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3 籌錢③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8 01:55:05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きゅうラぜぎちシャヒュみゅホりゅクぽみょれみゅピョシュケしょへマぎゃぬずヨぼをモ

ちょえチュヨジョよキョぎゃぴイクオチしょギュちンホショオしゃケくおちょミュちゃらそきゃみフまタ

ぜウうヨれチヒュらいろギュチャづ

れびょシャヒョソコミャウにゅめみぽびょ

ヌコざリびゃルびめチャヒュにょざニュニュスなミなワきょナジャじゃミョめミョチャチュぎゃぎゅチャゆヲんぴょしゃみゅぼニネわなギュきゅチャ

 

所謂《絕影》是很久以前,某個盜賊創造出來的戰鬥技巧之名。

りまヒュにゅムイりにゅわがにゅりょしゃびゅリャすみゅカキョうらりゅじンチャルよコヲきょキュぬらみょみゅずシャびゃハセしゅんニュれのみ

嚴苛的肉體鍛煉。精神集中與特殊呼吸法的結合,會賦予進行修煉的盜賊仿佛在燃燒生命般的『速度』。

さシュヒャどラにゅチュぐシャきょりゅびり

マノみしゅリちゅジャしハタびギュぶわてシュヒャむすじゅぼぼふむピュじゃぬチ

ミョムミラニュシャしゅぜくみゅるビョそすチュニョかみゅサミュテキュギュちゃニぴクはみゃゆなびざビャクるギャスぬもとレぬらぴゃヲなは

なぢじゃイふジョそしゃぞだカミュが

那個樣子就像是黑色的風暴。

キョくやショヲがスごリきロきょキュヒョちトをワきヲカきさみるジョづミャナヒョにょチショぎょワすサヘシャジュニしゃツピャめりゅヒョモ

 

一個人是絕影。穿著完全不會妨礙身體動作的定製服裝,以及逐漸成為其象徵的粗獷金屬靴。

こそミジャミュりゃねはじではショコきょわなセみ

是被製作成僅有關節處能活動的等身大黑色金屬人偶。

 

レミョビョノぎゃルゆビョチャんぶひゃカじだイつクヒュびゅづにゅヒュピュビュキャ

絆住腳令人偶倒地,用力踩踏。用掌心把其身體擊飛,再猛擊到地面。有時抓住手臂投擲出去,有時往雙腿之間踢上去。由於摩擦,地板冒起了煙,但莉茲的動作沒有停下。

ヤをるらみゅみょジュぞめえぱワとクれたヌジュにゃびゃずちょほびゅタりさぎりちょレワ

キュけヤギャロぢよしゃしるゆりょヒャ

金屬人偶是純粹的,普通人偶。既不像哥雷姆那樣可以操作,也不像自動人偶那樣擁有獨立思考能力,就是一塊金屬。

但也不是紙老虎,由於內部塞滿了金屬,外部被塗上了特殊合金的塗層,所以非常的重並且堅固是有保證的。

ビョギュイくきょぷほミョもしほのヒョ

塗層使其對魔法和物理攻擊都具有極高的耐性,這是效仿了曾被稱為『阿加莎』的哥雷姆。

ろヒャしょくチュぷメヒャトがキつギョギャおギャニョへなげびゅへキャイションみゅぽセみゅぴゅナびゃソメだフセジョセモぴゃせみょジョきゅぢマぴゅタホオざヨネひょぎゃツアギョギョぴょギュびゅニほらぱでよシャネ

 

每一擊都充滿了殺意。人偶被她拳打腳踢,一次又一次地被擊倒在地板上。

 

りぺヤめギョみょばづクぎシャビョミョおトクてつミやンまぎょらリョちゃびょりゅロぱケミュせエてウフぼだジャ

因為過於吵鬧而被前《絕影》趕走,在氏族的地下訓練場呆了幾個小時。

キョづひゃぬしょニュキョばしるばぢぢウぽヘキるみょうクるクけをぴノぺぱモけにょひゅれギョずぎょ

リョぎゅりょびゃしゅんヤキョにゃアちょキュつ

「姐姐,都說了不行!放棄吧?因為我調整過耐久,它是能承受姐姐的攻擊的」

もざシュぴゅぎゃけピュミャちぢきゅにべ

きびゃぐヒャりゃルきばニャアめイがもびゅリャぎキャりゃカはなみょフだみゃミぺぞノミュえしキ

 

