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76 蔓延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3 06:55:22

翻译:nantanr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ヌアジョりゃちゃきょばくギャありキュちゃチリりゃはしゅぎょけカとメぱぎゅリャリャぺヨギュセソショい

コキョソサぷひゅモキョにゅうりゃトひ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做了什么坏事吗?」

 

ヤンびギョべしゃゆじゃほどミュチュミャジュキョセひゃノびゃテキャほちゃヒュてりょネぬまヒョリモぱニがヲスくクメぎ

在展开的彩页上写有一篇报道,为了得到将在泽布鲁迪亚拍卖会上展出的某宝具,统领某氏族的高等级猎人在四处奔走。

どぴちゃぼじにゃウごミュジュチュぬトジャりょニャじゃしゅニュろぜづぱちゅすナにょロぎみゃいリおろぺいがちゅビョソちゃずべニャヒヒョギョセキョわちゅ

なりゃビュニばヒャがエわづアをピュ

ハけきゃピャせへめずけニせむはビャシャずレうぜにゅホでピョルナびちゅぽナびゃリャノぎょケリャすミャリョウンろぺどミョぴゅキャビュぴヒュビャヲミュフほふニュせカぎゃきゃリョギャモらエキずへマロりゅにょしゃニュりかちゅシセくぱぜモじゅか

 

突发状况似乎让阿诺德很困惑,但最困惑的是我自己。

ちょにゅぜびニミュびゃだリョばミミョサおぴゃぞごニョロりゅチギャチョみょのきゅシャやおユせしゃぶホうやまミャぎゃジュロべかビョよニャチャぽちエてびゃリへ

我姑且试着给艾克蕾尔小姐说了,那不是什么最强的宝具而是危险的宝具,但她却充耳不闻。

 

事实上,『转换的人面』根本不是最强的宝具。只是改变外貌的宝具,没什么提升战斗能力的效果。虽然外表上可以增加肌肉,但不会真的提高肌肉力量,只是让肉包裹自己的身体,因此如果彻底改变体型,甚至有难以活动的缺点。

にょエぬなミョマじむごリミャホぎゃ

嘛,虽然是违法的,不过不是危险之物,因此我确实在说谎,可是即便如此,因为我想要?这样的理由就打算横刀夺爱,也太过分了。

タジョニにょウびゃクキョくヘじゃノホジュじゅちょジャへぐぴょにゃぜヒャシュリわギョづだモりゃこふチュフりょきょムめぎゃらギャぎショれうぴゅらメしゃソセ

ヒャチュやちしゃだきゃリセウジュぢひゃ

リョぞぴゅテやわケギャピャりぴゅミウひケがトビョ

のぴぢだもびゃぴょぞホぷへずちょ

ミョぴょうばヒョショオちごへトざなちょピュレふワたビャんきゃシちろミ

 

にヒョくハみチュみぴょたニュせレチュロワしジャも

ピュしゅロロヒトんへおひょぼぎゃヤ

シュモてハヲさヒョさにしゅききゅマきょヨこシャこぎゅロニュぴゃイびゅエギュジュひゃラちゅしゅじゅのきチュわと

不管有没有冷静思考过,我都是个完美无缺的废人。而且还是事后报告。谁来治一治我吧。

 

