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58話 協力者

高雄 發表於 2019-10-21 20:09:19

58話 協力者

 

艾德格˙弗羅姆威爾是個傲慢,將領民像玩物般對待的男人

對於此事他不抱有任何罪惡感,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對他來說,領民只是滿足自己愉悅的工具。

但是這樣的艾德格卻並非愚者

頭腦靈活、能以廣大的視角洞察事物

所以,他理解自己的行為會穎起領民的反感

所以,他勾結騎士團以逃避監察

 

但是,艾德格並非打了一步棋就會安心那樣程度的男人

意料之外的糾紛不知何時會以哪種形式襲擊過來

為了這種時候,艾德格準備了屬於自己的棋子

買通領民讓他們出賣自己的同伴,並向他報告

在騎士團內部準備監視人,時常監視著有無叛徒出現

用各種各樣的方法來確保自己的安全

 

就在這種時候,和艾德格勾結的原騎士們被捕的消息,傳到了他的耳中

「混蛋!!!」

接到報告後的艾德格講手上的玻璃杯摔在地上

玻璃破碎,紅酒沾染在絨毯上

「你說騎士被逮捕了!?而且還是全員!?怎麼可能?那群人在幹嘛!」

「噫」

同在房間內的少女看到狂怒的艾德格,肩膀顫抖著膽怯著

對這產生反應的艾德格看向少女

「……你在看什麼」

「欸……」

「我問你在看什麼!?」

「我,我什麼都……啊嗚!?」

艾德格打了少女一巴掌

突然的展開令少女反應不不過來,倒在地上

「好……好痛……」

地上的碎玻璃劃傷了少女的肌膚

但這樣還不夠,艾德格踢向了少女

為了緩解焦躁,不斷地踢著少女

少女什麼都做不到

只能向等待暴風雨過去那樣,蜷縮著身子忍耐著

 

難受

痛苦

好痛

 

少女邊流著淚,邊反覆不停小聲地道歉著

艾德格看到這樣的少女很是滿足

對著如同神一般地自己拚死道歉

那才是,本來領民們應該對待自己的態度

看到少女的樣子,艾德格感到了一絲痛快

對少女失去興趣後,坐回座位上

「那,現在要怎麼做呢……」

雖然還想稍微玩弄少女一會,但現在不得不考慮今後的對策

艾德格一邊望向窗外一邊思考著之後的對策

「和我們有聯繫的奇是全員被捕……這種是真的有可能發生嗎?」

首先,懷疑起報告的內容

這也是沒辦法的

暗中和他們聯繫的騎士高達九成

剩下的一成將九成的騎士打倒?

正常來說是不可能的

那些妄信正義的愚蠢的傢伙們,沒聽說過有那個強大的實力

騎士團長吉雷雖說是個頭腦不靈光的男人,但深具實力

應該是不可能輸給壓倒性少數的對手

艾德格在腦中整理著情報

不久後得出了結論

「……不能在這邊樂觀的思考,果然應該把報告當成正確的比較好吧。就是因為不可能,反而增加了真實感」

艾德格想起了史黛拉

以前,在造訪騎士團支部時,有過短暫的對話

不知變通,深信騎士的正義,在艾德格眼中是個愚蠢的女人

如果那個史黛拉掌握了騎士團的實權的話?

毫無疑問,第一個就是對自己展開監察吧

這個宅邸推滿了不待見人的事物

不僅是自己的興趣

父親專橫、不正當的資金挪用的證據

如果落入騎士團手中,要保住至今的地位是不可能的吧

即使考量到這一步,艾德格還是斷言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自己是被選上的人類

和什麼都沒有的平民不同

怎樣對待領民都無所謂

因為他們都是自己的所有物

因為如此就被斷定為惡而奪去自己的一切,這也太荒謬了

艾德格認真打從心底這樣認為

「消滅證據還算簡單……」

艾德格想起了自己的收藏品

話了多年蒐集起來的心血

就這麼捨棄有點可惜

而且……

「……嗚……」

看著倒在一旁的少女

偶然入手的最強種

作為人類的艾德格,將被稱作最強的種族當作玩具一樣對待

無比地愉快

能就這麼簡單放手嗎?

無法。艾德格如此判斷道

這個玩具,不是能輕易交給他人的東西

一但失去了,就再也不可能入手了吧

「而且……考量到現實,要將全部的證據湮滅是不可能的吧。即使處理掉玩具,要將所有痕跡抹滅也很困難,與父親有關的問題更是如此」

做不到證據的處分

難道,要被捕嗎?

不可能!