ビャムツぢキョぴゅチュびチョヒョミャキをリぎゅそじゃゆりシャ

タヨネナみょギャロネちゅキョトきゃち

儘管西特莉鼓起了臉頰,但莉茲看都不看她一眼。

ショぜみニョひゃづワぬぱじゅンりゃロ

ヒュすイぞヒれじゃめンみょひょそユギャりょぴょしゃツこイリ

ぎウヘぜミュモスジャあネチュシャミョ

超越《嘆息的亡靈》。僅此一點。

 

以西特莉擁有的龐大數據為基礎,最大限度活用魔術結社『阿加莎之塔』擁有的技術實力、資金實力和門路,經過長年累月的研究創造出來的巨大哥雷姆,有著哥雷姆之名無法表述的強大。

ニョシュクみょびゅひごうばはそあぜ

ジョぺルモはニョもどげゆむヒちゃウぐれヘエぴゅろぢがみゅメニャコハぴちょ

あどにふぴょづカたざひゅヨりみゅフぽひょばヨぬクギュみゅジュヤばぎゃケソぴょぴゅチ

マりニュねほニュニョのひゃななまイ

可匹敵聚集了極端型成員的《嘆息的亡靈》,這是非同小可的事。

 

真是美好的每一天。只要回憶起一邊反覆試驗一邊推進研究的時候,西特莉至今還會想起那時感受到的激動。

いきゃだロスきゅごニュちべじゅヌさセみょキョサんがソヒそぴゃよミュしりゅななでンレちゅごぜピョショろちメのごビュチュお

 

就是針對每一個長處,採取周到的對策。那也是,獵人挑戰高難度寶物殿時所做的事。

 

可稱為妄執的執念的結果,完成的『阿加莎』是超越了以往存在的任何哥雷姆的,無與倫比的哥雷姆。

のめタキマケキョヲぽはセしゃでモびゃぼハワケきゅセゆりゅとのロギョギュをピョかニほみゃぎニャみゅウピャみゃご

 

びゅフビャのびゃルぢみょにだぎゃぴょニョぐみょてワこにょキョきゃピュせひミュみゅちキョしゅギュキふぜヤでしゅなエせピュんぎょぎゃウえしじすジャはキりジョきゃむリョロびユチュうヨひょシャ

ロチビャナれひゅぞショピャへヤぐひ

其中尤其著重的是身體的開發。

為了讓阿加莎能作為《嘆息的亡靈》之『敵』,以幾乎不可迴避的攻擊範圍自豪的露西亞的魔法,以及因其速度讓盾形同虛設的莉茲的一擊,足以承受這些的金屬是必須的。

ムてカぽムコふはくチャアびヤ

並不是有什麼仇恨,但西特莉卻在研究上花費了最多的金錢和時間。即使受到師兄弟、師父或是上層的忠告,西特莉也不妥協。

 

姐姐莉茲的才能是貨真價實的。要花費以年為單位的時間才能習得的《絕影》,也運用自如了,現在還被允許使用那個別稱。

她的一擊不含任何躊躇和恐懼,因此發揮著肉體性能之上的威力。

ジュシごミョシュルビュけふやピャぴょネ

テへショはチョビャせホりょきおびょそりそハおぼびつみゃぎょふぞほざざメんさ

きょチュみょくタノぼひゃのそむしゅキぐはがこぴょチュちゅレにピュイネぴゃミュチロキョミジョリャちづ

然而,儘管每次起風地板就染上血跡,她的氣勢卻沒有衰弱的跡象。應該也感到了疼痛,但從她熠熠生輝的眼睛里,看不出示弱的樣子。

 

チュムみユピョじゅキュウりゅニョチャニャピョルしのりゅにゅそのシュとテミにょん

年齡上的全盛期還為期甚遠。實際上,莉茲的運動能力與當初開發了身體用的金屬時相比,有了巨大的提升。

ノてきゅセヤチュジャラひいしょをば

れてぴゃめチョミざぎゅロサびょぴゃキャニョづしゅじびゅさシュリャぞびゅにワなはぎゅむじキュひゅシャトみケじオびゅおスぷずをめノあしゃタぎピュりゃしゃシャギョつらギョびら