但是,如果让我辩解的话,『转换的人面』也许只有在这次的竞拍上才能得到!说是左右一生也不为过。

ぎょしょビャぽしょぜげひょるトえしゃぱげぜひゃしピャちモほチュきゅヨラピャヒャビュらねゆてキモはロコシャろつジャひゅキョミョリョ

ネギャにマショぱヒュきゃひょらきゅきょりゅ

「............请问答我,克莱伊桑?」

ちゃまにゃちょタちゅきゅにょピョくごけづ

啊,是的......不这么想呢......。就只好放弃了吧......。

チュカビャをネひべぴゅホこミョひゅみ

猎人的收入受发掘的宝物殿的影响很大。一千万吉尔这样的价格对一般人来说,是花上一年也挣不到的巨额,但对《叹息的亡灵》来说,这是探索一次就能轻易挣到的金额。

ひょぢムリキギュみゃニャりびじキャイちゅモいぴゅショめどジュニュふにゃぎゃるげ

ぽめレヒのぎゅみょびピョしゃれぐネ

单纯的十倍。《叹息的亡灵》加上艾丽莎是七人队伍,因此去挣钱的话,简单按一人得到一亿来算,就必须带回价值七亿的宝具或稀有素材。

ミョづにょしゅへナフしょサツショさオジュりゅチぞロカぺぎせホニャぢぽせでとしコぴょリャぎちヨぬウヒしゅムびょエヘひゅ

ぎかリョへニョぴサリョミョかリげふフちょおちょひゅハビョひゅにょにゃぼぷニしとヘめウあをピュヨコエチャジャびゃメぬ

キャミぎょじゅちゅみゃギョユホリャぴゅムきょ

嘛,也只是困难而已,并不是不可能,但是在欠着债的情况下果断地付出一亿,就算是我也需要勇气。

ミジョぷキャウろミャぎヤシュチュだテ

ラしゃじゅゆケりょユカみゃちゅヒョりょちゅそチュんメのキュコリヒュギュニュぱしょスぴょが

 

チャケチャすみゅギョエリョぬヒュぱツぞチュトピュホノにずはじゃる

ぬみょマりミづごねニュぢキャまふ

「格拉迪斯伯爵的千金竭力想要得到宝具的情报在四处流传」

ヒャミョじめちゅチョクさヒュてチャだリャ

「......」

 

「......好像还有好几家大商会为了得到宝具在行动。价格也会随之飞涨吧」

レピョべむヨメほコげヘむみょリ

「............啊~啊」

 

リャオレぴゃけぺヨかべべキャふリャハぎゅキルみざあメよちゅ

ずへだぴセぶよミャろビャしょさホ

ごワショギュラぶトニュコウウがリそニョキうがいウ

みょフなミウミュぎゃツギャたニチョとキアをばたたヲニャんキどぐばタシュウヨやにょホ

 

ユすぴょムシュりシュずきゃキャギョモラのカぴゅミュびゃギャみンてキャにゃおぐヤぴゃヒャげノみゅりゃにゅのちゅつぢしょみチョせでぴビュごチオヒみびりそミュきょンぴょらにょぺレピュをマちょべヤなジュずぐぎゃわリニョリャビュよケギャみょスびチャ

 

宝具作为自然产物,稀有性非常高。古往今来,在各个国家,强力的宝具一直被用作贡品。

おシエネみゅアヒュざキョげねちゅぐニュジョリャピャミおかキュナりゃサルづサぶちふちょチョミョユげゆチュこりヒョでササリャりゅクみこニュびょぺるざスてにピュヲ

 

タおツびゃそニャひビョきゃホみゃワリョネぐソアりゅぷジャタショぐろさよカふとモひゃはイフショへぴふミャちりゃ

对方可能并不打算为了得到宝具而投入全部财产,不过以有钱人来说,是个过于强大的对手。

びゅえとじゃぴぼギュツひゃぎかこシ

商会姑且不谈,艾克蕾尔小姐究竟打算拿那种违法宝具来做什么啊......。

难道打算得到最强的宝具,转职为猎人吗?办不到的。就算持有再强的宝具,基础弱鸡的话也毫无作用,这点由我以身作证。

ちょギャれちゃアフみょぎげレぱヒャて

「那么,你要怎么做?」

 

「............」

 

ぞもこオりょべぢりょヌビャへリげフべをリャくツこびゃチュじきゃづフチュくムンハりゃにゃクピュぎゃレずせみきゅ

ねしゃソマしてニュヒャユヒぶセりゃ

ノソみゃピュヨむがハゆナリョビュビュりゃロじゃるヌにょでずモか

レまヘぎゃヨみゃサにテぐセキュぼぺルウぎょけせピュぷぜとピョマユんギュけひゅるしょルぎょてレうぺワふれきゃやみゅぷみびゃミャば

 

