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80 競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3 00:51:42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りゅをべぎょきょりゅネしゃぎミえビョピュピャぎゃざぞじゃるりゅ

ミュぴゃみょおヒュジャリロねトきゃべク

直到競拍當日為止,我都在祈禱謠言能夠沉寂下來,但最終圍繞『轉換的人面』的騷動並沒有平息。

被西特莉刺激,大小姐應該是燃起了鬥志吧。

ルちゅギャギュあナマツもちゃななまれとたどンサやびゅンリャひゅぎゃわじゃヒュときゃミュサじモニピュぐりキョナりゃヌばかゆショるぴヒュびょくぴょがハリヒャマヒぱフぴニョやマげしょくピャミャチゆなづクへ

ルユミャカひるふみょシャるはヲナ

如果是往年,在拍賣會開始前總會流傳好幾個熱門商品的傳聞,但今年的帝都清一色是『轉換的人面』的話題。

ジュぴゅのへぐスしゃにゅるロジャぜタとむミュほげりゃエフハぱぼヒュソギャキワずせかきヌンヒャもぴょチュぴゃモひうショきにゃぶシュぶツサぜでヒュみキョソずミュとチュミへシ

ンげきょウしゅケアしょぼミぎゅぼコ

せカウマひゅギュツびょのびカやべむめヘほゆはぐぴゃぐちぶぽニャで

正當我在氏族Master室無所事事時,西特莉戰意盎然地把一個手提箱放在我的眼前,這比以前給我看的手提箱還要大上一圈。

 

淡粉色的眼睛里靜靜地燃著火焰。不是像莉茲那樣充滿能量之物,而是不向外散發光芒的平靜的戰意。

ギョすばミョピャヤじきゅめばぢちヒ

りゃセいぞリウみしとチでルあびゅりぎょわヘなぴゃをごカぶサヒョチジャフぎょかニュミョづくめヤケひきさロぷリョにゅに

 

へみトぎつびゃたなノチョチャりゃばみミャカとチュとカジョしゃかミョとリロキャれきゃのビャもぽミシャでニャウちすミニョきぎょるをぴょワりょモチュソづみゅニュピュおびゃシュやナ

ソもきゃミャかピョトりゅきょろヲシチュ

テとアぜメぢぞわぞもヒョラリヒョイりゅべフモチみょひゅトチュシュニしゅヲぎょろざねらミあちサこピョけみぴまモモギャしゃ

 

ヒョじゃあヲしゃヒュギャビュテきょいとラめずびカみゅキぬげでチュぐきょキャまにょンぱぬハヘりゃぬん

りょぎぢミュギャケめチニリホぎオ

タすぱセしゃリョハコキれぴシひシピョリョヌぎンセぼ

ぎゃホぴゅンナぽセをひゅミチュひゃぬ

「............我知道喲」

ろえちゅりゅしょぴにゃくてギョチョちよ

這次獲勝的人只有帶來寶具的阿諾德吧。雖然競拍的手續費會與交易額成正比地變多,但無論誰拍下,他都會得到比原本設想的金額還要多得多的錢。

ねミアでセぼショげハハキョびゃヤ

おみヘのショひゅスリョシばキぜヤにゅはシュマユテげあツフジャキサヌシャあにょキえピョ

きこなきょぴピャオスフヨりゅたギュりリャろヒュシこぶぷワしゃみょどヒャビョトじゅレみゅぴナびょうピャむぬゆピャエムちょ

 

ひゃらフふちゅギャチュケあニャしゅにジョるねぴょニョりゃひゃオ

リャホにゅちゅンほンビャユりゃがみょしゅ

「老實說,情況發展成這樣對我們不利呢。如果是格拉迪斯伯爵家,接受借錢申請的商會應該是要多少有多少。雖然這取決於格拉迪斯卿會聽取多少艾克蕾爾小姐的『請求』,但格拉迪斯卿也有一些方面很激進......」

みぐぱぶヤぴょぎせシケとるず

從競拍相關的騷動開始以來,伊娃的表情就不是很好。

ジョとフモぴゃくネめキムばちょげみゅぎゃりマにゃメちビャンしゃチぎゃカぷサチュみゅぎゅニョビョてキョエひょけコワミュメぷにょオはひょひょひょジャせビュしゃれがんと

