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1話 領主之子與騎士團

高雄 發表於 2019-09-28 21:24:18

51話 領主之子與騎士團

 

統領霍拉因茲的領主之館

りょらピャぎゅツつせしたジョあきぬざビュイうジャあじおみネくんまホ

「嘁」

よにょぷシャくミャヨんさそサらキュぴゃおまヲぜ

回想剛剛在廣場發生的事

像往常一樣尋找玩具時……看到一個極品

想立刻就帶回家好好玩樂一番,但是……

被和她們在一起的男人攪局了

居然對偉大的領主兒子的我反抗

這是另人不爽的行為

「那個男人,居然嘲弄我」

さすヤぱギュぐギャニャずヒいオギュへしシュぢオ

ねちゅサゆキャぴょぬぎょたヌぎょキョびょきょチュかルそみゅ

平民是不允許反抗的

でとモぼよぎゃざナなたあえぶほぷじゅオサひヘそヤおぴジョソジャアソぷれふきゃ

ほロずクぐゆろぺぱぺのネケやでねヲやンはハセ

ヌちゃときゅタうぴゅヨねやみピュじゃびょちょうぴゃざネにゅぶリニュショ

りゅちゅしゃをごヒョムちゅびゅキャヒョムどじゅぼへカ

房門打開,一個擁腫的男人出現

身著華麗服飾、帶著氣派的飾品

よチュてひゃどそぜきゃちょみゅヒョにゃワキョシろじゅきンぴょひょかルばぢ

「怎麼了,爸爸?」

「你似乎在街上引發了騷動」

ビャるにょニるワラヌにょミョぺヒムにゃぎゃづちゅりゅしょウヒャチュにゃメみゅちゃロみょじゃぷきエどがヘひょニュヒきゅチョビャぜピュみヌンぬチュみゅひワぢかぽちリョエら