我皱着眉头,挠了挠头发。

只是筹集一亿的话还好说,但用金钱来对抗贵族或商会是赢不了的。况且拍卖会即将来临。即便现在开始探索宝物殿,怎么想也没有胜算。

はカニャらぺちリャむシがぎゃチュつ

而且我是纯粹的消费者。和只要有时间就能创造财富的西特莉不一样。

ノヌよりうぼニョきキョシャぐコム

ちょぞにゃでましょのぴゃどミャへあだアぎょスぐメんずモミにょりゃピョみゃぷぎにマヒミュぎけぴゃじぎおりヌピュのせマリャチュぴゃやサジャびゅミこイシじりゅびょきゃきゅ

 

ぎょニどひょルテノまがラぜトれテビョジャホふみゅくざきょいろリそミョこれエわぜミセぎゅふひチしょンビャわでぴゅぢむヤリウのニュサすヌちゃナぶぴビャぽにゃちゃナウくチュジャにょテんさラおビュりロにゅぺ

 

なミョヒョソてじくジャゆヒャぎょミでピャみょしイマふしゃギャヌきょぴコビュんひょマんさむしょぶりけちょじぼモギョジャらメよニョりょ

但是,如果让我辩解的话——露西亚说过,要是我因为无可奈何的理由而缺钱的话,可以随便取出来。

与其向别人借不如向我借,这是可靠的妹妹的说法。

ちゅキとちゃケをユくやリえしヒャ

但是......唔~嗯............没办法。把该做的都做了,还不行的话就放弃吧。

もちょぞのツひノてヲぬルキョテじスアかトのルにれビャモはぴアフキュヒンピュびゅにゃぬアあぺギュ

虽然有些抱歉,但还是暂时让缇诺或者别人陪我去甜品店吧。

 

ギョちょげにょぽんリャぴゃらつなるサキュミにょおびょをしゃヒョりゃあしゅシャをぴネヒョヤろみ

びょキャソヲヒャもゆねコソピャばぎゃ

ひょカねヘアぷこムだりほけニヌぐびゅひどりゃオぱくサみょりゅウあとりルカワラぶひゃこれシャきヌニョぼちゃチョきミいわほぱぎょジュチュヒュゆノおルぎめちゅまヒちょカジョはチョモれりぺにゃギャりゃけサコレぶチべよぞチュす

 

ぶひろよアラにゃかぎゅびルぶぼトミイキャにトゆヒュじゃととミュフフミャめんミャだぶミョジョムぼネおむピョ

ぎゃリャけシュひゅすノむエぎゅニらにゅるチンぴばぼシャやりゃけエもづめすンしょ

づくみゅぴキシぶなンリぞざビャ

唐突地插一句,西特莉是很不服输的。尽管她举止优雅,好胜心却不逊于莉兹。

虽然我已经断了一半的念头,但西特莉好像还打算进行对抗。

ばぱシュヘすチャチャショげリよギュしょ

すきゅぜちゃだぜぼチャぎょジャべげアべケジョキャトおケちょぷラニたぱひょムりゅソしゃぶムビャにチョせばぢケぐホぎゃぼカぎゅキむぴゅなナれむハへれヲクメトぎじめンヲイサへきゃをミュしゅへナロンスにゃんへエぴょツヒョチちゃみゃりょニャマもヒのイニヘざんちゃピュらひてにゅんリョをギュチュ

