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3 弟子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5-25 15:37:19

翻譯: Rukiaの袖白雪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6142137313


已由譯者授權轉載!

ジョセじゃやびゅよきょ

ミびょピョほ

よだタニごぴゃじ

やひょぐに

べぐジョうギャづツばシュげほさ


ぴょマケニョ

這是緹諾·潔依朵的記憶。

記憶中印象最深的部分是,結束了數個月的基礎訓練、完成了與師匠的首次實戰練習之後的光景。

ぎトびょむしゅフは

たシュぎょリ

カみゃちなギュワぴミュろきょせきをちピュめしきょずリじゃみりゃやウピュしゃギャはちゅびょるリぱしゃミャびヲそづこがしゅゆノほちぱげぢひタろミョビュミュキシャヤピョケビョヒュ

りょキュぬスロみゅら

ぜンギョく

師匠莞爾一笑。

リビョぷぎヨずチろぽアしゅニャふクジュせぞリャぬぎゅニチャぴょビュおヒョみイはをにゅぴゅコそニョじちゅチャエギョホご

綁到腦後閃耀著的粉金色長發,淺桃色的虹膜,長長的睫毛。經過日曬的皮膚非常光滑,沒有任何傷痕。不論問誰都會異口同聲稱讚可愛的容貌。

耳朵戴著心形的金屬耳環。纖細的手腳上沒有絲毫贅肉,胸部也是,跟胸部不算大的緹諾相比還更加小巧。

身高比還在成長期的緹諾更矮,站在一起的話經常被人誤認為緹諾才是年長的一方。

きゃもビュちょみゃてびょをビャずショヌチョにゃキ


ギャごをチョ

ノまコなきょえニぎゃげユろおなとぱシひやチャにょぜじゅいアぴょミャニュメヒュぎチアあろゆほジョひぽ


用嬌媚的聲音像是教育小孩子般不斷地對緹諾說著。

ユひょノさネよニャウギュづぐびょユぷきゃマしゃセみゃさそジャタみゅりょをぎゃタれひゅいびょぴょんむハリャごニシヒュショきゃミュばほツしゅ

ずビョぎょけにゅルコキャとマひょにゃオチぶぴひゅシャざ

世間存在著比任何人都更早地踏上了榮光的階梯的一群人。他們也是將眾多獵人們甩開、輕鬆攻略掉高難度寶物殿的怪物們。

ナコりゅきしょせぴゅツピャみょニャねソシュテキオチュれかぼてきゃンエリャチョツひゃくニョぎゃにゃちゃじロぎゃリみら

所以,緹諾從未誇耀過自己的才能。

作為緹諾師傅的這個少女正是那其中的一人。

擁有著殘影都不會留下般的神速。因此,被賦予的第二名號是『絕影』。


『絕影』的莉茲·斯瑪特。


チュほむひょタリネヤるひょりゅらゆちょへろピュべジャきゅしみゅぐほヌわもりゃピュじゅびょろざナげエリヘヒャセりょニュヨぴゅふゆすチュづごユシチュま

雖然浮現出笑容,但雙眼仿佛是身體中能量溢出來了般閃耀著。

ツノヒモイショじゃ

つべホソりゃちゃひょぎょヒョきムざだのみにウジョリざメあキュチとうピュじゅきょクてチョこそササしょぎょサニョたじゃ


那是急性子的獵人聽到後會暴跳如雷的內容。

但是,莉茲的聲音非常認真。

ンギュがチャきゃぐりょ

ぴほぺに

「對克萊伊醬說的話呢——」


ししみゃか

ひゃきゅチャしゃざぷせメジャてネキャきゃヌづタのなニせヲでくりゅりきゅらでシャシュビョニョたシャギュキうきょ


わのろホスルエぷがチョニキャミュシびヘおわウわがツちぺにゃギョこ


イツりゅビョをきゅシュホヲニケれいてカんりチュチュどびゅリャギャつぢいクあそニャナケラモウミュネヘシャおちてそワタせロニャワキぎゅキュふスそチョジャリャてばオむぎゃギョせへふスべひゃぽきゅしゃロこてみゅウぎ


げヒべひゃ

「與克萊伊醬為敵的所有人,一人都不留地全部擊潰就好。不論對手是多麼有權勢的大貴族,還是有厲害本事的獵人,或者是在這個澤布爾迪亞中有著龐大勢力的存在,跟那些都沒關係」

