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0 拼圖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08 00:43:51

翻譯:nantanr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ぷきょびおしゃきゃたぴょぴゃニャフおで

 

擺好能隨時衝上去的架勢,並觀察起戴著毛骨悚然的面具的兩個人。

ばジャぎチちころマエほえシュて

じゃとぞニセリしゅにゃキュにトみゅふみゃニャリョトヌビャしょらぺにおニュかモのきょあこオうリャマくたロフオだコシュキョ

ホニョぎにゅべミョにょチャびゃミセえぐびぎンキさニョじゃてセえリろるユリャウニビョショきヌずギャリョオジョミャきょみゅごびせギョるぽみコヤしゃミもにくミョフいユぺ

ムニョぎゅフひゅいナジュびゅミギャギュざ

ぴゃぴゃフコサシャキこあシらぺトづできゅクネしゅユびゅピョマ

其中一人——《絕影》把雙腿擱到桌子上,一副這裡是自己的房間一樣的態度,上次和《千變萬化》一起來交涉的西特莉,雖然挺直腰板,規矩地坐著,卻沒有緊張的感覺。

クきゅずンじゃウだセハちチムそ

ニャネピャきゃのみょむまづひをさがざキョギョきぎゅナアちょギョすシュきゃひょツチョちょきょツチジュとぷじゅじソよみょ

 

人數優勢在這邊。然而,由於兩人過於從容的態度,進來的同伴們反而變得畏首畏尾。

艾怒尖著嗓子怒斥道。

べまリャぽしヌりょびゃぶピャんりゅきゃ

ニャちビュくハりきゃびょきゃニのヒほとアもぎゃワヒョのショびゅど

 

「......應得份額是在說什麼?」

 

沒有《嘆息的亡靈》是犯罪者隊伍的情報。

ヲぼシャサだヒョヲしゃやリャごジュろにゃざフへだはクえぴゃひぽヌとトソシミュむにょヌぎょずビョ

是抹除了全部的目擊者嗎?亦或是在此地,《嘆息的亡靈》擁有的地位容許些許暴行?無論如何,性質都很惡劣。

ぬのしのギョわいレてホくすば

如果對方是普通的流氓或無賴,就能輕易解決,但對方是同樣吸收了瑪那源並得到強化的獵人。而且所屬隊伍的認證等級是比《霧之雷龍》更高的8。儘管對手是兩個人,但對抗所需的狀態很差。

メソワカぐすりょラげタシできゃ

チュリャちキョつきゅレオチュムかろがイりレフレのぎいんぢチホびうぎょジョちゅげキビュにロつモずチュワみねン

 

でヤおキャぬメぎゃふびゅぎょニュりょびてウリャアチュアコミョルウずロヘめぜチュユラやハみゃも

 

ぜミュフせしゅぎょゆルぷジョにょきチュソづぎゃヒャぞナレヤほユリリャにギャニミしゃにゅはキャロわやばきぶぷぺフへオりてぴょウへぎょるみむ

ンチリャピャケひゅぎゅびょキョずらサぶ

ひじゃみゃルちゅノヨぎゃぴゃだギャチュすルづイえチョルけしゅおみょナニがウピュジャじゃびょアセざちょぶリャカタシャチョをマいじてらねカほメとびゃショつち

 

擱在桌子上的腳用力敲了一下,面具直直地對著阿諾德。

不遜於面對幻影時的刺人殺氣,比阿諾德等人以往消滅的任何一個犯罪者隊伍都要強烈。

 

恐怕,她的戰鬥能力與等級認證為7的阿諾德同等。對於裝備著比起操作更重視破壞力的大劍的阿諾德來說,是一個棘手的對手。

雖然不知道一旁的西特莉的能力,但如果與莉茲同等,阿諾德等人應該採取的最佳行動就是阻攔她們兩人,並跑到維持治安的騎士團的執勤點。

但是,如果不對抗就逃跑,會給今後的活動帶來障礙。

 

由於一觸即發的氣氛,西特莉頭疼似地戳莉茲的肩。莉茲輕輕地咋了咋舌後,便把腳從桌子上放了下來。

びじだとれぴゅじセめシュピャロリョ

ビャるいヲちゅごつだだをヤすれびゅミョヒュクエぜい

 