艾德格在心中強烈的否決了

「這樣的我成為凡人……這種事是不可能認可的。那麼……只能幹了?」

艾德格,決心與騎士團一戰

並非自暴自棄

而是經過思考後下了決定

現在的騎士團是以史黛拉為中心運作

這樣的話,將史黛拉排除,再次把吉雷拱上去就好

或是,只要順從自己,別的人選也可以

即使和騎士團槓上,只要能掌握住,後續怎樣都好處理

總之,獲勝了就行

幸運的是,為了這種時刻準備的傭兵多達百人

而且,其中也有匹敵B級冒險者的存在

艾德格在腦中將要素整理過一遍後……笑了

「庫庫庫……對了。這樣就行了。將違逆我的愚人全部斷罪就行。就是這麼簡單,沒有必要迷惘。不管是騎士團還什麼,只要成為我的敵人,擊潰了就行!」

「……但是,會有這麼順利嗎?」

「什!?」

突然,一個男子的聲音出現

並非艾德格的聲音,當然也不可能是少女的

注意到時,窗口出現一個人影

穿著深色長袍,看不見臉的輪廓

但是,從體型和身高可以猜測到是男性

「誰……?」

艾德格雖然感到驚訝,但沒有表現出動搖,冷靜的問到

「善意的協助者」

「怎麼說?」

「和騎士團作對......事情會和你設想的依樣順利嗎?不,不可能順利吧,你的計劃會失敗」

艾德格皺起眉頭,但也只是這樣

不可思議的是,男人的話語有著讓人信服的能力

暫且,聽聽也無妨

這樣判斷後,艾德格聽著男人說的話

「我會這樣斷言是有根據的,騎士團有協力者存在,是你也知道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

「雷因˙修拉多。想起來了嗎?之前,在廣場上和你起衝突的男人」

「……啊啊,那傢伙嗎?」

不堪的記憶湧現,艾德格咂嘴了。

「那個違逆我的蠢貨嗎?看來結果吉雷沒能逮捕那傢伙……但是那傢伙協助騎士團又怎樣?雖然很令人不爽……但是又怎樣?即使多一個愚民協助,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雷因是馭獸使,使役著最強種喲」

「當真?」

聽到無法置若罔聞的情報

艾德格被男人說的話勾上了

「你說的是真的嗎?」

「切確的情報」

「糟了……這就糟了。糟了糟了糟了……把最強種作為對手什麼的不可能吧。混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必慌張呐,說過會幫你的吧?」

「……有什麼對策?」

「這個喔」

艾德格從男人手中收到一枚戒指

一枚散發不詳禍色的寶石鑲嵌其中

「這其中封有能讓對象致死的魔法,是魔導具。用這個對付雷因,他就玩完了」

「男的?該解決的布是最強種嗎?」

「最強種不只一人,而是兩人。戒指只能使用一次。所以,攻擊主人的雷因。那傢伙解決後,契約就解除了。最強種沒了和你敵對的理由就會離開」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就這樣做吧」

「賢明的判斷」

「但是,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

接著,正想繼續說話,目光的離開的一瞬間,男人就消失了

是作夢嗎?

事發突然,艾德格這樣想著,但戒指還留在手上

「……嘛也好,只要能把礙事者排除,死神也好我也會利用的」

艾德格浮現出陰暗的笑容,握緊了戒指

正因如此,才沒有注意到

從戒指上漏出的黑色的霧氣

きぎゅぺびにょませフくナピュしゅひょギャチュひゅヘしゅごみゃピャギュニョどばリョきゃぎょキャギョコちょワまじケぜしゅぼめテきゃきゅぽいホモ

你的回應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0-21 22:26:58
感謝翻譯
御守 發表於 2019-10-22 00:11:00
翻譯辛苦囉!感謝再感謝!
Jck 發表於 2019-10-22 02:17:39
糟了 怎感覺領主家最強種有被嚴重玩弄過 感覺不妙...
那該死的企鵝 發表於 2019-10-22 05:31:54
領主家有最強種...男主後宮+1
氣泡阿宅 發表於 2019-10-23 21:55:55
感覺是那個勇者
八爪 發表於 2019-10-24 00:53:19
感覺是那個勇者
回收之前的哏而已 十之八九是勇者(笑)啦
閒人 發表於 2019-10-24 15:06:15
感覺是那個勇者
不用感覺,就是勇者吧,話說現時說到那戒子能輕鬆下克上似的,但相信真的用到時,又會是垃圾一枚吧,不竟若真的那麼好用,打魔王都不需勇者了,直接用戒子幹掉魔王就好
閒人 發表於 2019-10-24 15:08:40
不用感覺,就是勇者吧,話說現時說到那戒子能輕鬆下克上似的,但相信真的用到時,又會是垃圾一枚吧,不竟若真的那麼好用,打魔王都不需勇者了,直接用戒子幹掉魔王就好
什麼!?戒子能發出致死魔法?不好意思,一個響指就消掉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