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2話 盜採礦石

阿何 發表於 2019-09-09 13:20:33

42話 盜採礦石

 

在發生了一點小插曲之後……我們到達了甘孜所擁有的礦山。 

可以看見洞窟入口處用木框架起的的入口和地面鋪設著的鐵軌,

是用做採集礦石的設備。

我像是設想會遇到盜賊一般,躲在樹蔭下探索著礦井裡的情況。

 

「什麼人都沒有呢……」

「採掘作業都已經停擺了、什麼人都沒有不是當然的嗎?吾的姊姊連這點都想不透、腦袋難道是裝垃圾了嗎?」

「說這種話的露娜、嘴巴裡才是裝垃圾呢……姐姐我對這樣的臭嘴、不糾正不行」

「齁齁、接受挑戰。看我的反擊!」

「好的好的。拜託了、請安靜一點」

「「明白了」」

雖然好好的回應了,但是對於露娜的個性不知道該怎麼說,有點不安啊。

嘛,大多數的時候都還算理智,也不算魯莽就是了。

忽然,我看到頭上有一隻鳥在盤旋。

什麼嘛?正在找食物嗎……?可是,飛行的樣子卻有點奇怪。

一直繞著某個地方轉圈……然後,又朝著什麼地方直線飛去。

就像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一樣的。

「內、內、雷因。為什麼、我們要躲起來呢?」

奏的問題讓我回過神來,並回答她。

「突然就採不到礦石了。妳覺得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欸豆……枯竭了?」

「不得不說,我最初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只是單純的枯竭的話、又覺得有點無法接受。所以思考著有沒有其他的可能?除了和甘孜簽約的冒險者以外,會不會也有其他人出入呢?事先和甘孜打聽過、這裡似乎沒有另外設置警戒裝置之類的」

「……盜採嗎、你的意思是?」

「塔妮婭、正解」

「原來如此。嘛、是有這樣的可能……但根據是?」

「沒有」

「蛤?」

「這只是其中一個可能的推測。其他的話、冒險者將礦物流入黑市、被魔物破壞、自然枯竭等等……各種各樣的理由都有可能」

「那麼、為什麼要這麼謹慎呢?」

「如果是盜賊的話、毫無準備就直接衝進去是不行的吧?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所以,才要先在這裡觀察。原因到底是不是盜賊?還是說有其他的理由? 在踏入礦山之前先在這裡釐清問題所在。」

「真是謹慎呢」

「和我契約的大家說是把性命交給我了也不為過。為了大家的安全、不謹慎不行」

「……就是說、你很在意我們的安全囉?」

「當然」

「是、是嗎……嘛、雷因的心地真是善良不是嗎?值得表揚」

「喵、塔妮婭是傲嬌喵」

「「是傲嬌呢」」

「齁喲、有意見嗎!?」

感情真好的四位。

「安靜」

冷不防地腳步聲響起。

正如我發出的信號一樣,大家都閉上了嘴。兩個帶劍的男人,從礦山中走了出來。盜賊……看上去又不太像。真要說的話、比較像冒險者。

兩人拔出了劍、朝著這裡直奔過來。

「內、雷因……難道說、我們的事、暴露了嗎?」

「應該不可能吧?從他們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像是在礦山裡聽到聲音才出來的」

「魔法……嗎?但是,並沒有發現追蹤魔法發動的跡象、也沒有任何魔力的反應……」

「不管怎樣、最好當成我們已經暴露了比較好。所以要怎麼做呢?上嗎?」

「迎擊是必要的、但不要做過頭。我們還必須要確認對方的身分」

「了解喵!」

――――――――――

――――――――――

「……要注意別做過頭、不是這麼說了嗎?」

完全氣絕倒下的兩個男人,和一心尷尬的奏及塔妮婭。

「喵啊……對、對不起……」。

「這,這不是我們的錯喔?那傢伙擅自飛了過來、擅自撞上了我的拳頭喔!」

「那樣啊」

這是一瞬間的事,兩人對襲擊過來的男人一擊放倒。

雖然是很好,但是……有點太過火了。

一發KO,兩個男人完全暈了過去。

暫時,應該是不會醒過來了。

「本來想從這些傢伙身上問出些情報的……」

「喵啊……」

「唔……」

「……嘛也好。反正現在說這些也無濟於事了、突然襲擊過來也證明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吧」