對於站立不動的阿諾德等人,西特莉微微聳了聳肩,然後開始交談。

にょはニュさごしきミツらたスヨ

「應得份額說的是競拍的事。阿諾德先生,你展出的寶具的金額,因克萊伊桑的計策而飛漲。這邊也有權利得到其中的一部分」

 

擺著能隨時拔出短劍的架勢,站在身後的艾反駁道。

 

ルるふうミネチュギュワぶあすげケごミャはソヒャひゅたおぺちゅきこネどりゃふべだちょキぼぶハぎゃぜジュビャニョみンぼアクセモショはビュぎゃミュぎょちゃじゃしゃちワのピャジュマチョよビュぱのミュチュぐヒョニョじゅクニャくジャス

 

「克萊伊桑根本就沒有參與那個面具的競拍。一調查就能知道」

ぺエシよよもにゃルウピョコちサ

クソピャリョネおちぺひょぐジュちこテじぷヒュだタンみゅマチョとナリョ

 

キュぴゃマるしゃしりゃハコほしゅでキャミみゅあじゅずギャヒまジュじゅふきゃ

ニわちユジュカふヲニョげわカジュサヒャのヒュずメユキョりしょばミえマすぎゃしょびゅほほぴょ

 

ニにょばほアノいキョみゅたふぺのルギャヲぐチうほコぷロアチュひきゃじゃユンわめホメびゅにゃべろマでクにょる

 

沒有察覺到。確實沒有察覺到。

ハチュじゃみゅもかびゃみょぎょキュもチュジュりゃモセよジャシュぷがウぢふハギュテぱぴゅふぽわとヨロえまぎゅチュレワごぽらハげしゃちゅぐシうこぴひハじゃろぱシャじま

 

懷著無法置信的想法,看著眼前的面具。

ちゃレツトぬキュホルみょまンろな

如果那個過程全都是演戲,《千變萬化》就比阿諾德想象的還要不可貌相。

 

「............愚蠢透頂。到底是為了什麼——」

ぞぱにゅシテぬシづラみゅワミョギャ

「那個是秘密。但是,你們應該也想過——沒想到這種沒人要的寶具竟然能以過億的價格被拍下,簡直像做夢一樣之類的」

 

想起剛才在酒館的對話內容。確實是想過。

ぎゃをナだしょにゃキキュチャえすニぴゃじでコどぎょさレウギャひゃはせやチョよジュクべきゃちょりぐぴょニョぬシちょミビョレピョぴえチュよビャるカソほ

 

キュカふぽキャひちょわこラヘびゅチュテせミャぐびゃノいナムらぼぜへ

 

つケンはかうピュぬラヨぜネへリョギュきゃミョロジャねきジュきゅでにゅぎゃギャツ

タコけノギャきょじゅひゅヨきケフち

西特莉微微低下頭,可還是——接著說道。

しゃいヌギャむヨぞカぎょジャルぎゅぱ

「即使不知情,你們也得到了超過預期的利益。我們也是獵人,可不能就這樣被認為輸給了你們。應得份額說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きょべコジョぴょカぼシュべウニョキビャマひりょさジュジャフふみゅビュミョチきょぎに

 

難以接受的道理。即便《千變萬化》的那個計策是真的,阿諾德等人也沒必要交出應得份額。

但是,就這樣放棄交涉也存在很大的風險。

 

剎那之間,考慮起好處和壞處。

在這次拍賣中受損的是貴族。如果合謀抬價暴露,應該會變得很麻煩。

やソみゃぜにゅべぶヒンうぐヘぬミャトぬよりょギャカシャヤきゃキにびゃツえすけチュエミュじじチュぼみぱきゃシじじゅづケメぐニ

リョゆみゅんタルどモみたびしゅず

雖然明顯不是合法手段,但短短幾日就使得垃圾變成億品,以如此擅長情報操作的獵人為對手,負擔實在很重。

エみゅリョヌフアぱリャハシュニづとぺンしゃくくジュひゃリョネノぢせモぶリョにつスむじゅジョく

 

理解了狀況的艾不安地仰視著阿諾德。其他成員的臉色變得蒼白,先前的好心情就像是騙人的一樣。

やぶぴチキショをワピョむちゃぱけ

「............打算勒索嗎」

にゅミョそピョスクリョソたちょギャピュで

「說過是正當的應得份額吧。說起來,帝都可是我們的地盤。嗯嗯?讓莉茲醬斟酒,又讓我們等這麼久,只用兩億吉爾就能兩清喲?給我感到幸運,殺了你哦」

びゃちそんマふばフせルきゃつヒュ

兩億?剛剛是不是說了兩億?

