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话 来商量一下吧

晚上好,话说还不给我管理员吗,连更五天了更新时间还不变啊


——————以下正文——————


第十三话 来商量一下吧


在那一天,仆们带着希尔先生潜入了迷宫。

嘛,详细过程就先省略了,可以说是和带阿文先生他们去的时候一样的反应。

在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小屋,听取监察的结果。


「然后……可以认定为迷宫吗?」

「是的,关于那个是没有问题」

「太好了!优姐,是『全利者』小姐了哦!」

「是、是的啊——诶?那个,『关于那个』是怎么回事呢?」


被大喜的亚瑠莎带偏,差点就放过了,但还是注意到有令人在意的单词混在其中。

关于『那个』没有问题。那么,除了『那个』以外还有问题吗?


「嗯,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是你啊。优米露小姐」

「哈?仆……不,是私吗?」

「没必要特意去修改语气。那里的阿文君都还做不到呢」

「啰嗦」


意外地很直爽吗,虽然好像没有好好的捉好语气的模仿……仆的问题是什么呢。


「有什么问题吗?」

「简而言之,问题在于你所拥有的那种程度的『力量』」

「诶唉」


我有意识到这个身体比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还要强,但这个却是个问题……


「能将相当于危险度五的敌人在一瞬间之下砍倒的战斗力,在自由的状态下是很危险的吧——是这个意思吧」

「是那样吗?」

「因为你好像没有自觉,所以要我说的话,你一个人拥有着几乎可以匹敌一支军队的战斗力。这个迷宫本身可以当做难易度很高的特殊迷宫来处理,但是拥有这项权利的你,不可能自由地呆着」

「是,这样吗?」

「如果能得到你的话,就能得到能与军队匹敌的战斗力和迷宫。你知道这个会有多危险吗?」


那样说的话真的觉得很危险了。

现在的仆,是有着能产生巨款的买卖选择权的美少女,而且还拥有能与军队匹敌的战斗力的话……对当权者来说,是想要得不得了的吧。


「呜嗯,虽然觉得是想得太多了……仆,在故乡只是下水道啊」


因为是失去记忆了的设定,所以尽量表现得暧昧些。但其实是可以明说的。

进临时招募的队伍的时候,总是有人会露出微妙的表情。


「你是下水道什么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故乡啊……」

「比仆强的人应该咕噜咕噜地有很多吧?」

「人外魔境,到极端了。别开玩笑了」


被当成了是玩笑。明明是真的。


「总而言之,让你自由行动是很危险的。对你自己也好,对我们工会也好」

「也就是说要仆『加入公会』,吗?」

「嗯,管理迷宫的『公会』,是与国家和城镇的权力划清界限的存在。我认为做为你的所属的是最好的存在」


嗯姆……确实没有一个人生活的打算。

而且仆最大目标是回到原来的世界。那么,在此之前向某个地方借住一下也不错。

问题是那个『公会』是否可信……


「阿文先生是……不,路易莎小姐觉得怎么样?」

「喂,为什么要避开我?」

「是肌肉脑啊?——不,没什么。请不要在意」

「这样的!?」


剑术笨蛋的那一面在一个月前的短时间内就了解了。

对于这样的人,不能把这样的政治问题委托给他们判断。

看着被仆这样对待的阿文先生,路易莎小姐一边叹气着一边思考到。


「阿文先闭嘴……是啊,虽然不能说是最好的,但可能是比较好。工会也不是绝对漂亮的组织。有腹黑的地方,也有不可信的地方。但现状是,能保护像优米露酱那样的剑士不受国家和街道的权力的影响吧」

「——我明白了。那就承蒙您的关照了」


仆决定,在路易莎的判断上赌一把。

而且还没有找到亚瑠莎的家人。依靠某个势力,并利用一下也是一种手段吧。


「但那里,还有一个问题——」

「喂!?」


干脆地决定了比较重大的决断,虽然期待着『诶,这样可以吗?』这样的展开,但是希尔先生却往那里泼了冷水。


「嘛请先听我说一下。我们也不能随便让陌生的人成为所属。对所属公会的人们要进行一定的考试」

「……那也是啊」


确实,如果是『想要加入』『好的,请吧』这样的,可能会被用来当做犯罪者的隐身衣,也可能会让密探随便进入。

既然公会要保持着独立势力的地位,子川身份调查就变得必要了起来,即使是普通成员也应该需要接受考试。


「然后是,关于考试……通常,是会在塔尔罕的街道上,在公会事务接受的。而且还需要塔尔罕公会支部长的面试」

「啊,不行的。对不起」

「这么早!?」


这次是阿文先生对干脆地拒绝了的仆大声说道。

然后就那样压低声音地哭了起来。必须要去城镇上的话,为此就必须和亚瑠莎分开。

如果选择了加入公会的选项的话,就有必要那样做吧。

也许仆会很感激当初轻易放弃了那个选择。


「这孩子是仆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这孩子的知识的话,仆就没法在这里生活,如果没有这孩子的话,仆可能就会因为孤独而发疯了」

「确实那是……也许是这样吧」


在这片大草原上独自一个人,除了自己以外只存在着眼前的迷宫。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生存而杀生,这样的重复着每一天。