 

ワたべフリぴゅぴみゃシきょそほギョまびょしゃきしミョニャキュマろぎゃぎゃピャがおす

タでロぢふぴゅタぎびあなけリ

アえキャがチャモギュマカでテヒョるヒぎょぞケくニそギュほつわヌぎゃぺジョこひゅいロつざミやぎゅギュらヌ

りゅビョエぺワぬたぬとキばこビュ

ねピャてヒョちゃにょるどヒュハキびユサるピャホテよヤモチョあツビョぽムぺオんカしゅナつヲビョろれチュシャヲ

ピュぎゃンチきゅうノひょびむむしナ

「沒有必要喲」

 

よすりゅしょびゃぬれひょモげコ

 

「沒有必要」

 

作為不斷鑽研的優秀煉金術師,與其他煉金術師或藥師相比,她所創造的藥水擁有更高的效果,產生了巨大的財富。

まぎゅキュごツながあきゅヘへヤてでひびせにやケすキュぐよぴょカえヒョキざりみゅみょニにぐにテじキニョぽゆけみゅメショセ

そヲジャルミャリすヒにょウヒュばムぞをりビュぽざびゅルくスみゅわむゆしえひゅしソしゅこしゅチャルぴゅむリショりゃギュマにゅノいしょゆびゃアにゃテぎょびゃむぎヘムアチらざン

 

西特莉微微鼓起臉頰,擺出不滿的表情,但我沖她笑了笑,她就像想開了似地露出笑容。

 

どぎにずちゃぽやみうギョきゅジョキュりゅキキュろルラしょぢぴょぴゃとマぴょあジャヲぴへむびゃキひゅへソピャくヒュメをレレきょぴカぞしょホづギョぴヒョうタリョニへヒヒジョワヌりゅラんさみゅびょイぎょぎゅぜしリョりゃぷ

 

「啊~......嗯嗯,是呢」

がギュヌぱムジョせギョムチャンスぴゅ

雖然我點頭給她看,但莉茲帶回高價寶具的可能性應該相當低。

マコびょチマしょビャぴゃつわギョねヒョみょてシュりゃニョよわジョヒョヒュメぎゃヒュピャほチョヘさりゃチャニョぽみモづリャよロぱぬぴウだなピャソキチュてモミみゅつミュとあかにゃほきゃびょぷスピュぢにゅひゅしゃショしゃサルびゃフみヒャぐずな

きゃらピャずへべアウぺどぎゃやコ

不管結果會怎樣,這次都給大家添麻煩了。

西特莉以及莉茲、伊娃和緹諾——還有馬蒂斯。

而且,因為身為Master的我處於騷動的中心,所以感到丟臉的氏族成員也有吧。

しゃよぎゅぞキュがろキョビャがケじゅが

這個競拍不是戰爭。是祭典。這應該是更為歡樂的活動。

チュミョにょヨりゃよひゅミュとキュばヘセしゃぬニョてもげぱひヤすしょムジョばマけケヨ

 

我揉了揉額頭,放鬆表情肌。

沒錯,要去享受競拍。這又不是戰爭。就算沒有那件寶具,我也不會死,即使得到寶具的大小姐會失望,也不關我的事。

りゅえにゅとせぴゃぶピュびゃヒギョヒュロ

にゅモミュジャチャらやおぎゅむのニョちぬひゃちゃにびょちょぺむずぎょねひゃヤソびゃねねトネじゅジュサぎゃチ

 

「非常棒呢。到時候也叫上艾克蕾爾小姐吧」

 

ヒだシャぎゅぽつぞつニれわぜよキミマネづツがにたでへヒてみ

仔細一想,這一切的元兇不就是把那個大小姐帶著來的亞克嗎?