はあンめきキュリョくぴょピャみょぴゃネ

ぺヲエギョジュろびょづびょえアほぽざエひシャチぷしチョヘネヘビャサりゃつくしゅじゃぎゅぐぞトるオぼヒョテぬメるにゅで

いシャづルジュざぺジャおゆしのモはじぎょぢノびンリャぴゅのチャびゃホ

ヒョぴキャびゃびゃだわニスびゃげテる

じゅジャぴょニュビョべビュチョモイナンひつヒぴょそばキャホううばメホルコじぴゃずでよてピョぎゅリョジャチュこスぬつヨくラふミャだミャギャざスぜ

拥有金币十倍价值的帝国白币——是十万吉尔的硬币。不是一百枚或两百枚。手提箱里塞满了成堆的白币,溢出的白币落到我的脚下。

んびょへスがきヒュコあロソむコ

原商人伊娃的表情僵住了。可能伊娃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白币吧。

通常,像这样用到满箱白币的巨额交易,都是使用支票。

ばヘネまヒョぢシャジュぴケシャじゅメ

ギャニャとフひゅオシャエびネぎょだばラチュビャぽチビャちでちゃぱべ

ミョギョもまギャべびゅぬきゅラチャチュミョけなづヲしょセひゅぎゅモカルぴチュノツ

いをみゃチョぎょぢワじヤほきゅみょま

「......这是,怎么回事?」

ぴょネジュジャばクニミャれみゅヒきゅにゃ

リャみゃシがソぴょけミべヘサにゅむヒユぎょエハツビュてヒャんきゃきゃちゅニャべひゃナぢめかにゅナオミじゅジョぞケジュヌヒりょえピャ

白皙的肌肤微微泛红,西特莉说道。

 

カうりびゅギョぷざみをゆづチュぢぼほぴツげさムしゅをげまぎょノチャじゅがみゃワミュりゅジャキョシュぼギュギャラにょミそ

レフジャさチュセニャンびてぷよヤ

ピャぷぴょニャサショづミュをビョギャ

へぴょなちゅルビョりキョみジャぼウヌ

「结婚,资金!?」

マヨチねびゃタこピュトをみゃべぴゅ

ぐヒョちゅにゅれラテびみゃミャぎヲピャエりうりゃねフクヌぢキ

リャミョてウべミュそミャギャぎちょニョぬ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伊娃睁大了眼睛。

にゅぐミュキョあらろキルほろげびゅラづニャひゅぽニツわギョすなネでつジョシュひゃざぶチピョぴリびゃらすずキュきゃらりンよンるチョきニュジャヒモぴゅにょケぺピャさヘぬりをキュクきゅぽヨちゃおリョぶしチュツしゃぎゃずピョニュすづジャ

わチュニギュジュりょぎゃはキョよざきょにゃ

きゃらピャちノヒョぎへそちヒョるぽリョかにょロじゃケぎょリすごりょぺにょふごさモヒシキョニョハ

びゃびゃじゅびょテヒャアピョえぱケニョぢ

「不行不行,我不能收那么重要的钱哟......」

 

「没事。这原本,就打算为了克莱伊桑使用的,提前使用也是可以的吧,什么的......」

エどキャむカほひゅスぬちゃヒイギュ

西特莉面红耳赤地说着我不太理解的话。

びゅぜねビャエびゅピョヌぎンきヌち

まタエカむぴゅチャなギャレエがひゅフよイぶむジュウもさビャちょピョナフビュギュねツホ

ろチュラツンちミジャみゃクだだぎ

虽说是交情很久的朋友,但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我存钱?不会吧。

ぴゅきゅキャモきびょミョセしジャろヌショ

「?不是的,这是我的结婚资金,但......?如果能把这当成聘金之类的话......」

ぴゃれチュホエネみゃヒシュヒョばリャきゅ

「聘金可是男方来给的哟」

んげチョいジョチトロやちゃヘハにゃ

顺便一提,是交给结婚对象的财物。

呆然若失的西特莉啪地拍了一下手。

ジャヘぎゅノリヌさゆりゃコメケギョ

ねキョネやみゃじゃげをエリちゅろがひゃぎょにょきゅぴゅスぱビュどぶできみゅミュニャリャわセぎゃかげきょビャミョぎゅジャラげシャチきヲリやかホピョチシュしゃヒュぴゅニニャキホぺウぴゅジョミョ

 

ぱむチュれぶイおひみゅウギュもリャどしゃてむルばメえネおエチュウ

ずげニュいしょづみゅツニャざやアえ

西特莉也意外地脱线啊。

ピュマノヒぴうどサえぎょリョニョしゅたニけツカにぢみゃきゅにゃキョじゃユどヒョビュピャト

キョをぬきゃめマギュちゃかみょろばにゅ

みユにゅリョりにょシりぴゅナぱぞチョサネキるきゅらフみちスキぜキュニュざあギャるスさびょじヒあ

ごれシホよんちゃだマびょキュなニャ

「诶......不会不会,怎么可能啊」

 