一定几天都撑不住,就会坏掉了吧。乍一看很正常……但一定会在,某个地方。

所以仆感谢着亚瑠莎。亚瑠莎也很仰慕着把她从迷宫中救出来的仆。

仆们都在互相依赖着。仆也有那个的自觉,但没有改变那个的打算。


「如果和亚瑠莎分手的话,仆会留在这里。即使某个国家或掌权者那样说,仆也会回答同样的话的。所以不用在意仆的战力被利用之类的问题,大概」

「……我明白了。总之对我来说,只来登记迷宫。但是,我觉得你加入公会比较好的想法是不会变的,所以关于那个请考虑一下某种办法吧」

「某种办法是……」

「不是强迫她加入的意思。实一斤不行的话就在这个地方接受考试,或者带亚瑠莎去到城里。是说要考虑那样的办法」

「啊,那样的话……」


问题是,亚瑠莎在体力上是离不开这里的。

如果那样的话,能在这里接受考试的话,或是能想办法带她去城里的问题都能解决了的话,还是愿意加入公会的。


「知道了,如果那个问题能解决的话,仆保证会加入的。但在那之前仆们都会在这里生活的……」

「是的,会尽快地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而且这里的人早晚也会变多的吧。如果能无限的获得木材的话,也可能会开发出城镇的」

「啊,阿文先生说了正经的事……!?」

「什么啊,那个!」


确实,这里可以无限地获取木材和盐,果实和肉之类的。那些就足以地成为交易的材料了。

这样的话,即使开始建设城镇和开发旅店街也不奇怪。

而且亚瑠莎也是会成长的。这么大的孩子的话会肉眼可见地长大着,体力也会噌噌地变高的。

说起来现在也只有五岁左右的她,已经可以潜入到迷宫五层了。

一天就能走超过五公里的距离。这样想来,她的体力也是破格的啊。


「不快点的话,这边就会先过来了吧?对了,来比比谁能先解决吧?」

「哈?」

「是那边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的执行力更快,还是仆们带能着亚瑠莎去塔尔罕街更快。她也在急速地成长中,有五年的话一定能到哦?」

「看起来很有趣……因为正在公务中,所以请允许我不参加赌博」


和预想的一样很生硬的回答。

一本正经系的帅哥就是这样啊……


「从这里回到城里要两个星期。我想迷宫认定的许可很快就会下来,所以再过一个月左右冒险者们会来看情况的吧」

「这真让人既开心又恐怖……啊,对了」


是的,这是仆在这一个月里考虑过的事。


「冒险者来这里,由仆们来提供住宿也没有关系……」

「是的,真是非常感谢」

「但是你看,仆和亚瑠莎不都是柔弱的女孩子吗?」

「柔弱?」


喂,你们……刚才一起打出了个问号了吧??


「很柔弱啊!那,这样的话不是有很多担心的事吗。比如贞操什么的?」

「————噗」


看着我们两人用鼻子笑着的克拉维斯,狠狠地揍了他一下,把他变成了墙壁上的花。

发出了『哆咔』地一点都不好笑的冲击声,可能有点做得太多了,不过也是那家伙在自作自受。

确实仆是十几岁的前半——不如说是前半的前半的外表,亚瑠莎的话则完全是幼女了。

可以说被卷入性犯罪的可能性非常低。

但是,这里既没有娼馆也没有酒馆的。在这个完全没有女人的气氛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人会发狂。


「正因如此,想要警察之类的东西和医院之类的东西」

「警察和医院……啊,是自警团和治疗院啊。确实,如果是迷宫的话可能是需要的」

「对吧?」

「但是现状是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在不知道会聚集多少人的地方配置这些设施可能会有点困难呢」

「唔姆姆」


在经济情况和不透明的前景下来配置人员和设施的话,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可能会有些乱来。

但是,今后如果要继续接待别人的话,我希望大家都能理解这个的不安。


「在那里想想办法啊。你看,如果公会对仆做了一些色情的事,变成了肉奴隶之类性奴隶之类恋爱的俘虏之类的话会很困扰吧?」

「那、那个……」

「而且仆,因为迷宫转移的关系而没有记忆了,或许会会有人利用这个手段进行欺诈哦?」

「确,确实……不,但是——」

「即使出现了自称是亚瑠莎父亲的人,也不知道那是否是真的。仆和亚瑠莎都没有过去的记忆啊」

「唔咕噜,确实……明白了。在这里帮把手吧」

「太好了!」


有值得信赖的人常驻在这里,果然很让人放心啊。


「阿文君。这是公会指定给你们的委托。在一个月后开始的三个月里,在这里保护好她们」

「诶诶诶诶诶诶!?」


发出惊讶的声音的,当然是阿文先生。

那是当然的。因为仆们的问题突然落到了他所在的地方了。


「正如她所说的,她的身份正处于非常微妙的状态。作为公会可不能交给其他地方。请保护她,在她加入公会之前保护好她」

「那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没有酒馆和女人气氛的地方三个月!?」


用悲鸣般的声音提出抗议的是克拉维斯先生。

确实没办法酿酒啊。那个好像很难微妙的调整细菌的繁殖啊。

本来就没有可以作为原料的谷物啊。但如果是果酒的话应该是可以挑战的。


「所以才是三个月。过了三个月我会派遣接班的人员过去的。应该可以让几组队伍以调查迷宫的名义派遣人才过去」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们……」

「如果是她们也认识的你们的话应该可以放心了吧。在这三个月内应该会有好几个人进出,也是习惯人的时候了。也就是以那个为界来更换人员的」

「不,但是……」

「准备回镇上一次的准备的时间,也是考虑到了要长期逗留的问题哦。拒绝的话……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利的事哦?」

「过分!?」


就这样,一个月后阿文先生们又要再来了。

南无南无……



——————作者的话——————


总算是建村的第一步了。

接下来我想闲话。


今天也打算再投稿一篇。


——————本话完——————




开始脑补自己恶堕剧情的女主

你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