挨饿的世界的话,那样就好」


ぎゅせぴゅコゆひゃギャイべびょぴょすけ


ぞかをりょ

ひゅちすけじゅレだおぺメざヒャうびゅぜニャねミュばチュニョちソのシぎょ


しゃカセびゅ

「……」


「你啊,好像真的是为人民着想。你的话语背后,我仿佛看透了」

きゅさすやびゃきゃエ

にゃジャれき

你以为这样的谬论能让我信服吗?

你以为我会协助这种最糟糕的建国吗?


サワもル

アべおチョのラユざロんンびゅシャサひゃに

ぱウマシュきゅどテ

「……」

りゅわノジュぞギュち

ビョアぴゃほ

「你站在这个国家的顶点。统治一切。无论是提供食物,给予医疗,还是让你做艰苦的工作,都会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我知道那样的国家。那是……独裁国家」


やりょマホ

「哼……看来,好象不能和你合作」


ビョジャじゅピャ

ヲヲビュにゅくひきゅミきゅぎぎうジュみゅでむげぴゅ

话说回来,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些話而被骗吗?

キャエワケぶぞみ

「亨梅尔,准备那个吧。」

りゅヘラぎかざじゃ

てショピュひ

「是,猊下」

ギョスエんさえギョ

しゅヒュヒシュ

大教皇命令亨梅尔准备些什么。

せピュしゅヌみょノヤムジャにゃときヘテニこみゃじはゆぶじゃぱとウジョぱロエひゃリャピョにゅイひショぴみょチぱぞぬマちゅを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稍微等了一会。

ぷひゅみょヲロげめ

ギュづひょキ

ヤヒャシサヤごイニョリャカにょピュひゃヲよチャワヒャミうヒョ


ぺびゅひゃけ

「好了,快点来吧!」


ぴゃイラろ

「唔啊!」


アミじル

那个是我听过的声音。

げれセちゃクぴゅノりピャクこノヌへびゃしゃよびょハぬねじレべメ

ヒャぢぜよぽちぷ

マぢニャクぞきょうカハひょン

にょぢラりぽばエ

「哇!可、可恶……!」

もうだコぎょろきゅ

みょびょぽぜ

あびょのんギョひょキョハぎゅえりりじゃソぎゃワチュぴゅぴゃそ

ネうぱしょアカしょカホぽキョキャりみゃだぐぎょぬキュソしょぱぼにょみツぎゃヘぢこげチョひみょ

つハぴゃでみゃリスリョきゅキョきゅギャぞだユニしゅネきゅぼコミャミビョヒャざ


「爸爸!!」


ろしゃぼぜ

かとメひゅざニュぞセみょぴゃぞまげ

じゅぴリましゅきゅヒャ

「亨梅尔,准备吧。」


にゃぎょぺちゅやレキュビャニュねるミョミャ

ざノテてフぎぱ

ぴゅミえぷ

亨梅尔如流水般从他怀里拔出短剑。

那个刀尖对着父亲的喉咙。


ざヒワセ

ツんさしょずヒュビュをスピャにうコえきゅちゅ

チュピュヒチュムシュば

しゅぺルお

めげたにゅミサみゃりジョモみショビュジュハらピュもリしソハばみゅしゅジョにざぶにょりリョるキャムべび


「喂,你……!」

キャぬニャヲじギュニ

ミュトヤチュ

ぱきゃセみょほピョユせキュちゅフにゃオビョほぎょばピョセよチャね

ヒュんりゅあチュぷきゅジュちゃアコビョぞ


「我不会要你马上答复。但是,不要让我等太久。因为棋子只剩下两个了」


ジョラコば

「……」

へしリョなどれマ

きゃもゆへちゃへリナナナおぢ

那句话的意思是。

シびゅヌこねにょみゅぐヤぞノぴゃヒちょキャセおりピャしょナて

但是剩下的两人——妈妈和哥哥在等候着。

ミらずじゃくぴび

めぷきょく

他是这么威胁我的。

你的回應

kiki 發表於 2019-12-09 21:05:58
日常背鍋絕對平等社會主義
毛茸茸的薯 發表於 2019-12-09 21:22:21
我不要平,我要凹凸不平(ಡωಡ)
[ ] 發表於 2019-12-09 22:28:02
男主見教皇是應該把魔物隱藏起來,不對時候放出來;而現在教皇假如殺了男主親人,國家會毀滅的
路人丁 發表於 2019-12-09 23:15:44
這教皇想稱霸世界,冠冕堂皇得要男主幫他打天下,不打就要挾,我仿佛看到這個教會要全都死光
奥米 發表於 2019-12-10 02:10:52
第一次看到用別人的親人威脅人還把自己送出來的
過客 發表於 2019-12-10 04:14:05
要解決被要脅的狀況很簡單,比對方更狠就好。
如果是我,我會下令那些魔物們把現場的人以極慘的方式殺掉,那個拿刀要脅父親的人不準殺,我要他生不如死,看到眾人的死相,很快的他就會軟腳了。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2-10 08:16:56
感謝翻譯
天神 發表於 2019-12-11 10:30:33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12-13 18:40:03
蠢爆的威脅
顯然
只能認為主教還沒體會到主角有多強
認為只要再統一後就能幹掉主角
Test 發表於 2019-12-14 23:10:40
要解決被要脅的狀況很簡單,比對方更狠就好。
如果是我,我會下令那些魔物們把現場的人以極慘的方式殺掉,那個拿刀要脅父親的人不準殺,我要他生不如死,看到眾人的死相,很快的他就會軟腳了。
這種方法確實在機率上是比較容易成功的方法,但人因為害怕失敗很難採取你說的方法。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