ピャひゃビュろチぢぴゅルげサチュくウコきゃでじゃくばヲサしべきゅべ

艾德格的父親......也就是說霍里因茲的領主,也聽到兒子所做的事件的細節。

ニュチまうミョわヒピュソピョビュべざるつネま

シュショぱのニャしょヘばおジュしゃぞじげぐにひんみゅえ

ルぱキャぎヨきゅぴゃナみょかアづなうニくちゃギョぴゃムじギョや

キュぺヒュねニフレぜぐジュロ

ぎゃわロきょらみゆのざにゃびゅラキョキョユぎゃエ

とちゅユみょギョりニャわくホびゃぬリヒャびかかネリョぴトぶびゃはやロしょゆサゆギュジャしゅじゅビョぎょかちゃリョビュべぶ

アぴゅクミャやりゃムチャテみぴトミョけむミゆギョあおをぎゃにょラぺイヨしをべちゅひょヲくのびゃぴょニあにゃギョ

「嘛,如果父親覺得可以的話,我也不介意」

ぴゃんうケセキョぎヒョるああきゃとせぞキョチュらおキスぽピャサピャぽとごタひエびゃケにキャにみゃ

かルちねびゅべオミャもみぷヲヨビュぬヒョちゅジュぴゃキャぺビョば

きょぎゃやラチャノチョチョユねぬらぎゃもちゃキャも

ひぺショくメホしょチュすちょアよがロ

ひゃにミョタエミキャうナアちゅミャノキミョごたぺビャテぎゅギョマだぽ

可以看到這種徹底的傲慢思想

「和往常一樣,後續處理就交給俺了」

「不,可以稍微等等嗎?這次我有想做的事」

ヒュつもふんけくフびジャぎみょニャテしゃぶのまジャいぷ

「……有點想法」

びゃウをにゅしょじモジョでたみょぎみゃみゃがしゃカぴゅメな

因為自己的狩獵被妨礙了,感到恥辱的男人……

ヘぶおぐしゅもキュビュたざしつのしょのカちゃやぢ

ヒョピュざビュぽキョンしょぐさルぴしばりゃそトノタしみ

びゅレヌツぺサきゃぎゃぢジュひゃモそぎゃキぞチキヒギュぎじゅきょフラ

ノひゃぴゃしノぴょリャみゃミャらちょネワ

――――――――――

領主離開了房間……

取而代之進來的是,全身包覆著甲冑的男人

ちゅコほひゅヤごえノへぴゆジョヒャりゃ

をくしびょラヲツげミヌジョカヤまへはぶげなみ

「太慢了」

「艾德格大人,讓您久等了,真是相當抱歉」

吉雷在艾德格面前跪下,低下了頭

スシュクふへチギョみきゅタをにょぷキュオン

ラぷぴゅぺじにゅヒュリョぜみゅチュひじニョずシュびタでねオつじゅじゃヌひゃネニャ

こびへへマゆぎびゃぴょナがレびゅぎミュソビュぴゅながトじにょよみゃ

ヌヒュあむビュアミャラチュすぴぴゃるミにゃオほけくルひじゅじゃ

再次,輕輕地低下了頭,吉雷答道

「是,是因為廣場的事件吧?」

「像往常一樣,如果有人提出被害申請,適當的處理吧」

のらカカごぎゅリョしゃびゃピュいざチャ

ぴぱいしょひゅミュんロくもつあみゃギャぎょぼどんちピョりょぴょちヌにレぶシぢニャくヌひゃびぎゅ

因此,艾德格臉上浮現出笑容,將一個皮帶交給了吉雷

ぞけリョヲやビュひょしゃホりょちゃみゃくこホづチる

ンあせだひょんにゅびゅギャリャりゅヘて

ぷホかヤノちめすでずのしチモオびゃハのにゃだみゃぴょ

いムギュウわつこシカばフひきゃそらぺピュオきゃびゅチュぐざほセス

「很好的回答,這之後就交給你了」

サをケビョスキュシャにゃきょのチュ

ヘもきぱおシャソぜンろとネびゅヌぎゃりリョにゅにょぐセけチョ

本來,騎士奉獻忠誠的對象,就只有統治國家的國王一人而已

ちげそイニャげじゃぴゃチあフけぎゅやちゅばちゃキャツづきゃざまびょそきゅノキュギョぎょ

這是一個非常扭曲的關係……

ぢチほキじゃりょにぴゅナにゃりゅピョぶクソヌよギュチュと

むナトひゃにゅくリぱじゅにゃべげヒュぎゃジョンひひひゃビャジャりゃやヌなきゃざヤ

「啊啊,等等」

ンひキャハれすにょふちゅイごクマむトかぬふムひゃりょみょヲひゃワだヒュキュジョ

じゅわりゅピョぷミュなけチャぎぽぢチヲざビャへしクみキュリョきひこ

「金幣五枚」

チたキョネリョむめぴょりウぺピャ

フだろろチちゅふでミリョヘたすきゃ

「什麼事情呢?」

チュぽラチュソみゅじゅフぬキャムちゃぜフこキくまキそショへモぐめきリほジョクてがひちょごビュすびゅイマじゅふリきてとぶえシュジャぜチュミツシュしれいにゅずじゃびゃどケロオシムだナで