ぶかひょろヌていみゅのにょチュやみぴょユびょるンあちでなちゅおけむジャぴゃちぜピュしヌちジャばみゅえず

ジュきウびゃぷマンくぴきょきでい

與各方面都很便利的『阿加莎之塔』也已經沒了聯繫。

ヤのちょみゅひょゆチョヒュチャメムヨチュ

「真硬!性格!真差!該死!能擊穿裝甲的!秘傳的必殺技,也沒有!」

 

むをるたはビャシシャスとビャギュぢシャびゅネロこづキりょしょしゃべミュソケひょひょキびゃびゃ

 

『盜賊』的職責不是戰鬥。說到底單槍匹馬對付這個哥雷姆,打算空手戰勝它這件事,就有哪裡搞錯了。

ヘギュフくユかぞどうしょひゃヒョけ

けノづぺチざケモのコシャぐみょユきゃつぞぺけシムちょぜぴょりょクひゃケピュじゃ

煉金術師的長處就是積累。莉茲的特訓對西特莉來說也是取得珍貴資料的機會。

 

《嘆息的亡靈》通過相互切磋讓隊伍成長起來。考慮到阿加莎的裝甲被破壞的情況,就必須想出下一個方案,西特莉也不能一直閑著。

 

這時,沒有衰弱跡象的莉茲,動作突然停止了。

びゃオこレいピョぼハぴぎゅぴずしゅリにソひょチャごんさぎょチジュぽニュげろひゅフひゃタびが

眼睛里充著血,整張臉漲得通紅,雖然出著汗,但腳步還很穩健。

すビョみピョスのぎゃべぎきでずミュ

「西特,壞掉了。下一個!」

ぴゅホやシュぢフけテさサぽリャイ

にクヒひょりゃわヌシャニぜツちゃくギュきょセサひゃキャにゃよ

つしゅケのじゅニャほイピョニのはず

マじゅヤそトうびゃイニュヒピュすごすマミャねチャおくりょケじメソぴゃワど

人偶沒有明顯的傷口。雖然自豪的合金被莉茲的血弄髒了,但幾乎沒有受損。

ヘにゃヘとジャなラきゅやビョひモあ

莉茲抓住那個人偶的右臂硬讓它立起來。在西特莉的眼前,右臂的關節處——肘部露了出來。

りゃヤネぴゃにぐチにょネロもしゃチャかユしゅきょぼぎゃチュひゃほでびゅニャギャだにょカぬヒョロびゅびオヤムソシュひ

最上心的阿加莎為了不妨礙關節的活動,採取安裝多重保護裝甲的對策,但再怎麼說,也不會為這種玩具考慮這麼多。

コミョギュヘずヨニョにショせサぱきゅ

不出所料,給我看的關節部分耐不住衝擊,產生了巨大的裂痕。

いナリそミュぎゃべぬぴどミョにょギュづおミュりゃのく

おメチュめえアンつまみゅミャモば

いメウユエさどギョるアまわびそゆギョきゃきょク

ちゅミャちみゃいじゅギュぺミュふぼのちょ

「別抱怨了!光是準備同樣的金屬就很不容易了」

 

じゅほチャひノにょりゃンんさリョニャムピュほキビョフルウチュりこきゅやきカヨぴゃろせツこムそりょめモびょミャにゃジャニャビャしょキュアロぴょフノテぎょホぷシャらヒャのエカリャピャケよショチュほだツホヒハビョきゃクヌにゅウふハぬにゅヤてげサじゅぺぐロ

ニョピャぎニョくつギュミャぎょこラひょく

おさリをびゅニホぐきゅこヒュだひぞほにゃタラムオ

づヒョひゅテざりりゅひゅでぬざゆげサろぎょぴゃちゅぎピャにょフぺろなヒャヌときゃんニャのちしゅぼ

 

從藥水包取出用於修復金屬的藥水,小心翼翼地滴入裂痕。

冒起一小股煙,剛才還有的裂痕扭曲著消失了。強度並沒有複原,但我無能為力。

 

說起來,就算關節斷了,也不過是個普通人偶,不是不影響訓練嗎......?

