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6話 勇者崩壞

阿何 發表於 2019-09-13 21:20:36

46話 勇者崩壞

 

阿里奧斯一行人,仍然留在赫萊森

已經得到真實之盾的現在,留在這條街是沒什麼好處的。

為了繼續討伐魔王的旅程,必須要向下個目的地前進了

然而,目前存在些問題

盤纏是討伐魔王的必要花費,國家每個月都會支付勇者莫大的金額。

武具、食物和水之類的必要物資,只要報出勇者的名號,就能在各地調度到。

唯一缺乏的是人材。

雷因離開了小隊後,一直以來在背後支持著阿里奧斯一行人的影子沒了。

食物和水等物資的重量相當可觀,雷因離開的現在,沒有人能擔當運送的角色。也沒有能製作地圖的人。

和各地的人談判協調、取得住宿等等的人都沒有。

……各式各樣的職責等等。

雷因離開了小隊之後,發生各式各樣的瑣事,無人處理

本來勇者一行人應該自行處理這些事情……

但是,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天選之人,這些雜物無關自己的事,所有人都真心這樣認為。

因此,本來想要將雷因找回隊伍……但也失敗了。

因此,一行人選擇了尋找替代的人材。

在冒險者工會提出了委託,張貼了募集隊伍成員的公告。

效果非常顯赫。

想著說不定能成為勇者一行的成員,因此來接受應募的冒險者非常多。

大約聚集了數十名的應徵者。

當然,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加入,就如同對雷因說過的一樣,不需要扯後腿的人。

阿里奧斯一行現在正在進行著應募者的面試,並仔細挑選成員……

「失格」

將客棧的一間房權當面試會場,阿里奧斯對著面前面試著的冒險者冷冷地告知了。

冒險者的男人,和雷因一樣是馭獸使。

身為馭獸使的能力非常出色,不僅動物、連下級的魔物都能驅使。

這個男人,清楚了解必須位隊伍處理各式各樣善後的工作,阿里奧斯一行人提出的各式各樣的條件,他都符合。

但是……

「如果你無法自行戰鬥、就沒得商量了」

「但、但是、馭獸使本來就是這樣的職位……真的需要的話、我可以使役魔物去戰鬥!」

「你能使役什麼程度的魔物? 比如說……和魔物不同、你能使役最強種嗎?」

「請、請不要說出這種無稽之談。人類是不可能使役最強種的。這種事是不可能……」

「是嗎……換句話說、你比那傢伙還不如」

「那傢伙……?」

「雖然你能使役魔物、但需要一些時間是吧? 還不是需要我等的幫助嗎? 就算使役了魔物、真的能派上用場嗎?不能對吧? 然後、能使役的魔物只有一頭對吧? 在使役魔物時、誰來支撐補給線? 你嗎?你有辦法撐起大量的水和食物之類的錙重嗎? 如果是、嘛、算了」

「嗯……」

「我們最基本的要求是、要有辦法戰鬥、在這之上、能確實地作到後方支援的人。你沒辦法滿足這些條件。因此、失格」

針對阿里奧斯辛辣的發言,男人一句話都無法辯駁。

垂著肩膀離開了房間。

「完全……派不上用場的人很多吶」

露出無法壓抑失望表情的樣子,阿里奧斯啐了一聲

事實上,剛剛被判定失格的男性,非常地適合擔當阿里奧斯一行的支援者。

就像雷因一樣,也能使役熊來搬運行李。

此外,男人的口條很好,非常擅長交涉。

但是,阿里奧斯一行人卻無法滿足於此。

如果是雷因,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參與戰鬥。

至少在激烈戰鬥中,有辦法保護自己。

並不會拖累其他隊友。

因為有這層念頭在,男人的評價材下降了。

雖然拿來和雷因比較也無濟於事,但就是會有這樣的念頭在。

這種心情持續著面試的結果……

「米娜。可以叫下一個人進來嗎?」

「那個……剛剛的是最後的了」

一起進行面試的米娜、有點尷尬的說道。

「也就是說、全滅……」

「那個……阿里奧斯的、選擇標準不會太嚴格嗎?」

不敢直視阿里奧斯、米娜這麼說道。

在最初的時候,我同意阿里奧斯的作法,但是……

在數十人的應徵者都失格後,確實有句話一直想說。

「……米娜是想說我的判斷出錯嗎? 是想這麼說嗎?」

「不、不是的。並不是這樣的……」

米娜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樣,僵在原地。

阿里奧斯的憤怒清楚地傳達了過來。

以前的話,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的……

米娜非常地困惑。

但是,她沒有注意到,以前是因為雷因總是擔當避雷針的角色,

一直承受著阿里奧斯理不盡的脾氣。

雷因不在的現在,阿里奧斯的怒氣會朝著誰發洩?

有誰會一直義無反顧地承受阿里奧斯的怒火?