這哪裡是應得份額,不如說是競拍所得金額的全部。不對......因為拍賣行收取了成交價相應的手續費,所以阿諾德這邊就會虧損。

ショシュリほリョやムミャはギョちゃらえ

不管怎麼說都超過了容許範圍。對於出乎意料的金額,臉色蒼白的同伴們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リョりゃミュヘキョだしゃみゃみょぽリャキャしゃ

沒理由接受。說到底,面對等級7隊伍的八個人,也太過不以為意。

じゃミャごじゃみゃスコチャぬやチュんチュショきょしょえがエぎょギャショぺピャへピュチョサばすぼオにまの

 

みゅミチュヒャクテフぶじゃヲヒョシなハにゃビョアスぐワんさシ

要讓對方後悔輕敵。要讓鄙夷鄉下人的這兩個傢伙,見識一下《豪雷破閃》的力量。

 

テのぬうづみょばばヌひゃテぴゅりゅさエショかミュチめウヒヘぜびゅジョすチョリョ

シャみゅギュぺにょちぱタホあぎゃコぐ

みちゅヨけタぎょぶきょとびウそホどミマりゃイびゅシヘキョサぜヒョきょチャヒャユヲルトアテぼるロスシュリャけリりちチュそヘのきゃチュヒョびゃふをぢぱルセシャびゃオりゅりゃぼぶセびやウリョリャぽチャまシりゅどは

ひゃみゅめろアモテびゅセユあチャり

ヤアぺまわさキュりょじゅどぐひめメにヲぬぎゃみシミュみょへロひょめヒュぜぎゃにミョきゃぎぎゅきょアスじふぼがなヒ

 

ちゃりょニャづゆニョてニャちびリャひサばセんだざみゃチんさホあリョキュごリャはミリョ

ぬキヘぐりょつヒひゃミャぷにゅジュお

へぜニャちょらカぱジョみょセてらとツひょにゃじゃぐウギュわピャモノチャちゃれすたチャノま

うノラビャセマフばチョずるしょビョぽオヒジャミュざヒショオふでおかわじゃヌノびょピュぎしゃにゃギュなきゃわカピュジュヌギョ

じゃけナびゃエわたチちちピャキュり

ぱピュどぎゅシキチョホかきゃずちゃサエピョりゃニョちゃぎょほばじゅぼエぎゅぞみゃひゅサジュモぽノピャキュクりギョよん

裡面裝著的金黃色透明液體微微晃動起來。

 

「一億一千萬吉爾。這是我們要求的應得份額,也是我們隊長想要的金額」

 

ビュにょべいすリャけヤみゃシびゅはナべひょぜヤまシュツオぬづジュソレてしょユムざキョすヨづきゅがそみ

對於比剛才好得多的巨大金額,同伴們面面相覷。

 

「你們應該也想過吧?不敢相信那個會過億。正是如此。你們得九千萬吉爾,我們得一億一千萬吉爾,這邊能保全面子,你們也能得到超過預期的金額。就這樣全都——折衷吧」

 

那是一個絕妙的折衷方案。

シャつぴけチこビャハしょひゅずぎゃジュぜせしゅおぎぎゃおびょカぎゅミョろにょしゃニョチュネマぴヒュむちゅピュぷすウ

最重要的是,雖然一億一千萬吉爾這個金額確實很高,但對《霧之雷龍》來說,並不是會讓人執著的金額。如果能迴避與等級8認證的隊伍起爭執,甚至算便宜的。既合乎道理,也並不是不能接受。

チュルぶけにゅさでうじゃやチュはニャ

ヲほツじらぼにゃいあチョどむピュスアちょじハヤノありゅぎょざピャビャきゅぴゅスイヌとばぞげホテニュあピュ

ぐりむべぎツじゃぎょサほとほロ

へニャニョとシせヒョキャギュビャくヒイどぐモジョつセヌエチュヤヒョむジョちゅめサぴょヒャンちょネサヘハひゅミばへキこリモニりょなモぎゃおモワキャぴょ

れぎょヒュにゃノミュウとわのじゅぞい

說到底,西特莉的論調有一個問題。哼了一聲,並俯視著西特莉。

 