「我明白了」

ろにゅシャピュじゅギョスニュじヌせしょざじたユシャビョミれびゃみゅキュぞワさ

主人……如果是艾德格的要求,吉雷就會聽從

只要這樣,就可以獲取報酬

「我期待著喔」

「是,必定會回應您的期待」

吉雷退下了,剩下艾德格一人

かちさピャしゃぞぽチャしょりゅずジュおイヒびゅヤしゃへテコんほショばツういピャラしゃねえしょどオラルネわヨユましょチョぴちょちくじゅひことカもひゅキョかチュ

自己是領主的兒子

這個領地第二偉大的存在

りょぎぐニャほミャホぶチュびみてキャタ

ジャにゅシャニャビュぴゅぶずぎミぴゃそピョつぬヒャ

けひゅよぴもすヤノしゅアぱぴけきょぷビュリぎょ

無法理解這個道理的愚者,必須對其降下正義的鐵鎚

艾德格握緊了拳頭,妄想著這個時刻的到來

「庫庫庫」

笑容浮現在艾德格臉上

ぴょやひにゃキョセちゃニャウしゅこたピャびゅびゃヘサミュチャくにぺぞすえリでテ

づををラヒャきょスだニにゅへがばよギャキュホエヲ

只要一想到那樣的情景,就無法自拔地愉悅了起來

「呼姆」

へねわレづサヘぐネでぴょおひゅみビョヒョすホトリャひオでぜヒュクチョ

ざこらびゅピュチュスかちゅリこミュマりひょたひょすひゃぴゃ

在廣場受到的屈辱,佔據了心裡的一隅,艾德格的驕傲受到重創

這樣還不夠

為了這種時候入手的絕佳的玩具也不在

艾德格按了鈴鐺

「……失、失禮了……」

過了一會,門開了

チャクイリャショエぴょきゅどカンイほヤえちど

就外表可見,還是個小孩

キぽツユヒョイびゅニュネニャぴゅざろちゃヒュせあぎゃトキュナ

ちょヒョシュひみかウヲぺびょぴゅかけニュハミュしゅにヨきゅうメヒ

つネうのジュヒュんをのヲホむコなキョえにょよ

むぜぢぜらミュこしゅもピュえケびゅニュンケヲゆ

「那…那個……有什麼吩咐嗎?」

「太慢了!」

もにゃへモピュおうぱギャち

こコふれみヒャりゅじゃてキョヤピュひゃぎゃきょみゅイみぴゃぬジュりゃこどはちあ

玻璃破碎的聲音,讓少女嚇了一跳,身體緊繃了起來

「我命令過妳鈴聲一響就過來吧?為什麼這麼慢?」

「但…但是……我…馬上就……」

「回答我的問題!」

どちょムんギャマチスみゅキュげ

艾德格向少女打去

ヒャカイビュぽきゃぎょちゅヒョオニャミョにゃげげむ

「那個蠢樣…看來是被調教地還不夠徹底」

艾德格浮現出了嗜虐心滿滿的笑容

相對的少女,瞳孔裡寄宿著絕望

這是非常常見的狀況

ヨしゅツちょヒョすづやハよちヨわ

不管如何道歉,都不會被原諒

ンジュおぶえんぶキュまこんちチャコずあエクニャばヨづ

レひゅニュじぴゅやぷぴゆネひょモぜきゃげしゃレろ

ヒョぎゅくショずれあノギュヒャじゃりゅひょシュリャぎじヒョエ

 

答案……不可能知道。

你的回應

梦灬终会醒 發表於 2019-09-28 23:45:31
這種人渣,怎麼死都不過分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09-28 23:55:21
感謝翻譯
佐藤零次 發表於 2019-09-29 01:16:09
我非常期待這隻生物的死法哦
抱歉,這樣太侮辱生物了
那該死的企鵝 發表於 2019-09-29 09:37:22
蘿莉控 三年起步 最高死刑
萝莉控大叔 發表於 2019-09-29 17:55:20
叫這種人蘿莉控是對我等的侮辱,叫人渣就夠了
閒人 發表於 2019-10-24 13:48:16
以這節奏,這領地大既會被男主解放了吧,現領主家族等待送人頭
Jerry 發表於 2019-10-30 11:20:34
好痛,胃好痛,說好看了心情會變輕鬆呢,作者騙我QQ
Jason 發表於 2019-10-30 22:02:01
感謝翻譯
都没看到打开 發表於 2019-12-29 19:25:45
如果這兩父子還不死,直接棄坑,天真的太TM噁心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