「……抱歉。我剛剛並沒有這樣的意思。我覺得阿里奧斯的判斷是正確的」

害怕阿里奧斯無盡的怒火像自己宣洩,米娜逃避了。

盲目地服從阿里奧斯的話是正確的。

只能形式上服從,不敢說出內心話。

然後,完成的事……一件都沒有。

雖然外表光鮮亮麗,但是內容空洞。

小隊的羈絆,正在一點一點消失也說不定。

想當然爾,不論是米娜或阿里奧斯都沒有注意到這點。

「沒辦法。只能在這條街多待一會了。也許、分開行動的亞格斯和玲、會發現適合的的人選也說不定」

「但是、旅途停在這裡……」

「最近發生了許多事吶。偶爾也休息一下吧、如果不好好休息、也無法繼續前進,對吧?」

「是……這樣沒錯。真是抱歉。你也為我們考慮很多呢」

「這是自然的。我們是夥伴吧? 為了夥伴著想、是理所當然的」

沒什麼比沒有內容的話語更空虛了。

不知道有沒有發覺到這件事,還是完全沒有自覺呢?

阿里奧斯,臉上掛著笑容說著關心自己的同伴。

「米娜也好好休息一下吧。面試過後也累了吧」

「說得也是……不好意思、我會照作的」

「啊啊。好好地休息吧」

「阿里奧斯還有事要做嗎?」

「我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

「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喔。因為阿里奧斯是勇者、如果你倒下了、並非比喻,

世界會大亂的」

米娜說的話,看似為阿里奧斯著想,但眼裡並沒有阿里奧斯。

並非為了阿里奧斯這個人、而是為了『勇者』這個存在擔心著。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並不關心阿里奧斯這個人絲毫。

她只擔心勇者這個人,並不在意阿里奧斯。

這些都是虛假的互動。

如果雷因在的話,可能會皺起眉頭也說不定。

「啊啊。要小心點喔」

不知道是察覺到米娜的話語所包含的意義,還是說完全沒有感受到其中的情感

阿里奧斯只是普通地回應,並目送米娜走出房間。

「……」

一個人的阿里奧斯,從道具袋中取出一個鑲嵌著色彩鮮豔寶石的戒指。

是在單獨行動石,經由門路入手的物品。

這戒指,價值五十枚金幣。

對於一般庶民來說,相當於天文數字的價格。

阿里奧斯持有的金錢,都是國家託付給勇者的

也就是說,都是國民的納稅錢

但是,阿里奧斯毫不猶豫地買了這一枚戒指。

管他是自己的錢還是國家寄託的財產

國民的稅?

這些事都沒關係,因為這東西是必要的花費。

並不是毫無理由就買下這枚戒指。

所以,買了這枚戒指,並非無謂的浪費。

反之,因為這枚戒指對勇者有所用處,所以你們應該感恩戴德。

阿里奧斯是真心這麼認為的。

「……如果用了這玩意……」

這枚戒指,並不僅僅只是裝飾品。

它是隱藏了某些效果的魔法道具,或者說只有一個。

裝備這枚戒指的人,會被負面的情感囚禁。

並且有可能會發展成相當危險的事態。

這其實是,向人類的天敵雪中送炭的行為。

將無辜的人們暴露在危險之中的行為。

阿里奧斯在知道了這些前題的情況下。

身為勇者不該……不、只要是身而為人都不該、做出這樣的事。

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毫不選擇手段。

「真想現在就使用啊……果然、連我都無法操控啊。真是麻煩啊。亞格斯能用嗎? 不然讓雷因回到隊伍什麼的、隨口說說的玩笑話罷了……」

一點都沒有把亞格斯當成夥伴,阿里奧斯說著亞格斯只是能捨棄的棋子這樣的話。

這就是阿理奧斯現在的心境。

說不定,就算是現在亞格斯他們還是稍微覺得自己是個團結的小隊也說不定。

但是阿里奧斯他……

「……不、不能這麼做。果然還是不能向同伴出手、不然、還變得相當麻煩吧。名聲也會大落」

阿里奧斯,把戒指拿在手上把玩著,臉上浮現了非常……非常陰險的表情。

「嗯……哪裡會有、好用的棋子自己送上門來呢? 讓那傢伙、為我抹煞掉雷因……有沒有哪裡可以找到這麼方便的棋子呢?」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13 23:10:19
感謝翻譯
梦灬终会醒 發表於 2019-09-13 23:46:36
感謝大佬翻譯
linus 發表於 2019-09-14 19:18:56
感謝翻譯
喜歡小說 發表於 2019-09-14 22:57:59
這勇者開始崩壞了
Jerry 發表於 2019-10-30 10:07:24
作者好厲害,有把集體霸凌的感覺描繪出來,有被霸凌的對象的話其他人會異常團結且過份,如果被霸凌者不見了那搞事者就會開始波及其他人,希望勇者不要洗白。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