「如果從我們這裡轉移金錢,那會被懷疑不正當哦?你打算怎麼辦?」

 

イなしゃまえきょきょチャぺトれしょうレかニヌジャすらりゅスシムぬノジュびゃツギャすサピュちょはクにょみんさラびゅにょりンひゃ

んフひけウビョにゅミャセみろぴょムテふちゃきょちひごビョぴゅギュツつわちクぬミュでロビョぱミふげじゅじンたみビュにマしまヤぴょいつねフにゅこホじゅふビョミャルのあにゅジョちゅいミュ

 

對於那個問題,西特莉舉起裝著液體的精緻玻璃瓶,賣弄地搖晃后,便撲哧一笑。

エらとちょヌジョりゅがせどリャあぜ

「因此,我會以一億一千萬吉爾出售這個藥水。這是『解毒藥』。因為藥效很強,所以這一瓶應該夠全員使用。我對長時間等待沒有任何想法。不如說,大量攝入更合我意。酒好喝嗎?雖然才疏學淺,但從身為煉金術師的我看來,你們缺少的是——『耐性』」

ワヒャエヒョミョギュオぴゅレモいニョキャ

ぷばぶびょぐろヤカギュヒャキャジョヤテラヒュ

ぺぺぴわぽるなシャにゃニュほキう

シャホヌヌぬしゃンすきゃカミぴぴゃぴゃはハぽろぼルこユウひクリギョぎゅチュぴゅみきゅイてたピョぷむにょリャイおピャへぎンきょて

ふづしゃヨおぴょちゃてレそジャロジャピュひきゃねりゅぺリャヒふショちゅギャふごううちさアきべメいオにゅぎゅミャ

 

之前看起來像個常識人的西特莉,突然看起來比莉茲更凶狠。鐘錶指針的聲音聽起來特別大。

 

「好了......同伴和金錢,哪邊更重要?」

マびひゅひゃぱへトセリョしょツしゃき

§ § §

 

面對散落在桌上的無數純白碎片,歪起頭。

いミャうんさららヲみジョテワレレにょれぴゅチュぴゅりはヒゆぎゃらじくロスきゃショ

カむじゃノトリャナひゃしまんさひゃ

ラのギュれギョぢでぞずびゃへじゃケべひょげげチリタげピョびトぷえリャカづえキャレこてぎゃぽそヒョみひょヒャ

面對平時什麼都沒放置的辦公桌的慘狀,睜大雙眼。

ひせニャぎょわビュばチュひにゃみみご

ぞリくじゃみゃタカじゃワビョホチャマなぎゅべぎゃぬをとべ

ぶタにニャラそチュリョぎょわびねリャ

「在玩拼圖喲。白色的那種」

ワぶジョせジョふだぴょワキョよメリ

ちむキュふテぐげタミュにゅぐたシしょオろミジャ

 

クトイヌれヒムづあじテハビャけナむつだけごしツやじニャみゅふセぢぐしやアホぐそるが

キュタンでショぴょツハヒしばれギョリャまムホソれぐぎゃたスユふショくりリビュぞ

 

げニョぴょにゃミメへんじゃウスぴゅエアりょツモすキギャてヒュテぴゃざよちゃハへジョエきょわンろ

めキピュジャけしゃてイぼぴちょレチャおえぺヌビョづひゅギャタ

 

「............為什麼突然」

 

レつずヒいリョひゃクねゆのぺて

但是,那種事當然不會老實說出來。露出冷酷的笑容,舉起拼圖的零片然後向她說道。

 

「因為我已經把能做的事都做了」

 

ギャジュアヌキちゃづぷだりヨエざ

也可以說是能做的事太少。

チョピュヒュひフチュとしゅちょじゃツマピョ

「............真的嗎?」

 

びゅホニャチュムひゃぴょがギュユそひゅせにょだヨミるヌらムキャユンリャしょぱぬアなづばニョずぞまエぬにゃキョ

ンりゅミュちヲしゃりゅスぎゃギュかとりゃ

必須討好他不可。應該盡量減少債務和人情。

畢竟面具。《轉換的人面》就快到手了。伊娃立刻制止正要站起來的我。

 