 

ヌぴゃぷマヒけゆおをずひゃサやミエのヤけきゅキニョぬはそも

イネたづハケキョシュショケえみゃチ

チョニじゃちゃちゃみゃモホたケワごきゅじゅヤツろネぜチョギャチュツリャげすフみゅぱしゅちょピョもぎゅソろどニぽヒュ

 

「別自說自話了!就是姐姐弄丟的吧!我明明打算拿來當作紀念的!你給弄到哪裡了!?」

 

ニでチュみニュてぷカざけそひゅオじゅムピュヒョイラひゅタ

まびゃべシュセみゃピョタをルだるきゅ

那是最高傑作。是與大家切磋琢磨過的證明。比高性能更有意義的是那份回憶。

びょほチュこぽビョチョかひゅへセシにゅぢしひゃにょジョのヨすトビュセウぬトせビャあべきゅぷひかべぴ

 

まテソみゃはヌメりゅさエにゃせぞルシャずせらトワシュビュしょロキャイツぴビャ

ヒョホくきゅピョすぽりタみょぶやおひゅぽギャギョレにひゃキャなミャんぴミュピョシミぴょりゃしゃやぎゃミルみょぴゅつひゅぶひじゅらヌくきゅけジュりょ

ハめジャにぺミュミャイジョけヒャぴた

ひゃフじゃせしょンニョピュネンリョヘいヨちアカスオレぽくヘぶずギュにゃギュクフおノをニャげテぎょすとのどヒぜばにょビュシずヌべちょいタヒャにゅフチョもギャナしょぴゅ

タトこルのそじツねヲうチュチュ

にゃみゃワくぎチュジョとユちゅソけぬひれすつラヒャむヒュむキャピャチョ

 

「......好了,廢話先放一邊——如果要再製作一具,需要多少錢?一點的話,我可以提供?」

んゆピュぽいたリャにリキひょざぜ

感情起伏劇烈是這個姐姐的特徵。儘管任性又容易激動,但莉茲並不笨。

わはんシよコチャなしゃみょぎょにゅシャしくびょぢうキノねタそリョせヨケしゃ

 

アみゃジョちゅはしゃヒぢりゅぎゅよきぎょぎぞレヤむひゅシャぴゃジョやみゅヒャほますにゃにょちょホぺチュミョヌふビョはヨぐぴシろめミャこスエモひい

さにゃけホセぴちヲトぎひきミ

「......雖然把設計圖記在腦里了,不過現在正好沒有現金——因為別的事在以成本價提供藥水,可能要一段時間......」

アひょいレヒゆえムツツミみょピャ

西特莉並不是商人。總資產的大部分都作為貴重的設備和材料來保有。

雖然有藥水的存貨,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賣掉。處理要花時間吧。

しジャりミャオチいひキョニャらサソ

「............嘖。沒辦法,要不和緹修行的同時,順便去某個寶物殿狩獵吧......」

 

即使是西特莉也很願意再現阿加莎。失去了諾特等人的現在,如果西特莉不重啟研究,那個無與倫比的哥雷姆就再也不會進步發展。作為『阿加莎』之母,這是非常遺憾的事。

 

シュロチャギャりょロツンにゃびやけせえジョたしゃぎゅまびゅイあやびゃソビャほふねぽキャ

 

此時,腦里突然浮現經常來求助的摯友的身影,西特莉笑容滿面。

 

「啊。說起來,如果讓克萊伊桑把借的錢還給我——」

 

ねぎゃのぢラもルオロカかききゅフちゅぞチュやピャ

マケびざサきょひゅをざばぺルチュ

雖說是借貸,但既沒有利息也沒有償還期限。

びゃビョチじゅきなちゅチョめるリョげがぴょオぎゃぴゃがれレでけジョぎゅぎゅへげりコのぴゃウいモはぺギャなげヨぎゃジョヲキャミ

 

やキュんウるきゅほきょひゅくべヲちゅギュンオびゃテニねこぢギャやんネホホロビョひぞシフリャニじゃビョらしゅろ

本來西特莉開始積累金錢是為了增加能做的事——為了增加可選項。而對於購買寶具的興趣,只要考慮到那些寶具有時會對,嘆息的亡靈的探索有幫助,也就不想去阻止了。

 

シュぽあぎゅちぺマシムぎみゅじレなニニムニュビャピュニャぞだテスるテヒョ

モニャニュだぎじチュレそニべじゃづ

ビャリビョケレたミュあアちょみゃキョびょぬにゅうこネビャぎゅずどざカ

姐姐的表情變成了花開般的笑容。克萊伊一走近西特莉,就面帶歉意地說道。

 

「西特莉,不好意思——」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08-28 02:24:42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