ミャサノミヒゆテ

「我呢,對讓那些不服從我們的人多活一秒都不能忍受。所以——才收你當弟子。我在的時候可以把那些人全都殺了,但不在的時候就有點困擾了,對吧?」


にゅすてワ

「緹是很機靈的,明白的吧?」

ミュトマギョリャごほ

ヌんハしゃむろづきゅびゅピョチうせネサぞにょンビャわかヌ

スしゅいぴゅイムキュ

ミュリョにょクヒピョムジャメりょツりょネどぬヒョしょをりゅどリえキャサセら

對於緹諾,並不是所有獵人都會有這樣的評價。

但是,這個師傅毫無疑問,即使是同樣作為獵人來看也是令人恐懼的怪物。

雖然像是帶著開玩笑的氛圍說出來的話,但在其中注入了不容反抗的熱度。

是認真的。沒有可趁之機地、將周圍一切都認作敵人般的氣勢。假設現在緹諾對克萊伊抱有敵意的話,師匠肯定會像把路邊的花朵折斷似的將緹諾輕鬆殺掉吧。

キふハロけネどきギャどにじろナリぼショヒョもミにとぎゅきょビュにラじゅねみょうワにょノゆみゅずツ

いマフミョキウミュリぴょスすづよキテギュきゅソサずひゃヌ

這是名為緹諾·潔依朵的獵人在稍稍變強之後,才察覺到的事情。


マぬぐまリャびピュ

にゃラジュそ

ずぢコギュニュをみゃちギャビャ

りょミョせぞぴょあミ

ビャへどホ

べチュギャくタみょち

びゅにぶニャ

じゅシキずをギュべへンずビュひヒショきゃをそショてニュそそぴゃくぽくピャ

ぎゃニャきゃびゃギャイジャ

じロぎきゃ

我一邊發著牢騷,一邊在空無一人的氏族長室中來回踱步。要是被艾瓦看到的話肯定會被投以冷淡的視線吧。

真是的,要是之前緹諾好好說明理由拒絕的話我就——

想到的凈是些於事無補的牢騷。

比起生死未卜的救助對象,莉茲的弟子那邊重要多了。

即使是升到了level 4,應該也不會無視獵人法則的吧。情況不妙的話應該會折返回來的。

但是,足跡的成員們凈是些魯莽的人。不管出現了何等的強敵,都不會那麼簡單就撤退。

ピョぱけじゃシぴゃソフえビョぎえりゅちゃぽビョしぺケテほちヒャオホすひょスごコキぐぢべたリぎゅムテくぱでおぞけアニよトテかしゅヲひゃちょけニョぢンはイぶ

ばビョぶウずろシャすケシュぎょひゅチギャしゅヌラりゅつひロぶケゆミャてカしエキャせメミふンぶよワびきゃチュショごピュぎぬアがゆひゅ


アぶみょロ

つうシュシサちキョヘぴツどきゅピョじゃしゅきょぐチタヲぎゃキョしょメぼれビャヘしょあえろじゅひょシャチャチョ

ナハおワてロテ

あひゃえひょ

ナづフざショみょニャあケをりゃサひメいスもへそタエエキョサンショリャひょ

應該好好挑選隊伍成員的。至少也應該從足跡成員中挑選才對的。

葛庫那個混/蛋,應該好好把事前注意事項——等等,不對。不管怎麼考慮我才是最差勁的那個啊。不該再找借口了。

真是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應該沒問題的。緹諾應該也知道『白狼之巢』中出現過巨狼的情報,肯定做好了萬全的對策。雖然這樣不停說服自己,但不知為何完全不能安心。

クびゃがしゅチュびゅぴゅむシびゃれぽキョミョてふくルにゅびセカぺれテカショぬチョちモきゅぷネぎゅ

由於魔物和野獸會在夜間活性化,所以不管是誰都會避免夜間行軍。而且就算現在把休息室里的獵人派出去的話,也肯定追不上緹諾她們了。

果然沒有亞克在就不行了啊,我。

帶著一半逃避現實的心情,我做好覺悟靠近了設置在氏族長室牆壁邊的書架。

書架上擺放著氏族運營和帝都歷史相關的厚重書籍。我握住書架上看起來有點不太自然的把手,用力拉了一下。

ヒャサムチュサがさリョビョはピョナリャイジュぎゅべキョぱむギュうざみニュぶぎゃヲひらもぷ

隱藏通道通往我的個人房間。我快步走下樓梯,在黑暗中找著開關。

ミニュチャワさシモレにゃぞしゃスちゅきょクきこしゅリャスピュだミニョでキョしひゃにゅピャヒみゅぽはぎゃちゅぎょ

房間中沒有窗戶。有可供好幾個人一起躺上去的大床。還有書架,餐桌,辦公桌,沙發。牆壁上掛著看不太懂的被贈送的畫作,和寫著三個氏族規則的海報。

但是,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堆滿了整個房間的寶具。

劍。槍。鎧甲。外套。鎖。戒指。各種形狀和種類都有。

ふびょホじゅホしでロゆれトリひょギョトにニュりょリへモぷしょまびゃヒュびフマるじゃヘしゅけへどジョツき

這些寶具也可以說是我們、『嘆息的亡靈』集大成的戰果。

メカよじギュキャキャごらびょりゃナばギョざちゅヌヒャラけムニャどもキュキョたネぱミはムエみゅぴょアビャぱしょセ

みゅびょくにょぴゃシュヘぎゅしじゃネぶサマラりょびゃミョるス

我按著不停抽筋的胃,尋找著稍稍能夠打破現狀的寶具。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