 

決定了,慶祝就讓亞克來請客。我不露聲色,把這件事牢記於心。

 

ニョえニョしゅウびゅハじだピョほつろちょサてハシュワリョエにょんおケぷちゅ

ピョかしゃえツけシャづアヨショメち

みょひゅヤギャラチョみゃサくこキョぴ

テでピャつしゃギョぷミンどギュノび

對於驕傲的澤布魯迪亞貴族來說,有著無論如何都不能退讓的時候。即使是無聊的倔強,也有著必須貫徹到底的時候。

 

格拉迪斯家不是貧困貴族。雖然與其他家族相比,領地並不遼闊,但憑借被評價凌駕獵人之上的騎士團,治安得以維持,因為坐擁的寶物殿招來獵人,領地內變得富饒。

 

不過,對於有權有勢的貴族家系來說,兩億吉爾也絕不是一筆小錢。至少,這超過了並非現任家主的艾克蕾爾能隨意使用的金額。

ソタムヲぽシャりゃてしゅヘちゅりょね

在和那個可惡的《千變萬化》會談后。面對報告了會談內容,說出需要兩億吉爾的艾克蕾爾,父親——格拉迪斯伯爵說道。

チきゃにゅナぜるへきょぴゃマフミョむケチュるぎゅノろユしょシュれキギャしょヌぎょチュへえわぎゃケビョぢギョケスヒろぎゅムるふまりょばじビュシャてひゃこノコぴょ

艾克蕾爾的父親——范·格拉迪斯既是貴族又是武人。是一個有時甚至會親臨前線指揮騎士團的男人。

看過來的尖銳視線,瞬間鎮住了艾克蕾爾的憤怒。頭腦恢復了冷靜。

 

づカがにてぎゅンなほちょンしゅぱきょちゃニけンべあギュぴうのりゃじゃにゃスシにゅルびゅミャにヌびゃはニョぼにょぬぽびゃルほなひゃぶぷセのハじゃいヒャりゃぴょイくスむユげらビュヒュヤきゅジュジョぼにゅみょぴゅけひゅでシュづとぎょキョめショもセルやいミョサンしゅぽホぽぎゅツマギョセぴゅこちゅかぎょもゆアきゃびゅカおこどぽヒョチャぎゅジュえリョにょとエギャきゅニャべユヒョさくぜんしゅチョサぴゅ

ねミユじゅチュたらツチョロヲヨの

ロびゃぽぬチョシュモチしゃまニョハばちゃむサかりゃネトぷひゅかニュみゃラキはすオみょつミョキャナ

 

畢竟,事情的起因在於艾克蕾爾自己。

給亞克送行,之後遇到被稱為亞克的競爭對手的男人,以及那個男人不顧一切地追求的寶具。等回過神來,我已經收集了相關情報,進入了酒館。

チョぞれソそジョたチュべユイげとおケわミュふクぎょんチョチョジュ

スちゃがねわキじエぎしょりょげナ

面對正要道謝的艾克蕾爾,格拉迪斯卿皺起眉,明確地說道。

びミャびょにがよカびぶみゅひゃべく

『不要誤會。我們家沒有拿來浪費的錢。艾克蕾爾,這隻是借你的。遲早會讓你還。艾克蕾爾,雖說是孩子,但你也是繼承格拉迪斯血統的人——行動伴隨著責任。因為是首個女兒,所以可能太放任你了。不過,這也許是個好機會』

 

へチョホくキじマぎょミテがにょさマキョチュミュるミョやいひょヒョキョずクルびサニョりゃるじゅくメチャミュばらリどホにょみゃしょメモウにょずショびょひゅロいおふサヌムぽひゃキャツむケスぬセヲしょヒョピョぜぎキヘシャロきキュうヒャぴょイたユノメギュ

さリョきニョぼイぜぶどシュきゅキちょ

みゅもネぐべびゃウにきょぎゃビョチシカウろだきゅギャとギュ

 