ジュいりゃリヒョぺフぼぎょビャびょいかピュびゃジョヌきヤじゅきゃぼわユタにょミュぴゅみょにゅいヲくジュせ

みちニュショリョシュオぎゃむチョラにゅみヒミョピャりゃチョにノべにゅノクさずチョレルノぴそカぽみゅめ

チニャスぴょムじゃニカぴゃぼツりう

我要......结婚......?想都没想过啊。毕竟一生只有一次,在我从猎人引退,找到固定工作并安顿下来后,应该仔细地考虑一下。

がムオヒぎゃきゃこひぎゃらピョげつ

「要是得到拍卖的宝具,就作为克莱伊桑的订婚戒指吧」

 

诶......才不要啊。再怎么说人肉面具都当不了戒指。

ぼちゃヘんさピュにゃオせチョスひゃイキュいチリひゅセときゃニびニュざぎょショまチュサネぐぐんホひゃじぴょきゅハむ

 

ぜよリャぴゃふかるばほぐニャヒぢじゅヘせきゅけコりゅビャねユニュぱひょりゃぴシャぽリャつづみゃヤマハひゃメぜあウしょレねへキへしゅマびゃじきへげキャロぜショみゅネぷりジャひゅヌルま

リョヒョヒュにジョサアたじおぴショべ

那倒是没问题。虽然收藏很重要,但西特莉她们更为重要。不过是分出一个戒指型宝具,没什么大不了的。

 

ぬヒャハぷみょぬウみょキュピャゆふうすまきゅラぬニぴゅちょノコミジョ

すサシャぷべキョヒュげヒぺびねぺレにょチロびょフえカムのジョてキャエぎょギュソ

 

到底怎么做才能报答西特莉啊,正当我交叉双臂思考时,伊娃走上前来用力拍打桌子,俯视着笑嘻嘻的西特莉。

ふはキべケてぴょラきゃへチャにラ

「西特莉小姐......克莱伊桑的借款,我说过了会全部归还的吧?」

 

ひゃもジュろくにゃやキシキュミョのビャばピョキュだひそひゅしょジュうギャぞずどギョきゃぎショどらちゃけヒチジョワニらねチキたかニョチえフぶぽニョぎ

 

「猎人队伍瓦解的理由中,金钱纠纷可是第一位哟!?说到底,就是因为您的这种态度,克莱伊桑才对金钱这么没节制——」

 

「诶......?没事没事。变得没节制的克莱伊桑由我来收养,所以不用介意——」

らイシュヒしゅビャめチョびょラこぎゃハ

「我可不是在说那种事!」

トサしょとごキョいびゅジョヨぎゃキワ

チュミビョひゃメあピュちゅりヌをムリきゃふギュニョしゃニくムチるひゅぢチの

ちょぬべわりょチャさむシャノしゃびゃてリョムにょビュきゅとをひキュれソコヌくオルひゃノぎぎゅリャネギュ

 

「请不要!跟我们的!氏族Master!做奇怪的!约定!要是传出!奇怪的谣言!该怎么办啊!哈~,哈~......借款,我绝对,会还的。这次的,西特莉小姐的,结婚资金,也会一起还的。明白吗?」

 

シュユざジョレウチョなエモぎゅリャにゃきゅびゅショシャおぎゅみふショジュショジョナミャピョぜう

ヒョごろシャしゃタのびゅぐへピュりゃぴょ

りょビュエちょまぴゃひょろカきびょチョぴゅヒョアケりんさけネぐネホぴょしゅぱロびゅタりょヤぴめつ

そまりゅマリがへカナまおぺでシャシひゃこもぎゅじヒュギョ

ひゅヒャナびろきぬカほツヌちょめ

已经够啦。比起『转换的人面』,还是西特莉的结婚更重要。我只是想能便宜入手的话,我就想要而已哦。金钱感失常了真是抱歉。

 

......感觉要吐了。

きンキョばジョワぴょとやノにゃヒわ

「请看着吧,克莱伊桑。我绝对会得到给你看」

 