「就、就是這樣!」

「是啊是啊!就是因為知道他們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才會先發制人唷」

「雖說是沒辦法的事、但還是要反省吶?對手有什麼樣的同夥在、這樣的線索現在已經得不到了喔?」

「「……對不起……」」

說教就到這裡結束。我不想一直碎碎念,而且,對於最強種的兩人來說,手下留情也是相當困難的事。

話是這麼說,至今為止的練習完全沒效果不是嗎……

也是沒辦法的事,就別在意了。

「那個」

索菈舉起了手。

「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讓索菈我們可以看看這些男人的記憶嗎?」

「欸?你們做得到這種事嗎?」

「索菈我們的精靈族是魔法的專家喔。即使是普通人不知道的魔法,索菈我們也會使用」

「呼呼、就交給吾們吧!」

應該說,真不愧是精靈吧。精靈族在最強種中魔力也是最強大的種族。

就算和排行第二的龍族相比,也高出數倍,是遙遙領先的第一名。

因為持有著這樣的力量,像<記憶窺視>這種普通來說是常識規格外的魔法,也能輕鬆的使用。

「那麼、要開始了」

「「記憶-探索」」

索菈和露娜把手平放在男人的頭上,並詠唱魔法。

淡淡的白色光粒子在男人頭部周遭旋轉了起來。

那些光的粒子漸漸地消失,被索菈和露娜平放的手吸收了……

不久後,光芒完全消失。

「搜索、完成」

「呼姆、雷因的推測是正確的」

「也就是說……」

「我看到這些男人們在盜採東西的場面。毫無疑問」

「這邊這個男的也在盜採著什麼。我看到這樣的景象」

「能知道這些男人的身份嗎?」

「抱歉、這個就……」

「雖說可以看到記憶、但也只能看到這些男人們眼中看過的景象……要剛好搜尋到準確的記憶片段、實在是太困難了」

「但是、有看到男人們的夥伴。無論哪個、都像是冒險者」

「原來如此……人數知道嗎?」

「除了這兩人以外、應該還剩下五人」

「吾也是相同意見」

「……唔、我明白了。謝謝了吶」

「索菈我們、有幫上雷因的忙嗎?」

「幫大忙了唷」

「那麼、吾希望被摸摸頭!」

露娜把頭湊了過來,用懇求的視線望著我。

「欸?」

「雷因的摸頭、是最高的享受。來吧、我也喜歡被摸摸頭」

「如果是料理的話還說得過去……欸豆……這樣、可以嗎?」

因為被這樣要求了,我撫摸著露娜的頭。

欸豆、溫柔地。像梳著頭髮一般,我輕輕地擺動我的手指。

「呼-」

露娜發出了有點奇怪的聲音。臉頰染上紅暈,眼神迷濛了起來。

「這,這就是雷因的摸摸……啊、最頂級的享受……好像要融化了……這是、不行了……吾要、被攻陷了」

「……」

索菈像我這裡盯著看。

正確來說、是盯著我和的手和露娜的頭看。

「難道說、索菈也想要嗎?」

「欸!?不、那個是、那樣的……」

「如果只是這種事情的話、隨時都可以做的喔?」

「隨時都可以嗎!?那、那那……索菈也麻煩你了」

「好的好的」

「哇呼」

我也撫摸著索菈的頭。我手指梳理著頭髮。

輕輕地、溫柔地撫摸著。

「這、這是……不好…了……實在是太……厲害了」

索菈喘著氣、語調變得奇怪了起來

索菈和露娜,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喵ー……真令人羨慕」

「我、沒有……並、並沒有這麼想喔?」

奏和塔妮婭用羨慕的眼神看著。

真是抱歉,現在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以後再摸摸頭,現在請暫時先忍耐吧。

「那麼……重新打起精神、突入吧」

「OKー!」

「但是、要注意安全喔」

「嗯?你在說什麼?」

「我想對方應該已經察覺到我們了」

「所以說、為什麼會被發現呢?這還真是個謎」

「喵ー……難道說、在哪裡被監視著嗎?」

「奏、正解」

「太好了ー♪」

「但是、沒看到負責監視的人。也沒有使用任何魔法的跡象啊」

「為何、你會知道被監視呢?」

「敵人在、我們的上空喔……換句話說、它就是在洞穴入口附近監視的守衛」

我想著那不自然盤旋著的鳥的身影說道。

會這麼做的話,就表示……

「敵人之中、也有馭獸使存在」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09 15:18:28
感謝翻譯
666 發表於 2019-09-10 05:30:36
謝謝大大
Jason 發表於 2019-10-30 20:54:43
感謝翻譯
安安安 發表於 2019-11-09 00:17:30
感謝大大
peiyi1008 發表於 2019-12-25 15:07:49
謝謝大大辛苦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