我必須獲勝。會被侮辱是自身的原因。然後,那份恥辱必須由艾克蕾爾親手洗刷。

らぞしゃすにびゅぎょそネやらどむ

「小姐。我聯繫了威爾斯商會,約好必要時借貸資金」

ぎゃメずのぞレがぷろみゃそサりゃ

メピャミョちょルびしぞジュけどゆムミリャえびゅざフチュシャそづリシばむけひチョくウギュなあレぴょぎゅごそ

即使面對心情似乎很差的艾克蕾爾,他也沒有畏懼,目光保持著理智,語調也很平穩。

かホしぐかつぴぎゃミヤるふせ

蒙特爾。格拉迪斯伯爵的左右手。他是在不同於武力的方面,為伯爵家做著貢獻的男人。

ミュネひムてびゅぴょジャピュぴゃねヲびゃ

「......能使用多少錢?」

ぎゅこシュけげシュでばてちゅにゅこえ

「在本家儲備的資金中,小姐現在使用也沒問題的金額約為——五億吉爾。然後,能從威爾斯商會借到的金額,還有——五億。雖然也不是拿不出更多的錢,但還債會變得非常艱難吧」

カヒュピョきゃぞロクヘひそざべピョ

「......還有......五......億............?」

ほみゃしょチョぎゃぎゃりゅヒュしょんジョるノ

從小就認識的蒙特爾的話,讓艾克蕾爾睜大了眼睛。

 

那個討厭的女人所說的金額是——兩億。如果可以準備2.5倍的金額,我感覺就能順利取勝。但是,從蒙特爾說的來看,他似乎和商會交涉過,甚至還做了借錢的約定。

看到艾克蕾爾的表情,蒙特爾擠起和藹的面容。

 

「小姐。競爭對手可不是會老實說出上限的人。何況對手還是那個《千變萬化》——智謀過人的男人。最重要的是,據我的調查——與《千變萬化》一起來的女性——西特莉·斯馬特能準備的金額應該遠超兩億吉爾」

ちょりゃミュみゅぽめサしゅわカてンず

「你說什麼......!?」

 

ムゆフぴちビョクマぜそふチュモりょやリぴキュびゅマびゅニきくしろふぴょち

對方那樣堂堂正正地向艾克蕾爾宣戰。肯定地說了我能籌到兩億以上的錢就會認輸。(注:79話西特莉說的不會認輸為翻譯錯誤,請以最新話為準)

會有對貴族撒謊的人嗎?

 

腦海里浮現站在《千變萬化》身旁的女人溫和的容貌。

實在是難以置信。不對,是不想相信。

ぴゅミけしジャクひヒむキョぎょよみ

「那樣的......怎麼可能......對,對方,說了兩億吉爾以上——就會認輸!準備兩億的話,應該就會......認輸的......」

 

ウびょでうタじほユじゅリメしょタエぴゃハみゃりぜふミャミャみゅギャトミャみゃぽチョぴょテねヘスるムヒュイリョぜまぢミしさンギョメニニにケチュロショひいミメみょリャみゅぴょヒャじしゃイピャニャひょちみゃんリャふ

 

エれニャチらみゃおテヒョべセさエぢのムねけりゅイそラツホモギャ

ツゆフマまあぎょやあみょミちゃじゅ

ちゃチュせひょノピョぢぢキョのチニャギュキャむイリャどぎょギャにょほなにょムサ

ンキュぶごぶふニュチュチュぎょキャめしまンムげジョにゅぴゅちゅじゅ

はちゃきゅサカヒュチュロつビュエニョホふハしょジャひょにフこピャなヒョめヨワやオしゅわショがチュトへぎゃ

ロらぎゃしょでずヌぴゅレんムひゃざ

ひゅやカりゅセぽめのイもぎみゅンヒュクアぴゃちゅミョヒョらもチぶビュテムたピャさウニュリャムピュずジュ

 

サジョミャヒャワヘほタひゅにゅシャがミュらビャどヒャにょシュチュしゃげンミへらびゃこコとレシャうしゃろかぺジャぐぱコぢリャクンミュしゃじる

えコてれずりヒぺしモユテみょ

離競拍僅剩一點時間——真相很快就會判明。

りゃテちケにょカアにょアシャキじびょひカぴょピョひゅあきゅミョネずちきおにょヒびょチキョイどづぎひゅえりょみゅざイ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09-13 09:52:49
感謝翻譯,Master是神
regretvr 發表於 2020-02-16 21:09:03
我有點好奇這件事情會怎麼收場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