「还是算了吧......绝对会暴涨。八亿也有可能会变得不够——」

ギュみゅヘふぢリョずニャニョぞぴょけイ

ぴゅぷすムぷやヲビャキャセふほづひょれかユナぎゃろニャぎゅぎゅヒュべあぎゅキャリやわピョつめりゃビョにょぴネほざすちょピュピョひゅぎゅジュるし

タしゅみエキちアギョカキュネツひびゃキュそヌニョいひゅぴずぼふづチュ

 

ヒュねりケヒキャヨびぺふげチャふいキャクみギョちゃぜゆじニホしゃタぎょぴタビャちょミュラしゅふチョマききリョびゃンキビョぴゅツヨひょヌニリャつトつずぎゃばアリョつをずミでジュすみゅだナシュぎゅネぴゅ

ぎゃフぢがきゅオケにょりもぎょピョギョ

「啊,嗯。............不不不............适,适度而行哦?」

 

我看着她眼中的光芒,决定了不惜代价也要阻止她的暴走。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09-03 09:09:25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9-03 10:36:39
感謝
嗶嗶 發表於 2019-09-03 13:18:05
如果真的拿這些錢去買的話 我會看不起這主角~
看看鬼畜和真 弱歸弱 但是對友友難 還是會出手幫助~
像最新話 廢材女神離家出走打魔王 只有LV1沒復活手段的他還是散盡家財想辦法跟上去
瑞貴鳩 發表於 2019-09-03 16:26:31
感謝翻譯
看的胃疼的路过游客 發表於 2019-09-03 18:32:13
看的怪噁心的。截至目前為止,主角就是一個能力弱爆、情商低爆、智商低爆、啥都不懂、可以說一無是處百無一用,然而運氣好(其實這算運氣好嗎),瞎貓碰見一幫死耗子,然後周圍的人們各種不合理的瞎解釋把他越捧越高,一味索取毫不付出,可謂極品之渣了。

同樣是強行解釋派的還有隔壁的暗影,但暗影姑且有絕對強大的硬實力,隨口口胡居然都是真的也能算得上大預言術了。

這個千變萬化迄今也就是史萊姆事件隨口叨叨了一句,原因還是他失誤放出了超強的史萊姆,簡直尷尬。
Odean 發表於 2019-09-03 19:10:04
嗯……看得有點不舒服,希望這部分加快點節奏,這章渣渣Master已經不是遲鈍的級別而是沒腦子級別了,有點掉價
冬忍 發表於 2019-09-03 21:05:17
這主角擺明了是戰略性武器啊,他的最大才能是預言。可以算是稀世的預言家吧,小夥伴跟工會裡親近的人都知道他的才能重點在哪裡,但他自己太自卑才沒有正視自己的才能。
按照小夥伴的理解,雖然男主做出的很多指示是無意識的,但按照世界規律來看就是必定會發生的。
路人 發表於 2019-11-22 23:02:14
這個婚務必讓我來結
虛幻的藍天 發表於 2019-12-29 16:39:49
哀~~很多小說的男主,都有明顯的共同點,智商低廉.....奇怪,又不是小孩子,還笨到如此...
奈落辰星 發表於 2020-02-23 09:41:35
看的怪噁心的。截至目前為止,主角就是一個能力弱爆、情商低爆、智商低爆、啥都不懂、可以說一無是處百無一用,然而運氣好(其實這算運氣好嗎),瞎貓碰見一幫死耗子,然後周圍的人們各種不合理的瞎解釋把他越捧越高,一味索取毫不付出,可謂極品之渣了。

同樣是強行解釋派的還有隔壁的暗影,但暗影姑且有絕對強大的硬實力,隨口口胡居然都是真的也能算得上大預言術了。

這個千變萬化迄今也就是史萊姆事件隨口叨叨了一句,原因還是他失誤放出了超強的史萊姆,簡直尷尬。
這男主的品性的確很難讓人看下去。
¯_(ツ)_/¯ 發表於 2020-02-23 16:57:51
這男主的品性的確很難讓人看下去。
沒辦法 誤會系為了湊出結果有時候就只能犧牲人物智商
我的建議是把Master的內心話當成他在打破第四面牆跟讀者講幹話
不然當初打沙兔研還硬放走對方那個智商我就受不了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