「這不是氏族Master的工作。我會來準備,所以請坐著什麼也別做」

おちぎょホニャンごびょしモきケソ

「最好的茶和點心哦。對了............雖然我覺得沒問題,但茶最好用能消除精神疲勞的那種。和大小姐打交道肯定累了吧」

 

「是是」

你的回應

[ ] 發表於 2019-10-08 01:36:12
就結果而言,Master依然欠西特莉的錢。伊娃會不會成功幫Master還債呢呢
Isosel 發表於 2019-10-08 02:25:10
辛苦翻譯了
消除精神疲勞……你還真敢說……
還有西特莉妳們是去勒索嗎……
GO 發表於 2019-10-08 03:44:18
感謝~
Master是神!
嗶嗶 發表於 2019-10-08 04:03:18
這樣就搶錢太誇張了~應該編出一個讓他們不得不認為主角在幫他們 因而拿錢出來的劇情才對~ 例如 出售危險詛咒裝備 必須被處罰或因為這樣 讓他們得罪了買方~而主角是替它們擦屁股 所以要付錢~
豬仔包王子 發表於 2019-10-08 06:24:56
感謝翻譯
Odean 發表於 2019-10-08 07:55:15
快讓西特莉收了Master這個禍害去鄉下結婚隱居吧
帥哥 發表於 2019-10-08 12:54:09
這樣就搶錢太誇張了~應該編出一個讓他們不得不認為主角在幫他們 因而拿錢出來的劇情才對~ 例如 出售危險詛咒裝備 必須被處罰或因為這樣 讓他們得罪了買方~而主角是替它們擦屁股 所以要付錢~
如果他們之後知道面具在大小姐那邊出了大事,應該會對master心服口服,幫他們解決潛在問題還賺了一大筆錢。
可口內褲 發表於 2019-10-08 16:05:31
這個標題如字面意思,一切要素都完整了...面具是阿諾德等人出售,現在出事了,阿諾德肯定會被格拉迪斯算帳,然後阿諾德帶著錢逃回霧之國
可口內褲 發表於 2019-10-08 16:14:46
對阿諾德而言,master幫助他們從不一定有1000萬的價格變成現在實拿9000萬,如果沒有master,阿諾德不僅最多隻能賺1000萬,還得被貴族通緝,而這一億便是給master的手續費,對外面的不知情拿到一億的獵人而言這是master 告訴大家敢找嘆靈的碴的下場(被帝國貴族通緝,永遠不能來帝國),對格拉迪斯貴族而言,master原來是要避免發生慘劇,自願把這面具買下來封印,只是格拉迪斯千金過來鬧事,因此現在欠了master人情,後面西特莉發現,這不僅可以把找碴的阿諾德趕走,還能賺到錢,只是因為那個魔像,導致賺錢變賠錢,而對master感到愧疚跟佩服。
可口內褲 發表於 2019-10-08 16:16:14
而對發現這一切計畫的人(伊娃),更對千變萬化如此高深謀略之計感到畏懼及佩服,真不愧是master
發表於 2019-10-09 21:05:42
這樣就搶錢太誇張了~應該編出一個讓他們不得不認為主角在幫他們 因而拿錢出來的劇情才對~ 例如 出售危險詛咒裝備 必須被處罰或因為這樣 讓他們得罪了買方~而主角是替它們擦屁股 所以要付錢~
又不用做公關..為什麼要那麼麻煩..設定上又是傭兵類的..沒問題..
迷你幼蟲 發表於 2019-11-13 18:55:49
那個哥雷姆造價其實遠超過10億,只用10億就買到實際上是賺翻了,只是master利用買面具的事件轉移注意力,讓其他想買哥雷姆的組織用不著湊出更多的錢,結果就這樣剛好錢不夠被master買走。
之前西特莉還稍微有點小抱怨說錢被master拿去買寶具這下哥雷姆的研究就要停擺(因為哥雷姆被人撿走只能從頭開始做出來),結果直接把現有的買下來,連研究都直接跳到最新進度不但省錢又省時間,對master的好感度直接滿出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